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115|0115

115|0115

        第115章

        文兰园是武府中最宽阔的院子,也是唯一一个院子中还有着花园阁楼的地方。

        武家买下之前,这里的前主人是用这院子做书房之用,武柱国搬过来,见这院子修建得好,也是准备留给他唯一的儿子元怿长大后成亲的地方。

        现在不比从前,多年来,元怿为宁妃看着长大,日后元怿的亲事可不会是小户人家,那时候不准备一个好一点的院子,武府的颜面也不好看。

        只是没想到,元怿还没用上,倒是迎来了武安宁。

        武安宁选了阁楼住下,阁楼有三层,又是修建在高处,这站在阁楼外的花台上,倒是可以将周围的府宅轮廓看清楚。

        “旁边住着什么人?”武安宁指了武府右边的一处人家问道。

        连翘连忙道:“回娘娘的话,是年府。”

        连翘是武安宁原本的贴身丫头,只是后来武安宁进了宫,可没法将丫头带进宫去,武安宁就给连翘定了亲,现在已经嫁给了武家总管武厚发的长子武胜。现在武安宁回了武家,武柱国就又让连翘进来伺候。

        武安宁也想多知道点这几年武家的情况,也就同意了。

        “哪个年家?”

        比常人超出两三倍的听力,她在这里很清晰地听到那院子里在这么晚了,还有练剑的声音,听着风声,武安宁发现此人的功夫是她目前所见最高强的人。

        依旧没有真气内力,但是灵活有力,已然可以进入三流武者之列。

        所以,武安宁才问了一句。

        “湖广巡抚年遐龄的年家。”

        连翘又继续说道:“年大人两年前由工部左侍郎迁湖广巡抚,年大人上任去了,现在府里头的年夫人和年二公子留在京城侍奉年老夫人。”

        武安宁心里有了数。

        历经三世,第一世的记忆已经很多都不记得了,就是记得,对于历史也只是知道历代继任的皇帝是谁,而别的她就不知道了。武安宁之所以对年遐龄心里有了数,那是因为武安宁今年纳兰明珠的孙女,纳兰容若的女儿也参选了,惠妃上了折子求皇上给纳兰氏(1)指婚,指婚的对象就是年遐龄的嫡次子年羹尧,那时候,武安宁正好看见了。

        惠妃当初的说法是,年羹尧文武双全。

        武安宁才不信,年遐龄是湖广巡抚,巡抚主管一省军政、民政,可谓是一省之内的土皇帝。

        一省的实权,可不是谁都能坐上去的,都是皇上信任又极具才干的人才能坐到那个位置,否则出身再高也没用。同样是汉军镶黄旗,年家和武家中间就隔着一条江的距离。

        若是能得湖广一省助力,大阿哥的实力就会迅速膨胀。

        皇上也答应了,不过没有亲自指婚,因为年羹尧是白身。

        惠妃也没在意,欢欢喜喜地让纳兰明珠家去运作了。这时候,两家的亲事还没有定下。

        既然如此,那么今晚上练剑的当是年羹尧了。

        可惜了!

        成了纳兰家的女婿,就不好招揽了。

        武安宁并不知道,年羹尧这个纳兰家的女婿并没有做多久,纳兰氏生下一子去世了,后面年羹尧续娶的是一位乡君品级的宗室格格,这位格格虽然得叫纳兰氏为一声表姐(纳兰明珠的母亲是位和硕格格,同出英亲王阿济格一支),但关系还是远了,后面年家不仅没有投靠大阿哥,反而投向了四阿哥。

        连翘见娘娘仔细听着,心里头微喜,许久未见二姑娘了,现在她想伺候都插不上手,让连翘自己心里头都有些失落。

        “今年年二公子参加了乡试,前些日子放榜,年二公子中了举人,排名还是靠前的,年二公子现在都才十六岁,老爷也说他前程似锦。”

        说到这里,已经嫁了人的连翘脸也有些微红。

        她也有幸见到过年二公子,长得特别斯文俊秀,不过,这话还是不要再说了,在娘娘面前提多了也不好。

        武安宁倒是有些可惜了,武功厉害,现在文看起来也相当好,若是武鸾儿没有出嫁,年羹尧人品不差,倒是一门更好的亲事。

        年府。

        年羹尧将自己一套枪法和剑法练了五十遍后才停下来,这时候一身已经汗湿了他的练功服。

        接过旁边的小厮年才递过来的汗巾,擦了擦手。

        “公子的剑法越来越好了,若是公子去考武状元,公子定能夺魁。”年才笑道。

        不是恭维,而是真情实意地在说。

        年羹尧将汗巾丢给年才,对于年才的话根本没放在心上,他吩咐道:“备水沐浴,我沐浴后出去一趟。”

        年才说道:“这么晚了,二公子要去哪里?”

        夫人可是会问的。

        年羹尧没理他,就是因为母亲要给他定亲,他才准备这些天多出去放松放松。

        这时候,轰隆一声,竟然打起了轰雷。

        年羹尧皱了皱眉,他还是准备出去。

        ***

        夜深,武安宁很早就睡下了。

        武家并非宫里和畅春园,这个时候,没有人敢来打扰。

        这两日,莹萼几个都知道娘娘心情不好,做事更是战战兢兢。如今娘娘睡下,她们一众伺候的人总算能松了一口气。

        轰隆的雨越发大了。阁楼漆黑一片,守夜的莹萼都已经睡熟了,武安宁点了她的穴道,然后小心地出了武府。

        不过,武安宁现在面容已经完全变化,此时就是康熙站在武安宁面前,也认不出她来。

        武府所在是汉军镶黄旗所在地,这时候,内城大街上清冷一片,武安宁行了百米,也就见到两三仆人举着伞匆忙回府。

        武安宁走出了八旗城,外城的人流多了些,然而在这个时候,多得也不过六七人而已。

        多是从酒楼赌馆花楼滞留的人。

        武安宁向药铺而去。

        这次她要的断肠草。

        断肠草这东西,以武安宁的身份向武家和太医院要,那会惹出大祸,所以,武安宁早就准备自己去买。

        断肠草虽然是毒,但也是药,所以一些药铺都会存在一些,但是内城的药铺若要购买断肠草,定然需要登记,但外城……一些铺子如果给足了足够的利益,又在这么晚的时候偷偷去买,还是有一些铺子愿意卖出去。

        武安宁用断肠草当然不是用来毒死人,她要毒死人根本不会用这么低级的药。

        她只是要用断肠草调制医治给康熙的药。

        此次时间还是不宜为久,最多一年的时间足够武安宁做很多事了,而且用大量断肠草做出来的药,又怎么会真的无害?

        僻静的小街,武安宁敲开了门。顺利的拿到了断肠草,武安宁立刻撑开伞往回走。

        回的的确是内城,却不是武家,而是内城一圣人庙。

        不同于城隍庙和土地庙,晚上最容易让乞丐和流浪子逗留,孔圣人庙一直都会清清静静地,因为这里不仅有人守着,而且,天下人对于孔圣人有着天然的尊敬。

        武安宁落在庙中,看到庙里一侧屋有烛光,随后就皱了皱眉,这守庙的书生竟然还没有睡。

        而且还在和一个年轻男子在下棋。

        来这里守庙的几乎都是穷书生,尤其是刚放了桂榜,说不得就有一二未中举人的秀才连回乡的路费都没了,所以,来这里守庙,一月得个两三两银子的差事还是有很多书生愿意做,因为这不仅仅能得银子包吃住,更因为守着圣人庙,对外来说也是体面。

        武安宁今天不着痕迹地向连翘打听了这内城的事,这夫子庙就为武安宁看重,有着大型铜炉的夫子庙是最方面她炼丹的地方。这次要炼得丹需要急火,可不是她在畅春园的小香炉所能炼制好的。

        她轻柔地放下了伞,然后将斗篷上的帽子戴上。

        慢慢走到这侧屋旁边,轻轻地敲了敲门。

        屋内两人从思绪中抬起头,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由地皱起了眉,

        敲门声不奇怪,但是敲的不是外面大门而是这小门就奇怪了,外面的大门可是下了栓的。

        年羹尧压了压手,然后他起身过去,因为他会武,而戴兄不会。

        “谁?”

        “雨下得太大,小女子求圣人庙一避。”

        是个女人,年羹尧心神微松。

        “天色已晚,男女授受不亲,姑娘在庙堂避雨便是,无需在意。”

        “可……可是小女受寒,望求公子施舍一火炉热盆……”如果之前的声音是极其动听的话,现在这声音蕴含的无助凄切,可以让人恨不得开门帮忙了。

        年羹尧到底还是年轻,虽然觉得一个姑娘出现在门边很奇怪,但天然的大男子主义,不觉这姑娘能对他怎么样,秉着能帮一把也就帮一把的念头,他和戴兄弟点了点头,然后打开了门。

        门一被打开,年羹尧就不禁一怔。

        门前人衣饰普通简单,却是国色无双,那含羞带怯又欲语还说的眸子让他的心都不由心一颤,他从来没见过这般美貌的姑娘。

        屋内一长相普通的男子微微眯眼,就是在这一刻,他眼前突然一黑,就这么直接倒下了地,完了,遇上女妖狐媚了,这是他倒下去的唯一念头。

        武安宁重新将门合上。

        现在她的身法已经足够快了。

        就她这身法,在这两人心里只怕还会以为是妖精吧!读书人就爱幻想。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5969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