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盗墓贼 > 第3章 法自术起,机由心生

第3章 法自术起,机由心生

        打发走解放鞋,曾祖拄着拐杖也来到了老槐树下,我连忙让出座位把他老人家安顿在椅子里。

        老人家伸手从我手里抽过那张机关图纸自顾着看了起来。十多分钟后,我终于忍不住问他,“老祖宗,您真让我去盗墓啊?”

        “盗墓又怎么了?”曾祖横了我一眼,眼帘上面那几根白色的长眉毛一颤一颤的,很有威势,“严格说来,吕布还是我们这一脉的呢,他都能盗为什么你小子不能?”

        老人家说得不假,三国吕布就是盗墓四大门派中卸岭派的二代弟子,而卸岭派的始祖,又正好是泰山传人,这也是卸岭派为什么懂风水和机关的真正原因。至于书上“卸岭派的祖先曾经得到仙人传授大力法门”的传说,完全就在是瞎扯淡。

        不过么,我不会承认自己和卸岭派有一分钱的关系,哪怕他们也算得上鲁班门下的一个分支。当然了,这会儿我不会和老人家争辩这些,只是不满的嘟哝起来:“您也不怕曾孙我一不小心折了,林家从此断了后。”

        老人家白了我一眼,根本就不鸟我的瞎嘟哝,“如果你连个王爷墓都搞不定,折了也活该,大不了叫你爸你妈再生个。”

        在古代,皇帝穿的黄袍绣的是五爪金龙,王爷穿的王袍绣的是四爪龙。四爪龙叫将军龙,也叫四爪蟒,那个穿解放鞋的盗墓贼既然说他们下手的古墓是四爪蟒将军住的地方,那就表示这墓是个王爷墓。

        就盗墓这行当,王爷墓的确不是最凶险的墓地。

        毕竟,古代王爷虽然血脉尊贵,但却大多都被皇帝剥夺实权,禁锢在自个儿的封地里,实际上就跟一个大地主差不多。尤其是朱棣登基之后,王爷在某些方面连个普通老百姓也不如,他们自然很难网络得到奇人异士去为他们修筑墓地,其中的凶险程度指不准连那些封疆大吏的墓穴都不如。

        我虽然没盗过墓,但毕竟一直在研究机关术,当然知道只要不是历史上最有名的的那几个王爷的墓地,都不会有太大的风险。不过即便如此,老人家的话还是太让人无语了点,我一听到就忍不住嘀咕起来,“真心怀疑,我是不是您的亲曾孙。”

        “不是亲的老子会教你那么多?”曾祖起身一巴掌就拍在了我的后脑勺,动作麻利得吓人,要是解放鞋看到了绝对会吓一跳。

        “可盗墓是违法的啊!”我摸着后脑勺辩解道。

        “你小子还真当老子老糊涂了?”曾祖坐回椅子后又给了我一个白眼,估计他老人家白我白上瘾了,“只要你心不贪,只破机关不拿东西,保证你没犯法。”

        我一怔,定定的看着老人家。

        曾祖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刚才那个线坠儿,问我:“知道这是啥吗?”

        “墨斗的线坠。”

        “知道宁家那小子拿这个来找我是什么意思吗?”

        我摇了摇头。

        “墨斗线缠在线轮上,靠线坠儿才能出得来。”曾祖提醒了一句。

        “这家伙。”我恍然大悟,原来宁缺这家伙想让曾祖把他捞出来。不过,他也知道曾祖上过战场,杀过鬼子,绝对属于宁折不屈的存在,不可能会为了他去做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所以他选择了戴罪立功这条路。

        见我终于想明白了,曾祖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接着又叹息着说道:“宁家那小子脑子活得很啊,倒是小源你,虽然书读得比较多,做事也还算稳重,但在世俗人情方面却还差得远啊!”

        “老祖宗,您说的我都知道,等缺德那家伙出来了,我就跟着他出去多闯闯。”这点我也明白,毕竟,我从幼儿园到大学整整读了17年书,压根就没在社会上混过,需要磨砺的地方还很多。

        “这事以后再说吧,小源,你先告诉我这次出门要注意些什么。”曾祖摆了摆手,说道。

        “区区一个四爪蟒将军的坟墓……”

        我不以为意的回答道,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曾祖瞪向我的牛眼。

        我心头一紧,连忙仔细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该不会,那个王爷墓是历史上最有名的那几个王爷的坟墓吧?”

        我之所以这么说,因为曾祖逼问解放鞋有没有死人的时候,解放鞋汗水直冒,那证明他那“没有死人,只是有个兄弟断了腿”的话是假话。

        另外,他说还说了句“连明间都没进得去,就在屋檐下转了个圈”。古墓一般分陪葬墓、马车坑、主墓。他说的明间和屋檐,分别是主墓的外储藏室和墓道,如果他们真的连墓道都没通过就死了人,这个王爷墓绝对是机关重重。

        在曾祖的追问下,我把我的分析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但他却没作任何评价,反而摇头说道:“法自术起,机由心生。我要你注意的,根本就不是这个。”

        我又一愣。

        “盗墓的,十之**都是反复无常,贪得无厌之辈,所以,你真正要小心提防的不是那个王爷墓,而是人心。”曾祖说道,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

        “除了要防备他们,你还要想办法阻止他们进墓,并配合宁家那小子把他们抓进号子,不然的话,你这一趟就白去了。”

        原来老人家是在担心这个!

        我不由一笑,拍着胸脯说道:“嘿,这点您放心好了,如果连几个盗墓贼都搞不定的话,我就白学了那么久的机关术了。”

        “但愿吧。”曾祖说着,把手里的线坠儿丢给了我,“这玩意儿是个好东西,应该配得上紫金墨斗了,都给你小子,万一放老王爷出来透气时发现那老小子变成粽子了,你也有个防身的东西。”

        我眼睛一亮,曾祖的紫金墨斗可是件宝贝啊!有了这玩意儿,再结合《神木经》里《奇门遁甲》和《本经阴符七术》的内容,我绝对能把“一根墨斗线,万邪不近身”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到时候如果真的出现什么意外,无论是人为还是玄学方面的,我都能更好的解决。

        赶紧接过线坠儿,我一溜烟跑进了曾祖的藏宝室,同时还不忘埋怨了一句:“您老也不说句好点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972/116910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