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136|0136

136|0136

        第136章

        太子一听索额图这么说,便问道:“武家小子,可是宁贵妃亲弟武元怿,年纪轻轻在今年中了举的那个?”

        索额图点点头,说道:“就是他。”

        太子点点头,他很看好。哈季兰样貌才情都很不错,太子也自认为哈季兰完全能配的上,这赫舍里家和武家结了亲……他也能和宁贵妃近一些。

        “孤答应了。”太子对索额图说道。

        对这联姻喜事,他乐见其成。

        索额图连忙道谢,就知道太子会应允。

        格尔芬的福晋钮钴禄氏突然造访武家,李佳氏有些大吃一惊,到不是钮钴禄氏的身份,这几年来,她接见的命妇比钮钴禄氏品级高的也不少。

        只是李佳氏很吃惊钮钴禄氏来造访而已,因为下人传来的消息是钮钴禄氏带着莫大的排场而来,若非带着重礼,李佳氏还会以为她是来找茬的。

        武鸾儿剥开桂圆吃,不以为然地说道:“管她来做什么,总归不敢闹事。”

        今天武柱国休沐,武鸾儿带着儿子过来看外祖和外祖母,儿子这会儿被元怿玉莹带去玩了,她就和母亲请了旁边的林太太过府玩牌。

        武鸾儿说这话也很有底气。

        在京城里,武家是汉军旗的,父母官位在京城达官贵人中也只是寻常,可武家就是没人敢来闹事。

        宫里的贵妃,就代表着无上的权利,一些宗室王爷贝勒,也不会得罪他们。

        李佳氏很快就丢了牌,对林太太说道:“林嫂子和鸾儿慢满玩,我过去迎客。”

        林太太是武安宁大舅舅林瀚瑜的嫡妻,搬来京城后,虽然不是旗籍,但他们想入八旗城,还是有门路和钱财,林家也没往满洲旗城进去,在武家隔着一条街远的处安了府。

        李佳氏是聪明人,对于武家这个前岳家她从来都是客客气气,林太太更是好相处之人,以前对于李佳氏代替自家姑奶奶的位置,她们难免避嫌,但是李佳氏会做人,也没亏待自家姑奶奶留下来的孩子,这一来二去,就真的当成亲戚走动了。

        林太太说道:“你自去好了,都自家人,不必客气。”

        李佳氏点点头。

        武鸾儿连忙叫了她身边的嬷嬷一起陪打牌。

        然而过了一会儿,李佳氏身边的大丫头青杏就走了进来,她福了福身,连忙说道:“福晋,赫舍里夫人和我们夫人起了些冲突,夫人让奴婢请福晋过去。”

        武鸾儿毕竟是宗室奉国将军的嫡福晋,身上带着爵位,又常常进宫陪贵妃说话,在一定程度上,这身份能压过很多人。

        武鸾儿一听立刻起身,心里在奇怪她母亲的性子怎么会和赫舍里夫人起冲突。

        林太太说道:“侄女儿快过去,我这里无妨。”

        武鸾儿点点头,然后速度很快地出了门,很快到大堂,武鸾儿就远远听到一个陌生的女人高傲的说道:“武夫人,赫舍里家的姑娘想求娶的人家多得是,哈季兰可是太子的亲表妹,就是做皇子嫡福晋也绰绰有余,若非你家出了个贵妃,你们家哪有这福气?”

        武鸾儿这会儿也完全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么多天,她也听李佳氏提过,诸多大族都有意将女儿嫁给元怿,只是她们不是派了太太过来稍微试探试探,就是请李佳氏过府参加宴会看看她们家的姑娘,没有试探出李佳氏之意,话就不会明说。

        说实话,今天还是第一次提出来要结亲的人家。

        态度这么嚣张,就是李佳氏之前看着赫舍里氏的姑娘满意,现在也不想结亲了。

        更何况,李佳氏还没见过赫舍里姑娘,更别提她会满意了,而且,宫里的娘娘说过元怿的婚事除非他自己做主,那就只有皇上指婚一途,所以对于赫舍里夫人的来意,李佳氏只有拒绝得份。

        然而她转着弯得拒绝,其他福晋和夫人也就不会再提了,但是这位……第一个表现出了不满。

        钮钴禄氏当然不满,一是她掉了面子,二是她真不觉得武家有什么了不起的,因为她堂姐妹一个是皇后一个是贵妃,嫁得也是赫舍里氏,元后家族,所以武家出了个贵妃,在她心里真不算什么。

        还有三,就是她一定得想办法促成这婚事,嫁过来的是哈季兰,哈季兰是庶女,没有几个嫡母在有自己的女儿情况下会喜欢庶女。她的嫡女在康熙三十三年没能被指给太子,这个庶女的存在是给太子做侧福晋的,钮钴禄氏哪里甘心以后对着她讨厌的庶女跪拜。

        而嫁给了武家,那就不用这个顾虑了。

        她过来拜访,本身就以为这是没有什么悬念的事,没想到竟然会被拒绝。

        钮钴禄氏自恃身份,不可能继续婉转过来求着,所以,她做的,自然是以势压人。

        李佳氏的外交政策向来是不得罪人,京城的权贵太多,就是现在被很多人家奉承着,她也清楚她们武家根基还浅,所以,李佳氏的话语一直都是客客气气,在京中贵妇口碑中很不错。

        钮钴禄氏在李佳氏这样的态度下还这么不可一世,李佳氏还没说话,武鸾儿脾气就炸了。

        武鸾儿的脾气其实很冲,只是这么多年没人得罪她,她日子也过得舒心,也就很久没发过脾气了。

        “既然觉得武家没福气,那你就滚回去找有福气的,别站在武家的地盘上阴阳怪气。”

        李佳氏是在京城第一次被这么呛,钮钴禄氏同样也是第一次。

        以前别说其他诰命夫人了,就是皇子福晋宫中后妃都对她和和气气。

        她冷笑起来:“这就是武家的规矩,出了嫁的姑奶奶也能做武家的主儿?”

        李佳氏心中一叹,看来这梁子是结下来了。

        好事变坏事,本以为鸾儿嫁人脾气好了,到是一点也没变,不过她也知道鸾儿是在维护她维护武家,所以也没什么怪罪的意思。

        当下,她说道:“夫人请回吧,元怿的婚事宫里娘娘要求指婚的,赫舍里家的姑娘,武家不好高攀。”

        钮钴禄氏脸色青了又青。

        冷哼一声,又撂下点不识相的话,气冲冲地走了。

        不过她不准备回去告状,被呛一顿算什么,哈季兰嫁不得太子才最重要,她还是先回去告诉家里,武家的亲事在宫里头的宁贵妃手上。

        公公既然已经决定将哈季兰嫁给武家,那么请太子出马,宁贵妃也不得不给面子应了这亲事。

        这亲事定下,钮钴禄氏不免有些幸灾乐祸,今天这么一出,她以后顶多少上门,但哈季兰嫁进来也没什么好日子过吧,到时候倒是要看看刘氏(哈季兰的生母)心疼不心疼。

        钮钴禄氏回去一说,回来的索额图只能再传个信给太子。

        信到了太子手上的时候,武安宁也接到了武家送来的消息。

        武安宁知道赫舍里家的求亲也不由地大吃一惊。

        她第一反应就是不行。

        武安宁刚看出康熙要处置索额图的心思,怎么能让元怿娶他孙女。

        今日她也听到下面传来的消息,索额图去见了太子,当下就不能再留在景仁宫了。

        太子若是出了口,武安宁还真不好拒绝。

        毕竟康熙都不会拒绝太子,更别说她了,康熙忌惮是一回事,但太子出言做媒,康熙也只会觉得武家当高高兴兴地接受。

        事情有些急。

        武安宁就招来了其木格。

        其木格很快就来了。

        武安宁说道:“你现在可还想当初那样不嫁十阿哥?”

        其木格一听,眼睛一亮,连忙点头,随后说道:“娘娘,可是有好法子?”

        武安宁目光中带着忧虑,说道:“有一个冒险的法子可以试一试,就要看你敢不敢了。”

        其木格似乎看出了点什么,可还是肯定地说道:“但凭娘娘吩咐。”

        武安宁将计划说了。

        在所有人眼里,十阿哥和武元怿当然是一个天一个地,其木格虽然是蒙古格格,但是也是尊贵的和硕格格。

        可其木格还是很快答应了,说道:“奴婢答应。”

        武安宁见其木格这么快就答应下来也有些吃惊。

        其木格见状,说道:“只求娘娘一件事。”

        武安宁说道:“你说。”

        其木格坚定说道:“如果有一天,武公子不喜欢其木格了,请求娘娘给奴婢和武公子和离,让其木格回草原去,也不耽误武公子寻自己所喜欢的姑娘。”

        武安宁一听不禁哑然一笑。

        这小姑娘真的是想草原了,而且对自己似乎没什么信心,还没嫁呢就想退路了。

        武安宁看人很准,这几年武安宁没有看着武元怿长大,但是武安宁从他的字他的作品和他的信来看,他完全能成长为一个君子。他没有心上人,那么他若是娶妻,对于妻子绝对会负责。

        而且,其木格是被武安宁养大的,虽然其木格天生对琴棋书画不感兴趣,可也没有像其他满家姑娘一样大字不识,而且她的性子很好,活波又懂事,很招人疼。

        模样上其木格不是天仙美人也是清秀佳人,招不了人厌。而且……武元怿对武安宁的依恋……其木格被武安宁养大,武元怿就会天生对其木格有了不错的好感度。

        “这点本宫定然应你,本宫还答应,若是元怿不负责,还不喜欢你,本宫还让他亲自送你回草原随你处置他一年再让他回来。”

        其木格这么一听,松了一口气。

        武元怿……其木格其实也不陌生的。

        常常收到他给睿康带来的玩意,其木格也玩,家信她看不到,但是睿康也说她小舅舅人很好。贵妃娘娘那么美貌,武元怿也应该是个俊秀的公子,现在他这么小就中了北直隶的举人,排名还靠前,可见也是相当有才华的人。

        现在更是诸多满家闺秀的好夫君人选,算来她一个蒙古丫头,也就格格的身份上好听了些,其余的和满家闺秀比可能还有不如。

        现在,可不是当年大清未入关时和蒙古关系亲密,而就是当初亲密之时,蒙古的格格也多得去为大金贵族的侧福晋庶福晋,就是那时候蒙古格格都期待嫁去大金,更别说现在大金入关成了大清,这下蒙古格格们更向往了,每次皇上围猎,很多格格都央求着阿爸阿妈带着她们过去,她们很想嫁到京城去享受大清的富贵。

        武元怿这个贵妃的弟弟,若是跟着皇上北巡,想来也会被一些台吉的格格看上。

        “一切听娘娘的。”

        武安宁点点头,然后带着其木格去了乾清宫求见。

        顾闻行亲自过来接武安宁和其木格进去。

        其木格有些紧张。

        武安宁微微拍了拍她的手,然后拉着她慢慢进去。

        殿里康熙还在看奏折。

        武安宁和其木格一起行礼请安。

        康熙放下刚刚批好的折子抬头看她们,说道:“免礼,贵妃,怎么今天带着其木格过来?”

        武安宁和其木格起身,武安宁微微上前一步,说道:“臣妾这次来是想求皇上一事。”

        康熙其实看着武安宁带着其木格过来,他就知道是为了其木格一事。

        去年选秀,贵妃看上了一个郭络罗氏的小丫头准备收着做女官,可是宜妃和贵妃抢起了人,这时候老十跑过来向他求一个侍女做格格,他那会儿不知道贵妃和宜妃抢人,也想着就只是一个是玉牒都没上的格格,也就允了。儿子要几个出身不怎么起眼的秀女做妾,他做皇阿玛的不可能舍不得。

        事后知道了这事查了一查,才知道老十对郭络罗氏的心思。

        贵妃之所以要人,估摸也是为了其木格。

        前些日子老十的郭络罗氏有了喜信,现在贵妃带着其木格过来……

        “皇上,听说……阿巴亥有好几个……嫡出的格格呢?”

        康熙淡淡地看了武安宁一眼,现在他完全明白武安宁的意思,不想让他给其木格和老十指婚。

        “怎么,其木格看不上老十?”

        其木格立刻就跪下来。

        武安宁心里头松了一口气,这样子的康熙并不是生大气的样子。

        “其木格配不……”

        “行了贵妃,你别说话,让其木格自己说。”

        武安宁只能闭嘴,看向其木格。

        其木格不敢抬头,她现在害怕得死,但是贵妃娘娘说了,如果她害怕了说不出来,那就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她出了乾清宫就会被指给十阿哥。

        贵妃娘娘也厉害,完全料到了皇上不让贵妃说话的局面。

        “奴婢……不敢,是奴婢有罪,按捺不住钦慕他人……奴婢配不上阿哥了。”

        还真敢说啊!

        不用想也知道是贵妃鼓励的。

        康熙当然生气,生气贵妃看重其木格超过他的儿子。

        虽然这事理解,贵妃对养在身边的孩子比较在意,但康熙还是生气。

        “那你说,你看上谁了?”

        话语中有了杀气。

        谁都能听得出来。

        其木格害怕得抖动,立马哭了起来:“皇上,都是奴婢的错,奴婢认罚,不关他的事!”

        武安宁心里头放下心来。

        其木格做得不错,完全按照她的意思来了。

        真喜欢一个人就会是这样死死地护着,而不是告诉有杀意的康熙连累人。

        武安宁料到了康熙的反应,教其木格这样做的。

        “说吧,不说,你可知宫中私情是什么罪!”康熙语气中的杀意更浓。

        其木格还是咬牙不说,哭求说道:“奴婢有罪,请皇上责罚。”

        康熙看着地上的其木格,这其木格真是连死都不招出来,看来是真钦慕了。也是,若是贵妃不想她嫁老十,当初郭络罗氏的事情出来,贵妃就该过来求他不要指婚,而不会到现在。

        现在贵妃带着人来,只怕是贵妃发现了其木格的私情,要不就是其木格忍不住求了贵妃,贵妃心软了。

        武安宁这会儿忍不住说道:“皇上你就不要为难其木格了,小女儿心思听睿康多夸了几句,她就上心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7409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