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99|98|0098

99|98|0098

        第99章

        武安宁一听武鸾儿的话,嘴角微微一抽,就武家的几本古籍……能随便查查古籍就能找到牛痘这事,武鸾儿可能是华佗的私生女吧!这话,武安宁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她也不会去戳破。

        而家里人……也不想追究,估摸她提出来的那段时间家里没心思去追究根底,另外也是可能派人试问过,发现是真的,他们想到的是以此事换取利益,也懒得去管那本不知道去哪里的古籍。

        天花对于武安宁来说是小病,不过对于这个世界……武鸾儿提出来也好,能为武家增添点功劳资本。

        于是,她惊讶地说道:“此事可当真?”

        武鸾儿看向李佳氏,李佳氏说道:“当初鸾儿忧心娘娘和十五阿哥……找到了这样的古籍,相公也去查过,并招了大夫研究,今日有所进展,只需种下牛痘可能防治天花。”

        武鸾儿眼睛颇亮,前世,她妈妈就是护士长,家里亲戚孩子要种痘,她妈妈是拿了药注射的,她看得多了,多少知道一点。

        所以,这次才让武家这么快就有所进展。

        以前她是没想到,这次她侄子出花了,她才想起来,得到消息后她还有些懊恼自己没用提前拿出来,如果提前拿出来,她侄子就不会出花了,还导致他们有生命危险。

        好在,宁妃果然是历史留名的人物,能活到雍正十二年呢?

        “若是如此,当为天下大福。”武安宁面上露出激动之色。

        李佳氏也点了点头,所以她才进宫告诉娘娘这事。

        “娘娘,此事干系太大,您看如何……”李佳氏话没有继续说下去,武安宁明白。

        她笑说道:“便让父亲直接上书便是,本宫会和皇上说。”

        这样就会在第一时间上达天听,而不会搁置一旁免得出事。

        李佳氏连忙点头,她还怕武家太小,得让出去呢?现在看来,武家是小,也不是经不起事的家族。

        “姐姐的好日子可是定下了?”

        赐婚已经下达许久了,两月前还没定下日子,现在不知道有没有消息。

        “就定在明年三月初九。”

        武安宁点点头,看向武鸾儿,武鸾儿面色有些尴尬,不过倒是没看到什么抵触,武安宁说道:“时间还充足,马上就到年节,这是姐姐在娘家最后一个年,母亲也莫拘着姐姐了。”

        武鸾儿一听,眼睛一亮,她今天发觉这个妹妹实在太善解人意了,她还什么都没说,就知道她在家里被娘摧残得很惨。

        李佳氏见状,横了武鸾儿一眼,然后低声说道:“鸾儿不像娘娘,性子跳脱,学什么都慢,马上要嫁去宗室,若是没有主母气度,到时候丢了娘娘的脸!”

        武安宁温婉的笑了笑,打趣说道:“荣保是小家,面上规矩不差就是了,姐姐也莫紧张,若是你受了什么委屈,便来和本宫说,荣保还在宫里,本宫别的本事没有,总能让他受点罪。”

        李佳氏有些愕然。

        却相当和武鸾儿的意思,凭什么嫁了人后,要各种忍各种大度,还要无怨无悔打理内宅,卑微伺候丈夫。

        “夫妻间……该退还是得退,不该任性的也莫要任性,希望你能和姐夫琴瑟和谐,莫像……”武安宁难得真心说出一些祝福的话,但后面还是即时止住了。

        原本武安宁也不会说的,但是冲着武鸾儿到底还是惦记了下她和十五,她自然会多关心一些。

        “我知道。”武鸾儿点了点头。宁妃后面的话没说完,但是她也能知道再说下去,说得是宁妃自己。这后宫里,就完全失去了琴瑟和谐四个字。

        ***

        李佳氏和武鸾儿走了,武安宁起身去瞧胤禅。

        在胤禅襁褓旁摇着摇着,武安宁不由地想出了神。

        曾几何时,她也如武鸾儿一般天真肆意……武鸾儿比她幸运多了,落在了武家,而非吃人的修仙界武家。

        “娘娘,皇上到了。”

        武安宁手继续摇着襁褓,没有搭理外面的心思。

        旁边伺候的季嬷嬷想提醒一句,武安宁这时候将胤禅抱了起来。

        “以后,娘就靠你了……”她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呢喃说道。

        武安宁的眼睛透出一抹凌厉,让人望而生畏,只是她低着头看胤禅,没人能看见,而唯一能看见的胤禅,早就被武安宁摇着慢慢睡着了。

        “好好照顾阿哥。”

        自从出了天花时间,十五阿哥这里就小心得不能再小心,一个个伺候的也是仔细到了极点。

        走出胤禅的房间,这时候康熙已经到了正殿。

        景仁宫带来的人基本都是武安宁的心腹了,武安宁不在,也早就能照常伺候着康熙。

        康熙已经从下人口中知道宁妃去看十五了,对于她匆忙换了衣裳过来,他有些不悦,还生出一点怀疑,是不是昨儿个事让宁妃生了气,现在待他也非以前那般真意了。

        皇帝就是这样,有时候多疑,有时候又相当自信。

        其实变成现在的样子,终究是武安宁向他要权时,中间出现了些许的变化,也因为这变化让康熙不由地对武安宁每一个举动上了心,他现在会很敏感,武安宁只要稍微敷衍一下,康熙就会察觉,而且猜疑她的心意是否产生变化。

        这很危险也是机缘。

        虽然康熙不悦,但不会表露出来,一切如常,享受着宁妃的伺候,还能下棋让他解闷,又能听听琴解乏,再有好茶艺和主食,日子过得相当好。

        武安宁刚和康熙说着牛痘的事。

        康熙问清楚后,果不其然,他就走人了。

        康熙回了乾清宫,立刻召见了武柱国。

        等武柱国出宫后,康熙将太医院判和此次照顾十五阿哥有功的陈太医派给了武柱国,因此,这事很快就瞒不住。可就算知道了也无济于事,这事被武柱国全权负责了。

        这让诸多人又羡又妒。

        天花在大清还好,在蒙古那可是年年都有的,这真研究出了预防天花的法子,蒙古人的人情那可是留下了。此事又功在百姓,这事完全可以得一个青史留名,这也是一项政绩,升官升权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名、利和人情都有了,大伙能不嫉妒吗?但是武柱国有个宁妃的女儿,有个皇子公主的外孙和外孙女,哪里是他们可以半路截胡的,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他去立功了。

        很快,就到了月底。

        不知怎么回事,和康熙祭拜回来的温僖贵妃头三天还好好的,三天后就莫名地晕了过去。

        太医齐诊,竟然得出油尽灯枯之脉相,这惊呆了一片人。

        可怎么查看,温僖贵妃又非有其他病因,加上之前温僖贵妃的身子时好时坏,太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脉案上只能写上温僖贵妃身子虚弱,又积劳过度……

        武安宁得了消息,正准备去咸福宫看望,这时候,咸福宫来人了。

        “娘娘,贵妃娘娘请娘娘过去,贵妃娘娘有言托娘娘。”

        武安宁心中到的时候,温僖贵妃所在的殿里传出孩子的哭声。

        一进门,十岁的十阿哥在床前恸哭不止。

        武安宁看到床上的温僖贵妃大吃一惊。

        武安宁虽然成了宁妃,但这将近三年来,其实和温僖贵妃还是交集不多,因为温僖贵妃虽然拿着宫权,但除了有必要,几乎都不出她的咸福宫。

        前些日子温僖贵妃还颇为精神和康熙出行拜祭,回宫后的温僖贵妃也能处理宫务,甚至还来赴她迁宫的宴会,今日竟然变成病弱抽丝的模样。

        难道她出行拜祭的时候出了什么事?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宜妃和温僖贵妃这两年交好,她又是几个妃子中离得最近的,这会儿已经坐在床边,她还抓着温僖贵妃的手抹泪。温僖贵妃看看跪在她床前哭的胤䄉,再看看宜妃,武安宁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温僖贵妃这是在托孤了,将十阿哥托付给了宜妃。

        武安宁过来,温僖贵妃艰难地笑了笑。

        宜妃说道:“宁妃妹妹不必多礼了,贵妃姐姐还有话和妹妹说,你快过来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3778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