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141|0141

141|0141

        第141章

        曹李氏和曹怡刚走,福禄就偷偷禀了武安宁。

        曹李氏和曹怡又被惠妃、宜妃、荣妃叫走了。

        曹家果然是香饽饽。

        曹李氏也不敢得罪哪位娘娘,只能让女儿做羞怯状,而她便是做出全凭皇上做主。

        也就是告诉诸位娘娘,只要她们能说动皇上,曹家不会有任何异议。

        回了京城的宅子,曹李氏愁得紧。

        然而很快又有诸多命妇前来拜访,曹李氏连想办法的时间都没有。

        曹颙一回来看见热闹得家里,也不准备先去给太太请安了。

        “爷,怎么又喝了这么多?”

        曹颙的大丫头堇色迎上来,看见公子脸上红云和身上的酒气,颇有些无奈怨怪地说道。

        曹颙还没说话,他身边的小厮曹平就答了:“爷被那些个爷请过去,哪里能不喝酒?快快给爷准备解酒汤和沐浴水,让爷早点休憩要紧。”

        堇色没好声气的淬了口曹平:“还用你嘱咐?我早就派人准备好了。”

        随后殷勤地伺候曹颙进去。

        曹颙笑了笑,他的脾气很好,对贴身伺候的脾气更好,否则堇色和曹平会这么大胆地说话了。

        ****

        年羹尧从四贝勒府回来,也不急着休憩,而是去了书房。

        刚走进门,他就转过身,对着跟他的小厮挥了挥手。

        然后才背着身慢慢将门关上。

        漆黑的书房里,书案正中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

        “奴才见过贵妃娘娘。”

        年羹尧眼中是骇然的,他不知道贵妃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些年来,自从妹妹婳荞进了宫做了睿康公主的伴读,他们一家似乎被太子所针对,不过皇上却对他们年家越来越有重用的意思,这一切让他们年家摸不到任何头脑。

        这些年,皇上对诸皇子越来越放任,对太子越来越苛刻,他们就知道这是诸皇子夺嫡最好的时候,年家当然也想站队,因为他们不得不站队了,毕竟拒绝一个就是得罪了,年家哪里还有前程。

        婳荞得到了贵妃和公主的喜爱,年家想来想去,还是靠上了贵妃。

        贵妃似乎不参与,身份又超然,他们因为婳荞而投贵妃,也只是顺其自然,其他皇子阿哥也不好逼迫。

        随着和贵妃联系越来越紧密,他们年家也得了不少好处,贵妃借着他们的手布置人手,他们也只能暗地去做。他们心里头也清楚,贵妃并不是不争,而是在等着坐收渔翁之利。

        年家想了很久,已经上了贵妃的船就下不去了,他们这些年的接触,已然明白这个道理,因为他们曾替贵妃招揽一个人,那人拒绝了,之后那人就不知不觉地死了,他们知情查了很久都没有丝毫痕迹,由此可见贵妃的可怕,她手下也不会只有他们年家一个势力。

        更重要的,婳荞有贵命,但是婳荞的身份如果嫁给其他皇子阿哥,顶多只是个侧福晋,就是要登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还不知道要废多大的劲。

        但是贵妃的十五阿哥……十五阿哥和婳荞同年,又因为婳荞跟在睿康公主身边,可以说是和十五阿哥是青梅竹马,贵妃看在他们年家忠心的份上,撮合婳荞做十五阿哥的嫡福晋也不是不可能,而就算做不得嫡福晋,先天上,婳荞也会是十五阿哥心里的第一人,日后就算为侧,也比在其他阿哥府里要来得容易。

        这般想来,他们越发”觉得婳荞的贵命是应在十五阿哥身上。

        年家已经在做准备,但年羹尧也没想过宫里的贵妃能悄无声息地来到他的书房。

        宫里那么戒备,年家也是有不错的防备,可今天这架势,宫里和年家似乎都没有发觉。

        “起来。”

        武安宁抛出一物,年羹尧的身手不错,很顺利地接了过来。

        “师懿德,你想来很熟悉。”

        年羹尧微微一想,就记起来师懿德是何人,是他表姑所嫁的人家。不过,他没有记错的话,这表姑父在天津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

        “正是奴才的表姑父。”

        “既然知道那就好。”随后武安宁抛出一个瓶子。

        “师懿德官位不显,也无人举荐,皇上要以他为天津总兵,你知道怎么办了?”

        年羹尧目光沉静,这就表明,师懿德是皇上留在暗处监视天津军队的暗子。如今天津总兵没了,皇上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人继任上去,那么当然是提拔暗子上位。

        这瓶子,怕又是当初那折磨控制人的毒了。

        若是承受的住,那么就只能处理掉,不能承受的,日后就会完全为贵妃所控制。

        而且很恐怖的是,拿了这毒去检查,竟然也是没有任何毒性,可见这是多么可怕。

        “奴才明白。”

        武安宁起了身,今天本来不需要亲自来,只是看戴铎似乎对四阿哥有了士为知己者死的样子,她不得不过来提醒一下戴铎,别做错误的事。

        “也别叫什么奴才不奴才的,满家的奴才规矩,本宫这里可不需要。”

        年羹尧心中一惊。

        他只以为娘娘和十五阿哥有心争上一争,娘娘这话的意思是……她不喜欢满清?

        武安宁见着年羹尧的吃惊和怀疑,也不再说话,开了门,年羹尧就只看见贵妃的虚影,只眨一下眼睛,贵妃就消失了。

        这神出鬼没的手段,年羹尧也心惊肉跳起来。

        转过身,年羹尧的眼睛突然一缩,原来这书案上多了一方印章,赫然是他十二年前遇女鬼而丢的印章。

        那次的记忆年羹尧很深刻。

        现在回忆起来,当初雨夜的女子,分明和宁贵妃有些相似。

        若说之前年羹尧还有比得想头,今天年羹尧再没有任何二心。

        因为,这太可怕了,有这手段,要取他们一家的命还不简单?而他说出去……呵呵,谁会信?

        缓慢地伸出手准备将印章拿起来,然而没有拿起来,他两只手去拿,将桌子拿起来了,印章都没有落到他手上去。

        “戴铎辜负了本宫对他的一番心意,亮工可别辜负了。”耳边传来轻柔之极的声音,年羹尧脸色苍白。

        因为今天从四贝勒府出来,戴铎劝了他,而且还说,四阿哥钦慕婳荞,想求娶婳荞为侧福晋,日后还愿为年家抬旗,保举他为四川巡抚,掌一省军政。

        年羹尧在戴铎的口才下,和四阿哥亲自接见下,心里还真有那么一点点意动,不过理智押回来,押宝在四阿哥身上不如在十五阿哥身上安全,他也只是口头应付着离开。

        戴铎在雍亲王府被保护得极其严密,可贵妃还是能这么快得到消息,年羹尧再无半点侥幸之心了。

        还有,这门是关着的,他刚才也看见贵妃走了,现在贵妃的身影还在耳畔,又是让年羹尧惊骇了一番。

        年家,以前武安宁只是用着,并没有准备控制,不过,现在,必须得控制了。

        武安宁这才显露一分手段。

        与此同时,四贝勒府,戴铎突然腹痛难忍,抽痛之下还来不及说话就彻底晕迷过去。

        四贝勒立刻宣了太医,都言戴铎中毒了。

        四贝勒脸色难看了极点,一边去查一边要求太医解毒,然而太医束手无策。

        ***

        武安宁呆在宫里最有用的,莫过于提前知道康熙的布置和各种各样的名单。

        每个儿子身边都有康熙的人,有的被他的儿子查出来,也没敢动手,反而要好好养着,武安宁还真得了不少有用的暗子。

        以前武安宁不敢动,但随着胤禅修行越来越高,连带着武安宁也修炼得越来越快,康熙自己都不知道,他的乾清宫已经偷偷被武安宁和胤禅摸了好些回。

        对戴铎动手的人,是康熙的人手。

        对于康熙的人手,武安宁甚至都不需要控制,只要用了他们的暗语,他们会将其当做皇上下的命令来做,简直是最好背黑锅的人选。而四阿哥查到了,四阿哥不敢去问康熙,反而会更害怕自己是否哪里露了马脚,说到底,戴铎是见不得光的毒谋士。

        年羹尧打听到戴铎中毒不醒的消息,心里反而庆幸了许久。

        还好他没有答应,否则,他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

        ***

        四福晋这些年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因为她不能生,兆佳氏能生,李格格也能生,府里的五个阿哥,都是他们两个生的,她好不容易想办法弄死了两个,可还是有三个在碍眼。

        刚得了消息,四爷请了年羹尧过府,想着昨晚上的四爷的话,四福晋冷笑一声。

        看着兆佳氏和李氏猖狂,等年氏进了府看她们怎么办!

        若是以前,四福晋绝对不会让年氏进府,但是如今,四爷为兆佳氏和李氏笼络了,她就巴不得年氏进府了。

        这几年,随着她的日子难过,她越来越后悔一件事。

        那就是不该设计武氏,如果武氏进了府,就是四爷又喜欢她又怎么样,四爷的性子还是会对她这个嫡福晋敬重,到时候她抬着武氏和兆佳氏、李氏斗得两败俱伤多好啊!

        武氏在她手中到时候也只不过一个格格,想处置还不容易,可是现在……武氏成了贵妃,她和德妃、四爷都需跪拜的人物,四福晋每次见到武氏,她心里就后悔得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777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