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氏宁妃(康熙) > 148|0148

148|0148

        第148章

        德妃被拖下去后,武安宁心里顺了些,忍了这么久,终于收回了点她针对胤禅的利息。

        太医们一直在诊治,武安宁焦急地在屋里走来走去,但是心里没有半分担心,康熙死不了,而且这样子也是她动了手脚。

        国不可一日无君。

        太子遭到康熙的不喜,太子这时候完全感受到了,而且还彻底失去依靠康熙的心思,那么康熙晕迷,太子会怎么做?不用想也知道!

        “娘娘,四福晋去看德妃娘娘,出来后就晕了过去。”

        武安宁立即生气说道:“皇上还没消息……算了,派人将四福晋送回去,让四阿哥好生照料。”

        云瓶很快应了下来。

        这时候顾闻行也从担忧中出来,来到了武安宁身边说道:“娘娘……您看,是不是要封锁消息?”

        顾闻行跟在康熙身边日久,岂会不明白皇上一晕,而且太医不敢下手,朝堂内外岂会不变天?

        尤其太子和万岁爷的关系,想到这里,顾闻行也没了信心。

        “皇上一定会醒的,瞒着吧!此次召集太医,就道本宫病危吧!”

        “就在这畅春园,本宫守在这儿,不过太后那儿需要照看一声,宫里头也就指望太后了。”

        “可娘娘让四福晋回去……”

        武安宁立刻说道:“不必了,将她送去澹宁居去,派给太医过去看看。”

        顾闻行松了一口气。

        “奴才这就去办!”

        武安宁留在了屋里,康熙没醒之前,她谁都不见,也不会出门,就让所有人认为是她病重,康熙焦急守在她身边。

        瞒着是顺着康熙所希望,但是一两日不上朝可以应付过去,就当康熙太过在意宁贵妃,但是日子多了,总是会被怀疑的。

        很快,外面就传出宁贵妃遭皇上训斥,然后心神不宁从楼梯摔下来晕迷过去。

        皇上焦急,时刻守在宁贵妃身边等待她清醒。

        消息一传出去,众人还是信的,因为这事牵涉到德妃和定贵人以及四福晋,宁贵妃被训斥可能是因为这中间的秘密。

        但是睿康和胤禅丝毫不信。

        睿康和胤禅已经知道武安宁带着定贵人去的原因,而且就额娘的本事,根本不可能摔的。

        “额娘这样默认定然有用意,我们现在就出宫去看看。”

        胤禅点了点头。

        额娘晕迷不醒,做儿女的当然会第一时间赶过去伺候。

        她们很快就到了畅春园。

        可是没想到的是,顾闻行亲自过来了,说道:“皇上现在谁也不想见,就在床边等着娘娘醒来,公主和阿哥还是先回吧!”

        “可是额娘……”

        顾闻行也没想到宁贵妃为了不泄露消息,连自己亲生儿女都瞒着。

        可就是这样,才更显得贵妃对皇上的看重。

        “娘娘洪福齐天,会好的。”

        睿康和胤禅对视一眼,越发觉得中间是有问题的。

        如果额娘真的不好了,出来传信的只会是福禄,因为福禄的话她们才相信,而顾闻行……难道是……

        睿康心里头安了心,但是胤禅脸色变了变。

        两人不管再怎么说,顾闻行就是不让,顾闻行代表的人,也根本不能让他们违背,兄妹二人只能离开。

        夜深。

        武安宁目光微闪。

        门被推开,而屋里人仿佛没看见一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因为这是设了幻阵,幻阵中他们还是在该做的事,武安宁还坐在一旁伺候康熙,但是屋里另外多了一个人,那就是胤禅。

        胤禅看到康熙,脸色微变,说道:“额娘为何对皇阿玛下手?”

        很早就已经说好,夺嫡归夺嫡,但绝对不能对皇阿玛和太子哥哥下手的。

        武安宁淡淡地说道:“急什么,人又死不了,他情绪太激动,让他多休息几日吧!”

        “额娘,这哪里是多休息几日,您是等不了了,是吗?”胤禅对自己的母亲还是多有了解。

        皇阿玛晕迷不醒,胤禅岂会看不出额娘的意思。

        额娘等不了了,想要将他的兄长们一网打尽。

        “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内心的欲-望和野心,他们想要那个位置,就得做好输了的准备,胤禅,额娘以为你早就清楚的。”

        胤禅沉默了,他早就知道,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他在修行,额娘和姐姐为了他的修行要天下尊位,他不能说不。

        但是这么多年……他的性子一直是寡淡的,对于争权夺利他没有半分心思。有好些回,他想说不必如此,可是额娘和姐姐想要那个位置,除了是为她修行,他还看到了她们有一种兴奋和不甘感。

        看到这些,胤禅知道他若是想放弃也是不行了。

        “额娘,儿子只是怀疑……他们都被处置了,是不是……就轮到皇阿玛了?”

        胤禅直盯着武安宁。

        做儿女的,胤禅和睿康在康熙面前一直得宠,他们更亲近武安宁这个额娘,但是并不代表她们就对康熙没感情。皇家没有亲情,可如果到了自己父亲被母亲所杀的时候,他们也会不知所措,甚至可能还会阻止恳求。

        武安宁平静之际,随后长叹一声。

        这让胤禅不由地内疚起来。

        他不该提这个话的,额娘伤心了。

        武安宁幽幽地说道:“有胤禅你在,额娘怎么可能有本事偷偷害他?”

        “就像这次,只要胤禅你轻轻一点,你皇阿玛就会醒来了。”

        胤禅听了,立刻跪下,他知道额娘是真的伤心了,否则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直以来,本宫就一直被你皇阿玛捏着性命,日日战战兢兢,日日讨好,本宫真的累了。”

        “额娘……”

        武安宁目光温和下来,说道:“额娘只是想快点结束这样的生活,大唐有个李渊,也有李隆基,大清也能有。”

        胤禅再也不敢说了。

        他怕额娘再伤心。

        虽然他猜对额娘的心意,但是听到李渊和李隆基,也知道额娘不会对皇阿玛下手,胤禅松了一口气。

        “你回去吧,也告诉睿康。”

        胤禅低声应下来。

        武安宁目送胤禅离开,目光中的冷意清晰可见。

        这么多年来,倒是再怎么教育引导,康熙时不时地见着胤禅,还是让胤禅在意这个父亲。她以前的想法也是对的,康熙这样的性子不能留,她的儿子根本成不了李世民,甚至连李亨都成不了。反之,在如今这样的满清政局上,康熙那样爱权的性子,他也做不得太上皇。

        这些,武安宁教他所练的丹都是增加修为和驻颜延寿之类的丹药,毒丹一个都不曾说过,所以之前做出隐瞒住胤禅的水毒丹,也算是提前做好准备了。

        只是必须得让胤禅离京才好,否则他就算无法察觉,他的手段也能将人治好。

        幻阵被撤下,顾闻行等人丝毫没有发觉不对。

        ****

        宁贵妃晕迷之事,皇上锁拿了德妃、定贵人和四福晋,顿时闹得沸沸扬扬,第二日皇上竟然不早朝了,甚至顾闻行亲至,五日不朝的事情,这马上引起了诸多揣测。

        太医们一个个呆在畅春园,定然是宁贵妃不行了,否则怎么会有这样打的阵仗。

        现在没有人觉得这是假消息。

        这些年康熙的确更宠爱汉妃,但是谁也不认为宁贵妃就不受宠了。

        早些年宁贵妃和康熙吵架,康熙都给台阶下派人接她回宫,又被立为如今宫中第一人,这怎么可能是不受宠了?

        罢朝的事很少见,但是康熙之前也做过,只多是皇后贵妃薨逝而罢朝几日缅怀,病危的,也就佟皇后一日而已。五日不朝,大家会惊异,但是更坚信是宁贵妃不行的意思。

        因为是宁贵妃快不行,大家想进谏都按了下来。

        顾闻行极其发愁,罢朝的事可以解释,但是每日送上来的折子,已经多日未批奏这可如何是好?

        武安宁看着顾闻行抱过来的一大堆折子,目光闪烁。

        她低声说道:“本宫会模仿字迹。”

        顾闻行一怔,他当然明白宁贵妃这么说的用意。

        但是这……这……

        “娘娘……”

        “事急从权,顾总管,你的意思呢?”

        顾闻行心中慌乱之极。

        “娘娘,这会连累到娘娘的,娘娘也从未批过……”

        无论五日后皇上能不能醒,代替皇上批折子的贵妃都会惹上大麻烦。

        “本宫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瞒着,至于日后皇上醒来,本宫任皇上处置便是。”

        “至于本宫从未批过,就有劳顾总管将旧日里皇上批阅的折子带过来给本宫参阅,折子上所奏内容,顾总管你跟随皇上日久,想来对折子上的官员十分清楚,那么就需顾总管提点一二。”武安宁看着顾闻行说道。

        顾闻行似乎被蛊惑了一般,听到这里,竟然答应了下来。

        寝殿太医还在想办法,隔着屏风,武安宁已经拿到了朱笔,案上也摆了印鉴,她翻开了第一道折子。

        兵部议覆、昭武将军郎谈的疏言。

        折子很简洁,大致说的是八旗子弟入地方军中有不遵法纪者、并举例三四,因这八旗子弟名碟非当军职官所能惩治,恳请应照律治罪。

        其实就是一本参人的折子,顺便向皇上哭诉而已。

        武安宁问顾闻行有关郎谈,和中间列举的八旗子弟的身世地位,顾闻行心中复杂,却也不好不说,否则贵妃也不好批阅折子。

        武安宁微微抿嘴,从顾闻行那得知,这浪谈是康熙所看重喜欢的臣子,而且浪谈之言基本为真,皇上以前是常回应。

        武安宁心里有数,以康熙的口气在折子上批了此事著严处这几个字。

        她翻了很多旧折子,参人的折子康熙要办人时都是这五个字。

        顾闻行见折子已经批了,扫了一眼,和皇上批阅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事已至此,也只能事急从权了,万岁爷醒了,他和贵妃都谢罪好了。万万不能传到外面去,让皇上出现危机。

        第二本折子。

        正黄旗二等伯纳秦、年老休致。求以其子穆尔泰袭替他的爵位。

        武安宁又问顾闻行这两位的事情,顾闻行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听过后,武安宁批阅了‘准’一字。

        第三本折子。河道总督于成龙疏言、高家堰等处堤工、所关甚钜。土堤为水势冲坏。请改建石堤、以为永久之计,并请于近堤、开一小河、运送工料。

        这事关系大了,户部工部都得运转。

        顾闻行说康熙自亲政以来,户部不充盈都为河道忧虑。

        分析了下地图和翻越诸多此地地理图志和历年潮期。

        武安宁想了想,批了开小河、指高家堰相近之处,并于高家堰另筑一堤、于中浚小河、令从两堤间通流、运送工料。高家堰等处改建石堤、为永久计,应如所请速行建造。

        顾闻行讶异。

        他没想到宁贵妃竟然还懂河工。

        武安宁批阅得很慢,但是却大有收获,今日一天从顾闻行口中得来的消息和批阅的折子结合起来,武安宁对朝堂局势一点一点地清晰了起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867/128880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