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91|0091

91|0091

        第91章

        “指使你的是谁?”武安宁又重新问了一遍。

        钱奶娘更疯狂地大喊说冤枉。

        “给她服金,对外和太子说一声,钱氏畏罪自尽,让太子下令将她娘家和夫家的人都锁拿治罪。”武安宁没再问了,转而吩咐何其恭。

        钱奶娘不承认没关系,她可不是秋桐,秋桐是皇帝的女人,怎么着在皇上那儿留了名,所以得顾忌一下,可再如何顾忌,牵扯到她的儿子被害一时,她同样杖杀了秋桐。钱奶娘的身份,连秋桐都不如,牵扯到皇子被害一事上,只有被怀疑,没有证据,也能灭了她们一家,这就是最上层统治者的权利。

        钱奶娘一听,满眼不可置信。

        宁妃寻常时候最和气不过,她在宫里奶了十六格格,就没见宁妃娘娘发过什么脾气,宫里的宫人做错了事,她也只是淡淡一笑,这久而久之,她就心宽了。

        钱奶娘私心就想让十六格格亲近她,这样一来,以后她才能有更好的前程。然而,宁妃娘娘虽然和气,但是控制得极严,才两岁(虚岁)的十六格格经常陪着宁妃,她偶尔也听过,宁妃娘娘教十六格格上下尊卑,奶娘也和宫人没有什么两样。这让十六格格吃了她的奶,却完全将自己当奴婢用,和别的阿哥格格身边的奶娘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别的阿哥格格对奶娘可尊重了,而且有的甚至对奶娘比额娘还亲近(主要是非亲生母亲照顾的阿哥格格)。

        钱奶娘心里不免有些不舒服,不过宁妃娘娘是主子,她也不能怎么样,只能暗自觉得自己倒霉而已。然而,这时间过得不长,她的丈夫金贵出事了。

        金家是内府包衣旗,皇子和格格的奶娘几乎都是出自内务府的包衣,这类包衣只要搭上了权贵,几乎都能谋得一官半职。

        金家原本普通,得了家里谋得一个小小九品闲散职位,后来钱氏被内务府选中成了十六格格娘娘的候选,最后还让宁妃娘娘留下了,金贵就立刻翻身得了八品笔帖式的位子。

        别看着官小,但是笔帖式是旗人向上爬的阶梯,基本上升迁容易而且快,笔帖式的位置虽然不少,每个衙门都有好些个,但是旗人和内务包衣那么多,这位置也是被盯得紧。

        如果钱氏奶的不是得宠的宁妃生下格格,也不会让内务府包衣管领给谋了这个差事,袁贵人的十四格格,和章佳庶妃的十五格格,这两位的几个奶娘可没一个得到这么大的提拔。

        钱奶娘家里得了这样的好处虽然可惜不能让十六格格亲近自己如母,但是也没有什么不满。

        好景不长,钱奶娘的丈夫金贵不知从哪里得了陋习,竟然被引诱聚赌了,本朝官员禁赌,金贵输多了,仗着钱奶娘的身份堂而皇之地诈毒不仅收回了本钱,还胃口大开,又圈了五百两回去。

        金贵也聪明,找的都是汉人开赌场,没有王公后台的那种,倒是没出事,金贵也没和家里说。

        然而,这事有一就有二,钱吃喝嫖很快就花完了,自是又去赌场,终于被人守株待兔了。铁帽子安亲王府的和硕格格额驸郭络罗明尚因为诈赌贪污了两千两也被判了死刑,他一个内府包衣可想而知了。

        钱奶娘得了消息,哪里会不顾及丈夫的性命,又不敢和宁妃说,因为宁妃虽然会护着忠心自己的人,但是她丈夫是在犯了法,宁妃根本不会出手,所以有人偷偷找上了她,她就不得不迟疑了,因为她一旦不做,丈夫的事会被告发,一旦丈夫论罪了,她这个奶娘也做不下去了,到时候多得是打落水狗的。

        谋害皇嗣,她当然知道这罪更重,但是她到底抱有侥幸心理,她做事太过方便,这个身份也难让人怀疑,而且时机也选得好,她迟疑了很久,可还是照做了。

        但是没想到,阿哥会这么快就发作,十日的潜伏期根本没有出现。

        钱奶娘自从知道永寿宫封宫,十五阿哥被诊断出出了花,她就一直在心里惴惴不安,因为事发得太快,她当然担心自己被发觉,这才这么快就奔溃了,让武安宁瞧了出来。

        钱奶娘当即哭喊:“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奴才招了,求您放了奴婢家人。”

        武安宁没答应,却也有耐心继续问了一次。

        “谁指使你的?”

        钱奶娘哭道:“是……是德妃娘娘。”

        也就是德妃出身内务府包衣,才能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和钱奶娘通气。

        德妃!

        武安宁有些不敢确定,德妃怎会这么不智?

        “你确定是德妃?”

        钱奶娘说道:“是德妃身边的青荷亲自嘱咐的。”

        德妃身边四大宫女,梅荷杏桃,众所周知。这四个是德妃身边一等一的心腹,青荷若是亲自嘱咐的,那可信度就大了。但是德妃真要出手,难道会让青荷真的就那般出现?

        这不可能。

        武安宁反而第一时间排除了德妃,德妃若是这么大大咧咧派身边人去联系凶手,她还能成为包衣中唯一一个妃位?只怕早就被后宫吞得连骨头都没有了。

        “你确定是青荷?”

        钱奶娘连忙点头,然后将自己的事和青荷联系她的事全部都说了清楚。

        据说,她丈夫是被乌雅氏的人抓住的,她若是不听从,她丈夫就会被送去衙门论罪,而且以后乌雅氏也不会放过她们金家,乌雅氏那么庞大的包衣家族,弄死她们一家轻而易举。

        都是满门的事,钱奶娘当然倾向于向宫外无权的宁妃动手,更何况,她还能侥幸不被暴露。毕竟,天花,也有可能是凭空沾染上,就像当初的皇上一样突然得了天花。

        武安宁听清楚后,更加确定此事不是德妃的手笔,不过德妃在宫里这么多年,竟然有贴身宫女背叛,这事情也真是大条。

        现在钱奶娘也没用了,只有抓了青荷才能知道幕后凶手。

        武安宁现在封了宫,真是一点都不方便。

        “娘娘,都是奴婢一人所为,求娘娘饶了奴婢家人……”

        武安宁挥了挥手,示意已经满是杀意的何其恭拖人下去,她这是做梦呢?

        此事处置了钱金两家满门立威,也能让日后想要对她儿女下手的奴才心有顾虑。

        两小太监将钱氏拖走后,武安宁沉下眉头。

        “将人交给外面的守备送去给太子。”

        这事就让太子查吧。

        “娘娘……”何其恭当然不甘心。

        太子虽然是一国储君,但是不适合掺和庶母的事,这事太子也不好提审德妃。

        何其恭现在显然是相信是德妃所做。

        武安宁不认为是,如果她认为是德妃所做,她就会将这事隐瞒下来,等到她和胤禅病愈,然后带着钱氏去寻康熙做主,就是不能拖这么长时间,武安宁也只会在得到康熙回宫的消息才将钱氏交出去。

        “德妃……不能动,但是青荷能够被带走,查出了证据,等皇上回来再说。”

        只希望太子能够给力,将青荷幕后的人追查出来。

        何其恭说道:“娘娘何不等皇上回来,再将钱氏送出去……”

        武安宁平静地说道:“本宫在这里,还不知道能活多久,本宫去了,送出去证据又能有什么用?顶多又是一个死后哀荣,而凶手最多被训斥,自此无宠而已。”

        这话中的信息让何其恭打了个寒颤,这是明晃晃地表示她对皇上的不满,

        何其恭沉默了。

        如果真是德妃,娘娘和小阿哥去了,死人和活人相比……皇上那性子,肯定不会真对德妃怎么样?娘娘不是孝献皇后,皇上也不是先帝那情种!

        “奴才明白了。”

        这一年来,永寿宫的风光,让他差点忘记了处境。

        “送走后,你就不要再进主殿,带着人在后殿好生活着。”

        “娘娘……”何其恭心中大急。

        武安宁说道:“若是顾念本宫,日后就给本宫拼死护住敏儿。”

        何其恭还想再说什么,可武安宁铁了心让他不再多言,并且还叫人将他也拖了出去,何其恭出去后瘫软了身子。

        事情一点都不顺利。

        武安宁才送出钱氏,太子就派人送来青荷自尽的消息,要知道太子得了消息第一时间就派人去了永和宫捉拿青荷,可青荷就是在前一刻断了气,连德妃自己都不知道。

        德妃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也没想到她身边的贴身宫女背叛了,更没想到,青荷不在她跟前那么小半个时辰,就自尽在了她宫里。这人死了,可不就是将脏水完全扑向她了。

        因为大家知道这事情,明眼人都会以为青荷是畏罪自杀,其次也会被认为是她德妃灭了口。

        向来少发火的德妃,在太子的人带走青荷尸首后也摔了桌上所有的东西。

        这么多年了,她又一次被陷入了这么大的事情里面。

        查!

        她立即就派人出宫去,让乌雅家去查清楚钱氏的事情。

        太子的人比乌雅家来得更快,因为他比德妃还要提前知道钱氏就是下手的凶手,他得知后,一边派人去金家调查,一边去捉拿青荷。两方都快,但是还有更快的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2674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