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盗墓贼 > 第20章 童子尿

第20章 童子尿

        “没墨?”

        我愣了愣,这才想起紫金墨斗之前一直放在曾祖的藏宝室里,再加上当时以为这个墓穴埋的只是普通的王爷,就算凶险点也最多在机关方面,所以并没在意。

        好在,从鬼林出来后,我在曾祖的提醒下多做了点准备,于是连忙拉开我在阿坝县买的那个背包,把黄纸朱砂烟墨都拿了出来,嘴里嚷嚷道:“缺德再坚持会儿,墨汁马上来。”

        我在嘴里说着的同时,用定光剑在地上挖了个坑,权且当作砚台,把朱砂倒进坑里后,看到半仙正在给眼镜冲洗手上的符文,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矿泉水就想往坑里倒。

        “别用水,用尿,童子尿。”这时候宁缺大声的喊。我一怔,宁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林源你快点尿啊,我晓得你还是处男,我来的时候问过老爷子了。”

        我的脸“唰”的一声红了,说话也变得支支吾吾起来,“那个,缺德,我虽然没女朋友,但是……”

        “但是个锤子,老爷子是什么人我又不是不晓得,你要是没正式交女朋友就破了那个处,他不打断你的第三条腿才怪。”宁缺一个劲的催促着我,“赶紧了,别磨磨唧唧的,这鬼东西的力气大得很,我都快坚持不住了。”

        我也知道,旱魃在《山海经》里被称为妖神,虽然有夸大的嫌疑,但绝对不简单。宁缺就算天生神力,也只能和它在短时间内僵持。可是,这又如何,尿尿那么神圣的事,就算当着男人的面都会让人觉得脸红,更何况不远处还站着一个妞。

        “人家是军队里出来的,啥样的没见过,你那根小泥鳅还不好意思个球啊。”宁缺大概也看出了我的心思,连忙宽慰起来,只是其用词却实在太那个了。

        那妞一听也火了,举起枪对准了宁缺,寒着一张小脸怒道:“宁缺,你个王八蛋把老娘当成什么人了?信不信老娘一枪把你毙了。”

        被人用枪指着,宁缺就算胆大,也吓了一大跳,脚下一松,被旱魃拉得倒滑了一米多远,不是罗勇眼疾手快把他给稳住了,指不准就让旱魃给挣脱了。

        宁缺吓得额头上直冒汗,赶忙和罗勇把旱魃重新拽了回去,这才向那妞讨饶,“我的姑奶奶,你别在意那么多好不好,这会儿不是着急嘛。”这家伙在那妞面前就一怂包,但面对我的时候,却一点都不客气,“林源,你grd还没尿啊,我他妈都差点被人一枪崩了。”

        我:“……”

        辛亏这个时候,半仙从身上掏出了一个矿泉水瓶子,弱弱的说道:“好像,我这里有点童子尿。”我狠狠一拍脑袋,怎么把半仙那货去幼儿园的糗事给忘记了。

        ……

        墨汁很快调好,但宁缺要画的太极归真降魔阵太过复杂,墨斗线根本就画不完,最后还是我和半仙用墨签补齐了剩余的部分。

        有了阵法的围困,宁缺收起了紫金墨斗线,那鬼东西一没了束缚,立刻就想扑出来和我们拼命,但可惜的是,只要它一动,立马就被什么东西给挡住,直急得嗷嗷直叫。

        前几秒还说要一枪崩了宁缺那妞看到这一幕,顿时睁大了眼镜,问道:“这么神奇?”

        “也不看看哥是谁。”宁缺一脸臭屁的走到了她的身前,手一伸,说道:“拿来。”

        “什么东西?”那妞问。

        “枣核。”

        “我怎么有那东西?”

        “路上的时候不是买了一斤枣子给你吗,当时我就说了,枣核要留下来。”

        “可我哪知道……”

        “就知道你们女人不靠谱。”宁缺说着,自己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七枚枣核,咬破了舌头,一口血喷了上去。

        这厮喷完血,还装模作样的念念有词,用手指在每一枚枣核上指指划划了老半天,看得我和半仙差点没笑喷。不过,我们都没揭穿他,毕竟不是他及时赶来,我们现在说不定就被太极归真降魔阵里那鬼东西给吸成干尸了。

        “这家伙对这个女的有意思。指不准,他卖了我们的原因就是为了她。”半仙说。

        我摇了摇头,“这个我不知道,我也是在你们拿着线坠儿来找我曾祖的时候才知道他想要从号子里出来。”

        “线坠儿,线坠儿……”半仙念了几声,终于恍然大悟。不过,这家伙也还算是个人物,并没在这上面纠结什么,转而又调侃起我来,“你和缺德也算是兄弟情深啊,他小子明明看上了那女的,还喊你当着她尿尿,啧啧……”

        我飞起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头上,“你还说。”

        在我和半仙瞎扯淡的时候,宁缺已经来到了旱魃的身后,气一沉,就把一颗枣核钉进了它的身子。

        “吼!”

        枣核和黑狗血、糯米等东西一样,都是对付粽子的利器,一钉入旱魃的身子,立马就痛得它张嘴大叫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东西叫得太大声的缘故,地上昏迷的眼镜都被它给惊醒了。

        这家伙醒来后一看到旱魃嘴里那几颗长长的獠牙,身子一挺又想躺尸,却被半仙用喷火枪顶住了下巴,“黑驴蹄子还有几个?”

        “你要那玩意儿干嘛?”眼镜问,这家伙也够惨的,被我们拖着跑了好几米,鞋子掉了一个不说,裤子也磨破了好几个洞,不过好在他的眼镜还在,不然的话就名不副实了。

        “喂哪玩意儿吃一个。”半仙说,撇了前面的旱魃一眼。

        眼镜又坐了起来,盯着旱魃看了看,这才认出那是啥玩意儿,立马鬼叫了起来,“我去,都进化成旱魃了,这要多少年的黑驴蹄子它才收啊?”

        “别说你没有哈。”半仙笑眯眯的说,但枪却顶得更紧了。

        “这个——”眼镜还在迟疑,宁缺已经把第二款枣核钉进了旱魃的身子,这一次,鬼东西竟然没再发出我们都听不懂的声音,而是喊出了一个“杀”字。

        这个“杀”字一出,我就感觉到气血一阵翻涌,头晕脑胀的差点没倒在地上。之前一直表现得胆小懦弱的眼镜却出人意料的站了起来,快速跑到他的背包旁翻出一个黑驴蹄子,红着眼睛冲了上去,“麻辣戈壁的,之前控制老子的就是这鬼东西。”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972/116910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