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楼二姑娘 > 第38章 秦可卿

第38章 秦可卿

        黛玉听迎春每常以将门儿女自居,虽不曾见过将门儿女是怎样的行事,但瞧王熙凤张扬着要去家学瞧个究竟,因关心玄玉,便也要去。

        黛玉要去,迎春自然也要跟着去,如此,除了形容尚小的惜春,探春便也要随着去。

        王熙凤巴不得多带一点子人去瞧瞧她的能耐呢,除了赵姨娘那样一开口便跌份的不要,其他的,愿意跟着的,便只管跟着她去。

        一连派出三辆车,王熙凤自己做了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叫迎春领着黛玉、探春坐了一辆竹轮华盖车,余下的赖大媳妇、平儿、可人、司棋、紫鹃、翠墨等坐了一辆清布车,便带着娘子军招摇着向家学去。

        路过贾珍门口,王熙凤欺负尤氏在贾家没靠山,立时叫人传了话,软硬兼施地逼着尤氏带着儿媳秦可卿也坐了一辆车,随着她走。

        待在家学外停下车,王熙凤原以为家学里都是自家子侄,倒一时没想起避嫌,大大方方地下了马车,领着大大小小的娘子军便进了家学。

        遥遥地听见读书声,怕事的尤氏含笑道:“瞧吧,你说家学里乌烟瘴气,人家都在这正经读书呢。”说着话去看黛玉,正要说黛玉模样跟她儿媳秦可卿有些仿佛,就见迎春向东边墙角一指,“那边是什么声音?”

        王熙凤立时带着人过去瞧,远远地瞧见两个唇红齿白的小子紧贴着身子站在一丛瑞香花后,给尤氏递眼色叫尤氏护着三个小的,立刻喝道:“混账东西,做什么呢?”

        这一声后,学堂里不知谁惊慌地嚷嚷了一句“琏二奶奶来了!”

        王熙凤十分喜欢这话里的畏惧,带着众人立刻杀向教室里,只瞧见教室里果然没有贾代儒的身影,只有个油头粉面的贾瑞坐在前面,下面一堆的子弟,十个里头就有五六个她不认得的,正经读书的也不过两三个孩子,那贾环抬起头来,脸上就是睡觉留下的压痕;其他年纪小的孩子站起身来,不少脸上拿了墨水画了王八、胡子;年纪大的,就不大规矩地拿着眼睛看她跟尤氏、秦可卿、迎春。

        “嫂子怎么来了?”贾瑞喜得了不得,连忙整了衣冠,看天仙一般地看着王熙凤。

        王熙凤哪里肯理会他,瞧见两三个子弟衣冠不整地从外头跑进来垂手站着,便把眼皮子一撩,等平儿搬了椅子来,便在椅子上坐着,“如今读到那一章了?”

        贾瑞瞧她这架势,竟像是打牌打腻歪了,来抽查子弟功课呢,自觉风流倜傥,便躬身凑到王熙凤跟前,“嫂子,如今讲到了《诗经》。”

        尤氏一听,就觉得贾瑞这话不妥,毕竟《诗经》里多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一类的话。

        王熙凤手里握着戒尺,向书案上一抽,哪管《诗经》里都是些什么话,冷声道:“叫人挨个地背,背不出来的,叫了他老子、老子娘来,我自有话说。”

        迎春、黛玉乃至探春都不觉不妥,毕竟是《诗经》,不是四书五经,若唬弄王熙凤这没读过书的人,那可真是容易。

        谁知迎春、黛玉、探春这般想着,下头的子弟们个个为难起来,人人嗫嚅着,求救地去看贾瑞。

        王熙凤一瞧,竟有那么多浑水摸鱼的,怕吓到玄玉不好跟林如海交代,便叫贾环领着玄玉并认真读书的两个孩子到外头去,拿着戒尺向书案上一抽,发话道:“限定你们一个时辰,把各家的老子、老子娘喊来,若迟了,我可没好话了。”

        贾瑞油嘴滑舌地说:“嫂子,这里头不少都是亲戚家的孩子,别得罪了亲戚。”眼睛望着王熙凤红艳艳的嘴唇,几乎酥倒在地上。

        王熙凤只觉贾瑞的眼神跟泥鳅一般恶心,心里琢磨着,便叫平儿附耳过来,低声吩咐说:“去请琏二爷来,万一我处置不得,也好叫他来收场。”

        平儿早瞧着贾瑞的眼神不端正,也巴不得叫贾琏来瞧瞧,王熙凤在别人眼里是怎样的天仙人物,出了门就去请人找贾琏来。

        王熙凤冷笑道:“得罪了亲戚?咱们好心叫头他们来咱们家家学读书,他们倒是把咱们家的家学给败坏了。我说句话,不姓贾的,都给姑奶奶我滚出去。”

        贾瑞愣了一下,只瞧见一众子弟惧怕王熙凤,愤愤地向外涌去,最后一屋子的人,就只剩下贾蔷并其他五六个子弟。

        王熙凤一瞧,冷笑道:“每月白糟蹋了这么些钱,养着的竟然都是外姓子弟。去,都叫了你们老子、老子娘来。”看贾瑞还要多嘴,也不怕那贾代儒,就道:“去把代儒老爷子请来,就说我问他,把个家学弄得这样乌烟瘴气,可对得起、对不起族里的信赖?”

        贾瑞见王熙凤还怪到贾代儒身上了,顾不得再看美色,赶紧地就向外头跑,跑了两步掉下一个荷包,荷包里滚出许多的碎银子。

        贾瑞忙狼狈地弯腰去捡,见一只精美的绣花鞋踩上,先恨不得摸一摸那小巧的绣花鞋,抬头瞧见是贾蓉的媳妇秦可卿,忙低着头向外跑去。

        王熙凤一瞧,就知道这碎银子是他勒索了学中子弟弄来的,手指握着戒尺敲打着书案,心道这些人无法无天胆敢来这边鬼混,还不是因为这边学堂里管吃管喝,又不要束脩,所以都来这边混日子。

        尤氏瞧王熙凤是当真吃撑了要管这边的事,虽不碍事,但也不给她出谋划策。

        秦可卿笑道:“早觉得家塾里乱得不成样子,因我是小辈媳妇,不好开口,才一直没提。婶子既然今儿个发话了,索性认真地把这家塾里整治整治。据我说,这家塾的乱子,就是打那代儒老爷子开始的,若能把那老爷子爷孙两个请出去,再把那些依着亲戚关系进来混日子的都打发走,最后定下个赏罚来,奖励那勤奋好学的、惩治那不学无术还要勾引人干坏事的,这学堂里也就干净了。”

        “好个侄媳妇,存心要叫我做那出头的椽子呢。”王熙凤含笑望了秦可卿一眼,因贾琏叮嘱过不可太亲近秦可卿,也不可太怠慢她,玩笑一句,就想着若当真依着秦可卿的主意办,也能在族里立威。

        “哎呦,你瞧这是什么打油诗?吃了睡,睡了吃,吃吃睡睡又一春!”司棋也认识几个字,从一面桌上拿起鬼画符一样的字,笑着给大家看。

        尤氏唯恐找到了什么不成体统的东西被姑娘们看见,忙给秦可卿使了眼色,自己个带着丫鬟炒豆儿、银碟儿四处一搜,果然在桌子底下搜到了一些秀春囊一类的肮脏东西,拿着个婆子的帕子把东西裹了,单等着贾代儒来了再说话。

        迎春暗暗地瞧着,见不但秦可卿,就连尤氏做事也是井井有条,心叹贾珍、贾蓉父子何德何能,娶了这么两个女子进门,偏还不知爱惜。

        心里这般想着,就听院子里轰得一声,贾代儒嚷嚷着“有辱斯文”的苍老嗓子传了进来。

        “把这东西丢给那老昏聩,瞧他还怎么嚷嚷。”尤氏吩咐炒豆儿一声。

        炒豆儿依着尤氏的话出去办了,果然,那贾代儒在一堆妇孺跟前接了这么一包脏东西,立刻脸色涨红地说不出话来。

        听说王熙凤要见,学中子弟在家的父母亲,不管姓贾不姓贾的,统统赶了过来,齐刷刷地站在院子里等着瞧王熙凤要翻出什么风浪。

        王熙凤隔着帘子道:“不姓贾的,甭管是哪家的亲戚,立刻带了自家儿子走,若想在贾家家塾里读书,先拿了束脩来,把欠下的茶水点心钱,也一并补上来。”

        外面又哄了一声,到底都畏惧王熙凤,竟是没一个敢上来理论的,各自想着法子,便陆陆续续地退了出去。

        一个叫金荣的,他姑姑原聘给的是贾家玉字辈的贾璜,今儿个王熙凤要见她老子娘,他就不但把他母亲胡氏叫来,顺便也把他姑姑璜大奶奶叫了来。

        这璜大奶奶有些糊涂,瞧其他人都退了,她偏要去试一试比她迟十几年进门的王熙凤的能耐,于是打了帘子钻进去,对着王熙凤就笑道:“琏二奶奶,怎么有心来管家学里的事了?从来各大家子的家学,都是敞开着叫族里子弟来读书,没有拿着束脩拦着不叫子弟上进的。”

        王熙凤先前只顾着替贾琏算账,对这些不大富贵的贾家族人就不大熟悉,听尤氏说这是璜大奶奶,就眼皮子也不眨一下地道:“凡事都有个出头的,万没想到,今日轮到璜大奶奶来出头了。这族里有璜大奶奶的儿子?侄子在哪,快领来我瞧瞧。”

        璜大奶奶悻悻地道:“倒不是我儿子,是我兄弟留下的小子金荣。”

        王熙凤冷笑道:“是娘家侄子亲,还是婆家弟妹亲?”

        “哪有这么比较的道理?”璜大奶奶心恨王熙凤盛气凌人,又想家塾这么大的事,哪里轮到她一个奶奶插嘴?

        王熙凤道:“若是娘家侄子亲,我学了一句‘疏不间亲’,倒不好逼着嫂子跟娘家侄子疏远,这边跟嫂子配个不是,我们这贾家人,不敢过问你们金家的事,更不敢耽误你们金家子弟前程,还请嫂子带着人向别处求学去;若是婆家亲,嫂子这为了娘家跟我过不去,倒像是胳膊肘向外拐了。”

        璜大奶奶急着给尤氏、秦可卿递眼色,见尤氏、秦可卿都不理会她,也后悔犯到王熙凤跟前。

        王熙凤道:“也不要嫂子补上束脩了,嫂子只把金荣这二年的饭菜、茶水银子交上来也就罢了。”

        璜大奶奶脸上一红,听见外头已经安静下来了,挪到帘子边,也就走了。

        王熙凤对外头道:“该来的都来了,我话不说二遍。既然代儒老爷子年岁大了,精力不足,隔三差五就要他孙子代着照看学堂,便索性请他回家专门教孙子去;回头请琏二爷再请了告老赋闲在家的老先生来教书;从今以后,认真读书的,每月赏银五吊,混吃等死的,立刻撵出去。”

        外面贾代儒不服,抓着一包肮脏的东西,闹着要去寻贾珍,才闹了一下,那边厢贾珍因媳妇、儿媳妇都被王熙凤叫来,贾蔷又回家学话,也早赶了过来,打了帘子进来,瞧王熙凤势不可挡的模样,笑道:“凤大妹妹,这大好的天,为这无谓的事闹什么?”

        王熙凤一心立威,便对贾珍笑道:“珍大哥也别嫌我多事,实在是这家学里闹得不像话。珍大哥听我的,去二太太那把这几年该给我们老爷的年例年金领了来,好生拾掇拾掇这学堂吧。”

        贾珍眼珠子转着,心想这是王熙凤要得罪人,又不是他要得罪人,他何苦为了个不要紧的地方白得罪了王熙凤,“大妹妹说笑了,这学堂里族里还供奉得起。”

        “既然供奉得起,那这先生,不论文武,就多请几位吧。咱们是武将家,读书倒是其次,习武才是要紧的。”王熙凤听外头贾代儒酸了吧唧地拽文,故意说给贾代儒听。

        贾代儒一心把“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奉为圭臬,听王熙凤这么说,鼻子里喘着粗气,待要骂王熙凤又骂不出。

        贾珍琢磨着花费不了几个钱,权当给王熙凤脸了,从这帘子里出去,就对一群指望他撑腰的族里人说:“凤大妹妹发话了,我也没个办法。以后叫人正经地读书习武吧,怕隔三差五的,凤大妹妹就要来抽查功课呢。”

        知道王熙凤不识字的忍俊不禁,不知道的吓得脸色发白。

        恰贾琏过来了,贾珍忙又把家塾里的事说给贾琏听。

        贾琏埋怨王熙凤多事,但惦记平儿捎话说贾瑞色眯眯看王熙凤的事,便拿着眼睛去打量贾瑞。

        “二哥。”贾瑞不解贾琏的眼神,还当贾琏看重他,忙抱着拳走来。

        贾琏瞧贾瑞那油头粉面的样,眼皮子一跳,左右这家塾的银子省下来也进不了他口袋里,就对贾珍道:“就依着凤儿的意思办吧。”背着手,把族里子弟来回瞅了一眼,没瞧出一个顺眼的,就呵斥道:“京城里要紧的公子哥,都被南安老王爷挑着进了马球队。我本要举荐你们进去,谁知没一个成器的!要么文要么武,好歹给我挑一条路走。”

        一堆子弟瓮声瓮气地答应着。

        贾琏瞧着好不气恼,也不理会那哆哆嗦嗦的贾代儒,一挥手,就叫人散开。

        如今贾珍没个正经事干,贾琏却是时不时见一见各位王爷的人物,于是族里人更怕贾琏,见他挥手,赶紧地散开了。

        贾琏待要撩起帘子,瞧那贾瑞殷殷切切地向帘子里看,皱了一下眉,撵那贾瑞随着贾代儒走,便打起帘子,待要打趣王熙凤一句,又瞧尤氏、秦可卿都在,心道在秦可卿这般的人物跟前,那贾瑞还惦记着王熙凤,莫非他眼拙,没看出王熙凤的国色天香?

        “诸位巾帼英雌,该回去了。”贾琏笑道。

        尤氏笑道:“我们算什么巾帼,不过是你媳妇手下的小兵罢了。”

        王熙凤站起来,微笑道:“我今次可不是无的放矢……”

        “哎呦,无的放矢都会说了,嫂子果然有读书人的架势了,我说韩先生不识字吗?明明四个学生,偏说成五个。”黛玉拿着手在王熙凤面前一摆。

        王熙凤唯恐贾琏知道她偷偷跟韩逐云读他书信的事,心虚了一下。

        贾琏反倒又发现了王熙凤一样好处,对她又刮目相看一次,如此,反倒把先前埋怨她多事就来这抛头露面的事忘了,叫玄玉、贾环也上了王熙凤领来的车,就带着一群人向一等将军府去。

        待回了将军府,那三千两的卖身契早到了邢夫人手里,邢夫人知道王熙凤轻狂地去家塾里闹,也不管她;贾母待要管,又因为三千两的事理亏,就也没有底气训斥她。

        如此在外人眼里,竟是贾珍、贾琏、邢夫人、贾母都要让王熙凤两分,王熙凤的威名一下子立了起来。

        王熙凤一则越发得意,二则越发地用心,饶是不识字,等学堂里重新聘请了先生,也装模作样地去考了学中子弟的文章,等入了冬,就做主把迎春等人的学堂挪到暖阁里去。

        一日闲下来,王夫人便神色慌张地拿了一封金陵来的信给王熙凤看,王熙凤为知道贾琏的机密,很认识几个字,接了书信看了,见是金陵中居住的薛姨妈的儿子薛蟠打死了人命,现在应天府案下审理。

        “如今应天府现在张允之管辖之下,凤儿叫琏哥儿写信给张允之,叫张允之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好歹救下你蟠兄弟的性命。”

        王熙凤望着信道:“叔叔的意思,是把姑妈一家叫进京城?”见王夫人含笑点头,诧异下,就问:“太太遇上了什么喜事。”

        “你大姐姐要进宫了。”王夫人喜不自禁道。

        王熙凤将信将疑,便把从贾琏那学来的话说给王夫人听,“太太趁早打消了这个主意吧,琏儿说,大姐姐就算进宫,也不过是白熬上几年罢了;不然,万一跟了先太子,那可就是被锁一辈子的事了。”

        王夫人自信道:“放心,你大姐姐虽年岁上比旁人大了一些,但哪一样比旁人差?”

        王熙凤见王夫人不肯听,就也由着她,只在晚间贾琏回来时,把薛姨妈的事说给贾琏听。

        贾琏一听到薛姨妈,就想到寇氏就因为薛家多事,才丢了性命,仰身躺在椅子上,也不说要救薛蟠,还是不救——若张允之当真判薛蟠一个以命偿命,王子腾能饶了刚刚起复的张允之?思量着,便对王熙凤笑道:“你已经跟这边的姑妈疏远了,不知跟那边的姑妈,亲近不亲近?”

        王熙凤笑道:“二爷这是什么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今,我只跟二爷最亲近。”

        贾琏听着了,便拍了拍她的手,低声道:“这么着,你就去信,吓唬吓唬你薛家姑妈;我再写信,劝张允之剥掉薛家一层皮,好生安抚了苦主,便将这官司了了。我瞧二太太对薛家的事这样上心,怕是在林家姑姑那没捞到好处,又盯上了薛家。”

        王熙凤听着,倒也不觉得贾琏下手太狠,毕竟薛蟠是打死了人命,依着国法……眉心一跳,琢磨着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多忌讳了,便依着贾琏的意思写信。

        贾琏看她字迹拙劣,嗤笑了一回,又寻不到一桩闺房趣事般,倒是耐心教导她写了半天的字,好歹凑出一封通顺的信打发人送去金陵。

        金陵那,薛姨妈孤儿寡母的,见王熙凤亲自写信,吓得了不得,当真以为有要紧的仇家盯上这官司了,也不敢仗着四大家族的幌子逼那张允之,生生地献上了将近七八万银子,好歹保住了薛蟠的那条命,便急赶着进京投奔王子腾、王夫人,因怕王子腾内人不好相处,便想去王夫人那借住。

        本要立时走,偏生薛蟠打听到那红颜祸水叫张允之送给了一个形容落拓的道士,疑心张允之是存心跟他过不去,在金陵跟张允之纠缠了数月,才不甘心地随着薛姨妈、薛宝钗向那神京城去。

        进了城,才瞧见贾政那兽头大门改成了局促的红漆木门,被王夫人挽留了再三,薛姨妈便带着一双儿女在贾母那空置已久的荣庆堂后院里住下。

        不过住了两日,薛姨妈因王夫人不能把个薛蟠送进贾家家塾里,就看出了贾政、王夫人的窘迫来,但因盼着王夫人能像送元春进宫一样,把宝钗送进宫里头去,便暂且忍耐了下来,只是瞧宝玉不分早晚地每每来寻宝钗说话,心里不痛快,但因薛蟠那人命官司的风头还没过去,就又勉强忍下。

        如此,过了约莫三年,薛姨妈因听见隔断的墙后鼓声大作,薛蟠又急得抓耳挠腮,恨不得不顾体面地趴在墙上向后看,好奇之下,瞧赵姨娘兴冲冲地炫耀说探春也在那墙后坐着,先请赵姨娘去她屋子里坐着,待拿了些布料给赵姨娘后,便打听道:“墙后做什么呢?”

        赵姨娘道:“墙后面可了不得了,郡主带着迎春她们的姽婳社,跟安南老王爷的酬王社对阵打马球呢。”

        “男女混在一处……”薛姨妈觉得不妥。

        赵姨娘因好不容易求了王熙凤,把个探春弄成姽婳社里的后备,哪里容得薛姨妈污蔑姽婳社,忙道:“那边的,都是大家子的子弟,寻常的人物,哪有资格去?珍大爷再三求了大老爷,大老爷犹豫着,才答应叫东府一家过去。”

        薛姨妈听得心痒难耐,只觉若是这样规矩的地方,很该叫宝钗去见见世面,待要去寻王夫人,又想王夫人那么多年,始终不曾提起过姽婳社,料想求她也没用,因想起贾赦那院子三道仪门后的小门,想着心思,便不支会王夫人一声,叫人准备了车马,带着她并宝钗从墙上特地给她家开的小门出了贾政家。

        谁知出门没几步,那宝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也骑着马跟上。

        薛姨妈不好打发走宝玉,只得叫他跟着,进了贾赦那边的黑油大门,走到三道仪门边,瞧当季的鲜果流水一般从贾赦这院子流向后面,因觉冒昧地过去有些不妥,便要请王熙凤带了宝钗过去,谁知她没出声,宝玉嬉笑一声,便先牵着宝钗的手进了那偏门。

        薛姨妈叫了一声,却已经迟了,想着总归都是贾赦家,便由着他们去,自己去寻贾母说话。

        宝钗被宝玉拉着手,先时习惯了,倒没怎样,待瞧这巷子走尽了,到了一扇门前,那门边伺候着的唇红齿白小幺儿眼神不对,忙甩开宝玉的手。

        宝玉怔了一下,也没往心里头去。

        因宝钗容貌丰美,门上的小幺儿一时只顾着看宝钗,倒忘了拦着人,一眨眼,宝钗、宝玉便进了那角门。

        这一进,好似走进了另外一个世界,只瞧见宽敞的院子里四边修葺着高高的看台,看台对着球场一面用朱红栏杆围着,用砖墙分成一间间,坐着男人的便敞开,坐着女眷的便挂着帘子遮挡。

        “咱们去帘子那边。”宝玉一眼看出女子们坐在哪一边,便顺着看台后留下的夹道走过去,绕了一圈,恰遇上了紫鹃,便随着紫鹃走,果然瞧见挂着文竹帘子的隔间里坐着尤氏、王熙凤、秦可卿、黛玉、湘云,瞧尤氏、王熙凤急着指派人照料各处的茶水竟坐了一坐就出去了,便挤在黛玉、湘云中间,笑道:“有这热闹,妹妹们也不早叫了我来。”

        “爱哥哥,你瞧,方才爱姐姐进了一球。”穿着一身折枝花朵褙子的湘云笑着指向帘子后。

        素来爱俏皮人的黛玉一笑,见宝玉坐过来,便离了席,叫了一声“紫鹃你来”,对宝钗一颔首,便领着紫鹃向外去。

        宝钗素来蕙质兰心,哪里看不出黛玉这是要避嫌,因问着:“三妹妹哪里去了?”便也起身跟上黛玉,遥遥地听见黛玉埋怨紫鹃不该领着宝玉过来,又听隔间里宝玉早忘了她,已经跟湘云说起笑话来,便琢磨着自己也该劝着薛姨妈叫她常日里拦着宝玉了,想着,就快步跟上黛玉。

        湘云瞧马球场上的少年、少女们英姿飒爽,一时心痒难耐,正要跟宝玉说话,瞧宝玉扭头望着出去的宝钗、黛玉出神,一时觉得没意思,便去追黛玉、宝钗。

        三个各有千秋的女孩子挽着手走在过道里,彼此说起话来,也都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于是三人索性不去寻姽婳社更衣之所,就在那过道尽头的亭子里拿着马球场上的英姿做起诗来,论起诗才,三人竟也是各有千秋,一个洒脱豁达,一个风流别致,一个含蓄浑厚。

        黛玉先前一直远着宝钗、湘云,此时竟跟她们有些“一见如故”了,握着帕子拖着下巴道:“舅舅送了我一匹青骢马,我虽爱惜得很,但终究骑不得,也入不得她们的姽婳社。不如,咱们三人自己个成个诗社?也叫郡主她们瞧瞧,爱好诗词的,也不全然是些酸溜溜的腐朽男女。”

        湘云拍手笑道:“大姐姐这话对得很!就这么办,就拿着郡主她们作诗,再拿给郡主她们看。”

        宝钗抿唇一笑,渐渐大了,也觉察出王夫人不带着她与薛姨妈出来见人,大有把他们薛家困死在他们家的意思,巴不得突破王夫人的阻挠出来多见见人,左手拉着湘云、右手挽着黛玉,待要走,瞧见她们只顾着作诗,不知什么时候亭子下坐着个年轻的马夫,便示意在笑的黛玉、湘云收敛着些。

        “你也懂得诗吗?”黛玉瞧那马夫不知何时把她们吟诵的诗词拿着树枝写在地上,忍不住问了一句。

        湘云爽朗地笑道:“他若懂得诗,就也算不得一个俗人。”好心地劝那马夫道:“你快些走吧,仔细叫人逮住。”

        黛玉看他那字十分不凡,笑道:“你该给自己赎了身,向旁处谋个门客做,替人写书信,也比做马夫强——我那琏二哥这会子正是用人的时候,你不如去寻了他,毛遂自荐?”

        那马夫不理会黛玉这话,反倒问:“三位姑娘可曾瞧见一个留着胡子的长随?”

        “并没瞧见,你向下人们歇脚的屋子去瞧瞧吧。”黛玉道。

        宝钗微微蹙眉,她素来自尊自重,只觉黛玉跟个粗俗的马夫说话,未免失了大家姑娘的体统,拉着二人就循着巷子原路回去,远远地瞧见贾珍闪进那隔间里,眉头一蹙,疑惑贾珍为何进女眷的隔间,想起薛蟠说贾珍曾有意把贾蓉支出京城……心思转着,瞧黛玉、湘云还只管着说刚才的诗,竟像是没瞧见的模样,就犹豫着要不要领着湘云、黛玉向一边去。

        忽然听湘云问:“听说年前大老爷这来了个眉心一点胭脂痣的女孩子,模样像极了蓉儿媳妇,可惜我没来,不曾见到。薛大哥当真就是为了她打死了人?”

        黛玉不防湘云这么口直心快,忙看了宝钗一眼。

        宝钗心里一动,恰接到黛玉这一眼,心里百味杂陈着,便丢开黛玉的手,两只手抓着湘云的臂膀,笑道:“云丫头,你随着我来,我有话跟你说。莺儿,你随着紫鹃、翠缕寻了琏二奶奶,要一副文房四宝并些点心茶水来,免得迟了,我们就把方才好不容易做下的诗忘了。”拉着湘云反倒又向方才走开的亭子去。

        黛玉疑心宝钗是要对湘云解释薛蟠的事,就也不把她这举动放在心上,示意紫鹃随着莺儿、翠缕去,走到隔间外,就自己打起了帘子。

        先时想着自己的诗,并没抬头,待进去后一抬头,就望见秦可卿瘫坐在椅子上,被两只手抓着椅子扶手的贾珍禁锢住不能动弹。

        黛玉一时呆住。

        秦可卿满脸死灰,咬着帕子恨不得死在这。

        贾珍站起身子,脸上动了动,笑道:“林妹妹新近吃什么药呢?”说着话,眼睛盯着黛玉,脚步已经向门边挪去,推开帘子一角,觑见马球场上正热闹着,其他隔间里喧哗声阵阵,夹道里空无一人,便把心思又放在黛玉身上。

        因隔壁屋子里喧哗,黛玉一时没听见贾珍的话,便装作不知道贾珍方才在做什么地在秦可卿身边坐下,故作镇定地道:“如今是几比几了?”

        秦可卿噙着满眼泪,嘴唇微动,只听隔壁响起一阵“郡主好身法”的喝彩声,又瞧贾珍忽然向黛玉冲来,忙起身挡在黛玉前面。

        黛玉瞧贾珍要杀人灭口,不由地心慌了起来,也装不得镇定,赶紧地起身躲在秦可卿身后。

        “让开!若叫她把这事传扬出去……”贾珍眼神一冷,攥着拳头瞅着黛玉,心想这么个打小病怏怏的女孩子,要收拾她,还不容易?

        秦可卿忙劝道:“大爷,若闹出人命,怎么收场?”

        贾珍嘴角噙着冷笑道:“我方才瞧见薛大傻子偷偷地趴在墙上探头!只要你说薛大傻子爬墙进来杀了人,谁会不信?”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163/120168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