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20章 再结怨

第20章 再结怨

        贾琏的脸微微发白,迎春忙扯了贾琏的袖子,轻声说:“二哥快去老爷衙门,先嚷嚷开,就说老太太因为皇上把咱们老爷的匾挂在咱们老爷门口,没挂在二叔门口,生皇上的气,昏死过去了。”

        没错,贾母就是那么任性。

        贾琏正担心贾母给他安上个不孝的罪名,毁了他这辈子,听了这话,想到贾母挂在嘴边的那句“雷霆雨露具是君恩”,心道她拿着孝字压他,他就回她一个“忠”字,看闹到最后,谁赔得最多,气得连两三百万的事都没想起来,抽开脚下的千叶石榴,忙大步流星地向外赶。

        “琏儿呢?快捆了他来。”王夫人隔着墙喝了一声。

        迎春依旧站在千叶石榴树下听着,瞧那边又是传太医又是叫人的,唯恐贾琏走了,贾母先逮住了她,也不叫司棋、绣橘、莲花儿、桃萼收拾这边的纸墨笔砚,赶紧地带着人进了房,也不理会期期艾艾看她的可人,穿过后房门溜出上房院子,顺着羊肠小径,躲到开满了盘子大小的火红芍药花围着的四面封闭亭子里。

        可人躺在炕上,瞧见迎春风风火火地带着人走了,下了炕,开了后房门瞧见屋后一片翠竹却不见迎春等人的踪影,正纳闷,忽然听见一声“琏二爷、二姑娘呢?”,就望见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吴兴家的、郑华家的,连同府里有头有脸的管事媳妇林之孝家的、吴新登家的、余信家的、张材家的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几位嫂子,出什么事了?”可人柔弱无力地挨着后房门站着。

        “琏二爷下令叫人打了老太太。”周瑞家的带着一枚翠绿通透玉镯的手一拨,将可人推开,“瞧着姑娘是出了后房门?”

        可人被推得磕到一面紫檀边金桂月挂屏,捂着磕疼了的手肘,哀哀地说:“嫂子这是做什么?往日里亲亲热热的……”

        “谁跟你亲热?姑娘呢?趁早说出来,不然……”周瑞家的冷冷地瞥着可人,她还当自己是贾珠身边有头有脸的丫头?贾珠出家了,可人就紧等着去死吧。

        “嫂子——”

        “快别叫嫂子了,我们这边正找二爷、姑娘呢,你先出去。”林之孝家的忙给可人递眼色。

        可人低着头正要走,就被吴兴家的、郑华家的拦住。

        吴兴家的撇了嘴角,对吴新登家的、余信家的笑,“劳烦两位嫂子将她也捆了,一并交给老太太处置——个小蹄子,不知道背着人勾引着大爷做了什么不人不鬼的事,害得大爷一听说她寻死,就出了家。”

        吴新登家的、余信家的,一个管着贾家库房,一个管着贾家家庙家庵香火,论起来,比王夫人的陪房还有体面,如今瞧吴兴家的指派起她们来,一个两个只管叠着手笑,却不动手。

        吴兴家的脸上一讪,只得跟郑华家的递了眼色,将花朵一样娇嫩、柳条一样纤细的可人紧紧地捆住,推着可人出了后房门,就浩浩荡荡地在一片竹林里找人,没瞧见人,就又开了文竹编的翠色后院门,顺着一带芙蓉花篱笆四处地去找人。

        “二爷总不至于带着二姑娘出门。”找不着人,吴兴家的站在芙蓉花篱笆下重重地啐了一声。

        “姑娘……”司棋轻声地喊,瞧那芙蓉花篱笆离着这芍药凉亭只有十几步路,提心吊胆起来。

        “嘘——”迎春嘘了一声,瞧着周瑞家的等人没想着过来,轻轻地叹了一声,忽然瞧见手里捻着一朵蕙兰的莫姨娘走到芙蓉花篱笆下,瞧莫姨娘轻开檀口后,周瑞家的等人就皮笑肉不笑地冲着这凉亭走来,心里一紧,反倒从容,料到贾母不会打罚她,却一定会当着她的面打罚司棋、绣橘四个以给她个教训,指了指亭子后门,示意司棋、绣橘、莲花儿、桃萼四个小豆丁先钻出去,然后大大方方地开了这亭子门走了出来。

        “就只姑娘一个?”周瑞家的眼睛向亭子里扫。

        “除了我,周嫂子还想抓谁?”迎春瞥了一眼昨儿个要害死她,今儿个依旧耀武扬威替王夫人当差的吴兴家的,也不用人多费唇舌,就向前头走。

        周瑞家的还不死心,拨弄着面前的芍药花,将一朵开得鲜艳的芍药花撕得一塌糊涂,“司棋、绣橘呢?这小蹄子们,还不出来伺候姑娘?”

        “周嫂子是来单抓我一个,还是要把一府的人抓了去?据我说,不如领着莫姨娘一同过去得好。”迎春瞅着躲在芙蓉花篱下探头探脑的莫姨娘。

        莫姨娘听见迎春提起她,不得不走到芍药花前,一面故作镇定地去闻花香,一面好奇道:“做什么要领着我过去?”

        迎春睁大清澈的眼睛望着莫姨娘,“姨娘,太太不在,一家人就数你最大,人人都听你的话,如今老爷、太太都不在家,姨娘不带着我去见老太太,谁带着我去?”

        莫姨娘心里一咯噔,才要谦虚两句,林之孝家的、张材家的就挽着莫姨娘的臂膀,劝她说“既然姑娘这样说,姨娘就带着姑娘过去吧——左右,这两日里的事,姨娘一定清楚。”

        莫姨娘受了两天的“委屈”,可谓是屡战屡败,听林之孝家的、张材家的这样说,疑心人人都猜疑是她教唆得贾赦,忙摆着手说:“两位嫂子,我知道个什么?这两天,连老爷的面都见不着呢。”

        不但林之孝家的、张材家的,就连其他的管事媳妇,都一致认为莫姨娘生得最好,寇氏一死,就数莫姨娘最得宠,一准是他教唆得贾赦、贾琏惹是生非,于是面上堆着笑,一面请迎春向外走、一面推着莫姨娘。

        “嫂子们,好歹叫个车来。”莫姨娘不得已地跟着走,想着到了贾母跟前再解释去。走到角门下,瞧见林之孝家的等人也不叫车、也不叫轿子来,忙央求着说:“不拘哪位太太的车,好歹叫来让我跟姑娘坐一坐,就那么青天白日地走在大街上,叫人瞧了去……”

        “怕个什么?一大早,老太太都自己在大街上走呢。”周瑞家的冷笑着。

        莫姨娘忙拿了帕子蒙在脸上,出了黑油大门走在大街上,瞧见不少京城人士站在门边看贾家的新匾,只觉看她的人分外得多,于是索性将帕子放下来,越发腰肢款摆地走,果然听见惊叹声陆续响起。

        ——好一位窈窕女子,怎么就被捆着了呢?

        莫姨娘脸上僵硬了一下,瞥了一眼被捆着的可人,暗暗地啐了一声,又拿着帕子捂着脸做出羞赧模样。

        迎春瞧见莫姨娘这做派,只可怜她如花似玉的年纪就跟了一把胡子的贾赦,再瞧可人脸上红得滴得下血珠来,心想这些婆子媳妇有意拉着贾赦房里的人出来“游街”呢,果然,人家一问这是怎么了,周瑞家的、吴兴家的、郑华家的就抢着说“是琏二爷不懂事,这已经进了秋天了,竟然敢叫人提了水桶泼了老太太一身的凉水。”

        ——怎么这样忤逆不孝?说来奇怪,这贾家二老爷一家子品行端方、大老爷一家子无恶不作,怎么皇上偏偏把那匾挂在了大老爷门上?

        ——别是二老爷看着老实,实际上……反正走着瞧,二老爷才一个五品的官,贾家那好漂亮的门楼要保不住了。

        ——那小姑娘是大老爷膝下的姑娘?怎么不打发轿子抬着,就叫她在地上走?

        ——怕是老太太、二太太心里不痛快,折腾不到大老爷,就作践个小姑娘家吧。你瞧,大老爷家的丫头、侍妾都叫拉到大街上了。

        ……

        昔日王夫人的陪房提起贾赦、贾琏来,这街坊邻居没有不跟着称赞贾政一房、嫌弃贾赦一房的,如今这三个陪房见人因为一个匾换了地方挂就改了口,登时噎得没话说。

        “哇——”地一声,迎春忽然站住了,两只手揉着眼睛嚎啕起来,“是皇上要把老爷的匾挂在老爷门前的,不是老爷拦着不叫皇上把他的匾挂在二老爷门上。”

        “姑娘。”吴兴家的伸手捂住迎春的嘴,急着将她送到贾母跟前,又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迎春用力地咬着吴兴家的手指,吴兴家的吃疼,松开手指,勉强地笑道:“姑娘,小的抱着你进去。”

        “不要、不要,你一定是瞧着昨儿个推我一把,看我没叫那匾砸死,所以今天又要摔死我呢。”迎春用力地踢打吴兴家的。

        “姑娘说得这是什么话!”吴兴家的脚上快快地走着,满是手汗的手又捂到迎春口鼻上。

        迎春挣扎了一下见挣扎不开,干脆脖子一软,脑袋向后仰去。

        吴兴家的瞧了心里冷笑,也不去管。

        吴新登家的、张材家的、余信家的、林之孝家的却因为外头人议论纷纷,冷不丁想到贾母不舍得将这偌大的府邸交上去,只怕会重新分家,叫贾赦、邢夫人一房来当家,这么着,她们又要归着贾赦来管,于是生怕迎春在她们手里有个三长两短,忙赶着伸出手指去迎春鼻子下试探,一时着急试探不到迎春的气息,离着角门还有十来步,就赶着喊“姑娘不好了,快掐人中”。

        吴新登家的从吴兴家的手里抢过迎春抱在怀里,听吴兴家的嘀咕说“她装的呢,就信了她”,便叫道:“怕是你捂到姑娘口鼻了!姑娘有个三长两短……”

        “别说了,将给姑娘掐人中。”林之孝家的嚷嚷着。

        迎春人中上一疼,才张嘴又哇地哭起来。

        “都说了是装的。”吴兴家的嘀咕了一句。

        ——昨儿个,吴兴家的就想治死姑娘呢。

        吴兴家的狠狠地一回头,瞅见是宁国府的下人多嘴,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找死也不看日子,我弄死姑娘做什么?”紧跟着一堆媳妇子进了贾母房里,瞧见贾母躺在挂了红锦帐子的西边套间暖阁里躺着,邢夫人、王夫人擦着眼泪站在暖阁边摆着香炉的条案前,先跪下来哽咽着说:“老太太、太太,小的再没脸在二太太跟前当差了,当着大街上,姑娘就嚷嚷说小的要害她。”

        “……姑娘人中上怎么有个指甲印子?”伺候在贾母床边,赖嬷嬷望见迎春眼泪涟涟、脸上涨红,忙问了一句。

        吴兴家的才要开口,吴新登家的回说:“大街上看的人多,姑娘哭了起来,吴兴家的捂住了姑娘口鼻,叫姑娘一时,没了气息。亏得我们及时掐姑娘的人中,姑娘才缓过劲来。”

        “大街上……”贾母愣愣地扫了一眼王夫人,一下子就明白她要她去接贾琏、迎春来,她一准没打发车子轿子过去,就叫迎春在大街上走过来,心里冷笑连连,暗道若不是王夫人阳奉阴违送了可人过去,可人就不会寻死,贾珠就不会出家、贾赦就不会迁怒到那“敕造荣国府”的匾上,可见王夫人才是今次的罪魁祸首,有意要敲打敲打她,当即做出有气无力的模样问,“吴兴家的如今领着什么差?”

        吴兴家的忙垂手上前,回道:“回老祖宗,小的如今管着一家的花木,老太太院子里的翦霞绡、紫玉莲、紫霞杯、玛瑙盘、紫罗刹这些个菊花,都是小的两口子采买来的。”

        “难怪不如往年的瞧着新鲜,老大家的,这差事,叫王善保两口子领着吧。”贾母丢下一句话,瞧迎春可怜兮兮的,想起早晨就是迎春无故乱问,叫贾琏通了心窍顶撞她,低声道:“我一盘子佛豆昨儿个只捡了一般,叫迎春替我去捡,沾沾我的寿……”

        话音还没落下,迎春有样学样,学着贾母昏倒在地上起不来身。

        “姑娘昏了,莫姨娘去吧。”贾母眼皮子乱跳,瞧不出迎春是真昏,还是假昏,瞥见妖精一样的莫姨娘,心想寇氏没了,一准是这女人挑唆得爷们、姑娘都跟她不对付。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8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