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97|0035

97|0035

        第97章

        又是过了半月,永寿宫感染天花的奴才,一个个的都没有意外死去。

        而这时候,胤禅已经差不多痊愈了。

        永寿宫这时候该烧该清的,也都处理得差不多,后殿的人也已经开始进了主殿伺候,相比之前的死寂,这时候的永寿宫显得极其有生机,一个个人也都带着稀奇。

        又过了小半月,永寿宫的宫门终于打开了,太医院的一群太医们前来候诊检查,永寿宫终于恢复了如常。

        当天,武安宁就迎来了迁宫的旨意。

        由永寿宫搬迁到了东六宫的景仁宫,永寿宫需要暂时空置了下来。

        康熙下旨迁宫,并没有其他用意,就是永寿宫刚从天花中脱离,再仔细清理,也保不准会有什么不周到,所以准备再空置几年。

        景仁宫的位置和永寿宫差不多,都是靠着乾清宫,不过永寿宫在西六宫,景仁宫在东六宫。乾清宫向左出去凤彩门可以直达永寿宫,而向右通过龙光门就是景仁宫了。

        和永寿宫没有特殊意义不同,景仁宫对于康熙有着不一样的情节,那就是康熙的生母孝康章皇后佟佳氏就住在这里,这么多年,景仁宫除了当初刚进宫的孝懿皇后住了几天,再也没有其他妃嫔住过了。

        而孝懿皇后当初住了不到一年,也搬去了后面的承乾宫。

        如今,康熙下旨让宁妃迁到景仁宫,完全惊呆了一片人的眼睛。

        世人都以为景仁宫对于康熙来说是特殊的,但是只是这么认为而已,景仁宫虽然是孝康章皇后的地方,需要敬重,所以仁孝皇后在的时候,除了孝懿皇后,别的妃嫔都没安排进去,这样难免造成错觉。

        事实上,孝康章皇后在顺治年间一直只是一个庶妃,而宫里的主位几乎都是蒙古妃嫔,另外还多加个汉妃恪妃和孝献皇后董鄂氏了,其余的都是庶妃或者一个很另类的称呼福晋,福晋身份比庶妃还不如。

        福全之母董鄂氏也是庶妃,只是康熙登基,这个董鄂氏就成了先帝宁悫妃。

        顺治年间若无被顺治所喜欢的董鄂氏,满妃反而是地位最低等的。地位低等的佟庶妃根本没机会住在景仁宫的主殿,只是缩在景仁宫一个小小的偏殿,而后康熙出生后也是被直接养在了乾西五所,佟氏没有得主位蒙妃的允许,连景仁宫都出不了,更别说去乾西五所看望儿子了。

        康熙小时候的记忆,一年加起来见过生母的面也不过二十来次,而且大多数是隔着很远在宴会上见的,最亲近的一次,也不过是他和福全约着偷偷跑去景仁宫和长春宫看他们的额娘,然而只是到了景仁宫见着了佟妃,他们两就被送回了阿哥所,所以要说康熙对景仁宫有感情,那才怪了。

        后来康熙登基,佟妃被奉入寿康宫住着。这样一个地方,佟妃在这里压抑了八年,进了寿康宫后一点都没有再惦记景仁宫的事来看,佟妃也不觉得这有什么特殊的。

        康熙从佟妃入了寿康宫,才来得及和生母培养感情,所以对于康熙来说,景仁宫只是他的妻子和他的奴才自认为是特殊所在。这时间久了,康熙也认为有些意义,也就顺着没有往这宫里安排人,但绝对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在意。

        不过,康熙也很清楚大伙对景仁宫的态度,所以,这次让宁妃带着十五阿哥迁宫过去,也是康熙故意这么做的。

        他离宫后,自己宠爱的女人和孩子被人下手,这完全是在打他脸,康熙很生气。

        而以后不想发生这事,不是彻底厌弃宁妃母子,就是将宁妃母子高高奉起,让人心里掂量着下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康熙不可能厌弃宁妃母子,他对宁妃还喜欢,对于宁妃母子更还歉疚着,怎么可能厌弃了去。

        景仁宫和永寿宫的布局差不多,不过被三位皇后都赋予了特殊的意义,这景仁宫的奢华首屈一指。

        武安宁走进景仁宫,大概扫了一眼新环境,然后对这宫殿周围布置着桐树有些情有独钟。桐树上还有着寒雪,素雪掩盖着的景仁宫显得格外好看。

        武安宁走到桐树下,向上仰望了一会儿,树木多了,显得幽静清晰,以后也能为她所用,这个地方……比起永寿宫来要容易躲人得多。

        “娘娘,皇上到了。”

        这才进来景仁宫不到一个时辰,武安宁还没休整好,何其恭就过来传话。

        “照常准备。”福禄和云瓶连忙点头下去安排皇上的喜好。

        武安宁在正殿等候。

        “皇上万安。”

        康熙也差不多快两个月没见着宁妃了,这一见,宁妃瘦了很多,脸色也并不好,显得有些憔悴,可见这些日子胤禅的天花让她受了不少罪。

        “免了,不必多礼。”

        说着,他还伸出手扶武安宁起来,然后顺着拉着她一起走到坐的地方。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话语说得甚是温情。

        武安宁说道:“只要胤禅好全了,我就什么都没所求了,所幸有皇上庇佑,我才坚持了下来。”

        康熙这会儿已经接到太子派出去的四个人禀报,这么久,宁妃一直在胤禅身边不移步,一切照料都亲自上手,这份不要命的慈母之心,康熙多少有些感触。

        因为,这样的感情他也经历过,保成出花他也是亲手照顾他的,不过他当初没有生命危险。这样爱子之情,平时也无爱权之心,康熙觉得难得。

        他的阿哥有一二出了花的,但是生母可没宁妃这般迅速反应,并且主动前去照顾,不惧这其中的生命危险。

        康熙也因此对于宁妃更加放心起来,这一点,武安宁没有料到会有这样好事。

        “皇上,敏儿……呢?”

        康熙早就注意到宁妃一见到他脸上带着喜色,但是也没能遮掩住她目光不断看他的身后。

        “等你休整好了,朕再带她过来。”

        武安宁点点头,随后不由迟疑说道:“皇上……以后还要接敏儿去乾清宫吗?”

        康熙微微眯眼,说道:“你的意思是什么?”

        武安宁主动靠近了他,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胤禅得了天花后,我就一直在怨自己没用。”

        康熙没说话。

        武安宁继续说道:“皇上,请你给臣妾一些权力,臣妾要护着她们。”

        宫权,就是武安宁下一步目标,但是原本她是不念权的纯净多情的女人,以后抓权就破坏印象了,哪怕这权力是康熙给的,也会坏了些许好感。

        但是现在她主动去求要权力,就这么直白摊开,这样就能以最小损失好感度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康熙第一次遇见这么直白向他要宫权的妃嫔,因为别的人,要不就是不提,等着他权衡轻重将宫权赐予,要不就是从旁侧击,或者转弯抹角,哪怕是被封了皇后封了皇贵妃的钮轱禄氏和佟佳氏也做过转弯抹角的话语,话语内外都不提她们要宫权,而是在不停地告诉他,她们的身份若是不掌宫权会被小看,或者不符合身份之类的。

        所以,康熙对于宁妃直白坦然,他生不出半点不悦,不过,他对宫权有了计较,该给的给,不该给的他就是喜欢怜惜宁妃,也不会给。

        而现在,他不会给,因为宫权他早就做好要给一个人的准备。

        “之前你掌着宫权,还是让十五出了事,可见宫权是在分你的心。”康熙淡淡的说道。

        武安宁就知道如此,只是她到底还有些希望,所以顺口提一下而已,能得到自然最好,不能得到,总是做了铺垫,以后康熙不想将权力给太子妃的时候,就会想到她。

        武安宁说道:“那是臣妾知道那不会是臣妾的,所以一点都不想沾染,一切只是按照规矩来,被小人钻了空子。”

        还是这翻直白。

        直白得有些傻,不知道,这样不依不饶的,会让人讨厌的?

        康熙摇了摇头去,他看着宁妃较真的样子,他并不想见到,眼里只有他只有皇儿和皇女的宁妃,澄澈的眼神里还会多些别的东西。

        “哦,是吗?”他似笑非笑的说道。

        武安宁点点头,康熙声音低沉,似乎有些笑意:“爱妃似乎有些变了。”

        武安宁一听,心里冷嘲,也很明白,康熙这是不喜欢她改变,经过了这么大的事,他还是不喜欢她成长,他喜欢的就是最依赖又爱慕他的武安宁,武安宁想改变了,他就不大欢喜了。

        语气似笑非笑,让人看不出他这样的心理,若是谋算度低的,对人心没有一定的掌握,可能还会以为康熙在和她说普通情话。

        但是武安宁已经有子了,她有野心,怎么可能甘愿做之前那样‘毫无所依’的菟丝花。

        “瘦了很多。”康熙又继续说道。

        似乎之前他说武安宁变了是因为她瘦了很多,但是聪明人就知道这是不相关的。

        武安宁目光保持如纯真少女一般澄澈,软语说道:“瘦了的安宁还是安宁,皇上难道因为安宁瘦了就不喜欢安宁了吗?”言外之意是,她要权力了还是爱他的武氏,难道因为她变了就不喜欢她了吗?

        康熙对于武安宁靠了过来,也顺势将人搂在怀里,然后一只手锢住她的腰,一只手捏住武安宁的下巴,似有所指说道:“瘦了就没肉了,朕不喜欢。”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3665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