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27章 站起来

第27章 站起来

        “我可当不起那一声姑奶奶,真羡慕你,在家辈分高,谁都敬着呢。”迎春瞧可人还在翻那一包衣裳,忙踮起脚按住她的手,“你别忙了,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去御风庭的。”

        可人纳闷道:“姑娘,这是为什么?”不是都跟南安王府的小郡主和好了吗?再说,她是郡主,让着她点,也没什么。

        “你忘了姨娘才入土没多久?”迎春苦笑了一下,她瞧着,这世道的侍妾,就算再有体面,也不过就是那样。先不说司棋、绣橘年纪小不懂事,就连贾赦、可人,也没想过她该给寇氏意思着守上几个月。

        可人经过迎春提醒,才想起寇氏来,心想这下子御风庭再热闹,迎春也去不得了,忙道:“奴婢这就去支会老爷一声,请老爷弄了几道菜来,送给姑娘吃。”说罢,就赶紧地向外去传话。

        孟璇原本以为迎春不肯去,是还在生她的气,如今听她这样说,走过来一翻,果然瞧见迎春里面穿着缟素衣裳,“我才知道你姨娘没了,虽迟了,也跟你道一声节哀吧。你羡慕我辈分高,我还羡慕你呢,你当辈分高是好事?一堆胡子花白的老头子喊我妹妹、一群脸上几道褶子的喊我姑姑、一家个头比我还高的喊我姑奶奶。”

        “这还不好?我巴不得人家都叫我姑奶奶呢。”迎春领着孟璇走出来,在廊下摆着的藤椅上坐着,只见月色如霜撒在地上、如水漂在树梢间,心想人家林黛玉、史湘云在水边联诗对句,她跟孟璇做点什么风雅的事呢?

        孟璇瞧着脚,瞥了一眼远远站着的婆子,冷笑说:“你还巴不得?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吗?母妃比父王年轻了几十岁,那些长舌头的,不是疑心母妃挑唆父王把钱财都弄出府藏着了,就是疑心我这郡主,另有来历。”

        “另有来历?”迎春低吟这四个字,眼皮子一跳,难道还有人造谣说南安太妃找人“借种”不成?她本就不是消沉的人,虽说想拿着“同病相怜”跟孟璇亲近,但瞧她小小年年纪,先说出这样悲怆的话,纵然准备了一肚子的苦水,也没法子往外倒。想起白日里瞧见那西山脚下恰有一片茂密的草地,心思一转,就拉着孟璇站起身来,“走,咱们不听戏,去那御风庭脚下玩去。”

        “那边有什么好玩的?”孟璇眨了眨眼睛。

        迎春心叹果然是高门大户家的女儿,这片刻间,就把愁容收了去,拉着孟璇道:“咱们叫人拿了木板来滑草去。”

        “滑草?”孟璇虽不知道迎春的意思,但立刻扬声吩咐,“去拿了做秋千的画板来。”

        “是。”孟璇的奶娘、嬷嬷,因西山这就只迎春一个女孩,虽嫌弃迎春出身,也勉强地不去提醒孟璇远着迎春,免得失了身份。答应一声,就去取,果然没多大会子,就取来四面描画着梅兰竹菊的画板。

        迎春凑过去瞧了一瞧,望见这叫人踩在脚底下的画板也这样精致,大开眼界之下啧啧地叹了一声,觉察到孟璇的嬷嬷轻蔑地瞥了她一眼,也不理会,被孟璇一牵,就随着她向御风庭下走。

        只见御风庭上早已亮如白昼,数不清的高大宫灯悬在半山腰上,不知哪个吹奏起一支羌笛,叫那落在一尺深草地上的月光,越发地沁凉似水;秋风一吹,那草丛波浪般起伏,恰像是波涛滚滚。

        迎春不敢拿叫孟璇冒险,毕竟她觉得不陡峭的山坡,不一定对孟璇也不陡峭,先命可人抱了一块画板随着她走到山腰上,隔着一射之地,对孟璇摆了摆手,因山里月色,望见孟璇也对她摆手,对可人说:“把画板放下吧。”

        “姑娘该不会是要从这滑下去吧?”可人心惊胆战地问,抓着画板不敢放手。

        “放下吧,我白日里瞧了一回,这草丛里没大石头。”迎春可不是乖巧的淑女性子,这大半个月不动弹,活像是身子骨生了铁锈一样。

        “……姑娘若有个三长两短……”可人担心着,转念想起迎春白日的身手,心想高门大户的,什么事都要瞒着其他人,就譬如赵姨娘一连两胎,没生之前,不也把王夫人瞒得死死的吗?兴许二姑娘往日里看着闷头闷脑,实际上比史家大姑娘还活泼呢。想着,就把那三尺长的画板放在了草地上。

        “瞧我的吧——别叫老爷忽然出声就行了。”迎春还记着白日里的事,坐在画板上对下面站着的孟璇一摆手,手一撑,就向下滑去,只见满眼都是被月光染成银色的白浪,秋风吹得发丝不住地往脑后飞,滑到一处不平的地方,画板腾空,整个人飞起来了一样。

        “迎春、迎春,我也来!”孟璇跳了两下,跑到已经停下来的迎春面前,拍着手笑道:“我瞧着你像是飞起来了。”

        “我确实飞了一段。”迎春指向那凸起的一块草丛。

        “咳。”万万没料到迎春要引着孟璇这么玩,孟璇的嬷嬷辛氏瞥了迎春一眼,笑着拉着孟璇,“郡主觉得有趣,叫贾姑娘再滑给郡主看就是了。”

        “你少啰嗦,快把画板给我拿上去。”孟璇只瞧迎春滑了一次就心痒难耐,哪里肯听这嬷嬷啰嗦。

        辛氏忙看向迎春,“贾姑娘,万一摔了郡主,你可担待不起。”

        迎春心想没有平白无故得罪孟璇嬷嬷的道理,笑道:“嬷嬷把板子拿到上面,我带着郡主滑。”拉着孟璇在前面走出十几步,瞧孟璇不大乐意,低声道:“郡主何必为难嬷嬷?先跟着我试一试,若当真能自己滑,再自己找个矮地方试着滑一下。这么着,不叫她们担惊受怕,咱们玩得也有趣。”

        孟璇蹙眉,正要也赏赐迎春一句“少啰嗦”,总算看在她白日里胳膊脱臼了忍住了。

        辛氏笑了一下,一把年纪的比不得的年轻的丫头手脚灵便,就站在台阶上指点拿着画板的丫头,“往低处摆一摆。”又指点愣着的奶娘,“也别怕露水沾湿了鞋子,去草地里走一走,把石头都检出来。”

        七八个奶娘被辛氏指点得团团转。

        孟璇低声说:“可显得她了。”

        迎春笑道:“人家也是好意。”指点着丫头把画板摆好,叫孟璇坐在她前面,叮嘱说:“郡主千万别动弹,你摔了一下,我的小命就要没了。”

        “放心。”孟璇略有些心虚,心想迎春以后知道有多少伴读因为她遭殃,一准恨不得离着她远远的。正想着,忽然耳边的风大了,眯着眼仰着头向前看,望见那白浪翻滚,心一沉后,只觉又刺激又痛快,忍不住笑了起来,“哎迎春——”

        “小心!”迎春忙按住孟璇的腿,心想果然还是自己个一个人滑自在,乍然听见一声“迎春”,心想贾赦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画板滑到底下,瞧孟璇跳起来喊“父王、母妃”,才瞧见南安老王爷拿着脚踩住了她们这画板。

        “怎么又胡闹了?”南安太妃蹙了一下眉头。

        孟璇眼珠子转着,拉着南安老王爷的手,“父王带着母妃滑一下!痛快得很,比骑马还痛快!”

        “胡闹,竟然教唆我去滑。”南安太妃嗔了一声。

        安南老王爷微笑道:“你母妃要滑,哪里用得着本王去带!想当年你老子我已经死了续弦的心,偏瞧见……”

        “咳。”南安太妃咳嗽了一声,借着嬷嬷们提着的灯笼看了一眼脸颊绯红、发丝都汗黏在剔透面皮上的迎春,疑惑地想早先贾家老太太、太太一直说迎春是个闷性子,如今瞧着怎么不像?

        “这有什么说不得的,嫂子恨不得见人就说父王向外祖家时,听见一阵银铃的笑,一瞧隔着墙一个女孩子打着秋千,红裙子飘了起来,还没瞧见人,就腆着脸向十几年兄弟相称的外祖求亲。”孟璇笑着,拉着鬓发如银的南安老王爷向山腰走。

        “璇儿!”南安太妃嗔了一句。

        南安老王爷羞赧了一下,咳嗽一声,心想他那儿媳妇越发地不像话了,这些事他玩笑着说一说就算了;她那做儿媳妇的去说,把她这公公置于何地?心里想着,就领着心肝宝贝一样的老来子向山上走。

        迎春挨着贾赦站着,犹豫地看着贾赦,琢磨着要不要贾赦带着她滑?犹豫间,就瞧见冯唐领着冯紫英向山腰上跑,贾赦又摩拳擦掌的,就拉着贾赦的手也向山腰上跑。

        贾赦私心里是懒得动弹的,好端端的酒菜不吃,费劲爬上爬下的做什么?但瞧南安老王爷兴致盎然,神武将军、威远将军、威镇江军又仗着有点能耐,一个个变着花样地往下滑,听他们嘴里不住地叫,心想有那么好玩吗?想着走到已经滑了一次的南安老王爷跟前,“王爷,咱们联诗对句去吧,这么好的月色,不做几首诗出来,实在可惜。”他这一下子总算琢磨出几句诗来,不说不出来,实在可惜。

        “做那酸了吧唧的样给谁看?绞尽脑汁地作诗,哪有这么着痛快!”南安老王爷不耐烦地把画板往贾赦怀里一塞,“你滑一个试试,听说,是你女儿想出来的玩头。”

        贾赦忙接了画板,瞧冯唐显摆地找了个很高的草地往下滑,故作镇定地说:“这一地的扫帚草滑溜得很!我也早想着这么玩了!”瞧冯唐站在画板上,就不肯像孟璇、冯紫英那些小孩子一样坐在画板上,也站在上面,脚向下一蹬,就直冲着下面滑去。

        “老爷小心!”迎春瞧贾赦在画板上颠簸了一下,心一下子揪住,却见贾赦险险地稳住了身形,虽姿态不十分的飘逸,但总算有惊无险地滑到了地上。

        “啪啪!”两声,一心等着瞧贾赦笑话的南安老王爷拍了两下手,“你小子,没瞧出来,还有两下子。”

        “王爷过奖了。”贾赦激动的声音发颤,抱着画板跑上来,亲自放在南安老王爷脚下,见孟璇、迎春都拿着眼睛钦佩地看他,不觉间就把素来塌着的肩膀挺了起来。

        “世伯是怎么做到的?”孟璇凑过来,也不觉高看了贾赦一眼,“我们只会坐着、跪着,世伯一下子就站起来了。”

        贾赦捋着胡须,瞧南安老王爷的掌上明珠喊他世伯,心里十分受用,谦虚道:“我在上头,也几乎跌下来呢!据我说,只把身子稳住了,就没什么难的。”

        “到底是世伯厉害。”孟璇恭维了一句。

        贾赦飘飘然的,望见冯唐提了画板上来,接了冯唐手上的画板,又站在上面,亲自演绎了一回,冯唐、马尚、陈瑞文并南安老王爷瞧着贾赦在画板上手舞足蹈的,模样十分滑稽,憋不住地笑了,偏等贾赦又走上来时,又学着孟璇、迎春恭维贾赦。

        贾赦如同被秋风吹醉了一样,飘飘然地谦虚两句,又往下滑。

        “噗嗤”一声,就连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冯紫英也忍俊不禁,走到迎春身边,轻声说:“快拦着你父亲吧,别叫他出丑了。”

        “这怎么是出丑?没瞧见我父亲越来越厉害了吗?”迎春心知冯紫英这年纪的小子已经开始要面子了,倒是真心感谢他这话,望见贾赦气喘吁吁地上来,双眼发光地跑到贾赦跟前,“父亲真厉害!瞧着都像是要在草地上凌空转个圈了。”

        “要转圈,也没什么难的!”贾赦一辈子收到的赞扬,也比不得今晚上,拿着画板,走到南安老王爷跟前,“要不,下臣给王爷转一圈?”

        南安老王爷拍了两下手,“那就转一圈。”瞧贾赦满心要讨好他,摆了画板就向下面滑,又听冯唐、马尚、陈瑞文去赌贾赦会不会跌倒,便嗔道:“混账东西!亏你们还是袍泽呢,他那边卖力,不说鼓舞,反倒等着瞧他笑话!等上了战场,他跌倒了,要的不光是他的性命,就连你们的小命也没了!”

        冯唐、马尚、陈瑞文三个脸上一烫。

        迎春心道南安老王爷的为人倒是值得钦佩,只可惜已经垂垂老矣了,瞧贾赦得意地站在画板上对众人一挥手,便向撒满银霜的山脚滑去,忙紧张地去看,只瞧贾赦煞是潇洒地踩着画板转了一个圈,稍稍腾空后,顺风顺水的滑到了山脚下,忙拍手道:“我老爷真厉害!”

        冯唐、马尚、陈瑞文方才腹诽贾赦哪里有资格做了他们的袍泽,如今瞧贾赦气喘如牛,但好歹滑了下去,拍着手,也不逗着他再滑了,簇拥着贾赦道:“王爷,今晚上该叫恩侯兄多喝两杯。”

        “就数他最出风头,他不多喝两杯,谁喝?”南安老王爷重重地一拍贾赦肩膀,瞧贾赦脸颊上带着酡红,滴酒不沾就先醉了,心想可怜见的,多久没出风头了?值当激动成这样?带着人就向御风庭走。

        “母妃,你瞧见了吗?贾将军真厉害!”孟璇倒是发自真心地以为贾赦厉害。

        南安太妃才三十几岁的人,成日里被人太妃太妃地喊着,人没老,心先被喊老了,瞅了一眼那压得越发平整的草地,心想若没人了,她倒是能试探试探,摸了一下迎春略有些汗湿的发髻,心道这么活泛的女孩子,怎么就叫人说成淹死了呢?

        “太妃万福。”迎春行了个万福。

        “如今不在城里,就不必多礼了。”南安太妃微微一笑,“你有孝在身,不好去听那鼓乐;恰这边就我一个女子,我也便过去,咱们就在这山脚下,赏一赏月色吧。”

        “母妃,别叫她做我的伴读了,就叫她跟着我一起读书就是。”孟璇的袖子早高高地卷起来了,如今白嫩嫩的手额头上一抹,从草上沾染的一点灰尘就抹到了脸上。

        就着琉璃灯光,南安太妃爱惜地给女儿擦了脸,想到南安老王爷说将来若把迎春跟孟璇嫁到一处才好,料到迎春少不得也要嫁个南安老王爷麾下武将之子,甭管嫡出、庶出,只要用心栽培,总能给孟璇栽培出个左膀右臂来,也不介意什么伴读不伴读的,就领着两个女孩子在山脚下赏月。

        听着箫声笛音,不觉到了三更天,迎春跟孟璇约定了十七开始来御风庭读书,望见贾赦醉醺醺的被冯唐搀扶着走,忙跟着走,只瞧着回了房里,贾赦红着脸颊还兀自得意地哼唱,对冯唐道了谢,就接了可人手上的帕子给贾赦擦脸,瞧贾赦安安稳稳地睡了,叮嘱王善保看着贾赦,这才带着可人回屋后去睡。

        “瞧老爷今儿个是当真高兴了——我还以为老爷会栽个大跟头呢。”可人轻笑了一声。

        迎春扭头道:“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老王爷管教部下很有一道,怎么会管不好自家儿子?”瞧南安老王爷那样埋汰如今的王孙公子,可见他对自家儿孙是十分失望的。

        心里想着,就也睡下了,这一觉囫囵地睡去,次日一早睁开眼,望见一双“活见鬼”的眼睛,不由地吓了一跳。

        “太太,你来了。”迎春忙坐起身来,不肯去看邢夫人那张苦瓜脸,就向她身后望去,瞧见两个妖娆多姿的面生女人站在邢夫人身后,纳闷了一下。

        “你没死?亏得老祖宗哭成那个样。”邢夫人握着一方碧色帕子,皱着眉反复去看迎春,“哎呦,这可怎么办?老祖宗跟所有亲戚都说你掉井里去了。”

        “……太太,总不能因为老祖宗这样说,我就往深井里钻。”迎春瞧一眼外面日头,忙下床穿衣洗漱。

        邢夫人拧着眉头,百思不解贾母、贾赦这对母子闹什么,忽然对着正梳头发的迎春埋怨说:“你瞧,就因为你掉井里去了,老太太可怜大老爷膝下就只剩下琏儿一个,盼着老爷再多两个儿女,就赏赐了你老爷两个姨娘!”

        怎么能怪到她头上?迎春心里骂邢夫人糊涂,且也不肯跟她翻脸,握着邢夫人的手,给可人递眼色,问她:“老爷呢?”

        可人眼角打量着做了一样打扮的两个花容月貌的侍妾,回道:“老爷一大早起来,听说其他三位将军正陪着王爷打拳,就也去了。”

        “……叫了茶水来,请两位小姨娘给老爷他们送去。”迎春道。

        可人眼皮子一跳,心想昨儿个她不过出了院子走一走,贾赦就被南安老王爷拿住要上军棍,如今这两位自作主张地向靶场走,南安老王爷生气、贾赦也不会饶过她们两个,明白了迎春的意思,忙答应着,就带着人向外去。

        “等一等,我也有话要跟老爷说。”邢夫人急着央贾赦拿了银子去买荣禧堂后廊的半个府邸,听可人跟迎春说话,还当这西山跟自家一样,可随便走动,伸手托了托发髻,就也要随着去。

        “太太,我有话跟你说呢。”迎春忙拉住邢夫人的手,怕她坚持要去,手上微微用力,“是十分要紧的事,太太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到老爷这的?”瞥见那两个侍妾向她看过来,心想贾母是要这两个妾来监视贾赦的吗?毕竟贾赦新近的举动古怪得很。

        “……跟老爷说,我迟一会子就去。”邢夫人老大不耐烦地坐着,瞧这边凳子上摆着的褥垫新不新、旧不旧的,就嫌弃地拿着手一抹,瞅见那两个新来的侍妾腰肢款摆地向外去,心里骂了一声:狐媚子!

        “狐媚子!”

        乍然听见这么一声,邢夫人吓了一跳,还当是自己把心里话骂出来了一样,忙看向跟她同仇敌忾的迎春。

        “太太放心,她们两个这么一走,就回不来了。”迎春心想与其跟着贾赦,倒不如叫那两个姨娘趁着身子清白,跟了旁人去。

        “这……”邢夫人迟疑了一下,忽然恍然大悟,明白这西山可不是个能叫妇人随意乱走的地方,那两个侍妾离了这院子,就要遭殃呢,眉开眼笑地握着迎春的手拍了拍,“好孩子,瞧你闷不吭声的,主意倒是多!”

        迎春分不清邢夫人是真情还是假意,面上笑着,心想她又递了一次橄榄枝,邢夫人要是还犯浑,她也没法子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8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