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85|0085

85|0085

        第85章

        “王庶妃瞒得死,前儿个请平安脉的时候都没查出来,估摸是隔着帘子换了人。”季嬷嬷低声告诉了武安宁。

        武安宁不由地勾起一抹笑。

        “她爱瞒着就瞒着。”

        她完全明白王庶妃的心里,无非是怕她没有生下阿哥,到时候王庶妃的大肚子会碍眼,但现在武安宁平安生下阿哥,这就没有什么可虑的了,想来王庶妃过上几日就会将事情说出来。

        “那娘娘……要不要派人照料着?”

        永寿宫的小庶妃有了喜,日后生下皇子也好还是格格也要,都会养在宁妃膝下,可以说是天然的助力,而且她也心知宁妃娘娘没有不喜王庶妃有喜这事,所以才这么提出来。

        武安宁柔声说道:“不必了,她总会过来表忠心的。”

        宫里头别人不敢得罪宁妃,但是王庶妃一个小小贵人可没有什么不敢得罪的,或许还有人乐意弄一把然后陷害到武安宁身上,就是陷害不了武安宁,在武安宁宫里的庶妃小产了,她也有照顾不利的名声。

        但是现在,王庶妃有孕一事没有暴露出来,真小产了和武安宁也不相干,王庶妃既然担心自己被武安宁找麻烦,那就让她自个再胆战心惊一段时间。

        季嬷嬷点点头。

        季嬷嬷退下去,武安宁看了看新生的儿子,他一切都好后,就让他的奶娘刘氏抱下去了。

        武安宁其实并不高兴。

        王庶妃这个时候有喜对她而来实在是麻烦。

        因为这会让她分心,而且王庶妃虽然对她恭敬有加,但她心里清楚,王庶妃对她也是防备着,她就是表明会保她的孩子,王庶妃也不会完全相信。到时候王庶妃出了什么事,她自个找死武安宁不在意,就怕连累到她身上。

        此次若是她主动来告知她有孕,武安宁以后会保她为自己所用,若是借用其他场合,武安宁这次就准备将她推出永寿宫去。

        偌大的永寿宫其实只有她一个妃嫔也是极好的。

        ***

        十五阿哥洗三的时候,永寿宫聚集了不少诰命福晋,很是热闹。

        武安宁还在坐月,但也不妨碍她将外面的情形知道得清清楚楚。

        “娘娘这下完全站稳脚跟,日后只管享福了。”李佳氏今日也进了宫,并且到了武安宁寝殿看望。

        武安宁只是笑不说话。

        李佳氏今日眉眼的笑意就没停过,或许说,自从宫里传出宁妃平安生下十五阿哥后,武家就一直处在喜悦之中。宫里头的娘娘有了阿哥和格格,又居一宫主位,这地位可不就是完全稳当了?

        做了皇子的外祖的武柱国,才进京做了半年的光禄寺少卿,前些日子又上升了一级为通政使司副使,谁都能看出来,武柱国简在帝心。

        李佳氏和武柱国在京城这么一段时间,怎么可能不知道是什么带来的?

        “姐姐这些日子可好些了?”武安宁问道。

        李佳氏听武安宁一提起武鸾儿,她的脸色就带着点喜色。

        原本,也不知道鸾儿那丫头怎么了,就是不乐意出嫁。她作为母亲当然急了,而且儿女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李佳氏和武柱国准备给她强制定亲的时候,鸾儿这丫头就一哭二闹三上吊。

        所幸,皇上给下了旨,武鸾儿被指给了宗室奉国将军荣保,荣保将军也是一表人才的,鸾儿偷偷瞧了眼来奉旨提亲的荣保,这丫头才没闹了,这些日子规规矩矩在屋里听嬷嬷的教导,李佳氏当然高兴。

        荣保是颖毅亲王萨哈廉的孙子,是礼亲王代善三子那一支,亲王爵位在崇德年间就没有了,一直传到荣保身上,荣保也就是普通的宗室,不过,现在铁帽子王康亲王杰书是荣保最亲的堂伯父,荣保现在身上兼着御前三等侍卫的职位,也算是年轻有为。

        荣保虽然只有奉国将军的爵位,但是就他和铁帽子王康亲王的关系,和他姓爱新觉罗,就不是区区四品光禄寺少卿的女儿能相配的,更何况,这四品光禄寺少卿还是汉军旗。

        可是架不住康熙指婚了,荣保上无父母,下无兄弟,最亲的堂伯父也得听康熙的。虽说身份上不配,但其实荣保自己对于这门婚事还是很满意。

        姓爱新觉罗的那么多,他一点都没认为自己有多高贵,更何况,他祖父和父亲都是有过罪的,否则也不会才两三代,就让一个郡王的爵位降到了次末等奉国将军。

        奉国将军京城里多得是,他根本算不上什么,如果不努力向上爬,他日后的子嗣连个爵位都没有了。堂伯父也有自己一大家子,嫡亲的儿子们有些都没爵位差事,哪里真有空管他这个堂侄子的事。

        武氏是皇上指婚的,就代表了荣耀,现在宁妃得宠,又是后宫主位,还怕皇上忘记他这个连襟吗?其实真较真起来,就冲着这一年来,武氏为百家求,他能得到这门婚事,还是十足的幸运事。

        武家和武安宁并不知道荣保的想法,就是知道了,也不过更为武鸾儿添点喜色。

        这亲事,并不是武安宁求的,而是她身子重的时候,武鸾儿进宫求她下旨许她不嫁,被正好上门的康熙听见了,也不由分说地就给她指了婚,当时武鸾儿的表情,让武安宁现在想来都有些好笑。

        “她现在被娘娘指下的嬷嬷教得很好,日后嫁去将军府,我也不愁了。”

        武安宁点点头,虽然武鸾儿的身份可能做不了宗室的嫡福晋,但是荣保到底只是一个弱小的宗室,她在宫里一日是宁妃,荣保就不敢慢待武鸾儿。

        武鸾儿现在规矩了,武安宁也就放下了心,虽然她不将武鸾儿喜欢四阿哥的事放在心上,不过武鸾儿嫁人了还是给了省了一桩是非。

        “娘娘,王庶妃求见。”外面传来云瓶的声音。

        武安宁心中有了数,然后对李佳氏说:“如此,就不多留母亲了,还盼母亲照料好弟妹,伺候好父亲。”

        李佳氏福了福身,答应了下来。

        ***

        王庶妃小声地走进来,一进门就给武安宁行了大礼。

        武安宁半响都没叫她起身。

        这是王庶妃从来没有过的事。

        “你们都下去,没有本宫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武安宁对屋里伺候的人说道。

        云瓶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屋里人都退下去,王庶妃见这架势,她打心底生出一抹恐惧之意。

        “娘娘……”

        武安宁依然没让她起来。

        “说吧,来见本宫有何事?”

        王庶妃心里更慌乱了,这分明是娘娘不想让她起身。

        “嫔妾……妾……”话到了嘴边,王庶妃都说不出去了。

        武安宁淡淡地说道:“肚子不舒服,嗯?”

        王庶妃脸色立刻煞白,宁妃知道了?

        武安宁继续说道:“这些日子庶妃可是得宠得很,怎么会还没好消息呢?”

        王庶妃完全肯定了,她有孕的事被宁妃发现了。

        宁妃平常是待她不错,但是她不能不防宁妃没有生下阿哥,然后迁怒到她身上去。要知道,自从她侍寝后,宁妃就从来没让她进主殿去给她请安,这可不是宁妃不喜欢她承宠?

        “桌上有茶,里面放了点本宫怀龙胎时,别人偷摸送过来的好东西,放在屋里太浪费了,王庶妃不如替本宫喝了如何?”王庶妃听宁妃语中浓厚的杀意,她的脸色由煞白变成惨白。

        她有孕的事根本就没暴露出来,现在在这屋里小产了,别人还会疑心她过来陷害宁妃的,毕竟这个时候,别人都在永寿宫大殿观十五阿哥的洗三喜事。更重要的,宁妃做得狠一点,直接以她大不敬的罪名将她拖下去罚跪或杖刑,她因此而小产,宁妃推说她不知道她有身孕,皇上那么喜欢宁妃,哪里会怪罪宁妃。此外,这永寿宫现在为宁妃掌管,还可能她小产的消息都传不出任何消息出去,再过上几日,让她病死也不是不可能。

        王庶妃越想越害怕。

        这几个月来,虽说她得宠,但都是皇上来看宁妃,然而偶尔几日招她过去侍寝而已,她在皇上面前话都没能说几句,她心知肚明,若非她在永寿宫,只怕皇上都不知道她是谁,现在宁妃生产完了,让皇上忘了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她还是慢慢起身,然后手伸向茶壶,她在赌,赌宁妃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她只是在试探自己而已。

        慢慢到出一杯,水带着莫大的刺激味,颜色也是血红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武安宁幽幽地看着她,她要下药让王庶妃流产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小产的时候让太医以为她只是小日血多都可能。

        王庶妃此时所想,完全瞒不过了她。

        不过,她必须得这样做,在她宫里不老实点,还有别的心思不教训可会碍了她的事。

        茶水她的确加了料,不过太医可查不出来,顶多以为是各种花茶泡出的怪味。

        这料会让有身孕的妇人肚子疼,只是碍不着她的孩子而已,因为是在清理毒素。

        王庶妃若喝了,武安宁以后就用她,她若不喝想逃出去也随她,谁也抓不住她的把柄。

        王庶妃终究还是喝了下去,茶水一落喉,她的肚子就抽痛起来,王庶妃面上如死灰一般,她赌错了!

        “本宫宫里的人哪里能能瞒得住本宫,以后啊,本宫允许的事你才能做,不允许的,你不要再碰,可知道?”

        王庶妃张嘴痛呼,但是可怕的是,她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所以她只能眼睛里不停流着泪。

        现在,王庶妃才发现,一直和气好伺候的宁妃,其实比别人更狠,而且胆子也很大。

        她刚刚碰到了茶壶,可外面也没半点动静,显然是宁妃已经安排好了,她今天小产,还是死在这里,只怕也没别人知道。王庶妃从来没有感觉过,死亡离她这么近。

        现在的王庶妃,惊恐远比恨意要来得浓。

        武安宁从床上慢慢起身,这会儿王庶妃已经倒在地上完全起不了身。

        她到王庶妃身边,慢慢蹲下来,手轻柔的拂过她的碎发,说道:“今日你来得日子好,本宫的十五阿哥洗三喜事,本宫可不想见血,不过以后你不乖的话……”她低下头小声说道:“谁也救不了你们母子。”

        王庶妃身子颤抖,这是肚子痛得如此。

        武安宁不知从哪里掏出一颗药丸出来,笑道:“张嘴,吃了就不痛了。”

        王庶妃连忙张开嘴,她听到了,宁妃并没想要她的命。

        药丸一入喉咙,王庶妃全身瘫软在武安宁怀里,武安宁将人扶起来,说道:“好事也好,坏事也罢,别再自作聪明。”她最后警告了王庶妃一句,然后对王庶妃挥了挥手,重新回到床上继续躺着。

        她还得躺着呢?脉相不会有任何问题的王庶妃,谁会信武安宁对她做了什么。而且,武安宁相信,王庶妃可什么都不敢说出去。

        “是……娘娘……”王庶妃打了个寒颤,然后跪下来应道。

        武安宁再也没答她,王庶妃这才慢慢起来,然后踉跄地走出屋子里。

        外面候着的宫女太监目不斜视,好似没看到,王庶妃的贴身宫女柳儿竟然不在这外面等着,然而王庶妃现在一点都不敢问上一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1727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