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盗墓贼 > 第2章 生意上门

第2章 生意上门

        我的曾祖叫林木生,解放前当过袍哥抢过人,也参军杀过鬼子。解放后,他放弃了授衔留京当官的机会,毅然回到老家柠都当起了木匠。也不知道是战功显赫的缘故还是因为匠人在当地被吹得特玄乎,高祖留下来的进士府竟没被当年的红卫兵拆掉,一直保存到了现在。

        进士府很大,按照现在的标准起码也有两万多个平方,分前院和后院。前院是四合院,大小建筑13座,房间36间;后院虽然没有前院大气,但胜在房间够多,地方够宽敞。

        我家四代单传,当然住不了这么大的地方。平时,后院都是曾祖父的那些徒子徒孙住在那儿干木工活;而前院,则是我跟着曾祖学习研究更深奥技艺的地方,曾祖的那些徒子徒孙暂时还没人有住进来的资格。

        这天,我正在前院那颗老槐树下研究一张图纸,院门外传来股土腥味,我抬起了头,一个中年男人朝我走了过来,大概四十来岁,脚下穿着双解放鞋。

        “小兄弟,林师傅在不在?”他走到我身边,表情古怪的问。

        他说的林师傅正是我曾祖,至于我祖父和我父亲,他们压根就没学过木匠活,也没住在农村。当然了,这倒不是说我祖父和我父亲不孝顺,而是我曾祖根本就不习惯城里的生活,去住了两天后,死活都不肯再出青竹镇了。

        在农村,称呼是很讲究的事。

        比如我曾祖,一般而言,来找他的人都会喊他“林掌墨师”,那是对他木匠技艺的认可和尊重。而喊他林师傅的,十有**都是道上的人,这些人总是认为“木匠”这个身份不过是曾祖表面上的称呼,其用心自然也单纯不到哪里去了。

        曾祖年事已高,再加上我本身也对他身上那股味道不怎么感冒,瞥了他一眼后就又埋下了头,“没在。”

        “哦,那我这儿有笔大生意该找谁?”解放鞋也不生气,一面朝我走来,一面笑眯眯的问。

        我有点不耐烦的朝后院指了指。大生意,农村能有多大生意?我家不缺这点钱。更何况,我们这一行不是炒古,不存在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说法。

        这家伙终于终于发现我不怎么待见他,尴尬的愣了阵,但却没去后院,走到我身边小声的说道:“这生意,除了林师傅没人接得下来。”

        这下我大概明白这家伙想要干什么了,难怪他身上的土腥味会那么浓。

        抬头又看了他一眼,想到这种人大多都是亡命之徒,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于是勉强把笑容挂到了脸上,“我曾祖明年就满一百岁了,不可能跟你去做什么生意,再说了,你做那些事……”

        话不用点明,大家明白就行。解放鞋听完后一脸失望的嘟哝了起来,“林师傅快一百岁了啊,怎么缺德那小子还说他有办法?”

        缺德?

        听到这绰号我怔了怔,那家伙全名叫宁缺,比我大不了几岁。他的曾祖是石匠,和我曾祖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师兄弟除了一个玩的是木头,一个玩的是石头之外,其余技艺都差不多,半斤八两。

        至于宁缺本人,这家伙在机关方面也很有天赋,年纪轻轻就成了“掌墨师”。不过遗憾的是,这家伙读书少,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去年被抓进号子里去了,判了三年……

        我这么惊讶,倒不是说我也干了什么违法的事,完全是因为我和宁缺勉强算得上一脉相承,想到他的那些事后有些惋惜罢了。

        解放鞋很快也发现了我脸上的表情有些异常,脸上一喜,脱口问我,“小兄弟,你是林师傅的曾孙,缺德让我来找林师傅的真正目的该不会是让我来找你吧?”

        “这个……”想了想,我也觉得自己十有**被那个缺德的家伙给卖了,但我不愿去碰那些会被人戳脊梁的事啊,说话也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那知道这时候,曾祖却拄着拐杖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老人家颤颤巍巍的摸出老花眼镜架在鼻梁上,上上下下的把解放鞋打量了好几遍后,问道:“你是宁家那娃儿介绍来的,有啥证明没?”

        曾祖所谓的证明,其实就是信物。解放鞋不傻,当然也猜到了老人家的身份,也明白老人家这么问的真正含义,脸上一喜,慌忙掏出了一个墨斗的线坠儿递了上去。

        曾祖接过线坠儿凑到老花眼镜下仔细瞧了瞧,又吩咐道:“样土。”

        解放鞋又掏出一个纸包打开了递到老爷子面前。

        曾祖把线坠儿放进衣服口袋,伸手捻起一小块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半响后,手指一搓,黑色的泥土粉末飘了下来,“规矩都懂吧?”

        “懂,只拿三件,重器绝对不动。”

        曾祖点了点头,又问:“报信了没?”

        “东西没到手,不敢先报信。”

        “找人看过风水了?”

        “看过了,依山傍水,虎踞龙盘,应该是四爪蟒将军住的地方。”

        曾祖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大概是在分析面前那小子又没有说谎。足足五、六分钟后,他才问出了下一个问题:“你们进过了吧?”

        “进是进了,但连明间都没进得去,就在屋檐下转了个圈。”解放鞋苦着一张脸,继续用行话回答着曾祖。

        “死人了吧?”

        “没……没有。”

        “真的没有?”

        “没有,就个兄弟断了腿。”解放鞋咬了咬牙,“如果不是有兄弟断了腿,我们也不会来打扰你老人家了。”

        “有人断腿了啊,那机关可不简单啊!”曾祖喃喃自语着,眯起眼睛朝我这边瞅了过来。

        我不由苦笑了起来,老人家这是要把他曾孙卖了的节奏啊。也许,有时候,老人家眼明耳聪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解放鞋爷是个人精,一看有戏,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林师傅你放心,我们到了明间随便拿点东西就走,保证不会去暗间招惹四爪蟒将军。”

        也不知道曾祖是不是觉得解放鞋的保证可信度比较高的原因,他点了点头,干瘪的右手挥了挥,“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让小源明天跟你们去一趟。记住你的保证,否则的话没有第二次,另外,明天来接小源的时候我要看到钱,破机关需要的家伙你们必须准备好。”

        终于得到了准信,解放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972/116910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