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不是盗墓贼 > 第56章 大巫

第56章 大巫

        被这些东西追了这么久,这会儿我跟惊弓之鸟没啥区别,一看到那些恶心的爪子,就本能的攀上了绳子朝上面爬了去。

        看到我的这副模样,半仙笑骂着跟跟了上来,“胆小鬼,看把你grd吓得……尿没出来吧?”

        我不吭声,只管“噌噌”的往上爬。毕竟,我刚刚才被这么多僵尸追了几百米,心里还在“砰砰”的跳呢。

        其实,这种心跳和胆小的人遇到什么风吹草动就被被吓得丢了魂那种心跳不同,而是一种对危险的本能畏惧。毕竟,这些天来我们遇到的这些东西实在太多了,就算再怎么胆小的人,也会逐渐变得麻木。现在的我在看到这些僵尸的时候,除了觉得它们恶心并且很危险外,其实也没啥。

        这就跟怕蛇的人走在路上突然看到前面横着一条蛇差不多,你明明知道它其实并不恐怖,但还是条件反射的想要避开它。

        半仙是全真教的道士,在道观里受到的熏陶几乎全都是妖魔鬼怪之类的东西,就像个耍蛇人一样,面对这些东西的时候压根就没这种感觉,依旧还在嘲笑我,说我胆小什么的,可他没说到几句,他的那个符阵突然“咔嚓”的响了一声。

        这声音不是听在耳朵里的那种声音,而是直接响起在心头的那种,十分清晰。

        半仙一听到这声音,脸色一变,骂我的内容也立刻变了样,“林源你个烂屁眼,这些粽子都是千年老尸变的你却不说,想害死老子啊!”他一边骂着,一边双手交替着上爬,速度快得跟个猴子似的,一下子就爬得比我还高了。

        我一看他这模样,就知道他那符阵顶不了多久了,赶忙也加快了速度,手脚并用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这才紧跟着他钻出了地面。

        一出地面,我就把头上的钢盔和防毒面具丢到了一边,戴着这些玩意儿将近四十多分钟,脑袋重得跟磨盘似的不说,还压抑得难受。

        “林源,定光剑给我。”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宁缺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抬头一看,在洞口前面差不多一米远的地方,密密麻麻都是伸出到地面的血色鬼手,差不多快要延伸到护城河那边去了。

        至于那些围堵在护栏缺口处的机关俑兵,这会儿都一股脑的朝城门方向涌了去,看那架势,十有**是要攻城了,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和我破坏掉了下面的机关有关。

        我把定光剑抛给了宁缺,目光转移向那些血手,再次被眼前这壮观的一幕给震撼了。

        在我们的四周,纵向两里有多,横向延绵至天边,全都是齐至手肘的血手。这些手还能动,还在重复着抓东西的动作,十分的灵活,一眼望去,竟跟一块延绵万里的血色麦田一样。

        “好恐怖的设计。”我倒吸着冷气惊叹出声,纯粹站在机关术的角度。

        “再精密的机关,只要找到它的枢纽破坏掉,也会成为没用的摆设。”宁缺笑了笑,同时还不忘对我竖了竖大拇指,敢情是在佩服我破掉下面那齿轮的事。

        我也笑了笑,但却没一点得意。毕竟,搞建设困难,搞破坏容易,我能破掉这机关并不见得我的机关术就有多高明。

        “缺德,别和林源在那唧唧歪歪了,赶紧来砍手,不然太阳落山了我们都到不了城门。”这时候,苍翼喊了起来,这会儿他和维维正带着几个当兵的正用枪托砸着那些血手,在他们的周围,已经有几十只血手被砸断,变成了干瘪瘪的死肉,但那断掉的另一截,却依旧还鲜活得很,除了颜色不太对外,跟我们的手也没多大区别。

        “这些手一离开地面就歇菜了,应该是某种术法造成的吧?”我问半仙,他正往那个洞口上贴着符,估摸着是怕僵尸跳上来,“难道你就没点收拾它们的办法?”

        “没有。”半仙摇头,“我早就检查过了,这些手都是被人下过巫咒的,而且还是上古传承下来的那种,我破解不了。”

        “道士还破解不了巫术?”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道术都是从巫术里衍生出来的,本就是巫术的一种分支,我拿什么去破解?”半仙白了我一眼。

        我一怔,不可思议的看向半仙,“道术是从巫术里衍生出来的?”

        “很奇怪吗?”半仙说,“巫术在洪荒时期就有了,到了上古轩辕黄帝时期,巫术发展到了极致,诞生了十二祖巫,而那时的道术才刚刚在起步,直到东汉时期张天师出现后,这才真正发展了起来。”

        “三清皆乃盘古,祖巫为衍生新生体,传说不是说盘古涅槃,元神分化三清,身体血脉化为十二祖巫,应该是先有道术才有巫术的吧?”我说。

        “那蚩尤和黄帝大战的时候,为什么又没道士闪亮登场?”半仙反问,最后冷笑道,“别忘了,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如果他们不这么吹,谁还去学道?”

        我哑口无言,心想要是不出现个传说中的祖巫大巫什么的,这手就只能一只只的去砍了?麻辣戈壁,现在太阳都西下了,我们几个人砍得完吗?

        还在心里沮丧着,程沁雪和罗教授以及眼镜这三个闲人也走了过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看到程沁雪,就想起了半仙说我还没破身的事,于是就忍不住想要问她我到底有没有和她那个啥。

        可我还找到开口的机会,突然,城门那边响起了“砰”的一声巨响,城门吊桥放了下来,然后紧接着,一个个卫兵拿着武器举着盾牌冲了出来,直奔那些机关俑兵而去。

        “杀!”

        紧随着漫天的杀声,一个白胡子老头拿着一根木杖从城墙里跳了出来,直接违背了万有引力定律漂浮在了空中,就跟那晚在鬼林遇到雪女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能注意到这老头,是因为他的眉心也有个雪花印记,但跟我和程沁雪不同的是,他那眉心的雪花印记还正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这是——”

        下意识的,我看向了程沁雪,竟发现她眉心的雪花印记在这时候也开始发光了。

        “族里的大巫出现了。”程沁雪说。我一愣,心想老子该不会成了预言家,这老头真的是所谓的大巫吧?

        这时候,那老头就举起了手里的木杖迎向了空中的夕阳,然后紧接着,一片微弱的光芒从杖头扩散开来,犹如冲击波一般,直奔地面那些血色鬼手而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6972/116911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