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8章 瞧不上

第8章 瞧不上

        夜阑人静,荣庆堂里,女先儿逗趣的笑声,被一声委屈的呼声打断。

        “老太太,你要给我们做主呀。”邢夫人握着帕子,露出半张湿漉漉的面孔,跪倒在贾母身下的兽头螺钿榻前。

        女先儿世故又市侩的昏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带着弟子先退了下去。

        贾母怀里三岁的,冰雪可爱的宝玉被吓得一个激灵后,不住地打嗝。

        贾母身边的贾政之妻,王夫人心疼地将宝玉抱在怀里安抚,待宝玉的嗝停下来了,瞥了一眼邢夫人身后那王氏红彤彤的,仿若鬼怪的一张脸,将宝玉递给奶娘李嬷嬷后,叮嘱说:“带去碧纱橱里,哄着他睡吧。”

        “是。”李嬷嬷小心翼翼地抱着宝玉,瞥了一眼地上跪着的邢夫人、王氏,嘴角幸灾乐祸地翘了起来,送宝玉到碧纱橱里躺着,就侧起耳朵听外头动静。

        “说,这是怎么了?你这也是大家太太的做派?”贾母刚才听女先儿说笑话,正听得有趣,忽然被邢夫人这么一打搅,不由地心想果然大房里都是一群没点眼力劲的糊涂鬼。

        邢夫人跪在地上,眼泪啪嗒啪嗒地掉着,将身边那弹墨花绫沈绿绸里的夹包袱拿给贾母看,“老祖宗,老爷一点活路也不给我留了!给那寇氏立了灵牌,还写了恭人两个字,就差没告诉别人死了的是正经太太一般的人物。这还就罢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如今、如今,老爷叫我收拾了包袱,来聘娶我进门的老祖宗这学规矩!”

        贾母背靠着引枕,任由邢夫人哭得泪人一样,依旧不为所动,等邢夫人话音落下了,握着手淡淡地看着邢夫人,“你一五一十地说,究竟犯了什么事?不然,老爷再糊涂,也不会撵了你过来。”

        王夫人站在贾母的榻边,俯身对贾母说:“老祖宗,瞧着迎春的奶娘脸色不对。”

        “抬起头来,叫我瞧瞧。”贾母叹了一声,就不能叫她清净一天。

        王氏老泪纵横地抬起一张被凤仙花染得通红的面孔,眼泪涟涟地指着自己的脸,“老祖宗,姑娘大了,用不着我了,见天地纵着小丫头跟我作对不说,还叫小丫头们趁着我睡觉,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给我染了个大红脸。老爷瞧见了,只说我老不正经,也不问个青红皂白,就叫人打了我撵了我。打了我撵了我就罢了,还把这事怪到太太头上,一并地,把太太也撵到这边来了。”

        邢夫人哽咽着,两只手攥着帕子,硬生生地从王夫人脸上看出一抹幸灾乐祸,一时不甘心成了王夫人眼里的笑话,就啜泣着,将贾赦吩咐的话说了,“老太太,老爷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两个龌蹉的和尚、道士,那和尚、道士掐指算了,说咱们大姑娘不是寤生,就是生在旧年之末,这生辰八字,不适宜进宫,一旦进宫了,会妨害得天家父子不睦,会连累得咱们贾家坏了祖宗基业!”

        满脸慈悲,冷眼瞧邢夫人闹笑话的王夫人心里一慌,没了刚才稳坐钓鱼台的优哉游哉,脱口道:“大老爷怎么能这么诋毁元春?宫里人过了八月十五就要来讨元春的生辰八字了,”扶着贾母膝头,也忙跪了下去,“老祖宗,谁不知道元春是大年初一出生?大老爷弄出这么一出,是要元春的命呢!”

        鬓发如银,浑身贵气的贾母嘴角轻轻地一扯,沉稳地道:“他是我肚子里出来的,我知道他算计什么呢!放心,他没胆量将胡诌出来的话宣扬出去。你叫周瑞家的,带个俊俏的丫头给他,好好地劝他,跟他说,我这大寿,他不来,就不办不成了。他见我疼他,有个台阶下了,自然就会服软。”

        王夫人不敢置信,瞅着贾母时,眼神略有些闪烁,疑惑地想是谁把元春的生辰泄露了出去?十六年前,她百般忍耐,想叫元春生在她早早掐算好的黄道吉日里,谁知道,元春偏赶在旧年尾巴上,这不吉利的时辰里诞生,未免扫了贾代善、贾母新年里的兴致,才收买了稳婆改了元春的生辰……虽不知道贾赦是从哪听来的这些风言风语,但无论如何,都不能在这会子向贾赦示弱,不然,贾赦日后还不知道要拿着元春生辰的事,要挟他们什么呢。贾赦想要贾母给他个台阶下,她偏不给!反正贾赦敢拿着元春的事胡闹,不用她出手,贾母也会教训了贾赦。

        贾母无奈地叹了一声,就是怕贾赦胡作非为,连累了贾政一房,她才打了主意,叫贾赦、贾政分家,果不其然,这才分家多久,贾赦就开始胡闹了,当着邢夫人的面,不好将贾赦那懦弱、胸无大志的性子说出,只催促说:“你就依着我的话去办——另外,元春眼看就要进宫了,我这不知道有多冷清,打发了人,将迎春,还有宁府的惜春都接来我这,跟探春一起养着吧。我瞧着,惜春在宁府、迎春在东边,没人管没人问,都怪可怜的。”虽恨屋及乌,因寇氏的缘故不喜欢迎春,但她是老祖宗,还能跟个毛孩子过不去?

        邢夫人听着那“没人管、没人问”,讪讪的,吭哧说:“她不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怎么管她都是错。”因迎春过来了,月钱、口粮、衣裳都得王夫人这边出,她就省下了好大一笔,就跟捡到便宜一样,窃喜起来。

        王夫人见贾母要给贾赦送女人,抿着嘴角眼睛向帘子外一瞥,答应了贾母,就握着手上蜜蜡念珠走了出来,瞥见帘子外彩霞、金钏等着她,吩咐说:“去叫了珠大爷屋子里的可人来,叫她陪着周瑞家的去东边给大老爷送东西。”

        彩霞纳闷着,才要问送什么东西需要可人过去,就见王夫人眼神冷冽彻骨地盯了她一眼,不敢多嘴,忙从贾母后院东西穿堂那出去找可人。

        王夫人嘴角噙着骇人的冷笑,也从贾母后院东西穿堂出去,走在后廊东西巷子里,见周瑞家的过来,就叫周瑞家的附耳,细细交代一通。

        “太太,当真把可人送给赦老爷?”周瑞家的吓了一跳,送可人走,这不等于从贾珠嘴里拔牙吗?贾珠可是十四岁进学的文曲星,又眼看要娶了国子监祭酒李守中的女儿,前途不可限量;况且,贾珠又不是风流种子,没几日过门的珠大奶奶据说也不是个小肚鸡肠的,王夫人急赶着这会子打发走贾珠的房里人做什么?

        王夫人攥着念珠,瞅着前面跟着彩霞姗姗过来的可人,咬咬切齿地说:“这狐媚子,成日里做那半死不活的样,勾引得好端端的哥儿不正经地读书,成日里就在后宅里乱转。珠儿已经十八岁,跟他同一年进学的,都已经为官做宰了,他至今还没向那秋闱场上走一遭……都是这狐媚子勾引的。俗话说,好女不嫁二夫,我倒要瞧瞧,这狐媚子知道要跟了一把胡子、龌蹉肮脏的大老爷,有没有那个胆量去寻死!”

        周瑞家的被王夫人的脸色又唬了一跳,瞧见可人走来了,也不敢再多嘴,两只手亲昵地拉着可人的臂膀,笑盈盈地说:“姑娘快随着我去给赦老爷送东西去,不然迟了,珠大爷从内书房回来,谁伺候他?”

        可人见周瑞家的打趣她,脸上绯红了一片,又羞涩又惶恐地去看王夫人,见王夫人满眼赞赏地看她,一时欣喜,反倒嗔怨地瞥了一眼造谣说王夫人不待见她的彩霞,就跟着周瑞家的去了。

        周瑞家的将一方簇新的,星光下略带丝绸光泽的包袱塞给可人,一路上生怕可人多心,就一直打趣她,一会子问“珠大爷可说了,珠大奶奶进门后,几时求太太给你开脸?”一会子又说“放心吧,都打听好了,咱们那位珠大奶奶,是个读着《女则》、《女戒》长大的,才不会拈酸吃醋呢。”

        可人听周瑞家的絮絮叨叨,脸红得春桃一般,娇嗔道:“嫂子再说,我就恼了。珠大奶奶怎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周瑞家的瞅着可人,心里不住地啧啧,想贾赦屋子里那么些花容月貌的美人,哪个不是三五个月就被贾赦抛在了脑后?能像寇氏那样留住贾赦十几年的,能有几个?心里为可人惋惜着,就领着可人进了黑油大门,穿过三道仪门,进了摆着寇氏棺材的厅上。

        “老爷。”周瑞家的堆笑望着贾赦。

        果然,贾赦如王夫人所料,待冰肌玉骨、我见犹怜的可人进了厅上,两只眼睛就紧紧地盯着灯影子下,美艳不可方物的可人。

        贾琏见惯了自家老子这德性,只伸手遮住迎春的眼,就也“肥水不流外人田”地盯着可人看。

        迎春推开贾琏的手,也向可人看去,看着时,心里疑惑周瑞家的领着贾珠的“宝贝”过来做什么?

        “老爷,”可人被大房一家盯得不好意思了,低头羞涩地说:“老爷,老太太打发我来给老爷送东西。老太太说,她年纪大了,禁不住老爷这么折腾,说荣禧堂已经叫二老爷、二太太住下了,再换过来,人家反倒要疑心咱们贾家兄弟不和睦。”

        迎春蹙眉,琢磨着这说辞,贾赦肯信?

        贾赦将对可人垂涎三尺的嘴脸一抹,外强中干地冷笑一声,“老太太只要老二一家就够了,何必再管我们这边死活?”

        周瑞家的急赶着说:“大老爷,不是那么回事。老太太说了,她大寿的时候,一定要老爷出面,不然,她算哪门子国公府的老太太?老爷你瞧,老太太给你送了什么来?老太太说了,明儿个还叫政老爷、珍大爷、珠大爷来瞧老爷呢。”两只带着金钏的手按在可人肩膀上,轻轻地就将可人向贾赦面前一推。

        可人不明所以地向前走了两步,待要将怀里金灿灿的锦缎包袱拿给贾赦看,却见周瑞家的牵着她的手,提着她的裙子给贾赦看她的手脚。

        “周嫂子……”可人一双剪水双眸骇然地睁大,心里打起鼓来,看见贾赦一步步地逼近,忽然明白了周瑞家的意思。

        “好一个美人儿。”贾赦嘴里啧啧赞叹着向可人走去,见周瑞家的打量着这灵堂,就笑了,“今晚上就拆了这灵堂,可不能给老太太的大寿添堵。”

        周瑞家的赶紧附和:“老爷说的是。”

        迎春眼皮子跳了起来,贾赦不是要夺回荣禧堂吗?怎么送一个美人过来,贾赦就软了?莫非——迎春一凛,恍然大悟到贾赦没那胆量去夺回荣禧堂,不过是觉得搬到这憋屈的花园住脸上无光,不好见人,所以可怜兮兮地,要借着寇氏的死,逼着贾母给他个台阶下,好叫他再见贾政、贾珠等人。

        太窝囊了!迎春叹了一声,忽然眼前闪过一道水红的影子,只听砰地一声,可人重重地撞在了寇氏的棺材角上。

        迎春吓得惊叫一声,闭着眼睛向贾琏扑过去。

        贾琏也惊诧地叫了一声,忙过去扶起额头上血流如注的可人,在可人鼻子下试探了一下,对贾赦说:“老爷,快叫太医,还有气!”

        贾赦气咻咻地怒道:“不知好歹的东西,胆敢嫌弃老爷我!”一怒之下,甩袖走了。

        迎春听贾琏的声音离着她足有三尺远,摸了摸手下细细的腰杆子,诧异地抬头望了一眼那跟贾琏六分相似,恍若桃花般妖娆的面孔,呀,她抱的真不是贾琏?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8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