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83.083.姑娘莫要等相爷了,半梦姑娘缠人的紧

83.083.姑娘莫要等相爷了,半梦姑娘缠人的紧

        不过,那日,她确实是心慈手软了。

        银针扎过去之时,她偏了位置,不会死,却会重伤。

        冰层破裂,走出去时,亦是被他环着肩膀,走的小心翼翼,不被碎冰扎到,前方白光刺眼,一时不适应,手遮了双眼,直至走出山洞,这才放下挡在眼前枯皱的手。

        刚刚那几声巨响,竟震碎了整个湖的冰。

        厚厚的冰层碎裂,随意漂浮在水中,有的浮出水面,翘着一侧魍。

        雪已停,太阳还挂在空中。

        远处,原本聚堆的人已经没了踪影,这翠湖寒更加安静了。

        萧何这一来,毁了翠湖寒的喧嚣檎。

        原本因此而开始热闹的翠湖寒,怕是又要回到以往的寂静。

        果不其然。

        回到内城内,夕阳已经西下,坐在马车内的复始,垂了眸,静静看着眼前的白发变黑,双手恢复光滑,眼眸里,已经平静无波。

        对面,原本斜卧的萧何坐了起来,一手支在矮桌上撑着下巴,凝视对面垂眸的人,把这夕阳时分,容颜变化的模样看在眼里,嘴角缓缓噙了笑,凤眸仿若星光。

        “快快,你先过去,我先把摊子收拾掉,怎么好端端的,就死了人呢?!”

        车外,一个中年男子焦急的声音传来,带着慌乱的语气。

        “叔,您慢些,我这就过去。”

        起初复始并没有在意,人有生老病死,谁都不能逃过,自是没有放在心上。

        又向城内行驶片刻,耳边传来低低低议论之声,复始听不清,但能感受到,城内发生了比较大的事情。

        但她相信,虽然萧何一直在她身旁,她就是知道,以他的能耐,定是知道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何对上她的琉璃眸子,视线在她光洁的脸上徘徊,才幽幽开口,“翠湖寒死了几个人,其中一个是与许家敌对的二品散秩大臣朗凯凯的独子朗子晋。”

        原来刚刚那地动山摇之后,聚堆相亲的人出了事。

        朗子晋是独子,而其生身母亲是太初人,生了朗子晋当夜就去世了,而朗凯凯当年不过是个小官,正是高升之时,不允许请假,依然在宫内值班,等他回去后,他发妻已被家人入了棺,最后还是撬棺,才见了发妻最后一面。之后,也没见朗子晋再娶,一直独自抚养朗子晋长大,听说,朗子晋已准备好了三年一度的京考,若考入前三甲,就能与其父亲一样,入朝为官了。

        “所以,朗凯凯找上了寻芳楼?”

        翠湖寒是因寻芳楼而火起来的,如今出了事,常伴君侧,心高气傲的朗凯凯,自是不会轻易放过寻芳楼,尤其在他认为寻芳楼背后是许家之后。

        萧何赞许道:“但没有明着来,只是与你一样,制造了些舆.论。”

        恰在这事,听到车外的惊呼声:“什么,寻芳楼是故意引人去的翠湖寒?!”

        又听萧何道:“寻芳楼开业前一天,就做过类似的事情,吸引人去原寻芳楼,结果不顾百姓而炸了寻芳楼,自己抢而夺之。”

        “那可有传,寻芳楼准备怎样翠湖寒?”复始问道。

        萧何摇头,道:“只说,翠湖寒位于城外山上,冰层很厚,不可能有人在瞬间能使整个山地动山摇,冰层破裂成块,定是寻芳楼的炸药为之。”

        若不是复始亲眼见到,是萧何所做,连她都会认为,这是炸药所致。

        却没想到,萧何内力如此深厚。

        堪比她研制的炸药。

        “现在,朗凯凯在哪?”复始问道。

        “向皇上请了假,在处理他独子的事情。”

        听说,朗凯凯此人,备受皇上喜爱。

        “三年前的对诗比赛,打败左岚倾的人,就是朗子晋。”

        复始一惊。

        当年听说左岚倾因为得了第二名闹过自杀,之后所有人都缄默其口,关于那得了第一的人,没有丝毫风声向外透漏,可见,朗凯凯对自己儿子的事情,很是看重。

        “为今之计,只能静观其变。”复始叹口气。

        萧何今日这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为之。

        三年前的风声若是透漏出来,不仅牵扯到寻芳楼的炸药,亦是牵扯到了左家。

        复始猛然坐直。

        左家……

        左宏达的女儿左冷珍是曹玄逸的妻子,早上这寻芳楼兰姑娘与曹玄逸感情谣言正是捂热的时候……

        难保不会被有心人误认为,曹玄逸真的投靠了许家。

        琉璃眸子圆睁,锁在萧何身上。

        他一方面抓了宁贵,护了曹玄逸。

        一方面来制造了这场事故,牵扯了曹玄逸。

        究竟是要做什么?

        今日.她原本把宁府被炸的罪名归到曹玄逸头上,他直接抓走宁贵,拆了她的计划,虽然保全了寻芳楼。但这次翠湖寒伤人,却是一脚端了她全盘计划,把寻芳楼又置于明处。

        对上复始纠结惊讶不解的复杂神色,萧何勾起唇角,凉凉道:“坐山观虎斗,是件有趣的事儿。”

        所以,今日,若不是她阻拦了他,去翠湖寒的就是半梦,他依然会去山洞,依然会做这些事情。

        有她没她,都无妨……

        复始暗淡了神色。

        萧何见此,以为她是心疼了曹玄逸,眉头紧皱,冷了脸色,道::“宁贵此人,蠢笨愚钝,你也好意思利用他。”

        “我看重的,就是他这一点。”复始反驳。

        却见萧何凤眸阴沉无比。

        复始思略再三,很是不解,他这是怎么了,翻脸比翻书还快。

        却不知,萧何以为她利用宁贵的蠢笨,是为了不让曹玄逸受到重创,而心生嫉妒。

        复始却是觉得,萧何能坐上这高位,心里扭曲是自然的。

        萧何忽然勾起笑,一字一句道:“他令人偷了你的祖传宝贝,证据确凿,本相已命人通知宁府,想要人,就把东西交出来。”

        复始抚额,无奈。

        明明没有的事,宁家如何交的出来。

        这黄莲,吃的真是有口难言!

        那小鬼,也别被她遇到了,不然,非扒了他皮不可!敢偷她东西!

        复始气的咬牙。

        萧何再次冷了脸……

        ——

        一路回到相府,刚下马车,就见翠竹急忙走来,面色担忧:“相爷,半梦姑娘发热了。”

        萧何“嗯”了一声,丢下一句“夜晚冷,快回去。”就向西苑走去。

        复始见他身形缓慢,并无焦急之色,身后跟着的翠竹,亦是脚步沉稳地与萧何保持着相同的距离,收了视线,向暗祥苑走去。

        这雪虽已停,路面却湿滑,有些已结冰,复始走的小心翼翼,不知是不是三年没有走动,腿好似没有那么灵活。

        抬头,望着血色月亮,才发觉,今日的马车行驶的特别快,本来半日的路程,被缩短了一半,在翠湖寒停留的也短,巳时出,酉时就回来了。

        “姑娘,今日相爷与您走后,半梦姑娘去了西苑,听说一直在窗边吹风,直到半个时辰前,翠竹请了大夫过去。”芳华端来了热菜,摆在桌上,又道:“姑娘莫要等相爷了,半梦姑娘缠人的紧,六年前就总是缠着相爷,恨不得天天黏在一块,相爷定是一时半会儿也脱不开身。”

        “那也得他愿意被缠。”复始不由反驳。

        芳华轻笑出声,打趣道:“看来奴婢还是改口叫夫人吧。”

        “别。”复始阻道,忽然反应过刚刚芳华的话,问道:“六年前,半梦就缠着萧何?”

        芳华一怔,暗自骂自己多嘴,皱眉,还是道:“半梦一直喜欢相爷。”

        “可她不是何夜喜欢的人吗?”复始很是疑惑,萧何对半梦的态度,暧昧不明。

        芳华闭了嘴。

        复始听不到回答,回头望向她,却见她聂喏开口:“恩……是公子喜欢的……”

        这回答,支支吾吾,有些怪异。

        可还不等复始再开口,芳华直接道:“姑娘,奴婢告诉您也无碍,就是觉得,这事特别怪异,又看的不太明白。”

        “怪异?”

        芳华点头:“公子有时候带着半梦回来,那时相爷性格阴沉,不喜与外人说话,但半梦姑娘很是善谈,自然而然就谈到了一块,走的近了些。时间长了,公子对他们的态度也一声不吭,奴婢也是不明白。”

        “原来这样。”

        “恩,是这样。”芳华点头,又似在说服自己。

        次日。

        复始刚用过早饭,就见芳华走来,道:“相爷吩咐,让姑娘赶紧去前院。”

        “发生什么事了?”今早不是说不一起吃饭吗?

        却听芳华道:“宁家来人了。”

        “什么?宁家人都没有脑子吗?”复始凝眉,立即起了身。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19151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