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83|0083

83|0083

        第83章

        “你……你在宫里怎么样?”武鸾儿迟疑地问道。

        虽然现在宁妃风光无限,不过武鸾儿觉得康熙朝那么多牛逼的妃嫔人物,她这个妹妹的日子也不知好不好?因为,之前武安宁在她面前的忍让和不得不投靠宜妃,听宜妃的话,这样由不得人的印象让武鸾儿太深刻了。

        武安宁微怔,也在瞬间恢复如常。

        “我很好。”

        武安宁和武鸾儿离得近,声音也太小,李佳氏完全听不到。

        武鸾儿见武安宁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没有一点强装出来的,便也信了。她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她记得母亲是有事和妹妹说的。

        武安宁看了李佳氏一眼,然后嘱咐云瓶和福禄带着武鸾儿和武元怿在永寿宫逛逛,又将屋里伺候的人都叫退下去。

        屋里只剩下武安宁和李佳氏。

        李佳氏见人都退下来,当即就起了身,然后给武安宁跪了下来。

        武安宁目光微闪,口中却道:“母亲,您这是何故?”

        李佳氏说道:“还请娘娘见谅妾身对娘娘和元怿的疏忽。”她还是决定将事情摊开清楚,她日后也能放心过日子。

        武安宁就知道是这样,李佳氏无视原配子女,这事可大可小,有的会恨上继母,有的也只是同样无视,现在武安宁到了这地步,她若想要李佳氏的性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武家对于现在谁重谁轻都清楚明白得紧,还可能,李佳氏的娘家更可能亲自动手,只是为了不得罪武安宁,这就是权力地位的好处。

        武安宁声音较之前对李佳氏的语气柔和许多,她道:“母亲料理后宅本就辛苦,本宫和元怿一应用度也无差,母亲有心了。”

        这是明确表示她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元怿也道母亲辛苦,母亲切莫自责。”武元怿可不会说这话,李佳氏心知肚明,她也明白这完全是宁妃对她的警告,只要元怿好,她并不会对她生恨。

        李佳氏这下子终于放下心来。

        经过鸾儿照料了元怿一年,元怿见着了自己,也没有以前那么生疏。

        如今元怿才七岁,虽然他已经记事了,但是日后用心养着,情分上还是会不差的。

        “谢娘娘。”

        武安宁见状,微微点头,然后说道:“本宫现在虽然得皇上恩宠,册为宁妃,但到底出身低,资历也甚是浅薄。不管是武家,还是其他亲戚家,都需尽心尽力做事,切不能以势压人,欺凌弱小。若有犯禁之举,本宫会直接上书大义灭亲。”

        李佳氏心神立紧,却也完全明白。

        宁妃现在荣耀,但是她爬得太快,可想而知,肯定也有不少人等着抓宁妃的错处,这时候,就需要稳扎稳打,并非到了可以享受的时候。

        “娘娘放心,娘娘也清楚,我们武家人口简单,都是老实本分之人。”

        武安宁心知肚明,武柱国和武秀英,是她的嫡亲亲戚,武柱国务实,小一辈,武元怿作为长子还只七岁,犯不了大事。武秀英嫁得也是颇为中庸的人家,也做不出什么大坏事来。而武安宁的亲外家林氏是书香世家……自从武安宁生母去了,和林家的交集也只是每年年礼往来了,也不知道林家是什么样子的。

        “这事母亲和父亲说上一说。”

        武柱国会明白的。不仅仅是林氏,现在的武安宁外家李佳氏也得注意。

        李佳氏点了点头。

        “娘娘,鸾儿……鸾儿今年也十六了,是该成亲了!求亲者甚多,您可有什么嘱咐鸾儿的?”

        这是变相地问武安宁有没有对武鸾儿有个好好的安排。

        “这事,母亲就和父亲商量着办。”她没什么安排,更没想要用武鸾儿换取联姻利益。

        “不过,母亲若疼姐姐,还是过问些姐姐的想法。”

        武鸾儿可是不想嫁的。

        李佳氏点点头,心里更放心了些,因为刚才宁妃的话可以看出,宁妃对鸾儿甚是关心。

        ***

        李佳氏三人在永寿宫一呆就是一个时辰,人走了后,永寿宫再次恢复了平静。

        武安宁也放下心来,因为武元怿的身子从现在开始好起来了,也算完成了心愿。

        十月中旬,和硕端静公主出嫁。

        不同于荣宪公主,额驸在京城迎娶,和硕端静公主直接嫁去了喀喇沁。

        宫里头除了和硕端静公主的额娘兆佳氏担忧着,其余的人一送走了和硕端静公主,就不再放在心里。

        袁贵人带着十四格格来看永寿宫,提起和硕端静公主,她叹道:“真希望格格都不要长大。”

        虽然和硕端静公主嫁去漠南蒙古,比漠北漠西要好得多,但是蒙古那地方又是什么好地方?可不就是叫京城里的母亲担忧一辈子吗?这嫁去了蒙古的女儿,日后也难得见上一次。

        武安宁淡淡的喝了一口茶,不接话。

        自从宫里传出和硕端静公主嫁去漠南蒙古是宁妃的功劳后,袁贵人往永寿宫走得更近一些,而且常常带着十四格格,其目的显而易见。这也因此惹怒了郭络罗贵人,可袁贵人依然如故。

        宜妃对于袁贵人此举根本不过问,这的确奇怪得紧,要知道,武安宁和宜妃之间因为和硕端静公主的事起了隔阂,袁贵人是宜妃的人,巴巴地带着十四格格常来永寿宫,郭络罗贵人气得常常挖苦袁贵人,可宜妃就是当做没看见,这中间没有猫腻,武安宁才不会信。

        袁贵人低下头,十四格格见自己的额娘看她,正在低头玩布球的她也抬起头冲着袁贵人笑。

        三岁的十四格格正是可爱的年纪。

        “皇上驾到!”

        不仅武安宁一惊,就是袁贵人也是吃惊之极。

        和硕端静公主出嫁,皇上不是应该在乾清宫等候送嫁的大阿哥和三阿哥回来吗?怎么来了后宫?

        袁贵人立即站起身来,并拉起了十四格格,踟蹰地看向武安宁。

        这袁贵人是个相当规矩的人,她接近武安宁根本不是为了争宠,这一年多来,她作为和永寿宫走动得最多的其他宫的妃嫔,她一次也没有遇上偶尔突击永寿宫的康熙。

        可见,袁贵人每次拜访都是挑好了时间,这个时间就是会担保康熙不会在这段时间出现在后宫。

        武安宁之所以乐意让袁贵人过来拜访,袁贵人这样识趣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武安宁平静地说道:“皇上已经到了,就不必走了。”走也来不及了。

        袁贵人低声应下,然后连忙嘱咐起十四格格来。

        康熙大踏步进门,这一进来,发现屋里还有其他外人。

        看了一眼袁贵人,这是哪位来着?她牵着个孩子,康熙突然就有了记性。他三四岁的女儿就只有十四格格,十四格格的生母貌似是宜妃宫里的袁贵人。

        听说宁妃和袁贵人走得近,康熙完全记起来了。

        这就是后宫女人的悲哀。

        袁贵人也不过失宠两三年而已。

        “皇上万安。”

        十四格格虽然小,但是皇家的孩子似乎天生就懂事,给康熙请安也有模有样的。

        “儿臣给皇阿玛请安。”快三岁的十四格格比起去年来,现在她能走能说清楚话了。

        “免了。”康熙和熟悉得走到主位上坐好。

        今日要嫁走了一个女儿,他本身其实没有多大的想法,可是端静来乾清宫给他拜别的时候,康熙看见他长大的女儿有些眼泪,他不免也因此软和下来。

        于是,就准备到后宫看看他最小的孩子——十六格格敏儿。

        敏儿还没瞧见,看见了他的另外一个女儿。

        武安宁自然地坐到了康熙身边,看了康熙的表情,心里有了数,然后对十四格格招了招手:“十四格格,过来让你皇阿玛看看?”

        十四格格这会儿有些怯场,实在是十四格格很难得见上康熙几面,她又是小孩子,见了几面只怕也忘记了,加上康熙若隐若无的威压,和刚才袁贵人紧张急切的嘱咐,小小的十四格格能顶住压力给康熙请完安后已经很不错了。

        袁贵人心中一喜,宁妃这是准备提拔她的十四格格,可见十四格格模样,她连忙小小推了下女儿。

        十四格格终于移动了步子,朝着武安宁走去。

        皇阿玛对她来说陌生,但是宁额娘,她还是见了不少次。

        她走到武安宁身边,武安宁摸了摸她的小头,然后将其推到康熙身边。

        康熙因为今天嫁出去一个女儿,对于别的女儿就不免容忍得大些。

        不过,十四格格这般怯意,他心里还是不免有些不喜。不过,她的生母是汉人,还只是一个贵人,宜妃那性子,估计也不会就急着教养一个才两三岁的格格。

        看着面带笑意的宁妃,康熙问了十四格格几句,十四格格也答得磕磕巴巴。

        “十四和十六年纪近,日后*了些,就让她们搬到一块也好玩。”康熙看向武安宁说道。

        武安宁点点头,敏儿也是需要玩伴的,十四格格和袁贵人她看着,也不怕她们欺负敏儿。

        袁贵人一听顿时一喜,照着皇上这么宠爱宁妃和十六格格,和十六格格呆在一块的十四,怎么也能被注意几分。

        武安宁见康熙不再有过问十四格格的事,就招呼十四格格回到袁贵人身边去,袁贵人拉着十四格格,找了个借口带着十四格格告辞了。

        “皇上用了膳没有?”

        现在也快到午膳的时候了。

        康熙摇摇头,也懂宁妃的意思,说道:“就在你这儿用了。”

        武安宁点点头,立即去吩咐人去了永寿宫的小厨房。从武安宁成为永寿宫主位后,永寿宫的小厨房就可以为武安宁所用,武安宁也不需要派人每日去御膳房端拿吃食。

        日后她就是失宠了,也不会吃上残羹冷炙。

        武安宁有一手好厨艺,这是康熙北巡回宫以来又发现的一件惊喜事,这几个月的独宠,除了康熙确实喜欢宁妃,也是宁妃的好手艺让他流连。

        不过宁妃每次也不过弄一道吃食,还美其名不想伤了手,娇气得让康熙也不忍心去说她。因为她那双漂亮的手,是用来弹琴书画的,用来下厨太过可惜了。

        却不知,他这样的想法是武安宁在不知不觉中灌输进去的。武安宁做吃的,只是争宠的手段,可不想伦为厨娘了,所以,她用的法子,就是得让康熙认为,她偶尔的下厨只是为了给心爱的人做,寻常的时候,她的手是用来弹琴论画。

        这反而让康熙更认可武安宁对他的心意。

        武安宁去了小厨房,弄了凤凰三点头后就离开了,余下的,自有擅长厨艺的嬷嬷宫女胜任。

        康熙对于自己喜欢的人相当大方,就如对待太子,默许索额图所定规格几乎与皇帝等同的皇太子仪仗、冠服,太子所用之物,皆较皇帝上乘,毓庆宫内的花销亦高出康熙。

        有这么大方的康熙,武安宁也越发富裕了,一应伺候和分例都无不上佳,每次膳食更能摆满长桌。

        武安宁一开始当然不会拒绝,奢侈又如何,她并不在意。后来,武安宁就追求雅和美味,菜色才慢慢变少。

        用膳的时候,武安宁看着康熙用的第一道菜是她所做的凤凰三点头,而且吃了不少,眼睛里尽是满足欢喜之色,她也开始动手,吃了几口后,她不免有些恶心,康熙见她皱眉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武安宁实话实说道:“感觉饱了。”

        “可又贪食了柑橘?”

        武安宁有些意外,康熙竟然知道这些天她多吃了柑橘。

        自从他对自个的疑虑打消过后,就不再派人监视禀告了,云瓶已经有好几个月都没私下去乾清宫禀报。武安宁敏锐的五感更没发现有人在监视她,所以,康熙知道这事,这不是有人监视告密,而是他和自己相处时发现了的。

        “今天没有多吃。”武安宁立即说道。

        康熙看向云瓶,云瓶点了点头,说道:“娘娘今日只用了两个。”

        武安宁见状就开始用膳,然而吃了一口,她干呕起来。

        这是她目前身子本能反应,武安宁想着也不隐瞒了,所以就这么直接暴露出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1399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