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33章 老废物

第33章 老废物

        “太太,老太太昏过去了!”迎春不顾满堂贵客还在,自己个掀起帘子就跑到邢夫人跟前,拉着邢夫人的手急就要她向外去。

        邢夫人今儿个戴了金灿灿的凤头钗,穿了缂丝撒花大红通袖,打扮得富贵逼人,方才又得人奉承,正在身心舒泰的时候,瞧迎春鲁莽地跑进来,便握住她的手,抬起迎春的面,皱眉道:“可人死哪里去了?也不收拾照看着你,瞧弄得黑眉乌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苛刻你了呢。”

        “太太别管了,这是我刚才替老祖宗抄佛经时弄上去的!”迎春着急着,就要拉邢夫人向外头去。

        邢夫人依旧坐着不动弹,蹙眉道:“一派胡言,你哥哥大喜的日子,人人喜气洋洋的,老祖宗没事叫你抄佛经做什么?”忽然一个激灵,心想该不会是那体己私房闹出来的事吧?莫非,贾母算计她,故意地先叫可人来传话,然后一转身,再治她个偷窃她私房体己的事?慌地站起身来,下巴向秋月一点,“快,叫大老爷、二老爷、琏二爷都向老太太那去!”

        “琏二奶奶的花轿已经接来了,这么着,岂不是把琏二奶奶晾在了喜堂上?”秋月赶紧地提醒一声。

        邢夫人巴不得给王熙凤一个下马威,“糊涂东西,这会子连个轻重缓急都分不清了?老太太要紧,还是琏二奶奶要紧?”说完,道一声失陪,匆匆地就向外头去。

        “太太——”迎春叫着,也跟了出去,急赶着去找贾赦告状。

        邢夫人、迎春这么一走,剩下的这些贵妇们先面面相觑了一下,旋即窃窃私语起来。

        ——孙子成亲,不叫孙女跟着高兴高兴,反倒打发孙女抄佛经去……

        ——原本听说贾家老太太瞧孙女被拐带出去,就敷衍着说孙女掉井里去了。我原还不信,如今瞧着倒像是真的。

        ——以后那老太太要住在这边,只怕迎春丫头要没好日子过了。

        ……

        听着众人议论纷纷,贾珍之妻尤氏,虽是隔了一房的侄孙媳妇,脸上也讪讪的,瞅着众人不在意她,便握着帕子走了出来,瞧见王善保家的、费大家的还忙着把几口大红箱子送进邢夫人院东厢里,便抓住个小丫头,叫那小丫头领着她去找贾母。

        等着进了一所狭窄的小院,尤氏心叹贾母真糊涂了,放着宽敞的荣庆堂不住,就来这东边的小花园子里跟贾赦、邢夫人一家挤在一处,自己个打了帘子进去,望见贾母无精打采地歪在炕上,就瞧向王夫人,“太太,这是怎么了?”

        王夫人含泪道:“也不知道怎么了,大嫂子忽然打发人抬了老祖宗的东西来。老祖宗一听,就着急了。”

        “太太,不是因为老祖宗要过来住,所以才要搬东西吗?”尤氏道。

        王夫人攥着帕子的手一紧。

        贾母眼皮子跳了跳,知道尤氏不会说话,便闭了眼睛不理会尤氏,只等贾赦过来再教训见钱眼开的邢夫人。

        “老太太、太太,”尤氏望向炕桌上摆着的写了一半的佛经,压低声音说:“方才二姑娘去叫大太太时,脸上沾染了墨水。人家都说,老太太一旦住在大老爷这,迎春就没好日子过了。”

        “人家说,人家都有谁?”贾母赶紧地问。

        尤氏踌躇着,就道:“来的人,都这样说……就连史家两位太太,也没替老太太分辩一句。”

        贾母眉头皱了一皱,迎春也不是个小孩子了,怎么会把墨水弄到脸上……莫非,她故意算计她?心里一堵,却也明白以后面子上该对迎春好一点,总不能叫人提起她,就说她是个苛刻孙女的老婆子。

        “老太太,大老爷、大太太、二老爷、珍大爷、珠大爷、琏二爷来了。”鸳鸯进来,语速极快地通禀,话音落下,就见贾赦、贾政议论着要不要请太医的话传了进来。

        “老太太要不要紧?”贾赦到了炕边,瞧贾母无精打采地耷拉着眼皮,就疑心贾母在他娶儿媳妇这天给他找晦气。

        “母亲!”贾政红着眼眶,弓着身子握着贾母的手,担心得了不得。

        贾珍、贾珠两个满脸担忧地站在贾赦身后,贾琏手扯着胸前的大红花,心思已经飞到了被孤零零撇在喜堂那的王熙凤身上……

        王夫人握着帕子擦着眼角,噙着眼泪望向畏畏缩缩躲在贾赦身后的邢夫人,“大老爷,老太太原本喜气洋洋的,偏生听说,大嫂子没支会一声,就把她的东西搬这边来了。一时气闷,便撅了过去。”这可是“偷窃”,看邢夫人怎么狡辩。

        贾赦、贾政忙转头去看邢夫人。

        邢夫人嗫嚅说:“老太太要过来住……既然过来住,东西还留在西边做什么?要用的时候,还得打发人绕一大圈子去取……”说完了,只觉这话十分在理,就把腰板也挺直了。

        “正是,老太太没有因为这样的事生气的道理。”贾赦头会子觉得邢夫人顺眼了,瞅着邢夫人时,眼里带了一抹笑意。

        邢夫人一瞧,越发地理直气壮了,就等着过两天收拾王熙凤了。

        不是那么回事!王夫人不能替贾母辩解,就忙殷殷切切地瞅着贾母看。

        “……我住习惯荣庆堂……在这边住两年,还要回荣庆堂去……做什么把我的东西搬来?”贾母不得已,只能装作虚弱不堪地吐出这句实话。

        贾赦一听就明白了贾母的算计,背着手冷笑道:“老太太的意思,儿子明白了。但,既然发话说了,要来儿子这住,老太太就安心地住下吧——至于宝玉、元春、探春、惜春,还留在西边吧——先不说儿子这地方狭窄,只说琏儿大喜,老太太都不忘指点迎春读书写字,可见老太太对小孩子功课的用心;一个孩子就叫老太太连孙子的喜酒都没工夫喝,多来几个孩子,那还得了?”一甩袖子,就对邢夫人说:“叫人把元春、宝玉、探春、惜春的东西都送回去。”

        贾赦跟在南安老王爷身边几个月,也把南安老王爷那令行禁止、说一不二的气派学了点皮毛来,这么一段话说出去,不说贾政、王夫人,就连躺在炕上的贾母也惊得目瞪口呆,没立刻发威弹压他。

        “是,老爷。”邢夫人原本还怕元春、宝玉、探春、惜春来了,每个月要白白地糟蹋许多银钱米粮,如今听贾赦这样说,就如得了圣旨一样,立刻吩咐人去办。

        贾母莫名地想到了“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句话,气得浑身发抖,两只眼睛瞅着从粤海回来后也没跟她请过安的贾赦,瞧贾赦精干了不少,竟也有点贾代善年轻那会子的影子了……

        “老太太若没事,就去喜堂那瞧孙子、孙媳妇拜堂吧。”贾赦斜睨了贾政、王夫人一眼,敢算计他?他好歹也是南安老王爷麾下一员大将!瞅着贾母不动弹,摸着不知道什么过来的迎春的脑袋,“老太太再不动弹,王家可就有话说了。”

        贾母气得胸闷,嘴角牵动了两下,到底怕把个新媳妇晾在喜堂久了,得罪了王家,扶着王夫人的手下了炕,瞧邢夫人献殷勤地替她整理衣衫,踌躇着说:“等新人拜完了天地,把我的东西,送回荣庆堂……我琢磨着,还是回荣庆堂住吧。”

        “那可不成。一天里来回地搬家,不知道的,还以为儿子虐待母亲了呢,被人弹劾一本,儿子的官就丢了。”贾赦拱手,请贾母在前面走。

        王夫人忍不住着急,虽说元春、宝玉养在贾母身边,她偶尔也埋怨贾母拦着不叫她跟元春、宝玉亲近,但若不是贾母养着元春、宝玉,元春、宝玉哪有如今这般的体面?譬如说宝玉脖子上的那枚通灵宝玉,若不是贾母紧张兮兮地生怕那玉有个闪失,谁还会把那块玉当回事?

        “还不走?”贾赦不耐烦了。

        邢夫人拉着王夫人的袖子,含笑道:“弟妹,快走吧,娶的是你们王家姑娘,别落了你们王家姑娘的脸。”

        贾母再不情愿,也不得不被邢夫人搀扶着走向那喜堂,走到那梅花树下,听见一声嬉笑,脸一扭瞧贾琏已经开始跟迎春玩笑了,心里不忿,忍不住重重地咳嗽一声。

        贾琏嘴角带笑,瞥了一眼贾母,人人都知道贾母虐待迎春,他还她不成?嘴角的笑意不减,对迎春嗔道:“别胡说,仔细你嫂子多心。”

        贾母气息一滞,就连贾琏也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王夫人怔了一下,这么说,贾母以后在贾赦、贾琏跟前,抖不起威风了?私房体己被邢夫人搬了去、身为母亲祖母又在贾赦、贾琏跟前抖不起威风,就是说,贾母成老废物了?不,贾母还有用,她的话至少在贾敏那还顶用。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17629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