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16章 二将军

第16章 二将军

        “怎么着,你个老小子还不服气?”三十五六、风流倜傥的贾珍将身上的大红绣金五彩斗篷向伸手一甩,待斗篷被秋风鼓起时,拔下插在脑后的洒金大扇,用力地敲向那脸上流露出不服气的庄稼汉。

        原来听说贾珠跟着一个癞头和尚、一位跛足道士出家去了,正在酒楼里跟几个狐朋狗友吃酒听戏的贾珍忙撇下一堆朋友、三两佳人,急匆匆地赶回来帮着荣国府找人;谁知才下了马,就瞧见砰地一声,一个二流子打扮的庄稼汉一脚踹飞了“敕造荣国府”五个金字。虽说他是宁国府人,但宁荣二府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他怎么能坐视不管?

        “大爷,”庄稼汉忙收敛了脸上的不服气,硬生生地挤出谦卑、懦弱来,打量着贾珍,闻见贾珍一身脂粉酒气,心想这就是他的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连连地作揖讨好他,“大爷,小的头回子进城,不知道规矩……方才瞧见你们府上千金被人推到匾额下,怕伤了她的性命,所以忍不住出手相救。”那匾是御赐的,除了他,就算是他身边的御前侍卫也不敢抬脚去踹。

        “救你姑奶奶!”贾珍打了个酒嗝,拿着扇子押着庄稼汉到石狮子下,用力地把庄稼汉的脑袋向地上摁,见庄稼汉的腿挺直着,抬脚踹了他的腿弯子,“嗨哟,你老小子骨头挺硬的!你瞧瞧,给我瞧瞧,地上碎的是什么?”

        “匾。”庄稼汉攥着拳头,瞥见台阶下几步之外乔装打扮的御前侍卫按捺不住要来救驾,淡淡地扫他们一眼,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你个老小子跟谁眉来眼去的?”贾珍手上摆弄着洒金大扇,弯着腰指着地上一个勉强看得出“公”字的木板,“瞅见了吗?这是太、祖皇帝赏赐给我们贾家的。离着我们贾家老祖宗大寿还有四天,四天后,满城的皇亲国戚都要赶来给我们老祖宗祝寿,宫里只怕也有赏赐下来呢。你赶着这会子踹了我们荣国府的匾,触了我们老祖宗的霉头,啧啧,你这条小命要交待在这了。”反着手拍了拍庄稼汉的脸颊,打了个嗝,听贾蓉劝他“大爷,交给我来处置”,这才扶着石狮子站稳当。

        庄稼汉被穿红戴绿的贾蓉、贾蔷摁住,两条腿不得已地跪在地上,眸子里卷过一阵暴风骤雨,怎么说,他都是贾家女儿的救命恩人,但看他不露出真实身份,贾家有几个人会把他当恩人一样看待?想着,眼睛就扫向贾赦。

        自从贾珍打了庄稼汉一巴掌后,贾赦就手脚冰凉、脸色煞白,虽说是对迎春的话将信将疑,没全然信了她,但也不敢拿着小命去赌庄稼汉一定不是给他俸禄的人,被庄稼汉一瞥,只觉他那一把美髯保养修剪的比南安老王爷还要精致,绝对不会是庄稼人,恨不得立时给他跪下,把他那乌黑胡子上粘着的贾珍的唾沫擦掉……

        贾赦认出他来了?庄稼汉眉头一蹙,觉得不大可能,贾赦跟贾珍一样,只有袭爵进宫谢恩的时候,远远地跪着给他磕了头;可见,贾赦脸色煞白,是因为砸了“敕造荣国府”这御赐匾额。

        “蓉哥儿、蔷哥儿,快放手。”贾赦急忙走过去,先推开唇红齿白的贾蓉,再拉开眉清目秀的贾蔷,舌头打结一样,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这是救了迎春一命的恩人。”

        “老爷,是那女人推了我。”迎春领着贾赦,指向那嘴角上一点痦子,装模作样看热闹的婆子。

        贾赦正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庄稼汉,看庄稼汉竭力地装出战战兢兢的模样,揭穿他,怕不好——谁知道撞见皇帝这么窘迫的一面,会不会被皇帝日后报复;不揭穿,怕贾珍会糊涂着再打了皇帝。望见贾政的轿子远远过来了,想着就叫贾政诚惶诚恐地揭穿皇帝吧,于是搂着迎春问:“是哪个婆子?”认清楚是王夫人的陪房吴兴家的,咬牙冷笑,“该死的婆子,还不过来跪下,生了黑心黑肠,连主人家小姑娘都敢害!”

        庄稼汉瞅着贾赦还会说句公道话,心里冷嗤一声,这样的一等将军,怎么带兵打仗?望向贾赦口中的女人,凑到贾赦跟前,给迎春作证说:“大老爷,就是这女人推了姑娘,小的眼里瞧着清楚呢。”

        贾赦哆嗦了一下,使出浑身的力气,才没多看庄稼汉一眼。

        “大老爷、珍大爷,小的冤枉!”吴兴家的委屈地叫了一声,瞅见贾政的轿子过来了,握着帕子先哭了起来。

        昨儿个贾琏无事生非要整顿东边花园子,害得她儿子被逮住偷偷幽会贾赦姬妾的丫头。虽说这事王夫人替她出了一口气,借着贾母打压了贾琏;但瞧王夫人的意思,是嫌她儿子不争气,日后也肯重用她儿子了。这口恶气,她怎么能忍住?不能撒在贾赦、贾琏身上,当然要撒在那黄毛小丫头身上了。

        “这是怎么了?”扶着官帽、挽着官袍,阔脸权腮的贾政拧着眉头走出官轿,先着急地看向围着看热闹的宁荣二府下人,“珠大爷找到了?就都闲着聚在这边。”

        “回老爷,人还没找回来呢。”吴兴家的哭着,跪到贾政跟前,“老爷你瞧瞧,大老爷先教唆和尚、道士拐带着珠大爷走了不说,又闹着要摘匾,摘匾的时候,又将匾砸了;匾又险些砸了二姑娘……”

        “砸了什么匾?”贾政哪里耐烦听吴兴家的啰嗦聒噪,望见贾赦、贾珍并一个庄稼人站在石狮子前,睁大眼睛看向石狮子下的碎片,蹲下来拼凑出一个“公”字,不由地瘫坐在地上,哽咽说:“老国公出生入死,才挣下这么个匾……招谁惹谁了?是大哥砸的?”

        贾赦悻悻的看一眼庄稼汉,两只手扶着迎春,瞧贾政没看庄稼汉一眼,唯恐贾政也像贾珍一样对庄稼汉大打出手,抢着说:“老二,你媳妇的陪房要害死你侄女,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贾政一怔,蹙眉看向迎春,看迎春好端端的,就疑心贾赦无中生有:“大哥,如今不是说这事的时候,况且,吴兴家的素来老实,无缘无故,去害一个毛孩子做什么?”

        “谁都没瞧见,姑娘站在梯子下的时候,还是背对着我的,难道姑娘背后长眼睛的,能看出是我推的?还不是因为我是二太太的人,有人就巴不得借着冤枉我,打了我们太太的脸。还求老爷给我主持公道,还我一个清白,不然我以后顶着个要害姑娘的名,怎么在太太身边当差?”吴兴家的干嚎着。

        贾政心里埋怨贾赦好端端的日子不过,竟然下作到借着王夫人的陪房打王夫人的脸,蹙眉道:“大哥,吴兴家的话有道理,兴许是迎春年幼看错了,当务之急,还是先处置了匾额的事吧。”

        “回二老爷,小的也看见是那婆子动的手。”庄稼汉插嘴,打量着贾政,心想贾代善临终前,带着贾政进宫时,听贾政说话,虽有些迂腐,但也是个品行端方的……

        “就你一个人看见,还有谁看见了?”吴兴家的放下蒙着脸的帕子,拉住围观的人,一个个问,“你瞧见我推姑娘了?要有一个人瞧见,我就叫大老爷砍了我这一双手。”

        看热闹的宁荣二府下人,谁不知道荣国府里真正得势的是二老爷、二太太,于是张嘴就替吴兴家的辩解。

        ——姑娘是自己个跑到了匾下。

        ——就是,姑娘也有七八岁了,这么大的姑娘合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就敢到大街上四处乱跑呢?

        ——老爷千万要给吴兴家的主持公道,不然冤枉了她不要紧,要紧的是太太的脸被人打了。

        ……

        “我亲眼看见的,还有假?”庄稼汉叫了一声,就不信只有他一个人看见,其他人也一定看见了,可恨这些人睁眼说瞎话,竟然没一个敢承认;还有这贾赦太无能了,人人称呼贾政夫妇为“老爷”“太太”,可见眼里是把贾政夫妇当成正经的主人家;贾赦真对不起他那“一等将军”的名,连自家女儿都护不住。

        贾政一脸讳莫如深地望着贾赦,就知道贾赦自己无能,又见不得旁人好。

        “我亲眼看见的!”庄稼汉不服气地又叫了一声,瞥见吴兴家的得意地看他,心想这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你这没有规矩的狗东西!”贾珍抬脚向庄稼汉身上踹去,重重地呸了一声,对贾政说:“老爷,侄儿亲眼瞧见,这狗东西瞧见咱们家的匾掉下来,不知道去扑救,反倒抬脚去踹。”

        贾政终于正眼去看庄稼汉了,见那庄稼汉先是一脸畏畏缩缩随后却在眼里流露出一丝不以为然,似乎是瞧不起他为了一块匾就要死要活的模样,一时气恼起来,抓了身边小厮手里的鞭子,三两步走了过来,挥着鞭子就向庄稼汉身上抽去,“你这无知无识的,当我们荣国府的匾,跟你们乡下土财主的匾一样?我们的匾坏了,是要呈报给朝廷知道的!”

        “打不得,打不得……匾是我手里滑下去的,他不踹一脚,也会碎。报给朝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贾赦嘴里咕哝着,眼神留意到贾政一鞭子带起庄稼汉的衣角,衣角里果然露出一点明黄,瞧贾政还没瞧见还要打,当即抓了贾政手里的鞭子,他打小就因要袭武官的爵,骑马射箭没一样不要学的,虽荒废了几年,但底子也比文弱的贾政强,夺了贾政手里的鞭子,看贾政还要过来,当即啪地一声一鞭子重重地甩出去,见贾珍还要来劝,当即照着贾珍面上一鞭子抽出去,握着鞭子指向吴兴家的,“我等着你来投案自首。”,便护着庄稼汉,惴惴不安地说:“您这边请。”

        庄稼汉眉头一皱,瞧贾赦是当真认出他来了,背着手,倨傲道:“瞧宁荣两府的人,没一个听你的,你能送我出了宁荣大街?”

        “能。”贾赦咬牙逞强,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位虽不是他请来的,但叫他一直留在这也不行,于是瞧贾珍推了贾蓉来劝他,便又一鞭子抽向贾蓉,喝道:“谁拦我,一律抽死他!”

        “霸气。”迎春忙搂着贾赦的腿。

        “这是七八岁的姑娘?这明明是四五岁的。”贾赦喝了一声,故意将迎春说得小一些,一手抱着迎春壮胆,一手握着鞭子,就在前面带路。

        庄稼汉嗤笑一声,心想狗急了也会跳墙,就背着手跟着贾赦走。

        “呦呵,他还真有胆子跟着走——”贾珍逞强又向前走了一步,贾赦转身便又一鞭子照着贾珍脸面上抽去,瞧前面贾政的随从还不让开,便冷笑着一路抽过去。

        “大老爷,”荣国府东角门里,赖大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走到贾赦身边几步之外,说道:“老太太说,她大寿的时候,大老爷不必过去了。”

        “稀罕过去呢!”贾赦一听,就知道贾母要拿着“孝道”压制他,贾母大寿的时候他不到,不知道有多少人说闲话呢。

        “大老爷,我劝你一句……”

        贾赦鞭子一甩,见赖大躲开了,于是一手抱着迎春,一手向赖大攻去。

        赖大退后七八步,见没地退了,只得伸手去抓贾赦的鞭子,忽然瞧贾赦对他一挤眼睛,竟鬼使神差地想起幼时怎么跟贾赦作假,叫贾代善以为贾赦武艺精进了,于是身子随着贾赦的鞭子一挥重重地扑倒在地上。

        后头人瞧威风八面的赖大都趴下了,越发不敢去拦贾赦,被人催着上去,离着贾赦三尺远,就往地上趴。

        迎春错愕了,还当贾赦被酒色掏空身子了,原来他还有两下子。

        庄稼汉也愣了一下,因贾赦、赖大的默契,竟瞧不出破绽来,只当贾赦一鞭子就抽飞高高大大的赖大,等走出了宁荣大街东头,几个乔装打扮的御前侍卫驾了马车来接他,便蹙眉说:“原当你是酒囊饭袋……你是如何看穿朕的身份的?”

        “……皇上龙章风姿,睥睨间带着雷霆之势,下臣……”贾赦绞尽脑汁地想着,总不能说皇帝的乔装改扮,被个六岁小丫头一眼看穿了,望见庄稼汉头上的发髻被贾政抽得乱了,心里一提,越发说不出话来了。

        “瞧你也有几分能耐,怎么就那么窝囊呢?罢了,以后好生给朕当差去。既然你母亲等着朕的寿礼,朕明儿个就给她送来。”庄稼汉抹了一下嘴角,嘴里嘶了一声,讳莫如深地瞥了一眼宁荣大街上的宁荣二府牌坊,转身踩着侍卫上了马车。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8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