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9章 张榜眼

第9章 张榜眼

        “快叫了太医来!”贾琏依旧锲而不舍地喊,周瑞家的只丢下一句“这可了不得了,回头怎么跟珠大爷交代?可人只是来送个东西,被老爷……”

        “闭上你的臭嘴!”迎春松开抱住的腰杆子,横眉冷目地指向周瑞家的,“你要造谣说,是我们老爷逼死了侄子的丫头?”

        一阵邪风吹来,火盆里烧了一半的黄纸被风卷起,漂浮在灵堂上。

        周瑞家的虽见多识广,但被素来软弱的迎春呵斥一句,竟然吓得不敢出声。

        甩袖子没走出去的贾赦听迎春这怒喝一声,皱着眉头背着手,又转了回来。

        “老爷,”迎春瞥了一眼她刚才抱过的人,瞧那人虽模样像是贾琏,但身上穿着一身水洗的几乎分辨不出颜色的布衣,虽衣衫比不得贾琏富贵,但浑身的高华气度、儒雅神韵,却不是贾琏比得上的。贾琏身上的,是俗世红男绿女的烟火气;那人身上的,就是世外高士隐者的云霞气。心里琢磨着这人是谁,为什么原主没见过,就拉着贾赦的手,指向周瑞家的,“老爷,这婆子要栽赃老爷一个逼死侄子房里人的罪名!”

        周瑞家的起初对迎春的惊诧消散了,忙对着贾赦辩解说:“老爷、姑娘误会了,老太太打发小的,就是来送可人抱着的包袱的……老爷要不拿着那样的眼神去看可人,可人也不会……”

        “哎,人命要紧!珠大哥回来了问,怎么回他?”贾琏见没人管血流如注的可人,瞧着可人面如金纸,血流在脸上越发地绮丽,抱起可人就向后院里走。

        贾赦照着周瑞家的脸上啐道:“你这混账婆子,你不拉着她的手脚给我看,我会以为老太太将她赏给我了?”

        周瑞家的大呼小叫,“老爷,哪有祖母拿着孙子的人给儿子的道理?”

        贾赦一时语塞,竟当真以为是他误会在先,才会逼得可人寻死。

        迎春瞧着贾赦,就觉得好笑:“老爷何必跟个婆子浪费唇舌,拉了她打上三十板子,丢到西边兽头大门前就是。”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人,必定是王夫人授意她带了可人过来。王夫人这么着,是不肯叫贾母对贾赦服软?

        “没听见姑娘的话吗?拉出去打了,再丢到荣国府兽头大门前。”贾赦气得几乎吐出一口热血来,还当贾母、王夫人知道怕了,没想到她们竟然拿了一个瞧不上他的丫头来羞辱他!

        “二姑娘!”周瑞家的瞧出迎春在煽风点火,忙走到迎春跟前,伸手抓住迎春,堆笑说:“姑娘,老太太那边等着接了姑娘……”

        迎春知道自己小,打周瑞家的一巴掌,她也不痛不痒,伸手勾着周瑞家的耳朵上明晃晃的金耳环向下一扯。

        周瑞家的杀猪一样地嚎叫一声,捂住不住流血的耳洞,一脸震惊地望着迎春。

        贾赦也震惊了。

        早早地就作壁上观的癞头和尚、跛足道士盘腿坐在蒲团上,兴味盎然地看着。

        那出世的“贾琏”一脸果不其然地嗤笑一声。

        迎春牵着贾赦的手,满眼孺慕地看他,“老爷,女儿病了这么一场,瞧着里里外外的人,没人把咱们父女两个放在眼里,厨房里的媳妇想不给我做饭就不做;二太太的陪房,想陷害老爷就陷害老爷……为了老爷的脸面,女儿也不能再叫人随手就打我的丫鬟,随手就把我抓在手里。”既然只有贾赦能把她五千两银子卖了,从今以后,她就只巴结贾赦一个。

        “好孩子。”贾赦震惊之后,回忆着周瑞家的对迎春的轻慢,皱着眉头想这婆子定是瞧不起他,所以连着也瞧不起迎春,掷地有声地说:“等着瞧,看谁以后还敢瞧不起咱们父女两个!”正待要喊贾琏,就见贾琏早没了踪影。

        周瑞家的捂着耳朵,看西洋景一样地瞧着贾赦、迎春父女两个父慈女孝,有意要流了血给贾母、王夫人看,也不用帕子捂着耳朵,就叫血珠子滴答在肩膀上,“老爷、姑娘,不是那么回事,老太太要接了姑娘过去,跟三姑娘,并东府的四姑娘养在一起。”

        迎春靠着贾赦,冷笑道:“接我过去做什么?姨娘在时,还说要求老爷请了先生,给我启蒙,教我识字呢。”

        周瑞家的疼得倒抽一口气,恨不得撕了迎春,却赔笑说:“姑娘,再过两年,三姑娘也该启蒙了,到时候,姑娘跟三姑娘、四姑娘一起识字,这岂不好?”

        “老爷,你瞧,这婆子又看不起老爷了,”迎春紧紧地抓着贾赦的手,“我六岁了、探春才两岁,两年后,我八岁、探春四岁,就算认识的字一样多,人家夸的,也是四岁的探春!不是八岁的我!长此以往,谁不说,老爷的女儿比不得二老爷的女儿?”

        周瑞家的见迎春还在煽风点火,忙说:“话不是那样说,二老爷早央了人,相中了一位博学多才的先生给姑娘们……”

        “你的意思是,我们老爷眼光不如二老爷,人脉也不如二老爷,不能像二老爷一样央了人,相中一位博学多才的先生?”迎春依靠着贾赦,她才不去贾母那过寄人篱下的日子!

        周瑞家的一时语塞,瞅着迎春满口的糯米小牙,恨不得一颗颗将她的牙齿掰下来,想到贾赦的性子,待笑不笑地说:“大老爷哪有那个功夫……”

        “人呢?都死哪去了?还不把这没上没下的婆子拉出去打!”贾赦冷喝一声,指着出世的“贾琏”,“不是来打秋风吗?不是来替你老子、老娘讨药钱吗?以后就做了我这姑娘的先生。”颇为得意地望着周瑞家的,“他十二岁进学,十五岁中榜眼,比珠儿还能耐呢。这样的先生,你回去问问,你那人脉广又有眼光的二老爷能不能央人找到!”

        “大老爷……”周瑞家的讪笑着,就见邢夫人的陪房费大、王善保进来了,抓着她就往外拉扯。

        邢夫人的陪房费大、王善保一群,原本指望贾赦袭爵、邢夫人风光了,就也跟着出风头,谁知道贾赦、邢夫人被撵到东边这憋屈的花园住着,他们没个正经差事,只能瞧着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吴兴、郑华等借着贾母大寿逞才卖技办事,呼幺喝六弄手脚,心里早不自在,见周瑞家的犯在贾赦手上,捂了周瑞家的嘴,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地就将周瑞家的拽出去。

        迎春拍了拍周瑞家的抓过的肩膀,好奇地望向出世的“贾琏”,见他握着拳头身子微微发颤,似乎是被贾赦嘴里的“打秋风”激怒了,好奇地问:“这位是……”

        贾赦有意将迎春抱在怀里,指着那出世的“贾琏”,嘲讽说:“这是先太太的娘家侄子,先太太的娘家人可能耐着呢!他老子先前做长安府尹的时候,叫他别去招惹义忠亲王老千岁,他偏不听!瞧吧,就那么被义忠亲王老千岁撸了下来,丢了官;他也随了他老子的牛脾气!风风光光地娶了老千岁的郡主,叫老千岁跟他们张家握手言和岂不好?偏不肯娶郡主!也跟他老子一样,不识时务地丢了官!”

        迎春惊讶地又向那出世“贾琏”望去,就连邢大舅都是一身绫罗绸缎,这张家沦落到一身布衣的地步,难怪贾家跟张家断绝了来往。

        “士可杀不可辱……”出世的“贾琏”水眸扫向寇氏的灵位,想到自己堂堂榜眼,要给他们张家出来的陪嫁丫头的女儿启蒙,恍若冠玉的脸上越发羞愤难当。

        贾赦轻蔑地一嗤,“你老子不是说,跟我断了来往吗?你还不是一样求到我跟前?迎春,以后,好好地跟着张先生读书识字,这么着,你姨娘泉下有知,也能瞑目了。”

        迎春听贾赦说话,立时低眉敛目,她不是蠢货,岂会听不出,贾赦有意拿着她的庶出身份,羞辱这心高气傲的张家少年,见张家少年甩袖要走,心知他这一走,必定有人嘲笑她姨娘生的还敢痴心妄想叫个榜眼教她读书识字,于是搂着贾赦脖子说:“老爷,我不要他。”

        “……为什么?”本甩袖要走的出世“贾琏”脚步一顿,只觉又被贾家父女羞辱一回,忍不住出声问。

        贾赦也纳闷地问迎春:“为什么不要他?他肚子里当真有点墨水,做官不行,给你启蒙正好。”

        “他连官都做不好,怎么教书育人?”迎春摸着贾赦的胡子。

        贾赦说:“自古清流不存于浊世,这世道,他那官做不好,也在情理之中。”

        不光迎春,就连出世的“贾琏”都一脸不敢置信地震惊住。

        狗嘴里也会吐象牙了,迎春扫了一眼出世的“贾琏”,哼了一声,对贾赦撒娇说:“他连做清官,要比奸官更奸的道理都不明白,怎么教书育人?”

        贾赦微微蹙眉,忽然将迎春举了起来,“了不得了,我的迎儿竟然这样有见识了。”抱着迎春,就催着迎春给寇氏上香。

        出世的“贾琏”呆呆地站在地上,喃喃地念叨着“清官要比奸官更奸”,眨了眨眼望着不成体统的灵牌前,他父亲母亲口中胡作非为的贾赦、懦弱不堪的迎春,不肯白拿了贾赦的银子,攥着拳头说:“姑丈,我回家告诉了父亲、母亲,就来教导迎春妹妹读书。”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8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