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84.084.莫不是相爷嫌弃了妾身,连一眼都懒得看?

84.084.莫不是相爷嫌弃了妾身,连一眼都懒得看?

        宁家竟然直接找上了相府来,虽可见,十分宝贝宁贵这个儿子,只是……

        当复始与芳华刚来到正厅门口,就听得里面宁知之理直气壮的声音:“相爷,宁家没有偷东西,当晚侧院被炸,伤了宁府多名家丁,宁家自己怎会做出这种作死的事?”

        “那宁老爷带这个人来做什么?”是半梦的问话。

        走廊内的复始向前一步,转向右侧,正好面对正厅大门。

        便看见站立的宁知之,及其身旁跪着一个消瘦身形的男子,那男子垂头,衣服破烂,还有血迹,很是邋遢,约摸是个乞丐魍。

        又听宁知之道:“宁家虽没有偷东西,但却被误会,宁家有责任去抓贼人。”

        “你说,这是贼人?”半梦嫌弃问道。

        “是,昨晚微臣回家之时,见这小贼在宁府外偷偷摸摸,所以就派人抓了这小贼,谁知,竟在这小贼身上查出了这火红玉镯,这玉镯通体透亮,红的均匀,一看就知是上好的暖玉,绝不会是这臭乞丐所有的。”宁知之拿出那玉镯,双手呈上檎。

        斜靠木椅的萧何,慵懒的神色兀地一紧。

        管家亦是一怔,随即上前接过那玉镯。

        复始把他们神色敛进眼底,跨过门槛进入,缓步从那乞丐身侧走过,来到萧何面前,然后瞥了一眼坐在萧何右侧,隔着一张桌子,真当自己当家主母似得坐着的半梦,垂眸道:“相爷。”

        萧何抬眸看了她白发枯容一眼,指了指右侧的椅子,道:“先坐下。”

        复始凝着他的视线,随之望过去,定在管家手中的火红玉镯之上。

        那玉镯红的剔透,似有血丝游动,如人的血气,一看就是上好的物件,确实非一个乞丐所能拥有的。

        只见萧何凤眸紧眯,手指捏着玉镯放在在眼前细看,似是看到了里侧什么东西,神情有片刻的松动,却是不紧不慢问道:“这玉镯,哪里来的?”

        宁知之一听萧何终于开了口,立刻垂头望向那乞丐,怒问:“相爷问话,还不快说!”

        那乞丐却瑟缩一团,不吱声。

        宁知之甚为着急,一脚踢了过去,那乞丐倒在地,露出脏污地脸,又忙从地上爬起,匍匐在地,哭嚷道:“相爷,我……不是我……我是在地上捡到的!”

        “你一个乞丐,也能遇到这天上掉馅饼的事?!”宁知之又是一脚踹过去!

        复始却是猛然望向匍匐在地的乞丐,凝着瑟缩的身影,她想起来了,这个声音太过熟悉,三年内听过的唯一陌生的声音,就是支使同伴,意图来侮辱她的那个乞丐。

        哈哈!

        没想到,这京都如此之小,连个乞丐也能再次遇到。

        “真的,这个真的是捡到的!”乞丐颤抖着喊道。

        宁知之望向萧何,等他发话。

        萧何捏着玉镯,开了口:“小复复,既是你的祖传之物丢了,那你就看看,这东西是否就是?”

        纤长的手指捏着玉镯递到她面前,复始顺着接过,放在眼前细看。

        神色一凛,手一紧,眯了琉璃眸子。

        玉镯内侧,赫然刻有一个小字:萧。

        这是……相府的东西?

        凝向萧何,只觉握在手中的玉镯万分沉重。

        她若说是,意味着她想让他放了宁贵,就惹恼了萧何。

        若说不是,这玉镯怕是萧何也要收回去的,这……

        宁知之也真是,没长脑子就乱冲,且不论萧何会不会放宁贵,他既然敢抓,就不会轻易放了他。

        但是这个乞丐……

        不由地瞥向那邋遢至极的乞丐,眸中闪过杀意。

        这一眼,却是落在了萧何凤眸之中。

        “相爷,这个不是臣妾的祖传之物。”复始开口。

        气氛瞬间凝住,皆是望向她。

        连那乞丐都怔忡地望向她,眼中是不可置信。

        萧何沉着脸。

        宁知之亦是怒色。

        复始再次开口:“宁老爷好本事,竟误打误撞,逮到了这偷相府东西的人。”

        “相府的东西?”半梦惊讶问道。

        复始点头:“这东西,怕是相爷不经常见,所以一时没有认出来,这内侧,刻了一个十分小的字:萧。”

        萧何猛然坐起,夺了她手中玉镯,又放在眼前细察许久,凤眸闪过错愕,凌厉,愤怒:“敢偷相府的东西,活的不耐烦了,拉出去,砍了!”

        复始嘴角一抽!

        演,真会演!

        然后,就看见萧何怒气离开,半梦忙跟了上去。

        宁知之愤怒地踹着那乞丐,直到乞丐被拉走,还在不停踹着空气。

        “宁老爷,相爷的心思,不是你所能揣测的。”复始对仍不甘心地宁知之道。

        “可……”

        复始却是打断他的话,道:“宁老爷,您有没有仔细想过,相爷为何抓了宁公子。”

        宁老爷一怔:“不是为了偷盗之事?”

        “那为何不抓宁老爷或是夫人,反而抓了宁公子?”复始反问。

        宁老爷瞳孔一缩,睁了眸:“是那红花……”

        “宁老爷还是赶紧回去吧。”

        复始望着呆愣僵直走出的宁知之,紧跟着走出了正厅,边问向芳华:“相爷去了哪里?”。

        芳华略一思索,道:“或许去了偏院。”

        “偏院?”那不是他的妾室被关的地方吗?

        “恩,奴婢被关在偏院时,就常见相爷站在偏院房顶,一站就是一天。”芳华道。

        那时的萧何面无表情,凤眸眺望,唯一的动作,就是离开时候的转身。

        虽不知道他为什么去那里,但觉得,刚刚萧何看到那玉镯的异常反应,与那时候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有种怅然,还有种悲戚。

        “那我该去吗?”复始不确定地问道。

        那玉镯,有些年份了。

        芳华凝向有些担忧的复始,嘴角缓缓翘了笑意,或许,姑娘已经开始慢慢在意起萧何了。

        却是担忧道:“若是相爷不见……”

        复始爽快接话:“你先回去,我自个过去。”

        顺着那夜的足迹,走过杂草堆,仰头,正好看到一抹碧绿身影,背对着自己,身披白色貂毛接领披风,笔直地站在偏院墙上,金色绣线在日光照射下闪着道道流光,翡翠玉簪簪起的黑发被风扬起,吹响左侧方。

        拿出帕子,拍掉被杂草刮在披风上的水珠,继续前行,一步步走向墙边。

        耳边隐约听到偏院里女子的说话吟唱的声音,不时传来笑声,相处似乎很和谐,也会自己找趣消磨时光。

        忽而听到有人低语讨论。

        “相爷到底在看什么?那方向好像是沁儿姐姐居住过的屋子。”

        “胡说,相爷看的,明明是城门方向。”

        “不对不对,相爷所望之处,是无神之境。”

        “无神之境?”

        “笨死了,就是发呆!哈哈!”

        “疯子,相爷偶尔就会站在这里,眺望那方向,视线落处,明明就是我最爱的那片梅花林,那梅花林啊,这个时候,定是傲然开放,姹紫嫣红,三尺之内,就飘满了梅花芳香,哎呀,我好像闻到梅花的香味了。”

        复始走到墙角下,仰头望向萧何,隐约看得到萧何的侧脸,神色似乎望着正前方。

        那个方向,是城门的方向。

        北方。

        亦是梅林之处。

        脸颊不由泛起红晕,想起那夜萧何的吻,心不由地悸动。

        那夜,有刹那以为,竟以为看到了何夜。

        可是当那薄唇贴上刹那,她猛然醒悟,这人,是与何夜长的一模一样的萧何。

        而她,还是沉浸在了他的温柔之中。

        心猛然一紧,开口喊道:“相爷。”

        风吹过,不由瑟缩了肩膀,这天太凉,站一天,再强壮的身体,也是受不住的。

        上面的人似乎没有听到。

        复始再次开口:“相爷。”

        片刻,除了墙那边不时传来声响,高墙之上的碧绿身影,仍是笔直站立,眺望远方,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怪不得,芳华说,一站就是一天。

        思绪一转,再次提了声音:“相爷,小复复不舒服。”

        高墙上的身影微微一动,俊美的脸庞向右后方扭动,凤眸望向远处,长睫毛轻眨,一片荒芜,凤眸中有淡淡神伤之色,正欲转回去。

        听得下方传来笑意:“相爷,我在这。”

        睫毛再次轻颤,视线缓缓向下移,眼前的荒芜一点一滴落入凤眸,变的涣散,最后落在土地上,望着一片黄土,竟是停了下来。

        “莫不是相爷嫌弃了妾身,连一眼都懒得看?”

        “不是……”急忙否认。

        却在凤眸凝上紫衣身影时,赫然顿住。

        只见那枯老的容颜,绽放了笑容,似乎有些得意神色。

        不过一眨眼功夫,萧何已是反应过来,刚刚,他有听到,她自称小复复。

        神色微怔,薄唇忽而勾起笑意。

        这算不算好事,她也懂得利用了她在自己心中的分量。

        碧绿身影翩翩而下,下摆微微被风带动撩起,缓缓落在地上,站在她面前勾唇笑问:“小复复不舒服?”

        复始对上凤眸,察觉到里面一丝柔和之色,摇头,笑道:“只是想看看,妾身在相爷心中的地位。”

        萧何有片刻的怔忡,瞬间拉直了唇角,故作冷清问道:“结果呢?”

        “若是相爷帮妾身一个忙,妾身就告诉您。”复始幽幽回答。

        “行了,别一个妾身妾身的了,本相听着别扭。”

        萧何突然觉得,这个词,拉低了她的位份。

        “恩,那相爷可觉得好?”

        萧何望着一脸笑意的复始,枯老的容颜也似乎染了亮泽,甚是精神,不由点头。

        “我想去看看宁贵。”

        “宁贵?”

        萧何暗自思索着复始这一举动,又见她肯定点头,笑了起来,道:“本相这就带你去。”

        两人走向相府门口,坐上通体碧绿的马车,一路西行,直至京都的牢房外。

        马车停住瞬间,复始掀开车帘,一眼望见竖着的白色大旗,大旗之上,挥洒着三个大字:刑司房。

        这是京都内唯一的牢房,也是最为严苛的。

        据说,若想探监,必须有上面人的旨意,而上面之人,指的就是正三品的护军参领李齐峰。

        原本李齐峰的职位并不高,全是因着皇上挑了其女李淑华,并娶做了皇后。又恰好当年原本管理这里的官员收受贿赂,被许家举报,皇上就指了李齐峰接任了这位置。

        “四年时间,这刑司房,又回到了本相麾下。”

        耳边突得传来萧何极为平淡的陈述。

        复始惊讶,那被许家举报的官员,竟是他的人。

        那李齐峰,昨日明目张胆上街抓人,又那么大张旗鼓,更是直指授丞相之意,而皇上的消息理应也不会如此闭塞,甚为好奇问道:“皇上还不知道?”

        凤眸睨了她一眼,明了她意思,再次望向静谧的刑司房,死亡气息缭绕恢弘的建筑,异常沉闷压抑,“掌管太初的刑司房,就相当于掌管了太初的生死。”

        复始瞳孔一紧,耳边继续他的话。

        “皇上确实很信任李齐峰。”

        信任?

        皇家从没有无缘无故地信任。

        不过,李齐峰这一举动,亦是有可能被理解成,报答萧何找得苏岂救他儿一命的事吧。

        “走吧。”

        复始随他下了马车,走到刑司房铁门处,两侧笔直站立两个士卒,眼睛一眨不眨直视前方,见到萧何,恭敬一声“相爷。”又重新站好。

        铁门上雕着犯人在受各种刑罚的图案,受刑之人无不表情痛苦,身体扭曲。却在两扇门闭合之处,突兀地雕着一个正在受鞭笞之刑的男子,男子衣服剥落,身上是道道流血的伤口,但他却是高高扬起了头,目光凝视前方,似乎看着什么,一脸希冀,毫无痛苦之色。

        两个士卒同时使足了劲,才缓缓推开铁门。

        听说,刑司房的铁门,里面裹着的是大理石。

        复始随在萧何身后跨进去,后面的门随即被紧紧闭上,瞬间陷入黑暗,潮湿的霉味扑鼻而来,这里长年不见天日,气味浑浊不堪,映着两侧闪着微弱光芒的油封,拾阶而下。

        昏暗的灯光下,长廊两侧石壁上,挂着森面獠牙的面具,十分庞大,有青铜之色,亦有黑白无常,挂着长长的舌头,垂至地面。亦有各式各样的刑具悬挂其上,烙铁,锁链,甚至还有那扯皮铁链,无不在昏暗中散发着阴森渗人的恐怖气息。

        复始回了眸,挺直身子,走在萧何右侧。

        萧何目光直视前方,一步步向前走去,长廊走到底,拐向右侧,木制牢房赫然出现眼前,不大的牢房内,只有一个碗大的窗户,光线从那照射过来,照亮幽暗的牢房。

        牢房内,各关押着一人,这些人缩在阴暗的墙角垂丧着头,头发凌乱。

        许是听见了动静,有的惊恐抬起头,有的则是好奇之色,见不是开的自己门,微微挪动身子,双眼还是紧盯着走道里,穿着华贵的两人。

        一个是穿着紫衣的老妪,披着白色貂毛接领披风,挑着下颚,端的雍容华贵。

        而跟在她身侧,一身墨绿锦袍的男子,黑发被一根翡翠玉簪斜着簪起,只一眼,就能感觉此人一身慵懒之色,却也让人无法忽视他周身强势的气息,牢房灯光昏暗,虽看不清长相,但从隐约轮廓中,再联想这身独有的碧绿锦袍,一些人大抵已是知道,此人乃是当今奸相,萧何!

        只见他迈着慵懒的步伐,缓缓向前走去,好似走的不是牢房,而是那金色大殿之上,一步步走向金色的龙椅,让人不由俯身膜拜。

        犯人被自己下跪的身子激了冷汗,不由倒吸了口气。

        这奸相,真的不是皇家人吗?

        这周身的王者之气,真真犹如天威。

        复始亦是直视前方,余光却也扫过了两侧犯人,见他们怦然跪地,眸光不由地转向萧何,瞳孔收缩。

        身侧的萧何所散发的气息,与初次见面,她感受到的王者之气一样,让人压抑害怕,却又尊敬至极。

        不及她多想,已见他停下,复始一怔,这才看到他的是视线落在左侧牢房内。

        随之望过去,只见木板铺成的床榻之上,蜷缩着一个身影,头埋在双膝之上,瑟缩在墙角。

        却在下一刻,萧何懒懒地声音响起:“看过了,回去吧。”

        复始置之不理,示意跟过来的牢头开锁,那牢头望向萧何。

        萧何凝了一眼复始,点头。

        “咔嗒”一声,惊动了里面蜷缩着身体的宁贵。

        牢头推开牢门,复始走进去,恰好对上宁贵抬起的眼,那双眼中,只一天时间,就失了光彩,暗淡无光。

        这昏暗的牢房,寂静阴暗,长年不见天日,本就死气沉沉,虽无血猩之气,却是一进入,就感到毛骨悚然,再者,被李参领抓紧来的,不死也是终身监禁的,这宁贵怕是知道这一点,才如此颓废消极。

        复始向前走几步,缓缓开口:“刚刚,宁老爷来了相府。”

        宁贵僵硬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松动,却是防备望向眼前的老妪,这一身华贵之气,绝非等闲之人,视线划过牢房之外,定格在一身碧绿锦袍上,视线缓缓上滑,却又是极速一瞥,错开了视线。

        他虽纨绔,却是懂得分析,眼前这个老妪,能得丞相亲自陪同,身份自是不一般。

        在这呆了整整一天,他也算是想明白一些问题,李参领说相爷要抓,那就是丞相的命令,是丞相亲自吩咐,就说明,宁府侧院被炸,中间有更重要的事情发生了,可能,并不是祖传之物。

        心里不由计较眼前这人的身份,道:“我爹可有说什么?”

        复始望着他,看来宁贵这人也不算太笨,悠悠开口:“他说,抓到了那夜的盗贼。”

        宁贵一惊,立马摇头:“不可能!不是我们干的!”

        把他着急的神色看进眼底,再次开了口:“你爹也这么说,还说,宁家虽没有偷东西,但却被误会,宁家有责任去抓贼人。”

        “又不是我们干的,有屁责任!”宁贵一听自家爹竟然亲自抓贼,也是毛了,他爹那人,虽然怕他娘,但遇到他的事,可是偏疼的紧,这次也不细想,就这么堂而皇之的找去相府。

        没责任也变成责任了!

        视线悠悠转动,丢了东西,自是要找回来,问道:“你们究竟要找什么?”

        复始赞赏他一眼,道:“红花红。”

        话出口瞬间,萧何挑了眉。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19151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