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80|0080

80|0080

        第80章

        武安宁虽然担心,但是太子带了李佳侧福晋过来,到也不显得出格。

        他是一国储君,除了皇帝太后皇后,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比他更尊贵的人了,现在他就在宫外,武安宁哪里能拦。

        “去正殿,多派些人好好伺候着。”武安宁对云瓶说道,现在她在寝殿,在这里见面像什么话,至于花厅侧殿,又不符合太子的身份。

        随后对何其恭说道:“请太子殿下和侧福晋进来。”

        武安宁先到殿里,没过一会儿,太子和李家侧福晋已经进门了,如果没有太子,武安宁并不需要起身,但是太子亲自来了,武安宁就不得不起身相迎了。

        到了妃位上,太子若是见礼便是尊敬长辈,不见礼也符合规矩,但不管太子见不见礼,妃子还是得给储君行礼。由此可见,太子这个身份是多么的尊贵,也无怪于皇子们都要争这个位子。

        屋里伺候的人很多,武安宁隔着太子约莫五步就给他行礼了,太子连忙施了一礼,然后说道:“宁母妃不必多礼,此次孤来,是奉了皇阿玛旨意过来给宁母妃见礼!”

        武安宁一听是奉了康熙旨意,心里无疑更轻松了。

        之前北巡最后宴会上太子称呼自己为宁母妃,武安宁也只以为是一时的,没想到,现在他竟然还是没有改变称呼。

        李家侧福晋心里头惊讶得紧,太子有多骄傲,她不说了解九分,六分是有的,皇阿玛的妻妾们,上到孝昭皇后,下到小小没答应待遇的庶妃,在太子心里都没放在眼里。

        除了后面被册了皇后的孝昭皇后,其余的人太子何曾行过礼?

        武安宁可不知道太子这个习惯,她能做的,就是不失礼就可。

        武安宁感觉太子的目光直盯着她,却看过去,却又是觉得太子只是和寻常一样温润看人。

        “臣妾给宁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李佳侧福晋见太子都施礼了,哪里敢再站着。

        武安宁温和叫起,又叫两人坐下。

        一时间,屋内无话。

        武安宁心里叹气,也不知太子和康熙是怎么想的。

        她和太子岂有话要说。

        只能主动开口问她们的小阿哥,李家侧福晋本想回话,谁知太子回了。

        “这些日子,长寿身子好了很多,太医言只需小心照看,长寿不会有事,娘娘放心。”长寿就是当初李佳侧福晋难产之子,不取大名,所以就称呼为长寿了。

        武安宁面带微笑点了点头。

        这会儿终于好好地看了看太子,年轻的面容带着温润的微笑,又透着温和易近的气质,和众人所传文雅又高冷的太子形象有很大的出入。

        “如此甚好,太后娘娘也多挂念小阿哥……”武安宁也只能说些这方面的。

        如果武安宁是惠妃荣妃那样的年纪,就没必要这般避嫌了。

        虽然只是扯这些有的没的,但是武安宁在态度上无懈可击,就是那般真心真意的关心和良善。配上越发温柔的气质,寻常人初次见了,都生不出恶感来。

        太子这时候微微垂下眼,说道:“是孤的不是,竟不知皇祖母念着长寿,否则孤定要带着长寿去给皇祖母请安。”

        武安宁微微一笑,目光转向李佳侧福晋,显然,这位侧福晋因为太子搭话,并不敢多一句嘴。

        接下来,又和太子说了些没营养的客套话,太子终于带着李佳侧福晋离开了,不仅是武安宁自己,屋里伺候的人都因此松了一口气。之前太子过来,又是奉皇上的意思给永寿宫长脸面,大家觉得是很荣耀的事,但是太子一过来,虽然太子很和气又显得很尊敬主子,可是他们竟然感觉比皇上来了,还要觉得有压力。

        这样的感觉,大家也都奇怪得紧。

        武安宁面色如常,不过回了自己寝宫的时候,她的目光若有所思。

        随着客套话多了,武安宁总感觉到一种违和感,可是让她说出违和感在哪里,她也说不上来。

        ***

        日子又悄然过去,转眼就到了十月。

        武安宁经过一系列的封妃礼仪后,终于成了名正言顺的宁妃。

        宁妃的晋封的时间很长,这所有礼节结束了,还得接见宫外命妇,相比册贵妃之时,要接受朝拜,这接见宫外命妇无疑要简单很多。

        在京的诰命不少,能进宫来的几乎都进来了。

        武安宁褪下厚重的朝服朝冠,换上妃位常服,顿时觉得轻松许多。

        弄下指甲,然后听云瓶念册子上来得诰命品级和家世,武安宁看过一回了,现在还是让云瓶再给她提提,她也好认人,虽然这事一般只要记得前面几个就好,但武安宁是有心人,她还是希望这次机会将人都能认齐了。

        “德妃娘娘身边的寒梅来了。”

        武安宁让人将寒梅请进来。

        寒梅给武安宁问安后,然后说明了来意:“宁妃娘娘见谅,四福晋刚刚动了胎气在永和宫,所以此次……不方便再来给娘娘见礼了。”

        武安宁就知道是这会事。

        今天这日子,德妃派人过来贺喜也得武安宁见了命妇之后,这时候来,肯定是唯一和武安宁接下来有关的四福晋见礼之事。

        四福晋当初她是宁嫔的时候就心气高不见礼,现在……不来,似乎也并不奇怪。如果武安宁不是知道这一点,可能还会误会是德妃弄的借口,武安宁再小气一些,日后和德妃生了龌龊也未可知。

        “四福晋也有六月的身孕了,确实需要好好静养,德妃姐姐放心,今日德妃姐姐不来,本宫也想让云瓶走一趟,免了四福晋过来,这殿里今日人多事杂,四福晋重身子,合该小心一些。”

        寒梅听不出来宁妃任何情绪,这宫里头,哪里能将和气大度的话听信,唉……也不知宁妃有没有因此恼了娘娘。

        “明儿,四福晋身子好了,娘娘就带着福晋过来给宁妃娘娘您请安。”

        不管怎样,娘娘的意思都是不想宁妃误会的,可是今日四福晋偏偏动胎气的时候在永和宫里,娘娘当然担心四福晋肚子里的孙子,当然只能派她过来请罪了。

        武安宁微微一笑,知道寒梅的意思,无非是告诉她并非有意,只是四福晋胎气真的动了而已。

        “德姐姐能来,本宫一定扫榻以待。”武安宁现在得罪了惠妃和宜妃,并不想现在将德妃得罪了,于是,她谅解的说道。

        寒梅这才轻松地回去复命。

        ***

        诚毅伯伯夫人乌苏氏和佐领府老夫人陈佳氏在众多命妇中根本不起眼,两人都在等一个结果。

        相比于乌苏氏的淡定,陈佳氏就有些焦急,陈佳氏是男爵夫人,不过丈夫信英已经死了,儿子也没能继承爵位,在汉军正蓝旗有多位佐领的情况下,李家要想出头,并不容易。

        随着诸命妇进去见礼,她们在外面越发紧张。

        一群一群的命妇前来见礼,武安宁留的人也都是皇室宗室的嫡福晋,并无一二外戚或者朝廷大臣的福晋,这样也不会得罪人。

        只是没想到,德妃已经派寒梅过来告罪了,可现在四福晋竟然出现在殿里。

        武安宁不着痕迹地问了问一直跟着她身边的云瓶,说道:“怎么没提前禀报。”

        云瓶低声说道:“刚众福晋进门前,四福晋突然到了,没来得及……”

        武安宁扫了一眼四福晋,四福晋这会儿脸色有些苍白,肚子也已经凸起来,和旁边大福晋、三福晋给武安宁见礼时,依然完美无缺,而且面容上也没有任何破绽,仿佛是正该如此一样,若非武安宁以前意识到那一出,看到这样的重身子的四福晋还这么完美无缺地行礼,心里还要赞上一句,德妃娶了个好儿媳。

        “好好伺候,多注意一下。”

        “是。”

        武安宁微笑叫诸位福晋起来,又让人永寿宫的人将人都亲自扶在位置上坐下,问向四福晋说道:“德姐姐派了寒梅过来,说你动了胎气,怎还逞能过来?皇孙为重。”

        满屋已经聚了不少宗室福晋,本有些碎语,这会儿都立刻安静下来。因为宁妃这话,分明是有内情啊。

        四福晋微微颔首行了个礼,说道:“儿臣身子经受得住,今天是宁娘娘的大事,万不可耽搁了。”一下子,又将武安宁重视皇嗣的事转变成,宁妃仗势,她一个小小福晋不敢不来,也小小上了个眼药,她之所以还是坚持着来,可能让在场的一些外人揣测着是不是德妃不愿得罪宁妃……

        武安宁听了,仿佛没听懂似的,说道:“都说四福晋最重视礼节规矩,本宫今日才算了解……”

        四福晋的眼皮稍微有些动荡,武安宁却没继续说了,她不想在这里和四福晋针锋相对,坏了事。

        只是说道:“您若有不适,定要与本宫说。”

        四福晋有些失望,如果宁妃和儿媳妇在这样的场合上争锋相对,在皇上心里面的印象会降下来。真是一步之差,人的际遇也完全变了,如果现在坐在这上面的不是武氏这个贱人,而是宋氏刘氏她们,四福晋也不会心里如此生恨,因为宋氏刘氏和她之间无仇无怨。可,为什么会是武氏呢?

        四福晋这会儿忘了,是她造成这一切的局面,若非她想将武安宁推给大阿哥,也不会有今天的事。

        觐见的事照常进行,四福晋在椅子上就这么看着她前世的仇人,在今生依然荣耀,甚至比前世还要荣耀,为何上天要如此厚待武氏,难道就因为武氏长得绝色?

        日后,她难道还有给这个仇人行三十年的礼吗?她不由地扣紧了自己的手指,不过她隐藏得很好,谁也没有发现。可是不能又能怎么办?她不想让自己积累的好名声散掉。

        还有这些日子令她心惊的事发生了,她的四爷将武氏从奄奄一息中救出来,本来就令她恨之极,但是她能忍,因为四爷是奉了皇阿玛和太子的命令去寻人的,可是为何回京以后的四爷让他看到时不时出神的四爷?

        她试探了一二,提起武氏来,四爷根本不再是以前如同提一个外人一般,而是眼神气息都柔和了,四福晋心里一直发狂,她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四爷竟然会对武氏……

        事实上,只是四阿哥在见到石岩上挣扎的武安宁感觉到震惊而已,石岩峭壁上的痕迹和奄奄一息武安宁,让一直生活在蜜罐子里不知人间疾苦的四阿哥印象深刻,后来听到一些事,多了解到武安宁的信息,年轻的四阿哥当然不免羡慕皇阿玛拥有这样才貌勇气又至情至性的佳人!更何况,四阿哥从一开始见到武安宁,就不知为何觉得有种熟悉感,就这样,导致了四阿哥回来后发生了变化。要说爱和喜欢?四阿哥不敢有这样的念头,只能说是一种特殊的情结,而且特殊到谁也说不清。

        四福晋不知道,但就是知道了,她也会因此嫉妒得发狂。但这不知道,四福晋更担心,也悬着心。也因此,她更加怨恨武安宁,今日在永和宫动胎气,是她早就做好了计划,她并不是想逃避给武氏问安,因为她自从得知武氏封妃的消息,她就知道只要武氏还活着,她就躲不了,既然躲不了,她就没想再躲,她所做所为,不过是为了之后的计划。

        可以让武氏和德妃交恶,也能让进行之后的计划。

        她目光中的阴狠一闪而过,这个孩子,这么早就有身孕,她本来是欣喜若狂的,因为这个时候前世四爷无儿无女……她也一心想好好养着生下四爷的嫡长子,然而,额娘请得神医偷偷告诉她,这腹中是个女儿。

        既然是个女儿,那就不必担心了。

        ***

        命妇接见过后,武安宁并没有留李家两房的乌苏氏和陈佳氏,她们失望地低下头,不过看被留下的都是皇室的嫡福晋,她们只以为宁妃不便,所以还是抱了一丝希望。

        剩下的时间,武安宁又接见了主位后妃小主,然后留了她们和还在的宗室福晋说话饮宴。

        武安宁更是将四福晋请到她身边来坐下,又立刻让这会儿已经来的太医过来给四福晋请脉,问问四福晋可需要休息,是否喝的了酒。

        四福晋本想行动,太医到来让她心中一慌,不得不按捺下自己的行动。

        并非她不想行动,而是武氏之前接见命妇的时候,动手了也无用,而且就是动手了,在朝廷官员命妇面前扰乱,就算她是‘苦主’,皇上也不会高兴。

        命妇们走了后的皇家自家饮宴就是自家事了,可是没想到武氏竟然请了太医过来。

        太医低声说道:“四福晋身子有些虚,还是静养为宜。”

        武安宁一听,当下就说道:“太医都这么说了,四福晋你快回去休息去,今儿的事也过去了,你的礼数本宫心领。”

        四福晋倒是还想说什么,三福晋突然笑说:“是啊,四弟妹你就被强撑着了,若是出了事,大伙都怪罪宁妃娘娘,可就是你的罪过了。”

        这句话,歪打正着。

        三福晋话一说完,立刻又有几个人附和,太子的李佳侧福晋竟然也主动站出来,笑道:“臣妾送四弟妹回去,也好叫四弟妹放心。”

        现在谁都知道,四爷跟着太子,作为太子的侧福晋照顾四福晋也是极其合理的事,四福晋心中微冷,知道今天是不可能再成功了,而用来陷害李佳侧福晋?那又有什么用,用来陷害武氏她甘心,但是用来陷害李佳氏这个注定要被圈禁的女人,她还舍不得孩子。

        “谢宁娘娘关怀。”四福晋再不甘心,也只能如此了。

        武安宁目送李佳侧福晋和四福晋离开,心中冷笑,她请太医是为了万一,可是她刚刚接近了四福晋,四福晋手指甲上蔻丹可真是好看得紧。

        这次是她大喜的日子,她不想闹出什么风波,否则她定要让她自作自受。

        没想到,这四福晋不仅仅是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0877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