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10章 珠大爷

第10章 珠大爷

        “我不喜欢傲骨铮铮,记得来贾家时,把你那一身硬骨头搁在张家,别带进贾家来。”贾赦奚落了一声,瞅着寇氏的牌位怔怔出神。

        迎春瞧贾赦嘴唇轻轻蠕动,凑过去听他说什么。

        “要是琏儿能有允之一半,丽娥,你泉下也能安息了。”

        这允之,就是出世的“贾琏”,这丽娥,又是哪个?迎春纳闷着,瞧贾赦那怅然若失的模样,拉着贾赦的手问:“老爷,大姐姐生辰的事张扬开,老太太、二太太一准会服软。”

        贾赦脸上的怅然若失一扫而光,蹙眉说:“你年纪小,不知道轻重!家务事哪有往大了闹的?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大姐姐进宫,倘若出息了,咱们脸上也有光,吓唬吓唬老太太、二太太就够了,哪能当真去做那挽回不了的事?”将张允之气度,跟贾琏比较一番,心里讪讪的,背着手就向前院书房去了。

        懦夫!迎春望着贾赦背影,只想出这两个字来,对付贾母、王夫人这在贾珠、元春、宝玉年纪还小时就给他们造势的心思缜密的人,不拿出鱼死网破的决心,可不行。

        “嘻——”地一声,一直作壁上观的癞头和尚、跛足道士兴味盎然地盯着迎春。

        “小姑娘,不如拜了我做师父吧?人生苦短,瞧着你小小年纪,怪好玩的。”癞头和尚摩挲着油腻、肥厚的下巴,搭拉在脸颊上的长长眉毛轻轻地挑起。

        “玩?”迎春眨了眨眼,她明明是在赌自己的命——一旦贾赦跟贾母和好,她被送到贾母那,就是寄人篱下。俗话说,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家的狗窝,她可不想跟着贾母、王夫人过活;就看贾赦拿着寇氏做由子跟贾母闹这么一场,贾母也不会待见她。仗着如今年纪小,蹲在癞头和尚跟前,抓了抓光洁的脑门,笑嘻嘻地说:“大师不想拐我了?”

        癞头和尚一摇头,肥厚的耳垂几乎拍打到脸上,“小姑娘这样机灵,怎么拐得走呢?”

        迎春听见外头一声悲怆的“可人——”,手指向外一指:“两位大师不拐我,就拐走了他吧——将他在外头藏个十天半个月的。”

        跛足道士盘腿坐着,先不出声,须臾两只手指轻轻地一捻。

        “要钱?这好办。”钱能解决的事,都不叫事这话,迎春瞧见跪了许久的司棋提着灯笼来寻她,就问:“姨娘的东西都送过去了?”

        “是。”司棋美中不足地一叹,“可惜里头拇指大的宝石,都叫太太拿了去。”

        迎春这会子也不在意那针头线脑的,吩咐说:“去取了姨娘的蝴蝶金领扣来。”瞅着寇氏的牌位,念叨着莫怪莫怪。

        “姑娘,谁又哄姑娘东西了?”司棋立刻警惕起来。

        “别多问,也别跟旁人说,快去。”迎春严厉地看了司棋一眼。

        司棋因先前跟绣橘自作主张,险些坏了迎春的事,如今不敢多嘴,忙提着灯笼就向回走。

        “小姑娘果然畅快!”跛足道士念叨着。

        迎春抿唇一笑,只听见一声“大爷,太太叫你立时回去”,就喝道:“谁又不把老爷放在眼里了?在姨娘的灵堂前也敢大呼小叫。”

        “……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外头人嘀咕了一声。

        迎春听出是王夫人的陪房周瑞的声音,冷笑一声,她巴不得将贾赦、贾政间的关系挑拨得势不两立呢,于是叫嚷着:“王大伯、费大伯?有人骂老爷狗仗人势,你们也不管管?”瞥见司棋回来了,又对寇氏灵位说一声莫怪,就将那枚累死嵌宝的蝴蝶金领扣递给了跛足道士。

        跛足道士接了,随手塞在搭在肩膀上的褡裢里。

        才收拾了周瑞家的的费大、王善保,嫉妒周瑞已久,巴不得找个由子将王夫人的陪房都教训了,反正是迎春发话,好赖怪不到他们头上,他们就肆无忌惮地拖了周瑞走。

        没人阻拦,就见一位芝兰玉树的羸弱贵公子踉跄着跑进来,望见棺材上的一点血痕,不胜哀伤地举起葱白如玉的纤长手指遮在面前,修长的眼睫颤抖着,叫人不忍目睹。

        “大哥节哀。”迎春认出这就是文曲星贾珠,一脸哀戚地走上前去。

        “可人她……”贾珠以为可人当真死了,立时面如死灰,落下两行清泪来,“可人,我来迟了……二妹妹,可人人呢?”

        “阿弥陀佛。”癞头和尚从蒲团上站起身来,随跛足道士一同向外走。

        迎春着急了:不是答应把贾珠带出去藏一些时日吗?

        “大师……”贾珠眼泪涟涟地望着癞头和尚、跛足道士向外去,因觉贾赦不会随便请个和尚道士来家,于是这癞头和尚、跛足道士的衣衫褴褛、臭气哄哄,都成了别具一格的仙风道骨。

        “走吧,替那孽障在乱葬岗念一念经,叫她来生投成个男儿,再不来遭这无妄之灾。”跛足道士似唱似念地说完,一径地向外走。

        “乱葬岗?可人被大老爷丢到了乱葬岗?”贾珠喃喃地念叨着,脚步蹒跚地就随着那癞头和尚、跛足道士向外走,一路上,人人都围着周瑞冷嘲热讽、拳打脚踢,竟是没人留意到贾珠不知不觉间,已经在黑夜里随着癞头和尚、跛足道士出了贾赦那道黑油大门。

        向南前厅上,司棋见贾珠就那么失魂落魄地跟着和尚、道士走了,吓得胡言乱语起来,“姑娘,珠大爷去当和尚、道士去了?”

        “那等出门扯淡、回家困觉的世家公子哥就算做和尚、道士,也只会舒舒坦坦地去自家庙里、道观里。等着吧,吃几天苦头,知道那可人还比不过一床软被、一碗热汤可贵,他就自己回来了。”迎春记得书里可人是早死了,贾珠是有几个妾室的。可见,就如贾宝玉死了林黛玉,一样能跟薛宝钗举案齐眉一样,这可人对贾珠而言,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人物。

        迎春念叨着,给蔻氏上了香,就领着司棋向后走,对司棋说:“老太太那的鸳鸯、琥珀、珍珠、鹦哥,二太太那的彩霞、金钏、玉钏,宝玉那的麝月、茜雪,三姑娘那的翠墨,老太太给了云姑娘的翠缕,再加上一个可人,她们是无话不说,无事不做的。等她们来探望可人,千万要将二太太设计可人、珠大爷出家、元姑娘生辰不好的事,说给她们听。”

        “可人还有命吗?”司棋物伤其类地感叹着。

        “肯定有,不然,咱们那琏二爷早叫嚷起来了。”迎春嗤笑,话音才落,就见堆叠着各色形状石头的上房院子里,贾琏讪讪地搓着手上血污向迎春走来。

        “妹妹。”

        迎春听见这亲昵的称呼,就猜着没好事,“……哥哥该不会,把珠大哥的房里人,送到我屋子里去了吧?”她不是薛宝钗,可没那份跟薛蟠的房里人同吃同住的爱好。

        贾琏不尴不尬地说:“也只剩下妹妹的屋子能送了。”可人身份尴尬,把她送到贾赦姬妾屋子里,她又要寻死,且难保贾赦不会一时昏了头,又将手伸到可人身上;送到他那,他也不是柳下惠,万一传出点难听的话,叫他怎么面对贾珠?

        “二爷怎么能这样!”司棋惊叫一声,万一贾赦不管不顾闯到迎春房里,这迎春的名声也叫贾赦败坏了。不是她对贾赦没信心,是太有信心,才不得不防着。

        “也好。”迎春盯着贾琏吐出两个字,示意司棋稍安勿躁,就领着司棋要走。

        “妹妹,听说,我母亲的东西,也在寇姨娘那……”贾琏安排好了可人,立时背着手,摆出一副长兄的威严模样,居高临下地望着迎春。

        “听说?”迎春低着头,学着贾赦嗤笑一声,“听、谁、说?”将贾赦原配张氏的东西还给贾琏也在情理之中,但眼前她不能给!一旦给了,就败给了那教唆贾琏向她讨要东西的人。

        迎春声音顿一下,贾琏心就咯噔一声,矮下身子,蹙着俊俏的剑眉,笑着看迎春,“妹妹,问这个做什么?谁跟我说,不是说呢?”

        “哥哥是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呢。”迎春因贾琏心虚,就确定了那跟贾琏调三调四的人的身份,欣赏着贾琏脸上一分分浮现出来的的错愕,再次心叹可惜名花有主了。

        “妹妹这说的是什么话?谁敢要我的命?”贾琏回头望了一望,只瞧见邢夫人不在,家里的姨娘们就如百鬼夜行一般,花枝招摇地四处乱窜,恨不得人人都喊出一句“长夜漫漫,无心睡眠”也不知道,是等着勾引贾赦,还是等着勾结他……

        迎春凑到贾琏耳边,瞧着他那双桃花眼不安地乱眨,轻声说:“俗话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太太不在,姨娘死了,有人急等着抓哥哥一个现行,将哥哥跟那几个狐狸精,交给老爷处置。这么着,太太被撵了、哥哥被打了,她就是老爷跟前的第一得意人,就是咱们这一房里的老大了。”

        “谁要抓我?”贾琏不是个榆木疙瘩,一下子就听明白,那狐狸精指的是贾赦的姬妾,有人要将他跟贾赦的姬妾厮混的事,说给贾赦听。可恨他素来只敢给贾赦姬妾打情骂俏,过过嘴瘾,不敢下手,就有人惦记着抓他个“现行”。

        迎春先卖着关子不说,待瞧见隔着柱子,美人风筝一样的莫姨娘满脸得意地张望,想起就是莫姨娘的丫鬟抢在别人前头跟莲花儿说王氏被撵出去了,险些就害得她们露出得意忘形的模样给贾赦看见。气恼这莫姨娘嫁祸给她,又猜着是莫姨娘撺掇贾琏来跟她讨要东西,就给贾琏递眼色。

        贾琏顺着迎春的眼光望过去,失笑道:“绝不是她。”

        迎春见贾琏这样笃定,就也笃定是莫姨娘,在贾琏耳边低声说:“就是她,她当我的司棋、绣橘、莲花儿年纪小,不懂事,就不避讳我们。敢问二哥,可是她叫二哥讨了先太太的东西,再交给她收着?”

        贾琏不自觉地点头,才刚他一出迎春的屋子,莫姨娘就凑了上来,因他素日里不得亲近莫姨娘,见她乍然走来,很有两分受宠若惊,跟她说笑了几句,被她勾得心生荡漾,就依着她的话,来讨他母亲的东西——为讨她欢心,当然也许下了将东西从迎春那要来,再交给她收着的话。

        迎春小小年纪哪有能耐无中生有出这些话来,定是莫氏一时得意忘形,叫迎春那一屋子黄毛小丫头听了去。可恨,这婆娘竟然将他当二傻子一样戏耍!她定是想叫他掉以轻心,从他嘴里套出他跟贾赦哪个姬妾要好、怎么来往,再设计陷害他,将他捉奸在床……

        脑门上一暖,贾琏从怔忡间回过神,只觉后背上冷汗涔涔,虽说贾赦贪多嚼不烂,但也不会容他染指他的姬妾。

        “二爷,天不早了,该回去歇着了。”贾琏的大丫头青衿提着灯笼过来找人。

        贾琏瞅着这一院子花枝招展没人管的“魑魅魍魉”,信不过自己的定力,更信不过贾赦,生怕贾赦听了些捕风捉影的话就拿着鞭子打他,起身就向前走,“我在书房里歇着,叫人送了被褥去书房。”

        “二爷?”青衿疑惑了一下,提着灯笼就回贾琏屋子里整理被褥。

        莫姨娘一天里,被贾赦、贾琏父子接连“违约”,面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通红的指甲用力地抓在朱红的柱子上。

        迎春温柔沉默地对莫姨娘低头一笑,眼角瞥着四处游荡的“魑魅魍魉”,她就是真鬼一只,还怕这些假鬼?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8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