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25章 小郡主

第25章 小郡主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为了两三百万,别说上赶着巴结贾敏,就算是对贾敏三跪九叩,贾赦、贾琏也在所不惜。

        只听屋子外可人嗳了一声,“琏二爷,这是姑娘的甘蔗汁”,话音落下,就见贾琏满脸绯色,眉飞色舞地跨步进来。

        “妹妹来了?我说可人怎么在这边呢。”贾琏拿了一方十样锦汗巾子擦着脸颊,瞧见贾赦冷着脸,忙收了脸上喜色。

        可人捧了个填漆茶盘进来,茶盘上放着两个雨过天青御窑方口瓷杯,一杯荡漾着黄中带绿的甘蔗汁,一杯空荡荡的只留下一点痕迹,俨然是贾琏方才抢了喝了。

        贾赦将一杯甘蔗汁端了摆在对面,叫迎春坐了对面太师椅上喝去,就望着贾琏,寥寥几句将迎春的遭遇说了,唯恐可人听了去,只把迎春遇见穆老三的事瞒住,就把请张友士替他们去苏州走一趟的话说了。

        面皮白里透红的贾琏一面为贾母、王夫人所作所为心寒,一面得意地说:“若是旁人,儿子还没什么法子,若是那张友士,这就容易了。他儿子要买官,偏短了一二千两,咱们将银子给他就是。”知道得这么清楚,言外之意,也就是张友士父子也曾来他们家门前借过银子,偏那会子不肯跟张家人亲近,没借;如今用得着人家了,人家不开口,也要把银子送去。

        贾赦没听出言外之意,捋着胡须,赞赏地望着贾琏,“越发地会办事了。”略顿了顿,又问,“刚才的马球打得怎么样?”

        贾琏忙堆笑说:“老爷一走,老王爷连着赢了七八个球,高兴得了不得,直说明儿个还要打球呢。”

        贾赦听了,脸色立刻铁青了下来。

        贾琏一颗心乱跳,暗骂自己一时轻狂,说了错话,贾赦一走,南安老王爷就接连地赢球,可不是影射贾赦是扫把星么。

        “都去歇着吧。”贾赦道。

        迎春站在桌子边,纳闷道:“军营里来了女人,不要跟南安王爷说一声?”

        “……不用了,叫你哥哥回家去,瞅准了你姑姑打发来京城的婆子走了,就接了你家去。”贾赦想起南安老王爷来,耳边就炸响一句“窝囊废”,竟像是怕死了的贾代善一样怕南安老王爷。

        迎春、贾琏瞧贾赦累得眼皮子直打架,忙识趣地不再追问,走出这边,到了一棵没有蔓枝的杨树下,贾琏问起家里的事,迎春就把贾母拆了兽头大门、荣禧堂的话说了,说话时,心想这下子林黛玉进贾府不用考虑走大门还是走角门了,不管贾政那还是贾赦这,都只有一道门。

        贾琏听了,也没多舍不得那峥嵘轩阔的荣禧堂,叮嘱可人,“好生伺候姑娘,别擅自出了这院子门。”嗅了嗅身上的汗酸味,嫌弃地拧着脖子,就向耳房洗漱了。

        迎春瞧他那模样,埋汰了一句“二哥是一时闻不到胭脂味,就浑身不自在”,笑了一笑,就随着可人进了房,只瞧这房里也是没有一丝的脂粉味,挂在床上的帐子,也不知谁用过,在角落处贴了巴掌大一块补丁。

        “方才没瞧见,我立时叫人换了新的来。”可人瞧那帐子都是旧的,疑心被褥也是旧的,既然是旧的,就用不得,于是还没站定,就要出去叫人。

        “站住,将就着吧,原本大营里进了女人就是忌讳,再啰嗦聒噪,指不定要把咱们撵出去呢。”迎春站在床边瞧一瞧,没闻见什么异味,那被褥晒过了,也满是阳光的气息,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谁敢撵了姑娘走?”可人笑了,眉眼里还带着两分国公府珠大爷身边第一人的傲气;回忆贾珠屋子里堆积的绫罗绸缎、熏染的馥郁香气,只觉这屋子实在住不得人。

        “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没听见咱们来时,老王爷拿着球杖指着老爷骂他窝囊废吗?这边比咱们老爷身份高的多的是,趁早把你身上的傲气收起来吧。”迎春说着话,就脱了身上脏兮兮的衣裳,要去沐浴。

        可人忙赶着伺候迎春沐浴,待她坐在木桶里,才想起这边没有迎春的衣裳,正想着,就听糊了粗糙一层纱的窗子外,费大喊:“可人,你出来,把神武将军给姑娘和你买的衣裳捎带进去——真没想到你这丫头值那么多银子。”

        可人低低地啐了费大一声,想着贾赦应当把银子还给冯唐了,出来抱了大大的两个白地红花的包袱进去,纳闷地想神武将军怎么料到她们要在西山多住几天?瞧这一包衣裳,也够她们一个月穿的了,将包袱放在床边没有螺钿也没有雕花的立柜上,揭开了取出一身粉色的肚兜、水绿亵裤并一身月白的中衣、中裤拿给迎春,待大营里咚咚的梆子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的吆喝声响起,就替迎春掖了帐子,去床对面的炕上躺着,想到这被褥是旧的,就疑心有怪味道,疑心到怪味道,越发地睡不着,听迎春的呼吸平缓了像是已经睡熟了,自嘲地想人家千金小姐都睡得着,她一个丫头,反倒挑三拣四的瞎矫情,于是翻身就也睡了。

        睡梦里,忽然一阵呼喝声传来,迎春、可人吓了一跳,望见天色还黑着,料想是人家要在校场上操练了,就拿了被子蒙住头依旧睡了。

        这一睡可人直睡到金光满窗的大中午才起身,起来后望见迎春自己墨了满满一砚台的墨汁正拿了就摆在这边的羊毫练字,因瞧见她的字歪歪扭扭,远不如贾珠的顺溜,就也没生出什么怀疑来,自己个洗漱后,瞧迎春那墨汁不细腻,就替她重新磨了满满一砚台墨汁,等费大送了饭菜来,紧赶着接了,就随迎春一同吃饭。

        可人最初听见外面的呼喝声,忍不住有些心惊胆战,待过了两三天,再听就不觉得怎样;又过了七八天,一时没听见那呼喝声按着时辰响起,反倒有些不习惯;等到了八月十五这一天,一大早的,还不见贾琏来接人,心里纳闷得很,瞧这屋子光秃秃的四壁,不觉想起贾珠在时,一屋子姊妹热热闹闹过生日的场面,轻叹一声,忽地想姑娘在这大营里也闷了大半个月,料想她也觉得无聊得很,昔年她曾经亲手给贾珠做了一样桂花馅的月饼,很得贾珠的欢心,既然如今跟了姑娘,不如也去做来,献给贾赦、迎春父女,讨他们欢心还在其次,要紧的事自己有个差事,就不这样百无聊赖了,丢下一句“姑娘且等着我吧”,就转身向外去。

        迎春只忙着练自己那狗爬一样的烂字,也不耐烦管她,由着她去了,练了两张字,瞧见没人指点,她这字再怎么练,都没长进,丢下笔,揉着脖子洗了手,就要吃饭,一连叫了两声可人,不见可人过来;又改口叫了一声费大,也不见费大来,心里纳罕,虽不情愿走出这屋子,但料到可人迟迟不回必定有缘由,就出了这院子去找,只瞧见两边杨树夹道的路上一堆人嚷嚷着“老王爷要军法处置了贾将军”,心想西山的贾将军可不就是她老子贾赦嘛,也顾不得贾琏早先交代过不许出了这院子的话,也跟着人跑。

        ——哎呦,哪来了个小姑娘?

        ——怕是贾将军受不住军营清苦,把小妾、女儿都带来吧?

        ……

        听见小妾两个字,迎春就知道哪里出了差错,定是可人走迷了路被人拿住了,人家一问,可人说是贾家人,南安老王爷就当贾赦耐不住寂寞,私自带了小妾进军营寻欢作乐;南安老王爷眼里容不下沙,所以要教训贾赦以正视听。

        跑到校场前高高的红漆台子边一瞧,果然贾赦涨红了脸抱着拳单膝跪在台子上,百口莫辩地瞅着可人;可人眼泪涟涟地把头低着,好似一身在贾珠跟前无往不利的手段派不上用场一样,面上比贾赦还委屈,若不知情,还以为她是被贾赦强掳了,藏在军营的呢。

        这红台下下,因今儿个中秋,大多数将士回了家,就只汇聚了约莫八百人。

        站在贾赦面前的南安老王爷瞧见了迎春,指着贾赦的鼻子冷笑,“还说本王冤枉你,瞧瞧,你不但带了小妾来,还带了女儿来,是要在我这西山享了鱼水之欢,又要享受天伦之乐?”

        贾赦脸上一会白一会红,先叫道:“王爷冤枉,这丫头是来伺候我这女儿的,当真不是我的小妾。”又瞪向可人,“你这蹄子无故乱跑什么?”

        可人身边还放着一堆开米大花朵的桂花枝条,她这短短十几年,遇到的最凶悍的人,也不过就是周瑞家的一流,如今跪在刀口舔血的南安老王爷面前,哆嗦着说不出话,好半天嗫嚅道:“奴婢瞧着中秋了,想着虽不能回家,也该、也该……”

        “也该什么?”南安老王爷冷笑一声,不跟可人计较,只一脚踹在贾赦身上,“要不要本王替你抬了高床软枕来?若不是有人说你有点能耐,本王肯叫你滥竽充数,踏足我这西山?”

        贾赦嗫嚅着,不敢吭声,心里苦笑着,他巴不得不来西山,在他那衙门里轻轻松松睡大觉呢。

        “王爷——”迎春才走上红台子跪着,冯唐就带了冯紫英匆匆地跑来,走上台子,替贾赦说情,“老王爷,人是末将带进来的,因为贾恩侯家里出了要紧的事,不得已,贾恩侯才留了她们在西山。”瞥了贾赦一眼,眼皮子一跳,贾赦竟然留了女儿、丫头在军营大半个月,也没跟南安老王爷提起。

        “不得已?你也不得已,我也不得已,难道,所有将士都要带了家眷进来?”南安老王爷冷冷地一笑,“谁也别再多嘴,立刻拿了军法处置,打他二十军棍。”

        迎春望见昨儿个陪着南安老王爷打马球的威远将军、威镇将军拿了火红的军棍过来,瞧了贾赦那一身进了西山才略紧实一点的皮肉,心想这几棍子下去,不要了贾赦的命才怪,忙跪倒南安老王爷跟前,恰望见又有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儿过来,因不能“忘恩负义”,手指不能指向冯唐父子,就指向那穿了一身绀碧色锦袍的小公子,“若说了带家眷,这不一样带了家眷吗?”

        冯唐呆了一下,眼皮子一撩,认出是南安老王爷的老来子,才六岁的小郡主做了公子装扮过来,心里明白南安老王爷不回城,南安太妃就亲自带了女儿过来陪他过节。瞧好戏地望着南安老王爷。

        南安老王爷瞥了一眼,眼皮子一跳,心说她怎么来了?

        那小公子被迎春一指,愣了一下,虽才来,但因迎春的话立刻明白出了什么事,笑道:“莫非要上演一出‘缇萦救父’?”

        “小哥哥这话就错了。”

        那小公子走了过来,倨傲地瞥了迎春一眼,“哪里错了?难道你不是要救你老子吗?”

        迎春道:“缇萦父亲淳于意乃是得罪权贵,被人诬告‘借医欺人’才要处以肉刑,我父亲可没得罪权贵。王爷,你说对吧?”

        南安老王爷一怔,挺着比贾赦还紧实的胸膛,捋着胡须笑了,“不错,你父亲不是得罪权贵。”心想这他那姑娘倒是伶俐,才来就知道出了什么事;贾赦这小丫头也是不遑多让,待他说出一句叫她没法辩驳的话,看她怎么办,手指指向女儿,故意地开口说:“但他是男孩子,将来要子继父业,来这西山也是情有可原。你,可是女孩子。”

        女孩子?迎春听了,立刻起身走到那小公子跟前,瞧见他下巴高高地翘起,似乎在等着看她的好戏,就趁着他不防备,抓着他的臂膀,脚下一绊,便将他摔倒在地上,低头觑见那唇红齿白,年纪跟她仿佛的小公子被摔得懵住了,心里过意不去,忙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

        冯唐愣住,忙去看南安老王爷的脸色。

        南安老王爷嘴微微张了一下,也被迎春这一下整懵了。

        “再来!”被摔懵了的小公子先回过神来,推开迎春站了起来,摸了两下箭袖,有模有样地摆起架势,冲着迎春撞过。

        迎春利落地闪开后,轻轻地一推,那小公子刹不住自己的力道,噗咚一声趴倒在地上。

        “再来!”摔了一跤后,揉着手腕子,这小公子毫不气馁地又向迎春冲来。

        迎春蹙眉,自打她来了这世道,见的男儿多是浑身脂粉气的,不料这小公子奶声奶气的,倒是很有毅力,听他喊再来,就不介意再叫他噗咚一声摔一跤。

        ——这是谁家的孩子?

        ——瞧着,是南安王府长史官领来的。

        ……

        南安王府的小公子?单膝跪在地上的贾赦没记起来南安王府有几位小公子,心思一动,趁着没人理会他,先一把抱住迎春,叫道:“八岁的大姑娘了,哪能随随便便地跟人摔跤!”

        正洋洋得意女儿巾帼不让须眉的南安老王爷气息一滞,聪慧地领悟到贾赦的意图,气得发笑道:“贾赦呀,贾赦,你也真是个人物!”

        贾赦脸上涨红,听那小公子喊再来,搂着迎春,心想随南安老王爷怎么说,他家的小公子跟迎春在众目睽睽之下搂搂抱抱的,总要给他个交代;迎春本就是庶出,能做了南安王府小公子的妾,也不算委屈她。

        冯唐并那抱着军棍的威远将军、威镇江军,也忍不住嗤嗤地笑起来。

        贾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迎春忙叫道:“老爷,女儿才五岁,再怎么虚岁,也虚不到八岁上。”巴不得小一岁,就也不提自己六岁。

        “这是王爷膝下的小郡主,不是小郡王。”冯唐唯恐贾赦再糊涂,忙按了按他的肩膀,悄悄地提醒一声。心想贾赦这么个满心妇人算计的将军不来军营,才是皇上之福、百姓之福。

        小郡主——贾赦一噎,望了一眼那面如满月、虎头虎脑愣小子一样的小公子,遗憾地想怎么就是个郡主了呢?被一众将士盯着,又羞赧地红了脸。

        “你是……贾家的二姑娘?”一是尊卑有别,一是嫡庶有别,南安王府的小郡主盯着迎春看了许久,才认出她来,忙躲到南安老王爷背后,叫道:“见鬼了见鬼了!你不是掉进井里淹死了吗?怎么又出来了?”

        “胡言乱语什么?”南安老王爷脸上一红,本是罚贾赦带了家眷进西山,没想到他的家眷也寻过来了,对威远将军、威镇江军一摆手,“叫人都散了吧,今儿个是中秋佳节,没回家的将士只管去本王那领了酒水菜肴。”

        “多谢王爷赏赐。”威远将军、威镇江军拱了拱手,瞧了一眼贾赦,忍俊不禁地就走下红台,叫将士们都散了去。

        “她有影子吗?她脚跟着地了吗?”方才颇有毅力的小郡主捂着眼睛,不敢去瞧迎春。

        “子不语怪力乱神,胡言乱语什么呢?”南安老王爷蹙着眉头,从身后把小郡主拉到跟前。

        小郡主白嫩嫩的手轻轻地张开,望了一眼迎春脚下的影子,睁大眼睛说:“你没死?人家都说你掉进水井里淹死了,泡得不成人样……你家老太太太伤心,才说不过大寿了。”

        迎春才不管什么家丑不可外扬,说道:“我没掉井里,是叫二太太院子里的婆子拐出来了,若不是遇上了贵人,早被发卖掉了。”

        “你真厉害,是怎么遇上贵人的?”小郡主想着虽是遇到贵人,但能从拐子手里脱身,也是能耐;况且刚才她使出浑身的解数也打不赢迎春,可见迎春真有能耐。

        贾赦咳嗽一声,贾母嫌家里兽头大门扒了过大寿不体面,倒是会给她取消寿宴找理由,见南安老王爷看他,低声道:“王爷,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既然被拐出来,怎么没见人通知你去找……”南安老王爷问了一句,心里就明白是贾母怕担上骂名,不肯去找人,反倒要敷衍着说人淹死了,嘲讽道:“真是狼母生出狗儿子,狗儿子又生出虎女来。我瞧着这世道的男儿,不管是蓬门小户,还是中等人家,乃至皇亲贵胄,个个满身的脂粉气浓得化不开,人人只知道出门扯淡回家困觉,能比上她们这两个女孩子的,都没剩下几个了。罢了,你在西山,送她回家,她就是死路一条,还是留她一命,叫她在西山跟着你吧。”

        “多谢王爷。”贾赦忙感激涕零地谢恩。

        迎春琢磨不出南安老王爷哪来这么大感慨,但这小郡主是南安王爷的女儿,瞧这气派又不像是庶出,那么南安太妃年纪应当也不大,顶多四十多;如此,如今在南安王府当家的南安郡王一准不是南安太妃的亲生儿子。这么看来,中秋佳节的,南安太妃不先跟南安老王爷说一声,就带了女儿来西山,也是“家家有本难经的经”,不得已来寻南安老王爷给她做主?若是如此,虽是庶出的,但拿着“同病相怜”四个字,倒是能跟这位小郡主亲近一二。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8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