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猛婿 > 第16章 谁能救我?

第16章 谁能救我?

        车停在一幢形似夜总会的建筑里。

        下了车,七拐八拐,穿过装砌金碧辉煌的走廊,苏清和吴凉等人被引到一个装修奢豪的包间。

        包间风格是很私人化的,最显眼的是一张老树盘根、约有几人才能合抱的茶台,上面的茶具都是薄瓷细造,精美细腻。显然造价不菲。

        至于载满巴蜀千里河山的水墨屏风后的桌台,用的是木纹隽永的老料船木,上头搁着各样中西茶点,有南方常见的蒸饺、年糕、芡实饼。也有北方喜爱的糖角、馅饼、烧麦,更有西式的披萨、蛋挞等。

        所有的点心都很精致,显然主人很是看重这次早茶。

        房间内有一人,约莫三十多岁,光头,浓须,穿一件黑色绸料对襟大褂,胸前搁着一串星月菩提大串。手间则戴着一件把玩得油量、鬼眼细腻的小叶紫檀珠串。

        男人似乎心情很好:“苏小姐,你能来再好不过了。”说着站起身。

        一身粉红色运动装的苏清面带微笑:“冯唐大哥生意这么忙,难得有吃早茶的兴致。”然后不露痕迹地将自己的手从男人手里抽出来。

        男人便是冯唐,将目光转向一身粗糙打扮的吴凉。

        苏清笑着解释:“我朋友。”

        冯唐一面邀请二人落座,一面毫不掩饰的望着苏清:“苏小姐长得很漂亮,难怪被誉为z大最美校花。”

        “今天,我找苏小姐来吃早茶,一方面是冯唐追慕苏小姐芳名已久,另一方面,是想跟苏小姐合作共赢。”

        苏清心里诧异:自己跟冯唐的业务是没有交集,冯唐有自己的地下势力,表面经营着盛源广告和房地产公司,实则,就是他洗赌场黑钱和夜总会皮肉钱的地方。

        不过想归想,苏清将冯唐对自己的追慕话题忽略掉,依然不露痕迹地笑道:“能跟冯唐大哥搭上共赢的生意,是再好不过了。”

        冯唐笑了,示意站在门口的一干黑衣保镖撤走,对苏清道:“或许你还不够真正清楚我的实力,在z城以南,我说了算。但是没关系,时间能证明的,毕竟我们还有大把合作的机会”

        苏清不明所以。

        冯唐直言不讳:“我今年三十五岁,未婚,也没有过婚史,跟苏小姐正好般配。”

        “如果你嫁给我,我保证,你在z大酒吧一条街的生意会翻至少三倍的利润。”

        苏清笑了:“冯老板吓到我了,呵,我今年刚二十岁,而且,有未婚夫了。”

        “你有未婚夫了?”冯唐有些不高兴。

        一旁的吴凉接话,语气肯定:“苏清有未婚夫了,而且是家里打小就给定下的,哦对,她的未婚夫的名字叫吴凉。”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未婚夫叫吴凉?苏清尽管心里面非常惊讶,但还是顺着见过没多久的年轻人的话,点了点头。

        冯唐面露出惋惜,叹了口气:“真可惜,我与苏小姐有缘无份。”

        “不说其他的了,谈谈生意吧。”说到这,冯唐看了眼苏清和吴凉,口气极为霸道:“把手机都关机,今天谈话的内容,我不希望其他人听到。”

        苏清指了指没有口袋的运动装,显然早上晨练她没带手机。

        吴凉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属于他大伯吴量雄的那款掉了漆的老式翻盖诺基亚。

        冯唐脸上阴沉,怒道:“别耍花样,听见没有把你的手机关机。”显然,他真没料到现在还有人会用这样的手机,觉得吴凉是在拿破诺基亚耍他。

        面对冯唐的霸道,吴凉耸了耸肩:“我身上真的只有这个手机。”

        “而且,我也不打算把它关机。”

        冯唐手中正捏着一件精美的秘色瓷盅,语出不善:“你确定不关机?”

        吴凉很“愣头青”地点了点头。

        “啪”一声,冯唐将精美的秘色瓷盅摔在包间门板上。

        顿时、整个房间的谈话氛围变了。

        门“哐当”一声被推开,约莫几十位身穿迷彩服,戴着大框墨镜、别着对讲机,遮住全部面貌的强壮男人闯了进来,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冯唐在夜总会养的内保。

        为首男人腰间还别着一条狭长的三棱军刺,此刻,压低身子,像一条被训得听话的狗:“唐哥,有什么吩咐?”

        冯唐没有理别着军刺的男人,而是皮笑肉不笑地发问吴凉:“兄弟,给你关机的理由够充分了吧?”

        吴凉摇了摇头:“我没关机的习惯。”

        如果确定年轻人不是愣头青,一瞬间,让在道上混迹二十年的冯唐有点赏识他了。毕竟,不是什么人都在威胁下,还能坚持自己。

        坐在一旁的苏清虽然确定年轻人是高手,但她很堪忧,觉得年轻人如果对上一群训练有素的内保,凶多吉少。而且,她也有些后悔,自己怎么能带这愣头青来呢,跟冯唐这么较劲,会连累自己吃大苦头的。想到这,苏清偷偷的拽了一把年轻人。

        吴凉起身,没有理会站在门口早就跃跃欲试的内保们:“我家里还有老人,一大早我没打招呼就出门,你是混江湖的,讲究义和孝。”

        “老人家的身体不好,我关机,他找不到我,会急出病的。”

        一席话,吴凉说得不卑不亢。

        一身黑色对襟大褂的冯唐愣了下,摆了摆手,让门口的内保们退去。

        “你说得在理,好吧,你可以不关机。”

        房间内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回拢。

        冯唐说:“我的生意,我不说,苏小姐也清楚,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随着z城和香港的专线开通,加上z城连着陇海线、京广线,来z成选择机会、做大生意的老板越来越多。”

        “我手下有一批小姐,规模不大,也就是五六百人跟着我吃饭。”

        “对这一行来说,年轻就是本钱,越年轻,上钟的价格越高。可是,外来的老板们看不上我这些姊妹,原因很简单,嫌她们没文化、气质土。”

        “所以,我想让苏小姐跟我合作。”

        苏清平静地看了冯唐一眼:“冯老板,虽然我很想跟你共赢,但是,我觉得我经营的酒吧文化一条街,跟你的生意,靠不到一起去。”

        冯唐笑了:“苏小姐,你还是不清楚我的实力,说难听点,在z城皮肉买卖上,没有人敢跟我叫板的。至于警察那边,放心,我能做这么久,关系远比你想的还要稳靠。”

        “z城绍局长,每年从我这儿抽百分之十的干股,他这人,有个癖好,专爱玩良家,算起来,他祸害的良家,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他有把柄落在我手里,你说,整个z城的警察系统敢动我?”

        “说起来就恶心了,昨天,就在这间包厢,姓绍的那个淫棍刚祸害了我店里一个二十三岁的服务生。也就是完事了才知道,小姑娘下体撕裂,还是个雏。”

        “你只需要用你的人脉关系,给我牵线,拉来愿意坐台的大学生女孩,只要她们愿意帮我做,一个人头我给你提两万块,而且以后她们每上一个钟,我给你抽百分之二十的钱,这样算,一年分你几百万当零花钱,还是很随意的。”

        冯唐说了一大通,苏清面带微笑,却是摇了摇头:“冯老板高看我了,这事儿我能力有限,做不成。”

        燕京苏家有祖训:逼良为娼是为大恶,积恶之家必遭余殃。拉在校女大学生坐台的事,不能做。有些事儿,违背了底线,就没有商量的余地。

        冯唐点上一支烟,继续劝道:“人呐,活着无非是钱,或许,很多女人缺钱,你这样做,给他们提供了帮助,各取所需,她们还感激你呢。”

        “女人年轻就是资本,而不单单是女人,每个人都要好好经营自己的资本。这没有错的。”

        苏清还是摇了摇头,面带微笑的看着冯唐,却始终没把这事儿应承下去。

        冯唐站了起来,对着房间踱步,猛地回头,眼神像一条蛇,死死盯住苏清:“你当我是笑面虎?想跟你结婚,是看得起你,女人,无论是多漂亮的女人,都是婊子,不过要看价钱出得够高不够高!”

        “想跟你合作,老子给你提百分之二十,你都敢不答应!好大的胃口啊!”

        “今天这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给我咽下去!”

        苏清垂着头,语气却丝毫没软,因为她懂,恶人有恶人的法则,在冯唐面且露怯,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下,虽然此刻她的肩头颤抖的厉害:“我想、我想这事我真的做不来,还是请唐老板令请高明吧。”

        商人的骨气是底线,在笑贫不笑娼的年代,这种底线很让人钦佩。

        吴凉有些钦佩苏清了,哦,好像不应该这样想的,钦佩自己的“未婚妻”,以后还不得低人一等啊。

        冯唐将手中的小叶紫檀手串狠狠摔在桌台,逼近窈窕纤瘦的苏清,一把掐住苏清细腻如脂的手腕,狞笑:“真不识抬举,你也有价的,我是个正经生意人,不打算白玩你。”

        苏清顿时觉得天昏地暗,手腕被冯唐攥得死死地,根本抽不出来,怕是今天自己要折在这了。

        谁能救我······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17/117454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