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127|0127

127|0127

        “太医!”康熙也立即发觉了太子的不适,连忙喊道。

        徐太医连忙说道:“皇上放心,殿下躺了大半月,身子已僵,现在清醒过来,只需要慢慢按揉身子,再用些膳食,过上三天就好了。”

        康熙顿时松了一口气。

        太子也是如此,他身子没问题就好了,不过……他竟然昏迷了大半个月!

        这是怎么回事?

        他记得在诚肃殿突然晕倒,他晕倒前他以为自个是被偷袭了。

        这么多人在这,他按下疑问,说道:“儿子不孝,让皇阿玛忧心了。”

        康熙立刻反驳,说道:“此次是朕疏忽了,保成你好好养着,尽快好起来。”

        太子点了点头,准备人走后好好查一查是谁敢胆大妄为偷袭于他。

        又半日,瓜尔佳氏也在庵里清醒过来。

        康熙自信没有人能在他眼皮子低下动手脚,所以在瓜尔佳氏被送去庵里带发修行,保成就醒来了,他对于两人命格相克已然完全相信。

        太子终于劝得康熙离开休息,然后就招来了心腹,得知他晕迷过后所发生的事情。

        太子听完后,眉头皱得很紧,命格?

        他第一时间就否决了,平妃姨母死了,赫舍里家可能也因为巫蛊,皇阿玛不会再重用了……瓜尔佳氏和他的婚约没了,只怕他没个两三年不会有太子妃……

        这对谁有好处?

        太子第一反应就想到了大阿哥,莫不是大阿哥害他,皇阿玛将他救醒,然后因为他无事就包庇了大阿哥?

        太子知道自己是皇阿玛最喜欢的儿子,但是他也清楚,皇阿玛对于众多儿子中,地位不同的有两个,一个就是他,还有一个就是大阿哥。

        因为大阿哥是活着的长子。

        大阿哥虽然比不上他,但是如果他在没事的情况下,皇阿玛偏向替大阿哥遮掩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这里,太子心里并不好受。

        康熙回到乾清宫,就得到保成派人去查大阿哥的事情……他不由地摇摇头去。

        他的儿子一个个都大了,就连保成……也不再信他和他的兄弟们了。

        这个认知让康熙多想了些。

        只因为康熙这时候最想见到孩子都乖乖的,兄友弟恭。所以,太子这猛然去查,就给康熙造成了心里头的伤害。

        也就是从这时候起,康熙对于太子也慢慢起了些防备。

        这次的事,康熙也看到了一个令他有些恐惧的事情,那就是,他年纪已经大了,否则朝廷也不会求着他重立太子,这分明是怕他年纪大了突然驾崩,而太子未醒。

        “去景仁宫。”

        “是,皇上!”

        康熙到景仁宫外的时候,远远就听见敏儿高兴地在主殿小花园子和宁贵妃说着太子醒来的喜事。

        “皇上驾到。”

        武安宁立即起身,然后将在身上做安静美婴儿的胤禅从身上递到他奶娘身上,随后牵着安敏的小手前去接驾。

        “皇上万安。”

        “给皇阿玛请安。”

        康熙看着有模有样的敏儿行礼,心里头轻松一些,果然年纪小,又是女儿才可爱。

        “敏儿过来让皇阿玛看看,是不是又重了?”

        康熙想到小敏儿前些日子说的人比黄花瘦,到现在都觉得有些好笑。

        这时候小敏儿竟然流露出不好意思之色。

        “皇阿玛,敏儿错了,皇阿玛才没骗人,敏儿就是重了。”

        康熙倒是兴趣起来,说道:“你不是想皇阿玛和你太子哥哥吗?难道是不想了?”

        敏儿立刻就摇了摇头:“当然想,但是敏儿没有长大,敏儿每天都在长高长大,肯定会重的。”

        康熙听完就去看武安宁,武安宁点点头,笑对皇上说:“臣妾得从小就告诉敏儿正确的释义。”

        康熙听了点点头去,知道是宁贵妃这个做母亲的煞费苦心了。

        他将敏儿放下,然后说道:“敏儿,皇阿玛和你额娘有话说,你和胤禅寻其木格玩去可好?”

        敏儿连忙点头,她现在也会看人眼色了,说道:“不过皇阿玛不许走,你必须和敏儿说再见才能走。”她娇气地说道。

        康熙笑着摸摸她的头,慈和地说道:“皇阿玛答应你。”

        敏儿这才心满意足和胤禅离开。

        “这些日子有劳你了。”康熙感叹一声说道。

        武安宁摇了摇头。

        “出了这么大的事,皇上您才辛苦。”

        康熙笑了笑,然后说道:“所以瞧着朕辛苦,就不和朕置气了?”

        武安宁一听,假装生气说道:“气还没消呢?皇上可要怎么办?”

        康熙拉着武安宁的手到小花园亭子坐下来,说道:“朕已经让礼部给你举行册封大典,以后你就是朕的贵妃了,不可再耍小性子了。”

        武安宁没有表现出高兴之意,问道:“皇上为何突然会册我为贵妃,那日我接到圣旨,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康熙见她不但不高兴,反而带着点忧思愁绪,说道:“你不要担心,这是你该得的,平妃……在你怀敏儿的时候动过手,朕失察了。”

        武安宁问道:“所以,这是皇上在补偿臣妾吗?”

        从我到臣妾,语气变了些。

        康熙说道:“日后这后宫你需要掌管些许年,朕啊,现在后宫里能信的,也就是你了。”

        武安宁语气再次和缓起来,主动靠过去,说道:“听皇上说了这句话,安宁……安宁就安心了,皇上让安宁做什么,安宁就做什么。”

        说到后来,颇为柔情四溢。

        康熙抱着她,拍了拍她的后背。

        似乎过了这么多事,康熙的想法再次发生了变化,以前他的想法就是不能让武氏在权利利益中挣扎,然后让她的性情发生变化。但那时他不需要用她,她只要好好呆在一边,好好伺候他就可以了,但是现在……他必须要用她,太子妃,最近都可能立不了,而后宫中的几位妃子,膝下年长的阿哥……康熙觉得最好谁都不能用。

        至于武氏会不会因此移了性情,康熙这会儿也想通了,不移自然是好,若移了,她的生死荣耀还是全系于他,他完全能控制,她逃不出手掌心。

        武安宁靠在康熙肩膀上,嘴角不着痕迹地勾勒出一些弧度。

        真是没有料到的收获啊,原来经过此次的事,康熙对他的儿子们也有了防备吗?

        真是再好不过了。

        宫权……终究还是到了武安宁手上,而且不像当初只有一部分,而是以她为主的大部分。

        武安宁想,她离她的目标已经跨出了一大步。

        ***

        “朕惟化理始自壸仪、端重温恭之选……兹仰承皇太后慈谕,以册宝封宁妃武氏为贵妃……尔长怀谦淑、顾典册以答新恩。钦哉。”

        武安宁恭敬地进行了三拜九叩接过圣旨,然后一身厚重的慢慢地前去太庙祭祖也祭天。

        仪式隆重,武安宁回宫后,除了康熙和太后、太子以及一些长辈太妃,满宫主子小主具多跪下,直到武安宁在景仁宫坐下,才慢慢起了身,诸宫妃、诸王妃公主、大臣诰命也都身着品级朝服按照品级一一行跪拜叩头朝贺的礼仪。

        武鸾儿穿着厚重的奉国将军嫡福晋的朝服也在其中。

        看着高高在上的武安宁,武鸾儿再一次认为,历史上的宁妃嫁给康熙比雍正要幸福得多。

        可是,她这时候又觉得,历史上的宁妃如果不嫁康熙不嫁雍正,就像她一样寻一个好男人,一生一世一双人,凭着宁妃的美貌和才华,想来会更加幸福。

        武鸾儿的幸福定义完全变化,而且,也觉得平淡才是福。

        但这时候,武鸾儿只希望她造成的蝴蝶效应,能让宁妃日后的日子还是这么幸福荣耀。

        武鸾儿一直认为武安宁嫁给康熙是她造成的蝴蝶效应,是她耍了点诡计让武安宁没有被德妃看上,从而让康熙发现武安宁的美貌收入了后宫。

        而真正的事实,武鸾儿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了。

        而知道真相的四福晋,这会儿心里头无疑更呕,但是武氏册宁妃的时候,她跪拜过,虽然不像现在一样行二跪六叩礼,但是她因为跪拜过,此时到没有当初那么抗拒。她现在反而更注意去看德妃的脸色。

        四福晋觉得,她这个伪善的婆婆也是受不得还有贵妃压在她头上,尤其还是武氏这个后来居上者。

        四福晋想得没错,德妃确实不满,但是,不仅仅她不满,其余惠宜荣三妃心里头也是怀着巨大不满的,她们伺候皇上十几二十年,到如今,一个家世、子嗣都不及她们的年轻女人短短三年就压在了她们的头上,她们哪里会甘心。

        可是册封前,佟佳婉儿被皇上赐死的消息,让她们都不再敢有任何妄动。

        她们听说,是佟佳婉儿得罪了宁贵妃,被皇上处死的。

        她们根本不知道,佟佳婉儿早就死了,只是前些天才公布她的死讯而已。

        不过这晚公布,却也变相地给武安宁立了威。

        大礼叩拜之后,顾闻行亲自带着队伍前来,然后传皇上旨意,将凤印和掌管后宫的旨意交给新晋封的宁贵妃,让她们恍如看到当初孝懿皇后被册为皇贵妃时的情形,那时候,也是在众人大礼过后,顾闻行带着人将凤印交到了佟皇贵妃手上。

        ***

        贵妃大典后没几日就到了康熙三十四年。

        康熙三十四年的年节和上元节比三十三年的更加热闹,武安宁第一回负责督办年节事宜,却办得十分妥帖。

        节后。

        武安宁回到景仁宫准备休憩,没想到,在马上到达后宫之门的时候,太子和李侧福晋挡住了路。

        “孤有事想问宁贵妃,不知贵妃可愿为孤解惑?”

        太子说得光明正大,并且很坚持,若是武安宁不允,他似乎有不让开之嫌。

        武安宁在六台肩舆上挥了挥手。

        “太子请问。”

        谁知太子说得:“孤需单独和贵妃说,还请贵妃屏退左右,随李氏后退二十步远远看着就好。”

        武安宁目光微闪。

        太子这时候完全是不达不目的不罢休的模样。

        武安宁下了肩舆,然后挥了挥手。

        云瓶只能带着人跟着李侧福晋和太子身边伺候的下人退了二十步左右,这个距离,他们只能看到太子和贵妃,却听不到话语声了。

        “太子想问本宫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6934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