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神农 > 280.第280章 自取子弹(第六更!)

280.第280章 自取子弹(第六更!)

        “啊……”

        秃头豹哥倒在地上痛苦哀嚎,满地打滚。

        罗旭扶起仍然昏迷不醒的谢梓榆,给她号了脉检查了一下身体,得知她只是暂时昏迷,这才放了心。若是谢梓榆有任何的闪失,他都会毫不犹豫地要了豹哥的命。

        他在谢梓榆的人中上按了按,然后又了她身上其他几处穴道。不一会儿,谢梓榆便睁开眼醒了过来。

        “罗旭,我这是怎么了?”谢梓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事了,都没事了。”罗旭微微一笑,松开了扶着谢梓榆的手,“你试试,可以站稳吗?”

        “我没事了。”谢梓榆试着走了几步,这才发现周围被罗旭打倒在地的一群流氓。

        “那个女孩呢?”谢梓榆问道。

        罗旭这才想起,立即走了过去,查看了一下这女孩的身体情况,松了口气,道:“她没多大问题,不过是服食了一些违禁药物,应该就快清醒了。”

        没过几分钟,那女孩便清醒了过来,看到罗旭和谢梓榆,纳头便拜,“谢谢,谢谢你们救了我。”

        “起来起来!”

        罗旭忙把女孩扶了起来,问道:“感觉如何,可以走路吗?”

        “可以。”女孩了头。

        “那好,此地不宜久留,咱们一块下山去吧。”罗旭道。

        下山的路上,罗旭走在中间,二女一左一右。上山容易下山难,老话的不错,尤其是在晚上,在能见度极低的情况下,踩着石阶下去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所以他只能牵着谢梓榆和另一位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的手。

        边走边聊,罗旭才知道这女孩并非是医大的学生,而是在附近酒吧里驻唱的歌手。

        到了山下,女孩也就安全了,和罗旭二人挥手作别,又是一番千恩万谢。

        等到女孩走后,谢梓榆才发现罗旭肩膀中了枪,衣服都被鲜血给染红了,不禁掩嘴惊呼。

        “罗旭,你中枪了,怎么不一声?”谢梓榆忙道:“不行,我得赶紧送你去医院!”

        “不能去医院!”罗旭拉住了谢梓榆,“刚才我不忿之下,对着那个想要非礼你的秃头开了两枪,去了医院,有些事情可不是好解释的。”

        “不去医院怎么行?你的伤口在流血,你不要命啦?”谢梓榆跺足道。

        “没事。我自己能处理,别忘了我就是学医的。”罗旭微微一笑,“梓榆,现在你要陪我去偷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谢梓榆问道。

        “跟我走吧!”

        罗旭带着谢梓榆去了医学部的实训楼,这里有他需要的取子弹所需的器材。

        “罗旭,还是去医院吧,我真的很不放心让你自己处理伤口。”谢梓榆将他的手握的很紧,一个劲地劝罗旭去医院处理伤口。

        “不能去医院,我不想惹麻烦。”

        如果不是对着秃头豹哥开了两枪,他应该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去医院,而不是自己动手。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二多了,校园里基本上看不到人了。二人来到实训楼的楼下,罗旭道:“梓榆,你就在这里等我,我上去一会儿就回来。”

        “你……心!”谢梓榆叮嘱道。

        罗旭微微一笑,他对这里就好比对自己的家一样熟悉,不会有问题。

        不多时,罗旭便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实训室的门外,伸手在门框上摸了摸,从上面摸了一把钥匙出来。

        “那几个家伙居然还保留着这习惯。”

        罗旭用钥匙开了门,连灯都没开,迅速地取了几样他所需的器材,然后把门锁上,离开了这里。

        谢梓榆在楼下万分焦急,每一秒的时间都感觉过得特别的慢。罗旭不过是上去了几分钟,她却感觉像是过了一年似的。

        “怎么样?”看到罗旭出来,谢梓榆忙问道。

        “到手了,走吧。”

        二人回到舞蹈房,进了谢梓榆的更衣室。谢梓榆将窗帘放了下来,锁好了门。

        罗旭这才发现自己忘了取消毒酒精了,便对谢梓榆道:“梓榆,得麻烦你给我买瓶白酒过来。”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情绪喝酒?”谢梓榆讶声道。

        罗旭道:“不是喝,而是用来消毒的。”

        “……我给你去买。”谢梓榆道。

        “我要最烈的酒,买二锅头就成。”罗旭叮嘱了一句。

        谢梓榆出去之后,他便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赤膊坐在那里。其实,他是故意没拿消毒酒精过来,为的就是把谢梓榆给支走。

        若是谢梓榆留在这里,看到他亲自给自己取子弹,那血腥的过程,很可能给她的心理造成阴影,所以罗旭才要支开她。

        “唔……”

        罗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而后又深吸了一口气,拿起镊子,用镊子的尖头插入了皮肉里,捏住弹头。

        在没有麻药的作用下,他痛得只能咬紧牙关,恁是一声未吭,身上的肌肉都因为疼痛而抽搐起来,冷汗顺着胸膛直往下滴。

        一用力,罗旭便将子弹取了下啦,然后拿起棉花球,堵住了鲜血直流的伤口,“咝咝”地吸着冷气。

        校园内的超市晚上过了十一就关门了,谢梓榆只好开车到外面的便利袋去给罗旭买酒。

        十几分钟后,当她买了罗旭需要的二锅头回来的时候,才发现罗旭已经把子弹取了出来。

        “把酒给我!”

        谢梓榆拿着酒瓶站在那里,彻底傻了眼,继而便泪如泉涌,她知道,那种疼痛,不是她所能想象的。

        她动作僵硬地走上前去,将手里的酒递给了罗旭。

        “哭什么,子弹不是取出来了嘛,我没事的。”

        罗旭挤出笑容,拧开了瓶盖,将这高度的白酒倒在了伤口处。酒精灼烧着伤口,比取子弹的过程还要痛苦。

        他握紧拳头,咬紧牙关苦撑,过了许久,痛感才消失,而他头上流出的汗水,已经被头发给打湿了,就像是刚洗了头似的。

        罗旭的表情充满了疲惫,但他却还要在谢梓榆面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用纱布包扎好伤口之后,便将衣服又穿了回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287/118015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