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24章 明巴结

第24章 明巴结

        原来迎春被穆老三交托给神武将军冯紫英后,安下心神,便担忧起可人来:贾珠可是为了可人“出家”呢,贾母、王夫人怎么会饶恕她。

        恰在大街上听说贾家西府割了一半府邸,要放出许多用不着的下人,就疑心趁着这乱子,贾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王夫人掩人耳目地就把可人发卖出来——给贾母、王夫人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张扬着发卖,毕竟贾珠出家的消息还瞒着国子监祭酒李守中呢;倘若李家知道了,吵嚷起来,不但贾珠这门亲事要丢了,就连贾珠身上的功名也要没了——谁肯叫个和尚去考科甲?

        如此,断定了王夫人会偷偷摸摸地卖可人,恰冯唐之子冯紫英一直纠缠着替柳湘莲讨要桃萼,便对着冯紫英兜着圈子说有一个叫可人的十四五岁丫头,一定会因为她被拐出贾家,就被贾母、王夫人发卖出来。于是童言童语地跟冯紫英约定拿了那可人换桃萼,就叫冯紫英缠着冯唐去救可人。

        冯唐坐在轿子里,靠着靛蓝的引枕,倒是没问可人、桃萼的事,只寥寥问了几句怎么认识的穆老三,得知贾政、贾珍打了穆老三,拍手笑道:“这么瞧着,你二叔出城当这一次差,怕要办砸了差事,重新打回工部里学习呢。”说着话,就叫自己随从盯着宁荣大街,瞅准时机了再去救人。

        迎春听见那“学习”二字,会心一笑,知道冯唐的意思是,贾政的官没丢,但只怕要在工部里做个动辄得咎的“无事忙”了。

        瞧那冯紫英满嘴的义薄云天,又怕话多了在冯唐跟前露出破绽——毕竟她可是装作不知道穆老三是谁,耍赖认下的干爹,就索性谁的话也不正经搭理,一会子肚子饿,一会子好奇街上小把戏的消磨时光。

        兴许是迎春腕子上一根明黄丝绦的效用,冯唐也不急着去西山,就也一会子打发人去买小点心,一会子买了昆仑奴面具的给迎春。

        于是,他们才出城门,冯唐的长随就已经将可人买来了。

        瞧着满天繁星下城外芳草萋萋,万籁俱寂,不时有孤鸟惊飞,迎春只做出困顿的模样,不叫可人跟冯唐、冯紫英搭上话,打着哈欠靠着可人,就催着轿子快向西山去。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可人在轿子福了福身,只觉得如今再想起贾赦来,也觉得贾赦慈眉善目、老实忠厚得很,待要问是谁救了迎春又救了她,见迎春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她噤声,便老实地闭了嘴,半响说了一句:“姑娘救了我,从今以后,只要姑娘吩咐一声,可人若能办到,绝不推辞一下。”

        迎春听了,低声笑道:“万一珠大爷回来了呢?”

        可人脸色雪白一片,没有一丝的血色,“……回来了又怎样?他、他竟然不来救我,转身就出家了。论起担当来,还比不得小小年纪的姑娘呢。”九死一生下,竟看破了一样,再不以为贾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只觉他不问清楚就出家,又害得她被贾母、王夫人憎恨,又害得没进门的珠大奶奶尴尬难堪。

        迎春瞧她是当真想明白了,心笑她先前也是狗眼看人低了,这可人能混到贾珠跟前第一人的位置,也不全是这一副好皮囊的功劳。忽然听见静寂中一点动静传来,微微撩起帘子,只瞧见一片连着高耸城楼的芳草地上,借着星光,贾赦老夫聊发少年狂地骑着马,握着一根球仗俯下身子向一枚约莫看出点红色的球打去;那一日不见的贾琏高高地举着灯笼叫嚷:“老爷,王爷在西南等着呢!”这一声后,贾赦果然使出吃奶的劲将那红球向西南打去,不料球没飞到西南,反倒向西北飘去;忽然又冒出一匹雪白的马,马上球杖一拦,那球就飞进了高高挂在杆子上的球筐里。

        “哎——”贾琏站在边上,干着急。

        一匹红鬃马奔到贾赦跟前,马上老当益壮的南安老王爷拿着球杖向贾赦胸前一捅,“窝囊废!自打你跟我一军后,就像挨了一盆子狗血一样,只见输,不见赢!”

        贾赦臊得满脸通红,忙翻身下了马唯唯诺诺地赔不是,不说自己功夫不到家,反倒举着球杖埋怨贾琏,“都怪下官那混账小子吵吵嚷嚷,看下官打烂他的狗头,给王爷出气去。”

        “哼,不用打他的狗头,你叫他上场,你一边歇着去吧。”南安老王爷瞅了一眼还没怎样就气喘吁吁的贾赦,对贾琏一扬球杖,“来替你老子吧。”

        贾琏忙慌将手上灯笼递给小厮提着,迎上去接了贾赦手里的球杖并马匹,翻身上了马。

        贾赦红着脸退到球场外,望见齐国公陈翼之孙世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马魁之孙世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两人配合得南安老王爷好不默契,心里艳羡着,忽然被人一拍肩膀,正要将在南安老王爷那受了气撒在拍他的人身上,一回头瞧见是虽年轻却深得君心的神武将军冯唐,就抱着臂膀笑道:“什么风把老弟给吹来了。”

        “什么风,还不是你家的风!你家风大雨急的,连个姑娘都叫吹了出来。”冯唐示意贾赦去瞧抬着的青花轿子。

        贾赦听见轿子里悉悉索索的啜泣声,又看冯唐抿着嘴意味深长地看他,生怕在一群同僚面前丢人,也不敢问,只匆匆地对冯唐一拱手道了谢,也不再瞧贾琏陪着南安老王爷打马球,忙叫伺候在一旁的费大、王善保领着轿子随着他进了西山大营,直进了分给他的一间干净院子,进了房里,坐在插了几根孔雀尾的粉彩大花瓶下,捧着茶就蹙眉等人进来。

        “老爷!”迎春哽咽着,扑到贾赦怀里,“老爷,险些就见不着你了!”故意地把手腕子举起来,将那饶了三四圈的明黄丝绦露出来。

        贾赦被要训斥迎春太轻狂,就算家里有点事,也该忍一忍,等他跟贾琏回去了处置,不该家丑外扬地叫外头人笑话了;谁知一眼瞧见那明黄丝绦,训斥的话也说不出口了,握着一方缨络出珠碎八宝手帕给迎春擦着眼泪,先不问迎春,只看向低眉顺眼着跟进来跪在地上的可人,“这是怎么回事?”

        可人跪在地上,抽噎道:“老爷,你也不在家,二老爷也不在家,老太太瞧门前御史走来走去,生怕人弹劾了二老爷,就叫人拆了兽头大门,扒了荣禧堂,将荣禧堂后廊并两边的下人房都封了交给朝廷处置……姑娘那王奶娘急着收拾自家的东西,带了姑娘去下人房那,就不管了……姑娘年纪小,一把被老太太撵出府的吴兴家的抱出家门,若不是遇上了冯将军……只怕姑娘就……”

        贾赦虽贪花好色,但如今身在西山校场,身边是一群身份不在他之下的人,不敢一味地糊涂;再则眼下也不是贪恋美色的时候,于是搂着迎春,瞧那可人哭得我见犹怜,也不动心,只捡着要紧的问:“那王奶娘不是被撵出去了吗?”

        “……老太太说她没有大错,还依旧用她……”

        “那吴兴家的怎么叫撵出去了?”贾赦又问。

        可人瞧贾赦看她的眼神虽急切,但不像是糊涂着要站他便宜的样,就回道:“那吴兴家的走在咱们家大门前,就敢捂住姑娘口鼻……几乎没把姑娘闷死……老太太听说街上人都瞧见了,怕坏了二太太的名声,所以撵了她。”

        “岂有此理!我撵出去的人,她们还要重用;大庭广众谋害姑娘的人,竟然只撵出去就算了。”贾赦鼻子里冷笑连连,重重地嘿了一声,冷笑道:“我倒要瞧瞧,她们弄丢了迎春,要怎么给我个交代。”

        “老爷,”可人犹豫踌躇着,见迎春看她,索性心一横,把听来的话都说了,“王奶娘一家瞧姑娘丢了,也不知道上报,一家子就那么逃了;老太太听说了,只当王奶娘一家拐带走了姑娘,也不叫人报官,也不叫人张扬着找,只说找不回来姑娘,就哄着老爷说姑娘顽皮掉到水井里淹死了,年纪小不能发丧就送到外头埋了……我被捆在马车里,听周瑞两口子、郑华两口子打哑谜,像是都知道姑娘叫吴兴两口子带走了,都不肯去管呢。”

        饶是原本不在意迎春,但看他不在家,贾母、邢夫人、王夫人不肯给他一份薄面关照迎春,贾赦也不由地怒了起来,红着眼睛说:“哪怕我再不好,总是她亲孙女,竟找都不叫人好好地找一找!”生着气,也不问可人怎么出的府,只挥手对费大、王善保说:“准备了轿子,明儿个一早回城,当面跟她们算账去。”

        “老爷不可!”迎春忙握住贾赦的手,瞧贾赦成日里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如今才来西山校场一天,两只手就累得哆嗦个不停。

        贾赦望着迎春腕子上的明黄丝绦,心思一转,想着迎春一定又遇上皇帝了,不然就算是冯唐也拿不出这样一根金灿灿的丝绦来,咳嗽一声对可人说:“这边没有女眷,你跟了你费大叔提了水,去屋后洗漱了,再给姑娘准备下热水来,今晚上就留在后面屋子里歇着吧。”

        “是。”可人福了福身,擦了眼泪,就跟着费大、王善保去给迎春收拾屋子。

        迎春瞧这地方果然是军营,虽也才插了几根五彩斑斓的孔雀尾点缀,但堂上挂着的是气势汹汹的《万马奔腾图》,摆着的是棱角分明、修饰不多的铁梨案,就连贾赦手边的茶,一样是碧螺春,都比贾家的少了两分脂粉气。见贾赦看她,忙端正地坐好,“老爷,你忘了,老祖宗的大寿快到了。”

        贾赦嗤笑一声,“将那荣禧堂拆了,人都没地方住,还过大寿呢。”

        “其他人瞧听风声,兴许不会过去,有一户人家的下人,千里迢迢地赶来了,还有不去磕头见老祖宗的道理?”迎春擦了眼泪,双眼锃亮地望着贾赦。

        “有一户人家,千里迢迢……”贾赦沉吟着,因时刻把那两三百万挂在心上,立刻脱口道:“你姑姑的人!”咧着嘴拍着手笑了,“好,好得很。叫你姑姑的人过去,瞧一瞧老祖宗怎么惺惺作态地为你哭天抹泪,怎么说你顽皮掉进井里死了。等你姑姑的人走了,再叫你二哥哥打发了人去苏州给你姑姑请安时顺口一句提起你来,也叫你姑姑知道多少年过去了,老祖宗岁数上来的,心肠可还跟是早先一样冷硬呢。”牵着迎春的手,诚惶诚恐地问起这丝绦的事来。

        迎春见贾赦解了她的丝绦细心地塞在他自己个身上的玳瑁色香囊里,就一五一十地把穆老三搭救她的话说了,摇着贾赦的袖子,“老爷,干爹只当我不知道他是谁呢,老爷千万不要说破了才好。不然,那干爹两个字,我可喊不出口了。”

        贾赦听迎春竟然认了穆老三做皇帝,又惶恐不安又大喜过望,好半天望着迎春,“你比你哥强多了,若你哥见了,一准趴在大街上就喊起万岁来。”爱惜地拍了拍迎春的脸颊,“就在这住两天吧,容我想一想,拿了什么借口去给你姑姑请安。”

        “二月十二是林家妹妹生辰,打发人送了礼物过去。”

        贾赦蹙眉,“一个毛孩子生日,特地打发人过去,显得太巴结了。”

        迎春笑道:“就是要姑姑知道咱们在巴结她才好,料想老太太、二太太那边,是做不到咱们这样曲意奉承的,叫二哥哥找些小儿科的太医随着去。”

        “既叫了小儿科的太医去,干脆,将那妇人科的太医也一并请去……”贾赦略顿了顿,忽然想起一个人来,笑道:“就在那神武将军家里教书的张友士,他也算得上你的一位舅舅,不但学问渊博,医术也很高明,等明儿个问了神武将军,看他肯不肯叫张友士拨冗去南边走一遭。料想那样的人品,到了苏州替咱们走一圈,就算是低三下四地巴结,你姑姑也一准会感动。”

        张友士?迎春想起书里冯紫英曾给秦可卿推荐过一位大夫,大抵就是这位了。虽说这大夫医术高明得很,可终究秦可卿还是送了命。可见大夫能不能医白骨,也是要看天时地利人和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8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