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7章 找晦气

第7章 找晦气

        贾琏之所以排行第二,是因为他生下来时,贾母还没有叫贾赦、贾政分家的心思,所以他依着贾珠的齿序,排行第二。

        待宝玉诞生时,贾母已经存了叫贾赦、贾政分家的意思,所以,宝玉也依着贾珠的齿序排行第二。

        等贾赦、贾政当真分了家,贾琏那琏二爷的名号已经叫开了,贾赦不管、贾琏自己不在意,旁人就懒得改口。

        此时,贾琏听迎春这么说,悻悻地摸着不住发烫的鼻子,静等着贾赦发作。

        果然,贾赦瞅见那一对脏兮兮、臭烘烘的落魄和尚、道士,抬手提起贾琏的耳朵,用力地一拧,“混账东西,哪里弄来了一对脏乞丐?”

        贾琏耳朵疼得厉害,不敢去挣脱贾赦的手,只随着贾赦不住抬高的手不住地踮脚跟,“老爷,俗话说,人不可貌相,老爷先跟两位师父说说话。我见着两位师父时,一句话没说,这两位师父就猜着我为什么事过来的。”

        贾赦手转了一圈才收回来,瞅着捂着通红的耳朵呲牙咧嘴的贾琏,冷笑说:“我就听听听他们怎么胡掰。”

        迎春先瞅了一眼贾赦宠妾灭妻给寇氏立下的灵牌,好奇地抬头看向这癞头和尚、跛足道士,也等着听他们怎么说。

        不料,那癞头和尚盯着迎春,惊诧地长长地“咦”了一声,“这位小姑娘……”

        “拐子来了!”迎春一个激灵,待要去抱贾赦,瞅着贾赦下颌上一把胡子,又瞧贾琏那玉带勒住的好细的腰杆子,于是紧紧地抱住贾琏的腰,嚷嚷说:“妈妈说,我不听话,要叫了拐子胡诌些有命无运、累及爹娘的话,哄着老爷将我舍了去。”嚷完了,见那癞头和尚一愣之下说不出准备好的套话,心想亏得她反应快,不然,这贾赦不是甄士隐、也不是林如海,指不定为了“自保”,就将她舍给这癞头和尚、跛足道士了呢。

        贾琏被迎春带得一个趔趄,见迎春拆他的台,轻轻地在迎春梳着双丫髻的脑袋上一拍,唯恐贾赦看出他是贪图便宜才领了这和尚、道士来,忙胡诌说:“老爷别听迎春胡说,这是清虚观的张道士推荐的,张道士一定要他们在清虚观挂单,人家还不肯呢。”说完,就给跛足道士递眼色。

        那跛足道士来时路上,跟贾琏攀谈时,已经将贾家的人事都打听得一清二楚,知道贾赦贪花好色爱附庸风雅、贾琏能说会道但胸无大志,反倒是荣禧堂那边住着的一房瞧着都是世人眼里的好人。于是见贾赦瞧不起他们,就云淡风轻地一笑,掐指一算:“不怪赦老爷动怒,是我们走错了门。倘若进了那十四岁进学的文曲星、正月初一诞生的飞琼、衔玉而生的哥儿家门,必不会遭此待遇。”

        贾琏急赶着劝贾赦:“老爷你瞧,我什么都没跟他们说,他们就算出咱们家有那么三个奇人了。”

        “呸,哪个是你家?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两个兄弟姊妹?”贾赦啐了一声,狐疑地看着跛足道士,“不知飞琼是哪个?”

        跛足道士微微眯着眼,虽衣衫褴褛,却浑身散发出诡异的仙风道骨之相,“这飞琼,自然就是西王母身边的侍女。”

        “西王母?”贾赦一愣,因这天上的亡母就想到了人间了太后、皇后,招手叫贾琏附耳过来,“你跟他们说过,大姑娘要进宫?”

        贾琏忙摇着俊秀无双的脑袋,虎着脸说:“这没板上钉钉的事,哪个敢说?老爷还说人家没道行,瞧吧,人家一猜就猜着了。大姐姐进了宫,造化大着呢。”

        “正月初一出生,那该是大年三十晚上发作的?”迎春忽然插嘴。

        贾琏推开一直抱着他的迎春,嗔道:“小姑娘家,说什么发作不发作?也不怕人笑话。”

        迎春心里觉得奇怪,怎么王夫人生下的三个孩子,不论男女,都“来历不小”呢?看贾琏还依着贾珠喊二爷,宝玉早不随着贾琏喊三爷了,心叹贾赦这房人比不上贾政那一房会经营名声,故作烂漫地说:“我姨娘据说是五更就发作了,人家说没那么快,才一直不请稳婆,那二太太是几时发作的?要是大年三十晚上发作,搅扰了家里喜气洋洋的团圆宴,依着风俗民规,这不就是不吉利吗?”轻轻地一叹,不胜哀戚地说:“要是我姨娘也像二太太生得那么快就好了。”

        贾琏倒抽了一口气,伸手去捂迎春的嘴。

        贾赦一巴掌拍在贾琏后背,将迎春拉到自己身边,“混账东西,还在给你老子的仇人担心?”将两只手背在身后,沉吟着说:“大年二十八,老二媳妇房里就闹闹哄哄的,挣扎了两三天生出来,生得那么艰难,算是寤生;没挣扎两三天,算是……”

        “旧年之末尾出生。”迎春轻轻地吐出几个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自己个的小命着想,她一点都不想叫元春进宫。虽她不大明白大年初一出生怎么就奇了,但她琢磨着,既然大年初一是奇了,那旧年尾巴上出生,那就是怪了。

        贾赦听这一句,立时对着迎春露出黄鼠狼偷鸡得逞了的笑,顾不得邢夫人提醒过迎春六岁的话,将迎春一把从地上抱起来,得意地看向那跛足道士,“你有道行,就给我算算,这寤生的,八字跟宫廷合不合?这旧年之末尾出生的,又是旧又是末又是尾的,还是西王母身边飞琼不是?”

        贾琏微微蹙眉,“老爷……”虽不说话,但心里埋怨贾赦不识大体,元春进宫,可是贾家一族的大喜事,哪有做大伯父的,不给侄女脸上贴金,还一心一意要给元春找晦气的?

        贾赦瞥了贾琏一眼,“你这吃里扒外的混账东西给我闭嘴。”喜滋滋地瞅着迎春,他还当贾政、王夫人那一房无懈可击呢,原来也是小辫子一把。

        迎春怕说多了,后头贾赦抽身走人,她落在贾母、王夫人手里不得善终,就再不开口。

        跛足道士察言观色,见贾赦要给贾政一房找晦气,跟癞头和尚递了眼色后,掐着手指嘴里念念有词地算,算过了,对贾赦虎着脸说:“若是寤生,一旦进宫,会妨害到天家骨肉亲情,闹得太上皇与今上父子不睦;若是旧年之末出生——”故弄玄虚地倒抽一口气,“怕会毁了贾氏一门百年基业!赦公细想,这旧年之末,处处火树银花,好不热闹喧哗?一旦过了这之末,这热闹喧哗就都散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贾琏不福气地低声嘀咕:“浑说什么。”

        贾赦见贾琏这会子还是“敌我不分”,冷冷地望着贾琏,“你这混账东西,巴不得西边好了,占住荣禧堂,不给咱们留一条活路呢!”

        癞头和尚肥圆的脸庞堆着油腻的笑,瞅着贾赦怀里的迎春,“赦公,隔壁有文曲星、有飞琼、有通灵宝玉,赦公可要贫道给令千金算一算,令千金的来历?”

        贾赦不屑地一笑,“我哪有西边阔绰,没事给孩子买这些虚名?”又对怀里的迎春说,“去给你娘上一炷香吧。”

        “话不是这般说,”癞头和尚瞅着迎春,看她双眼明亮动人,小小年纪,就似乎听得懂贾赦跟贾政兄弟两人的恩怨一般,比那十五六的贾琏还要聪慧一些。将寇氏牌位瞅了一眼,望见恭人二字,只觉那寇氏不是正室也胜似正室了,就掐着手指,笑嘻嘻地说:“赦公这小姑娘也很是不凡,将来脱不了是个一品夫人呢。”

        迎春手里握着香跪在寇氏灵位前,听癞头和尚这样说,暗暗地撇嘴,没叫贾赦五千两银子卖了,就算有造化了,还奢想什么一品夫人。

        贾赦嗤笑一声,“一个姨娘生的,有那造化做了一品夫人?”背着手,琢磨了一会,也觉得贾政膝下三个嫡出的都有好名声,他膝下就这一子一女,也该弄个好名声把贾政那膝下三个比下去,于是嫌弃地指着贾琏,“你们给这混账东西,胡诌个五十两银子的不凡来历。”

        打人不打脸,癞头和尚心想就算他们是骗子,贾赦不该当着人面揭穿,因一路上跟贾琏说话时,已经将贾琏心性摸得一清二楚,又瞧着,那小姑娘似乎比贾琏更得贾赦的心,就胡诌说:“赦公,令公子善言辞,在世路上好机变,将来托赖着他那一品大员的妹夫,也大有一番造化呢。”

        贾琏眉头跳着,心想就这话也值五十两银子?

        “就他?”贾赦嘴里不屑,心里也有两分欢喜,骂贾琏一句“多大的造化,也禁不住你天天向西边去捧人家的臭脚!”瞥见邢夫人抱着包袱委委屈屈地进来,就背着手,呵斥说:“去西边,跟老太太说,我跟琏儿什么都没说,人家就算出元春不是寤生,就是生在旧年之末,八字上不该进宫,一旦进京,闹得天家父子不和不说,还要带累得我们跟着败坏了祖宗基业呢。”

        邢夫人原本巴望着贾赦改口,见他还撵她去西边,唯唯诺诺地答应着,抱着包袱出门时又回头盯了迎春的小小背影一眼,咬牙诅咒了一番,这才在厅前上了她那翠幄青绸朱轮车,车子出了黑油大门,听见哎呦哎呦的动静,发话说“停车”,等车子停下,果然瞅见王氏扶着腰一脸鼻涕眼泪地过来喊冤枉。

        “太太,你可得给我做主。”王氏委屈扒拉地抓着邢夫人的车,抹掉脸上的灰土,哽咽说:“我没日没夜地照顾姑娘累着了,好不容易抽了空子歇一会子,也不知道谁往我嘴里灌了酒。”

        “谁?还能是谁?上了车,咱们去找老祖宗给咱们做主去。”邢夫人冷笑一声,就看贾赦这突如其来的“舐犊之情”没了,她怎么收拾迎春这小东西。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8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