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79.079.不过是三年,怎能抵上七年的相守相待?

79.079.不过是三年,怎能抵上七年的相守相待?

        复始亦是不明白,那地方十分隐秘,该是找不到才对,摇头。

        “这次,有些麻烦。”萧何开口。

        复始却是明白,之前炸掉原寻芳楼与丞相别苑,打的都是寻芳楼的旗号。

        宁贵拿出红花红换了寻芳楼花魁兰姑娘的每月一日,也都是众所周知的,不过才几天时间,宁府侧院就被以同样方式被炸,百姓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寻芳楼出的手檎。

        “怕是被有心人认为,是寻芳楼为了夺红花红而做的。”复始担忧道。

        “哦?那夫人觉得,该如何做?”萧何阴测测地道。

        复始望着陷在阴暗中的人,心里思索着,他会生气到现在,就是因为曹玄逸的事,这几日她有想过,估摸是因为当时曹玄逸在她怀中,她又希冀着曹玄逸不要死去吧。

        望着阴沉的萧何,许久,复始道:“不如,先发制人!魍”

        翌日,当晨曦亮起第一道曙光,街道上两侧,已热闹无比,却都是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聚在了一起,有的伸长了耳朵,隐约听到谁说了句兰姑娘,立马放下手中的活计,围了过去,却被满当当的人堵住,只能站在外围,翘首以盼。

        “听说昨夜,夜黑风高之时,兰姑娘出了寻芳楼,一路向北而去。”最中间的一人说道。

        “北?”一些人顺着北方望去,“出城了?”

        “听说,出了城门,一路向北而去。”

        “北?那最北都是山,去那里做什么?”有人问道。

        “山脚下,也有些人家的,听说,兰姑娘去了山脚下的一个医馆。”

        “兰姑娘病了?”一个上了年龄的肥胖男子焦急问道,打断了那人的话。

        “不是,听说是曹大人在那养伤,兰姑娘特意过去看了。”

        众人睁圆了眸,有人不禁问道:“曹大人,你说的,可是曹尚书曹玄逸?”

        最中间那人点头,“寻芳楼还没开业,兰姑娘就请曹大人去过,听说啊,兰姑娘看上了曹大人,这估摸是听说曹大人伤了,伤的也不轻,所以,把刚得到手的红花红送给了曹大人。”

        众人倒吸一口气。

        “这么贵重,兰姑娘也舍得?”

        “是啊,听说兰姑娘可是承诺了那宁贵,每个月一夜呢。”

        “昨日,宁府的侧院可是被炸了。”一人突然小了声音道:“听说那是炸药,与我们所放的烟花又不同,这种具有很强的杀伤力,与前段时间发生的一样。”

        “啊,那意思是,兰姑娘命人炸了宁府?”

        “那也不对啊,兰姑娘有这么傻吗?刚得了人家珍贵的药,这后脚就炸了人院子?”

        围观的人七嘴八舌,各有各的想法。

        那中间的人突然压低了声音,十分小心翼翼道:“曹大人与兰姑娘关系这么好,红花红兰姑娘都舍得送,火药这东西,不过就一念之间的事,曹大人若对兰姑娘有心,给宁府一个提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外圈的人伸长了脖子,奈何一个字都没有听清楚,只听到最里圈的一圈人倒吸了口凉气,个个禁了声音。

        瞬间,人群散开。

        没有听到的人,皆是好奇地去找听到的人,一探究竟。

        而此时,回春堂。

        一直昏迷在床的霓裳,忽而手指动了动,紧接着眼皮轻颤,不安的扭动脖子,发白的唇微微蠕动,眉头忽而紧皱。

        她只觉脑袋昏沉无比,想要从黑暗中醒来,却被巨大的黑洞吸卷着下沉。

        忽而,只觉额头冰凉,舒爽袭遍全身,眉头渐渐舒展,手指停止颤动。

        干竭的唇边又被人细心地沾了湿意,头脑感觉清醒了许多。

        试图睁开双眼,但眼皮如千斤重似得,睁不开。

        “大夫,她醒了。”

        慌忙急切的声音。

        她听得出,是曹玄逸。

        原来,他在陪着她。

        片刻后,胳膊上如蚂蚁爬过,身体兀地一轻,眼皮缓缓睁开,眼前亮的刺眼,反复睁眼,才适应了光线,也才看清,身旁真的是曹玄逸。

        “你……”声音沙哑,很是难受。

        “身上的痘全消了,已经没事了,再喝些药,喉咙就不会痛了。”曹玄逸面无表情,坐在床边矮凳上,说明着她现在的情况。

        “我想坐起来。”霓裳虚弱道。

        曹玄逸抚她坐起,在她身后放了睡枕倚着,又去端了杯水递给她。

        霓裳接过,一口气喝干,把空了的杯子又递给曹玄逸。

        眼神幽幽地看着他为自己忙前忙后,微微有些血色的唇角上翘,又见他走向屋内另一侧,从较为破旧的桌上拿起一面铜镜,霓裳甚是疑惑凝着他缓步向自己走来。

        这才发现,他的步伐极其缓慢,像是:“玄逸,你受伤了?”

        缓慢的步伐微一顿,又继续走向床边,把铜镜递给她。

        霓裳不解地接过,疑惑看向他,只听见他道:“已经恢复如初了。”

        睫毛一颤,拿着铜镜的手微微发抖,这是第一次,感觉到他的关心。

        这才望向镜中的自己,连痘印都没有,以往过敏后,也得大半月才好,不禁问道:“哪个大夫治的,效果这么好?”

        不问哪个御医,是因为,她发现这屋子飘着药香味,还比较破旧。

        “他刚刚出去了,本来说,你这太严重,估摸要半个月,前两天他上山采药,偶然采了颗好药,回来就给你用了。”

        “那我昏迷了多久?”霓裳望向走几步就有些虚弱的曹玄逸,轻声问道。

        “四天。”

        眨了眨双眼,又揉了揉发沉的太阳穴,“是昏迷太久了。”

        眸光在曹玄逸身上徘徊许久,脑袋渐渐清明,“你如何受的伤?”

        难道,她昏迷后,复始为了红花红,又与曹玄逸周.旋了许久?

        “小伤,养几天就好了。”曹玄逸若无其事道。

        霓裳却是皱眉:“我知你功夫不好,你身为文官,也不需要打打杀杀的,这几年,平时连个小病你都装作若无其事,现在的你,走个路都气喘吁吁,我亦是没见过你如此虚弱,可见你受伤很是严重。”

        见他依然绷着脸,霓裳接着道:“你不用瞒我,在朝,你兢兢业业,恪守本分,轻易不会惹了谁,而京都内,唯一与你过不去的,只有复始。”

        却见曹玄逸凝着她,眸中蕴着黑沉之色,听得他不耐烦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

        霓裳亦是来了气,直接摔了手中铜镜,四裂在地,空气冷凝。

        “你们之间?曹玄逸,到现在你都不愿面对事实,这三年,你如此对她,她怎么还能爱你?!”

        霓裳这话,戳中他的心。

        “不,她爱我!”曹玄逸肯定道。

        “她恨你!”霓裳意图让他清醒。

        “她跟了我十年。”

        “但有三年时间,她是被你如狗般对待,关进了铁笼!”霓裳吼道。

        “不过是三年,怎能抵上七年的相守相待?”曹玄逸很是无所谓,坚信着他自己所认为的。

        “咳咳咳!”

        霓裳气急,直接拽了身后的睡枕扔过去,却因动作太大,刺激了虚弱的身体,伏在床边咳嗽不止,脸色异常惨白。被抛掉的睡枕,失了惯力掉在了曹玄逸脚下,软绵绵地砸在了曹玄逸脚上。

        曹玄逸弯腰拾起,放在床头,望着咳嗽不止,摇摇欲坠的霓裳,依旧面无表情,“郡主,她的事,你以后莫要插手了。”

        “你觉得……咳咳……现在还来……来得及吗?!”喉咙里就像有个蚂蚁转个不停,痒的难受,接过曹玄逸端来的水,喝了一大口,才止了咳嗽。

        这一咳,全身失了力气,浑身软绵绵的,头有些乏沉,心情异常烦躁。

        耳边,又是曹玄逸固执又气人的话:“放心,有我在。”

        “你在?呵!”霓裳觉得好笑,“寻芳楼时你也在,结果呢,你却还是眼睁睁看着她算计我!”

        霓裳的质疑,曹玄逸瞬间阴沉了脸,牙齿紧咬,抑着自己的怒气。

        “她既然敢铁了心的把你伤成重伤,曹玄逸,你难道还认为,她对你余情未了吗?!”霓裳吼道。

        “我们的事,不用郡主操心!”

        这话,疏离了两人之间的关系,隔阂加重。

        “你们?叫的可真亲密。”霓裳哼道。

        曹玄逸置之不理,转身走向床尾矮桌旁,拿起上面放置的木盒,那木盒上,赫然有一个字“花”。

        霓裳随之望去,瞳孔猛然收缩,紧盯着他手中的木盒,“哈哈”大笑了起来。

        “曹玄逸,原来,你早就勾搭上了寻芳楼那个妓.女!”

        不然,明明被复始抢去的红花红,为何又在他手中?!

        曹玄逸睨了她一眼,向门口走去。

        霓裳心底陡然惊慌失措,脑海里,兀地蹦出曹玄逸刚刚肯定又痴迷地话,‘不,她爱我!’

        拼命摇头,朝门口吼道:“曹玄逸,你站住!”

        只是,那缓慢的脚步仍是在一步步向门口走去。

        “曹玄逸!这三年间,都说你与曹夫人恩爱的让人羡慕,可我却知,她亦是与复始一样,会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妪。六年前,你让我帮你养那条蟒蛇,后来我才知道,你是为了你夫人左冷珍的病,如今她时好时坏,却活不长。所以,我一直以为,你要绿叶绿,寻红花红,都是为了你夫人。”

        凄然一笑,“呵,现在我才看明白,六年前,复始被人玷污,也是在那之后,你让我养的蟒蛇,你娶左冷珍,不过是为了让她替复始试药,你要绿叶绿红花红,都是为了复始!曹玄逸,你说,是不是?!”

        “嘭!”

        回答她的,是门被猛烈关闭的响声。

        霓裳颓然倒在床上。

        今日他的故作镇定,她才恍然明白,原来,他的心,竟如此炽热。

        霓裳却是如疯了般,趴在床边哈哈大笑:“哈哈!曹玄逸,如今的复始,恨你,恨你……哈哈……”

        *

        曹玄逸坐于租来的马车内,抚着发闷的胸口,车子一个颠簸,身子斜倾,一手忙撑住马车,稳住了身子,却因这一颠簸,剧烈咳嗽,吐了口血,喷在了马车之上。

        颤抖着双手,从袖子里中掏出一方白色帕子,擦了嘴角,抚着疼痛如火灼的胸口,缓缓坐稳,轻声开口:“车夫,我有病在身,还望稳当些。”

        “知道了知道了,有钱人就是骄气。”外面那壮实的车夫一鞭子抽了马,马因疼痛加了速,马车却十分平稳向前行。

        一盏茶功夫,马车已到了城门口。

        “公子,进城了。”车夫喊道。

        曹玄逸掀开车帘看着繁华的街道,头顶的太阳照的眩晕,眼前有些发黑,不禁问道:“车夫,能否把我送到曹府?”

        那长的黑黝的车夫随着他的视线看了看太阳,又在他身上打量一番,没好气道:“刚刚可是说好了,就送你进城的。”

        “我可以加钱。”

        “有钱就了不起了,我还有事情呢,耽搁了你可赔不起。”车夫怒道。

        曹玄逸不再多说,缓缓下了马车,手帕捂着嘴,剧烈的咳嗽着。

        “他就是曹大人?”

        眼前走过两个男子,一个捂着嘴巴小声问道,还不时视线打量着他。

        另一人听到问话后,亦是看了过来,忙拽着那人走了。

        站在原地微躬身子的曹玄逸,直到胸腔的灼热感稍稍降了些,这才迈开了步伐,向曹府方向走去。

        却是刚跨出几步,就被一群手执木棍的壮汉团团围住,皆是怒目瞪着他,棒棍时刻准备袭他。

        曹玄逸疑惑不解地看向他们,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宁公子,这是您要找的人。”

        循声望过去,赫然是刚刚那个肌肤黑黝的车夫,正在谄媚的向宁贵邀功请赏。

        只见宁贵望过来,看了他一眼就直点头,甚为满意,然后掏了一袋银子,直接扔给了身旁躬身哈腰的车夫,“做的不错!”

        车夫拿着一袋银子在手中掂量掂量,分量十足,脸上绽开了笑容,看也不看曹玄逸一眼,把银子揣进怀里就朝自己的马车而去。

        挺着小肚腩的宁贵走上前,一把推开面前执棍的壮汉,那壮汉乖乖站在了一旁,给宁贵让了道。

        宁贵围着曹玄逸转了一圈,这才站在他面前,眼里充满着不屑,啧啧道:“早听闻曹大人正气,娶了个富有又嚣张的老婆,恩爱三年不纳妾,没想到,遇到了貌若天仙的兰姑娘,曹大人就把持不住了。”

        “咳咳!”

        曹玄逸欲张口,胸腔又是一痛。

        “哼,不过就是一个小白脸,这身板,可真够虚的,也不知,那方面行不行?”忽然满脸讶异,“啊,我怎么给忘了,曹大人,您可是太初人啊,怎能与我这外族人相比,瞧我这记性。”

        说着,还使劲拍着自己额头。

        曹玄逸缓过疼痛,哑了嗓音开口道:“这位公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别揣着明白当糊涂!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你夜会兰姑娘的事,哼哼,也不怕你那嚣张的婆娘!”

        他可是知道,曹玄逸这官位,有一半是靠着左首富的钱在疏通,要不然,早就被干下去了。

        太初因为广纳外族,官位亦是不分族别,所以更新替换,抑或是竞争都自是十分激烈,一个不小心,可能明天就被降了官职,去了官帽。

        这话,让曹玄逸怔忡。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

        夜会兰姑娘?

        “这话是何意?”

        “真不愧是当官的,否认的本领真是高。”宁贵抬了声音,“给我打!”

        时刻准备着的壮汉蠢蠢欲动,但还是很犹豫。

        这毕竟是朝廷命官。

        “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我打!”再次叫嚷命令道,“就一小白脸。”

        见这些人还不动,气急,一巴掌拍在离的最近的人头上,直接抢了他的棍子,挥向曹玄逸。

        “宁公子。”

        娇喊声从后面传来,成功制止了他的动作,挥动的棍子停在半空,离曹玄逸的头不过一拳头的距离。

        “兰姑娘。”

        这声音,宁贵是一辈子都忘不了,娇娇糯糯,喊的他心发麻,回头,恰是对上露在面纱外面,那双妖媚至极的双眼。

        “宁公子,这是怎么了?”兰姑娘走上前,站在宁贵身旁,看着曹玄逸头顶的木棍,惊讶问道:“宁公子不会真信了今日谣言吧?”

        视线又划到曹玄逸身上,只见他脸色十分苍白,额头冒着细汗,捂着嘴的白帕,一直没有松开。

        宁贵一喜,扔了棍子,问道:“不是他?”

        兰姑娘点头,“不是。”

        “那是谁?”宁贵讶异地问道。

        “昨日,小女子就没有出去过,何来幽.会之说?”兰姑娘解释道。

        宁贵愣愣地瞧着她,又转头望向柔柔弱弱的曹玄逸,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人还是挺般配的。

        呸呸呸!

        这可是他的兰姑娘。

        “不是,我说的是昨夜我家侧……”

        “啊!”

        话还没说完,就被兰姑娘的惊呼声打断。

        望过去,见曹玄逸倒在了地上。

        “兰姑娘,我可还没有动他,你看见的。”宁贵连忙拉着兰姑娘这个证人,神情恐慌。

        这个可是朝廷命官啊,他本来就是来吓唬吓唬他,不过是为了让他远离自己的兰姑娘。

        兰姑娘慌张点头,惶恐的后退了一步,颤抖着唇道:“那你们还不快把他送到医馆去,若真是有个好歹,可不是我们能担待的起的。”

        执棍的壮汉见兰姑娘这害怕的神情,再想到连萧何都不被放在眼里的寻芳楼,心里一紧。

        这曹玄逸曹大人,怕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要不,怎么就敢炸了宁府?!

        连忙抬起曹玄逸,也顾不得招呼马车,直接背起离开。

        “兰姑娘,您看……”

        出了这事,宁贵也没了别的心思,真怕曹玄逸病好了找他麻烦。

        “应该无事吧,看来这谣言也不是乱传的,曹大人是真的受了伤。”兰姑娘喃喃开口。

        宁贵一听,脸上见了喜色,“对对对,全京城都知道,曹大人昨夜受了重伤。”

        极力摆脱自己的嫌疑!

        “抓起来!”

        突然传来一声喝。

        整齐划一的脚踏声传来,伴随着兵器撞上铠甲的乒乓声。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19151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