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93|0093

93|0093

        第93章

        不管外面如何暗潮汹涌,永寿宫的气氛一直处于紧张之中。

        永寿宫封宫后的第三天,出现了被沾染上天花的宫女,而很快,这个宫女就恶化死去,五天后,又有太监死了。

        随着胤禅的天花化脓,永寿宫几乎陷入了死寂之中。

        武安宁看着胤禅一天天按照病毒这么发作下去,心里一边难受的同时,对于此次下手的人已然恨到骨子里去。

        七天过去,康熙也回了宫。

        永寿宫被封,康熙也没有再接近永寿宫那一块地方,哪怕,他是出过天花的,进去永寿宫也会没事。

        胤禅此次出花是为人所害,康熙一接到京城的消息就心里明白了。

        然而此次所查的证据完全指向了随他一起出行祭奠的佟妃。

        佟妃对宁妃不满,康熙心知肚明。

        因为这宫里因为他独宠宁妃一段时间,还有宁妃的位分升得太快,宫里太多人心里不服而嫉妒了。

        尤其是佟妃,宫里都称呼她一声佟妃,但是名分上只是无品级的庶妃而已,宁妃先一步比她名正言顺,佟妃带着佟佳氏的荣耀进宫,而他也答应过表妹(孝懿皇后),不会亏待了小佟妃,只是小佟妃担不起名分,他想晾着她几年稳了她的性子再给她一个贵妃位子。

        佟妃真会对宁妃母子下手?

        康熙揉了揉眉心,拿捏住钱氏家人的是佟佳氏的旁系,永和宫的青荷所属魏家……也早早是孝懿的人,德妃可能不知道,曾和她如姐妹一般的时花也一直是表妹的人。

        当年他在承乾宫突然宠幸了乌雅氏,终究让表妹心中对乌雅氏有怨。

        若非表妹身子无法生育,被舅母劝着留下乌雅氏,乌雅氏在一开始就可能会让她迁出承乾宫去。后来乌雅氏怀上了老四,表妹乞求将这孩子过继到他名下,康熙只有拒绝。

        如果是表妹自己生的,康熙不是好好教养让其成为保成的左膀右臂,就是养废这个孩子,但表妹未生,过继皇子到佟佳氏名下,康熙是不会允许的。佟佳氏的外孙会威胁到保成的尊位,康熙绝对不能允许给保成增加一分威胁。

        这样便让表妹心生了去母留子的心思。

        表妹终归知道他的喜恶,不愿让他失望,只是到底心里不喜乌雅氏,所做所为只是想借着时花吓唬乌雅氏出点气。

        过往的事又萦绕在康熙心里,再想想宁妃,是他太过放纵了才造成这样的局面。

        “去承乾宫。”康熙吩咐说道。

        顾闻行低声应下来。

        承乾宫内,佟妃刚刚休整回来,她的心情不错,还未回京的时候她就得知宁妃的十五阿哥出花事情,这回了宫,又从心腹口中得了永寿宫已经死了好几个了,她的心情就见好。

        佟妃十三岁进宫,如今五年了,也正是颜色最鲜艳的时候。可是,她拥有的宠爱依旧少得可怜。

        她刚进宫的时候,大家都说,姐姐病重要不好了,以后姐夫会喜欢她,可是她进宫这么多年,一直是庶妃,而且姐夫也不喜欢她,经常她好几个月都不见侍寝一次,宠爱比宫里头卑贱的汉女都不如。

        她长得比姐姐好,还比姐姐年轻,她又会很多姐姐都不会的才艺,可是皇上就是不多看她一眼,她完全弱势,又能怎么办?姐姐留下的人手,总会告诉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她再恨也不会去做傻事。

        那些得宠的汉女算什么,在皇上心里只是玩物而已,如果去对付她们让皇上更不喜欢她,那太得不偿失了。

        宁妃……不一样,皇上定然是喜欢宁妃,否则宁妃就是救了太子和皇长孙又如何,作为天子的奴婢(妃嫔也是天子的奴婢,清朝的制度,唉,皇后妃嫔在康熙面前称呼奴婢的),救主子是应该的事,若非皇上喜欢,宁妃岂会有这份封赏。

        佟妃对此,当然只能是越来越厌恶宁妃,然而,厌恶也只是在心里,她也想动手,然而她还是没有做,温僖贵妃身子已空,太医说也顶多再撑一年,一年之后,宫里头肯定还会有位贵妃,而且还会是她,她怎么可能在这阶段去犯错。

        不过,她还是不免希望此次天花,让宁妃和十五阿哥不要再出现在宫里。

        康熙没有让承乾宫的宫人禀报,他走进主殿,远远地就听见佟妃的笑声,康熙慢慢走近,就听见依稀宁妃、南蛮子、汉婢等之类的话,再接近了,康熙再也没有踏入承乾宫的兴致,转身就走。

        在外面伺候的宫人已然被吓得全部跪在了地上。

        娘娘以前在她们面前偶尔抱怨骂上一两句,她们都是佟佳氏的心腹,可不会传出去,今天……

        外面这众人一跪,里面的佟妃哪里还听不到动静,等她走出屋子的时候,刚好看到康熙离去的背影,佟妃脸色苍白,怎么会这样?刚回宫,皇上不是会在乾清宫处理政务,再不然……她不想承认也得承认,皇上会去永寿宫看那个狐媚子。

        “嬷嬷,这可怎么办才好?”

        平嬷嬷叹了一口气,她这个主子是老爷的幼女,虽然是庶出,可一向得宠,福晋对于这庶女也不大多管,所以主子就养成这般性子。若非这般性子,主子也不可能这么不得宠,她们都清楚,皇上一直不给主子分位,是在杀杀主子的性子。

        “皇上怎么这时候来这里?”佟妃急过之后问道。

        她虽然心性不好,但并非蠢人,她觉得这个意外肯定是有什么她不知道大事。

        平嬷嬷小声说道:“奴婢这就去打听。”

        佟妃连忙点点头,虽然也准备想法子好让皇上原谅她。

        ***

        “皇上回来了吗?”

        成卓点了点头,成卓是太子送来的太监,他就是当初太子出花时一直在太子身边照料的太监,小时候也曾出过花,太子派他和几个人进来伺候,的确能帮上很大的忙。

        “殿下午时传来的消息皇上到了外城,现在是申时,皇上肯定回来了。”

        武安宁点点头,她轻柔地抓住不断动弹的胤禅,轻声哄着,这次,看他有多在意这个儿子……凶手若是那几个,他会不会秉公处理,还有,他会不会进来看望。

        如果,他来了,还有秉公处理了这件事,武安宁目光微微温和一些,她不介意日后让胤禅和他之间父慈子孝。

        如果没有……那么她的胤禅,就该快点长大,因为不会有父亲,只有皇阿玛。

        这一天的日子,武安宁似乎觉得格外难忍,然而日暮降下来,永寿宫依然是被封着的,她扯出一抹笑容,小声低喃:“以后,别让娘失望。”

        然后,她拿出一颗丹药融进净水之中,并且喂他喝下去。

        他也应该好了。

        还有,这宫里不忠心的奴才也该死的更多才是。

        ***

        四福晋手脚冰冷,她走进来后,还是紧紧抓住了苏嬷嬷的手。

        竟然查到了。

        佟妃在地上跪着,一个劲得求喊冤枉。

        德妃也跪在一旁,淡然而坦荡。

        康熙在最上面,旁边温僖贵妃和惠宜荣三妃在一旁坐着,表情都是各异。

        “皇上,奴婢进宫五年了,虽然姐姐的人伺候着奴婢,但是这五年来都只是历练着奴婢不行差踏错,奴婢也一直战战兢兢,如何敢做此胆大妄为之事?而且……”佟妃抽泣起来,说道:“奴婢也使唤不动一大部分人……”

        “青荷……青荷,奴婢根本就不认识她。”

        “更何况,姐姐的人手奴婢这儿只是一部分,四阿哥和四福晋身边跟着更多,一定……一定是德妃,德妃想陷害奴婢!”佟妃立刻抓住了重点。

        四阿哥的脸完全沉下来。

        四福晋保持着平静,除了被她抓紧看似扶着她的苏嬷嬷,没有人看出四福晋的异样。

        果然如苏嬷嬷所说,德妃全部都看穿了,想要一箭三雕,除了她这个讨厌的儿媳,除了佟妃这个要做贵妃的对手,还有得宠的宁妃和十五阿哥。

        苏嬷嬷去抹除痕迹的时候,终究晚了一步。

        德妃听着佟妃的反咬,依然显得平静。

        康熙不耐烦地说道:“闭嘴!”

        德妃在表面上看确实是最大的嫌疑人,但就是这样,康熙反而确定她不是,而且德妃这些年一直知道他的底线,从不做让他生气的事,宁妃和他的十五子还不成气候,德妃根本就没有理由去对付她们。

        康熙的性子就是如此,信任一个人就会心偏,心偏就会开脱,开脱了再有点证据,就会完全洗清此人在他心目中的嫌疑。

        德妃很平静,因为这个结果她料到了。

        作为女人,康熙在政事上,她或许不大了解,但是论起康熙对待女人的态度和容忍度,康熙可能不知道,他的女人们会比他自己更了解自己。这就是为什么历史上有很多帝王和大英雄栽在女人身上的原因,因为他们盲目地相信自己对于女人的掌控力,也盲目地信任女人对他的感情,所以……被骗得命都没有了也不能怪他的女人们。

        德妃是康熙信任又比较喜欢的人,相反,佟妃反而让康熙不喜欢,这样一来,康熙有此态度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3265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