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103|0103

103|0103

        第103章

        武安宁平静地说道:“僖嫔你和本宫说这事没有用,和宜妃姐姐几个才好。”

        选秀三选,其中复选就是太后皇后阅看,看中的留牌子,然后统一在宫里学习规矩,这段时间也是被阅看。规矩学好后,又会再定期复选,这次复选就是确定命运的时候了。是指婚还是留在宫里为天子嫔妃,都在这一选内。这一选,是皇帝亲选,不过也有皇帝不在,依然是太后皇后阅看。

        宫里头没有皇后,武安宁那届选秀,第一次复选就是温僖贵妃带着惠宜荣德平五妃选出来的,能得到四妃同意,就会留下牌子,武安宁当初是被德妃看中,然后贵妃荣妃平妃几个给了德妃面子,然后给武安宁留下了牌子。原本是德妃准备考察一番留下给四阿哥的,没想到……成就了现在圣宠的宁妃。

        初选过后能留下三分之一的人,而第一次复选,这三分之一的人只会留下一成的秀女,就是因为入选困难,所以才说,通过了第一次复选的秀女,第二次复选被刷下来,亲事会很不错。

        武安宁和武鸾儿两姐妹一起通过了复选,可想而知,她们是多么幸运了。

        僖嫔低声说道:“臣妾只求娘娘允了。”

        她心里想的是,如果宁妃答应了,那就证明宁妃因为今天的事放在心上,这样一来,她也能放心了。

        武安宁听了后,目光微沉,她当然明白,这是僖嫔又一次的试探。

        可是武安宁怎么可能让她安心。

        于是她说道:“过些日子本宫会去畅春园,选秀之日,本宫未必赶得上,所以僖嫔还是寻宜妃等几个姐姐。”

        僖嫔脸上完全是不能遮掩住的失望之色。

        “天色不早了,僖嫔回去歇着吧!”武安宁赶人了。她见僖嫔,是做给太子看的,告诉他给他面子,她还愿意见僖嫔,就不是敌人!

        僖嫔心里一叹,只能应下了。

        ***

        毓庆宫。

        赫舍里长泰站在一边,而他的侄子在一旁大动肝火。

        “舅父,以后宫里的事,你们就不要再管了,让皇阿玛知道,孤也保不了你们。”

        长泰低声说道:“叔父说……十五阿哥可能比大阿哥还要危险……”

        “现在宁妃根基未稳,是最好动手的时……”

        “舅父!”太子声音严厉起来。

        “孤心里头有数,宁妃淡泊名利,是性情中人,皇阿玛才放心宠她,所以你们根本不需要担心。”

        长泰不相信,他还是相信叔父索额图的,因为叔父了解皇上。

        “最后一次,日后孤再发觉,孤绝不会再维护!”

        长泰眼睛瞪圆。

        太子这非常坚持,说道:“若是日后宁妃真下了不该下的棋,也不需你们冒险,今年选秀,皇阿玛会定下孤的太子妃,并且有意让太子妃掌管宫权,日后也比僖嫔有用的多。”

        长泰听太子这么一说,脸色才好看些。

        “奴才知道了。”长泰只能应下。

        今日差点被宁妃发现,他也有些心虚,不能太冒险。

        “殿下,叔父还有一件事让奴才和你说上一说。”

        太子见长泰听进去,脸色也缓和下来。

        “你说。”

        长泰眉头皱了皱,还是说道:“叔父说,殿下你重恩情,但是和天下相比,和皇上相比,那些许的恩情就微不足道了。”

        太子的眉头立即皱得死紧。

        “殿下一直维护宁妃,又破格提拔武柱国,给予武家方便……这事……这事其实不该太子殿下做的。”

        一开始这么做能给万岁爷好印象,认为殿下重恩情,明是非,这多一年多了,太子还继续,就不大好了……武柱国现在京城满朝权贵中面子十足,而且还没有遇上一个对上他的,真的只是他女儿是宁妃,有公主外孙女和皇阿哥的外孙,那绝对不是的,那是太子殿下的面子,还有赫舍里等和太子相近的家族打过招呼。

        太子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舅公这么认为,舅父还说给了他听,定然也是认同舅公的。这意思……是在怀疑他对宁妃……

        太子真相了。

        索额图要除宁妃和十五阿哥,除了十五阿哥具备威胁,能轻易掐死在萌芽之中,还有就是索额图怀疑太子对宁妃的心思……当初宁妃冒死相救,中间可是有一段时间只有太子和宁妃,宁妃长得天香国色,还听说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太子真要是对宁妃起了心思,这可对太子没什么好处。

        “舅父该回去了,这么晚了再待下去,皇阿玛也要过问了。”太子阴沉地说道。

        长泰听到太子这样的语气,心里头微惊,叔父和他说这样的猜测,他是不信的,但是现在太子这样的语气,难道真……今天他说了和僖嫔见面要谋划的事,太子就训斥他,作为太子的亲舅父,太子还是第一次这么训斥他。

        他没有生气,也不会去生太子的气,谁让他是太子的亲娘舅,而且,他以后也得靠着这个侄子,他仰着头说道:“奴才前来见殿下,皇上是知道的。”因为前去毓庆宫见太子是过了明路,这样往内宫方向走才不会引人怀疑,所以他才敢让人安排和僖嫔见面。

        太子摩搓着手上的扳指,熟悉他的人见到,就会知道这是他想动手的标志。

        太子的脾气算不得好,只是很能克制,所以,很少有人瞧见他生怒到亲自动手之时。再过些年,太子处境越发艰难,宫里生活压抑,他就会克制不住。

        毕竟他是被宠着长大,自小的地位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受不得委屈。

        这时候,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殿下!”

        太子听出是他心腹总管齐全的声音,这会儿惊扰脚步,定是有必须立即禀报的事情。

        “进来。”

        齐全迅速进门,然后说道:“皇上派身边的顾公公过来看殿下。”

        太子当下往内室走去,然后迅速地上了塌。

        他原本是在陪宴,听到消息后是咳嗽几声,正好之前他就有些不适,让皇阿玛听见了,就问他身子可好了?

        他说无碍,但是皇阿玛爱子之心,还是立刻让他回去休息了。

        现在皇阿玛派人过来,肯定是来看望他的。

        赫舍里长泰也跟着移动脚步,也做探视情况。

        “殿下可还有不适之处?”

        顾闻行恭敬地问道。

        太子靠在床沿,说道:“还请顾总管你回去禀告皇阿玛,让皇阿玛放心,孤只是多喝了些酒让刚好的身子有些不胜酒力,休息休息就好了,莫让皇阿玛忧心。”

        顾闻行仔细记下,对于太子的事,万岁爷那是事事挂心。

        “皇阿玛可回了?”太子也关切问起康熙。

        顾闻行说道:“宴已经散了,万岁爷也回了乾清宫,就是还挂念着太子,所以打发奴才过来看望,奴才回去回禀过后,万岁爷就能歇息了。”

        太子目光温切,说道:“是保成不孝,让皇阿玛忧心。”

        顾闻行忙敬语安慰,这么来往几句,顾闻行也准备回宫复命。

        太子也说道:“长泰,你也回去休息去,孤也不多留你了。”

        在外人面前,长泰就是他亲舅父,作为君,他也是直称呼其名。

        赫舍里长泰只能应下来,若是私下和太子见面,他还能说几句留下,现在皇上的奴才在这里,赫舍里长泰就不得不听命。

        顾闻行躬下身,心中微微一惊,太子殿下这般赶人,莫不是赫舍里长泰在某些方面惹恼了太子?

        不过,这是个好消息,想来,皇上若是知道,会高兴的。

        皇上早就不满太子和赫舍里家走太近。

        “齐全,替孤送送二位。”

        齐全连忙应下来。

        赫舍里长泰虽然才智平庸了些,却也不是蠢人,他心中不由忧虑起来。刚才他的话会惹恼殿下,他就越疑心那些话是不是戳穿了太子隐藏的心里。

        若真是这样……哪怕太子阻止,宁妃和十五阿哥也不能留了。

        妹妹掌管后宫不少年,又是元后,赫舍里家还有位太妃在宫里多年,僖嫔和平妃也能用上一用……长泰一瞬间就转了无数念头。

        翌日。

        武安宁梳洗过后,其木格就进宫了。

        康熙也宣了旨,其木格以睿康公主的伴读名义进了宫,而且因为其蒙古格格的身份,住进了武安宁所在的景仁宫。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4287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