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13章 两三百

第13章 两三百

        “二爷,西边荣禧堂都没这样的规矩!”从贵嫂子那得好处最多的莫姨娘先急得叫嚷起来。

        扈姨娘紧跟着附和说:“正是,二爷既然知道少了的米粮哪去了,只管去找那罪魁祸首,何必作践我们这些只敢去厨房多要些点心的苦命人?”

        “二哥?”迎春瞧贾琏蹙着眉,心里却不以为贾琏那一句“知道了”是虚张声势,在她看来,贾琏是当真看出家里的乱象出在哪了,只可惜,他没胆量去管。

        厨房里的管事冷眼旁观,不奉承贾琏,也不劝阻他,只问:“二爷,这新规矩,是只问过了老爷就好,还是先问过了老爷,还要打发人去西边问了大太太?”

        ……

        “二爷,二爷!不好了,”费大家的急匆匆地跑过来,紫赯色的脸颊在惨淡的红灯下一照,煞是骇人,“我们抓人时,恰撞见西边二太太陪房吴兴的儿子窜进咱们院子里,跟何姨娘那的小丫头亲亲我我。我跟王大嫂子说不抓,张思运家的非要抓。如今吴兴闹到二太太那,二太太去老祖宗那说二老爷明儿个衙门里还有要紧的差事要办,偏被西边聒噪得睡不着。老太太就问,西边做什么聒噪?二太太回了一句,老太太说‘原来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那张家人也太猖狂了些,趁着大太太不在,就敢作乱。叫琏儿领着张思运、张思远来,我问问他们究竟是安了什么心,好端端的哥儿,都叫他们教唆坏了。’”

        “嘻——”地一声,不知谁站在水塘边轻蔑地嗤笑出声。

        “哎呦,都散了吧,贵嫂子回家休息休息,别耽误了明儿个的早饭。”莫姨娘嗤笑连连,勾搭着扈姨娘的臂膀,在扈姨娘耳畔嘀嘀咕咕,引得扈姨娘笑得花枝乱颤。

        贾琏如遭雷击、如陷冰窟,气急败坏道:“我就不该管这些‘闲事’!就叫一家子乱去,我只管自己痛快了就好。”

        费大家的嗫嚅说:“二爷,快领着张思运、张思远去吧……迟了,老祖宗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呢……万一,老祖宗责怪我们太太不会管教二爷,叫二爷将先大太太的嫁妆交给她管着,二爷先前许给我们的话,也不中用了。”

        贾琏浑身一冷,僵硬着站着,就如陷进泥潭中,亏得他还以为自己腰杆子粗了,没想到贾母、王夫人轻飘飘的一下子,就卸掉了他浑身的功力。

        “二哥。”迎春轻轻摇了摇贾琏的手,“先别急,先见了张思远、张思运,知道先太太留下多少嫁妆再说。”

        “问了又怎样?若不是今儿个二太太提起他们两个,我一时还记不得他们的名字呢。”贾琏气恼地啐了一声,拔腿要向前去,见迎春拉着他的手,有心拨开迎春的手,“妹妹去歇着吧。”

        “二哥!”迎春叫了一声,今晚上她绝对不能输,一旦输了,贾琏还是风流快活的琏二爷,她就要成了五千两银子被卖掉的可怜虫,“二哥听我一句,好好地跟张思运、张思远兄弟说了话,再决定其他的事。”

        “说了又怎样?”贾琏咽下一口晦气,见迎春还拽着他的袖子,因今晚上想给迎春出头却落到“孤立无援”地步,一时只觉自己就是书中“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可怜虫,见迎春的手暖暖的,就握了她的手在手里,顺着水塘子,路过一片翠竹时,讪讪地说:“迎春,等见了祖母……祖母八成要叫我‘长记性’,要我带着人在荣禧堂那站到明儿个天亮才肯见我……我推说是你教唆我的,左右你姨娘才没了,料想,老祖宗也不会为难你……”觑见角落处站着几个丫鬟叽叽咕咕,疑心丫鬟们嘲笑他呢。

        “先见过了张思远、张思远再说。”迎春坚持着,俗话说酒壮怂人胆,那财帛迷人得很,就不信贾琏看见张氏留给他的嫁妆,还这样灰心丧气。

        忽然前面火光燃起,一阵焦糊味道传来,贾琏领着迎春走到向南厅上,望见寇氏灵堂里没人照管,火星燎了幔子,待要骂一句看守火烛的小厮死哪去了,又不耐烦开口,见迎春看,就咕哝说:“放心,烧不到你姨娘的棺材。我就不管,看事闹大了,哪个不自在?”

        “还不是咱们这一房人不自在,左右西边荣禧堂那的人老实规矩着呢。”迎春冷笑一声,既然王夫人还有心管着贾琏,不要他生出“走正道”的心思,那么说,王夫人还不知道贾珠不见了?如此说来,王夫人养的下人,也不是那么老实规矩,都瞒着贾珠的动向不跟王夫人说呢。

        “走。”贾琏并非对贾母、王夫人的所作所为无知无觉,而是每常想着他知道了又能怎样?白得罪了贾母、王夫人不说,贾赦、邢夫人也难支持他一下。何苦呢?不如就干脆讨好贾母、王夫人。于是听迎春这挑拨的话,咳嗽一声,反倒劝迎春:“妹妹,老爷、太太是靠不住了,你听我的,还是跟着老太太、二老爷、二太太去过清净日子吧。”

        迎春点头,心说贾琏这话倒是出自肺腑,跨过角门门槛,恰望见贾赦浑身酒气地扶着墙,忙摇晃贾琏的手,“老爷来了。”

        “老爷。”贾琏哆嗦了一下,垂着手紧闭着眼睛,等着听了他的话的贾赦那巴掌落在身上。等着时,苦中作乐地想亏得贾赦手上没拿着鞭子。

        “……见过张思运、张思远了?”贾赦打了个酒嗝,踉跄着走到贾琏、迎春兄妹跟前。

        “是。”贾琏忙回了贾赦。

        贾赦拿着手在贾琏肩膀上拍了拍,“好好干,你太太你姨娘给你留下二三十万,够咱们爷三在这花园里吃用的了。”

        二三十万!贾琏眸子猛然一亮,就跟看见亲爹一样,亲昵地搀扶着贾赦,“老爷,怎么就有二三十万?”

        贾赦打了个酒嗝,“寇姨娘常说,银子是活的,攥在手里自己个享受不到,人家也赚不到,越用越有……她拿了你姨娘的嫁妆去做买卖……”眼眶一热,忽然扶着墙壁嚎啕起来,“我的一对好姐姐哎,一个个的都叫人算计了去……这叫我们孤儿鳏夫的,以后可怎么活?”嘴里骂骂咧咧的,叫个小厮扶着就要去给张氏、寇氏上香。

        “老爷!哥哥瞧着家里的下人很不规矩……”迎春赶着问一句。

        “都撵了。”贾赦一甩袖子,满脸老泪纵横地将身子压在小厮身上,白日里倒是虚情假意得很,这黑夜里,就满嘴胡说地哭得好不可怜,“都哄着我说,你去了,就替我聘个好的回来……谁知道那姓邢的,竟然是那么个好法……”

        “快扶着老爷回去歇着。”贾琏眉头一跳,听出贾赦的言外之意,是张氏临终前也有一段叫人难以启齿的故事,心里憋闷得很,也瞧出不管是十几年前还是如今,贾赦都不是个靠得住的人,牵着迎春一起向外去,走到前院,只瞧见因贾母叫人过来发话,早有献殷勤的将张思远、张思运都捆了起来。

        “松绑。”贾琏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王善保推着被捆住的张思远、张思运,挨近贾琏,皮笑肉不笑地说:“二爷,老太太那边等着呢,咱们这就去给老太太一个交代?”

        费大卷了袖子,摩拳擦掌地等着摁了喊冤的张思远、张思运去荣禧堂那。

        贾琏看向张思远、张思运,只瞧见脸庞清癯、骨架清瘦的张家兄弟手被捆在背后,也静静地看他。

        “……先给他们松绑,待我跟他们说完了话,再提。”贾琏想到二三十万,竭力平静地说。

        “二爷,还跟他们废话什么?迟了,老太太指不定以为二爷是存心聒噪得二老爷不得清净呢。”费大抓了张思远的臂膀,就怂恿贾琏这会子就走。

        贾琏眉头一蹙,见张思远、张思远悲悯地看他,心里一动,不由地想,要是张氏在,瞧见她十月怀胎生下的儿子落到这般境地……一咬牙,发狠道:“废话什么?松绑。”

        “……哎,是。”费大瑟缩了一下,心里想着等邢夫人拿到张氏的嫁妆,他一样能领了庄子、铺子里的差事干!于是虽答应了,却也不是十分的怕贾琏,给张思远、张思运松绑后,就咕哝说:“二爷快些吧,耽误了时辰,我们也要跟着二爷遭殃。”

        “随着我来。”贾琏耷拉着眼皮,依旧牵着迎春,领着张思远、张思运进了他的外书房,只瞧见四处黑灯瞎火的,原本该伺候在外书房的小厮也不知道浪荡到哪去了。

        “……二爷的小厮趁着角门没关,进后院跟丫头鬼混去了。”张思远见贾琏左顾右盼,知道他在找小厮,就提醒了一句。

        “咳。”贾琏咳嗽一声,领着迎春、张思远、张思运进了书房,摸索着找到火折子点了蜡烛,先将书桌上的书本一把抱起来,丢到里间去,随后坐在椅子上,尴尬地等着张思远、张思远说话。

        迎春瞧贾琏这书房里也没什么十分贵重的摆设、十分稀罕的字画,甚至没有寻常公子哥喜欢的围棋、弓箭,心里纳罕,就站在贾琏身边。

        张思远揉着手腕,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没想到二爷才想立威,就有人急着将二爷踩在脚下。”

        贾琏不肯在母亲的人跟前示弱,辩解说:“也不是,是恰赶上二老爷明儿个有事……”对上张思远、张思运的眼神,自嘲地一笑,对着他母亲的人,还回护贾母、王夫人做什么?“听老爷说,先太太、寇姨娘给我们爷三留下了二三十万?”

        张思远摇了摇头。

        “没有二三十万,那是……十二三万?”聊胜于无,贾琏早先只听人说张氏的嫁妆都拿去填补败落的张家了,于是想着能“白得”个十二三万也好,反正对他而言都是横财。

        张思远再次摇头。

        “二三万?”贾琏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决心要是张思远、张思运敢再摇头,就立时叫了人将他们发卖出去。

        张思远道:“回二爷,是两三百万。”

        贾琏腿一软,几乎从椅子上滑落下来,亏得面前的书案将他挡住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8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