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86.086.可以弄到曹玄逸儿子的画像吗?

86.086.可以弄到曹玄逸儿子的画像吗?

        红唇紧抿,兀然没了心情。

        摔了手中纸条,落在桌子上,侧头,对上容颜枯老的复始,心里五味陈杂,立刻别开了眼,开口道:“本郡主认输!”

        复始眸中闪过讶异,回味刚才霓裳的表情变化,不解,思索,沉思,最后瞳中失了焦距,约摸,是陷入了沉思回忆。

        凝着霓裳缓慢走出的身影,弱不禁风,亦是有些萧瑟之感。

        心头思索,她是想到了什么,从没有见她有如此脆弱的情绪,连那日寻芳楼过敏,亦是好强的要命魍。

        眸光落在桌上褶皱纸条上那两行字,眸光忽闪。

        似是想到了什么,亦是走出了香香楼。

        却恰好遇到了来这的芳华檎。

        “这么快?”不禁问道。

        芳华道:“奴婢本想出来买些东西,正好遇到了老黄。”

        老黄,是萧何专属用的车夫。

        复始点头,向前走去。

        芳华问道:“姑娘,您吃过了?”

        复始摇头,“我有些事情,你帮我处理下。”

        *

        而此时的香香楼,那两人亦是连第一题都没有答对,只能望洋兴叹,重又坐回自己的位置,等待香香楼新研制的饭菜。

        小童摇头,拾起三张桌子上的题目,揣进袖中,命人撤离了三张桌子。

        桌子底下的纸团被人一踢,滚到了另一桌子下方。

        恰在此时,一身白衣华服的男子从楼上走下,望着正挪动桌子的伙计,问向小童:“刚又有人来挑战?”

        小童叹口气,无奈道:“公子,这样,真能找到吗?”

        男子望着其中一张桌上空白的宣纸,唇角露出苦涩,黯然道:“或许,能吧……”

        可连他自己都不敢确定。

        已经过去十年了……

        男子眨眼瞬间,却是没有看到,那纸团,被不小心踢到了摆好的桌子下面,彻底隐匿不见。

        *

        一处茶楼。

        复始坐在茶桌旁,喊了伙计借用笔墨纸砚,提笔开始书写起来。

        芳华坐于对面,端起一杯茶捧在手心,凝着复始垂眸认真的神色,忽而觉得,白日的复始,虽面容不是姣好的,但她这身无意中散发的贵气,与她现在的状态,着实给人压制的感觉,这种让人不由敬畏之气,与萧何越来越像了。

        又见复始写好了一张,上面有几行字,折叠好,塞进信封,递给了自己,道:“把这个交给宁贵。”

        “宁贵?姑娘想把他从牢中弄出来?”芳华惊讶问道,放下手中的茶杯,伸手接过。

        复始摇头:“刚刚相爷已经放他出来了。”

        芳华面色惊愕,随即笑道:“奴婢还以为,相爷这次铁了心的与您做对呢?”

        做对?

        复始思量着这个词,倒是有些这个意味。

        抓了宁贵,打破她的计划,再一脚端了她全盘计划,把寻芳楼置于明处,全部都与她的计划相违背。

        却发现芳华唇角翘起,细一琢磨,才恍然,她所说的做对,原来是所谓的……吃醋。

        平静地心湖又荡起了涟漪。

        复又提笔,在另一张纸上,再次书写起来。

        芳华错开了视线,望向窗外,眸色幽深。

        等视线再次转到复始身上时,却是见她静静凝着自己,笑问道:“姑娘,奴婢脸上可有什么?”

        复始敛了神色,把刚写好的纸递给她,这次,却没有折叠起,“你把这个也交给他,让他按照信封里的计划行事。”

        芳华瞬间明白,复始是让她看这张纸的内容。

        细一看,满脸讶异,不由赞叹:“姑娘,好美的句子。

        复始端起热茶,抿了一口,才缓缓开口:“左岚倾与左冷珍的关系如何?

        “很好,尤其最近,几乎每天左岚倾都会去曹府。”

        “听说,曹玄逸还在昏迷?”复始问道。

        芳华点头,凝着复始淡漠的神色,道:“上次那车夫把他丢在城门口,中途又狠狠颠簸了一下,吐了血。然后又遇到宁贵,估计气血攻心了吧。”

        琉璃眸子瞬间染了精光,笑道:“你派人透漏给左岚倾的贴身丫环,就说,三年前对诗比赛上,打败她的那个人,明日午时会去香香楼。”

        芳华被关在相府偏院六年,那期间的事情是一概不知,所以复始说这话时,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妥之处。

        “姑娘,出事了。”芳华突然站起,朝窗外望去。

        复始亦是站起来,望过去,隔着一条小胡同,亦是看的见那边,有人抬了尸体放在寻芳楼前,披麻戴孝,似乎在闹。

        “我们过去。”

        复始与芳华到时,寻芳楼前已围了好几圈人,两人从旁侧绕了进去,见到门前地上放了两具尸体,用白布盖着,一个尸体旁,披麻戴孝的妇人哭喊着:“你们寻芳楼仗着有人撑腰,就可以随便把人生命置之不顾吗?!”

        另一个尸体旁,同样披麻戴孝的妇人擦了脸上的泪,附合道:“上次你们把人引到原来的寻芳楼,我儿子被你们炸断了一条腿,你们就给了银子敷衍了事。现在你们把人又引到翠湖寒,直接炸死了这么多人,现在你们难道还要甩银子遮盖事实吗?!”

        一旁的百姓看热闹不嫌事大地附合:“是啊是啊,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你们背后靠山再大,也不能如此欺人,难道有了那火药,你们就无法无天了吗?!”一百姓质问。

        这一声,引起了百姓间的公愤。

        有人直接拿出鸡蛋蔬菜,朝着寻芳楼妈妈丢去。

        那妈妈也淡定,眼见鸡蛋就要砸到自己身上,随手从旁边丫环手中拿出大一圈的油纸伞,挡在了自己面前。

        百姓兴许觉得不解恨,有人直接丢了石子过去,油纸伞破了个洞!

        所有人停了动作,屏住呼吸。

        只见那妈妈放下破了洞的油纸伞,一手抚着额头,血从额头流下,双眼紧盯着那两个停止哭泣的妇人,开了口:“报官,有人来寻芳楼闹事,意图杀人!”

        一旁的壮汉应了声,转了进去,约摸是准备从后门离开。

        百姓一听,神色也开始焦急,却都不愿散开。

        那两妇人也是振振有词:“好,报官就报官,看官老爷怎么给判?!”

        不过片刻,就有官兵而来,复始望过去,竟然是李齐峰。

        百姓让出了一条道,李齐峰骑马而来,见着那两名妇人,再看旁边蒙着白布的尸体,下了马,沉了声音:“听说有人闹事?”

        “官老爷,您要为……”

        一妇人刚开口,就被寻芳楼妈妈的声音打断:“李参领,我们寻芳楼不过刚开业,他们就来这闹事,把无须有的罪名的强加到我们头上,还直接拿鸡蛋石子砸人!”

        “官老爷,我们……”

        “我们知道近日有很多不实的传言,寻芳楼已在找证据证实清白,我们问心无愧!”妈妈再次拦住了那妇人的开口,一手拿着帕子捂着额头。

        那妇人咬牙站在一边。

        李齐峰开了口:“可有找到证据?”

        妈妈点头,向旁边的丫环使了眼色,丫环转身进了屋。

        又对李齐峰道:“若是火药,那么大面积的爆炸,肯定会有硫磺味,但是翠湖寒如此厚的冰,假若是被火药引爆,那上面应该还有残留的炸药,而且,当时那么多双眼睛,有谁看到冰层被抛了炸药或者异物?”

        那妈妈呵地一笑,扫了百姓一眼:“那炸药就和你们见到的烟花一样,是不能遇水的,所以你们也无需说,早就被塞进了冰层下面。”

        也恰在此时,离去的丫环返回来,身后一精廋之人被壮汉押着。

        “大人,这个就是散播谣言之人!”丫环开口。

        李齐峰下巴一扬,身后的官差已从壮汉手中接过人,神色一凛,喝道:“可是你在京都传了不实之言?!”

        那人抬了头,委屈道:“大人,冤枉啊,我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就被他们抓了。”

        “冤枉?那就先刑司房走一趟!”李齐峰话落,就欲转身。

        那人一瞧这架势,再想到刑司房有进无出,吓的腿软,道:“大人,我……我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那人我不认识,他就说,只要把翠湖寒的事推到寻芳楼,就给我一百两银子。”

        这时忽然有个人从人群中窜出来,道:“大人,我就是从他嘴里听说的。”

        这话一出,然后人群中不时有人响应。

        那两位披麻戴孝的老妇人也是腿软了,不可置信地看着刚还帮他们的人群,现在都反过来帮了寻芳楼。

        李齐峰听此,再看这一边倒的情形,很是爽快:“翠湖寒出事那日,本官亦有去调查过,湖内并没有可疑之物,不像是被外物所致,应该属于崩塌。如今又有人证,证实寻芳楼炸翠湖寒是谣言,以后,你们就勿要闹了,再发现闹事者,一律关进刑司房!”

        百姓个个垂了头,那两位妇人,一看没了希望,倒在了地上。

        “带走!”李齐峰命令,上马。

        那人一听,嗷嗷叫道:“大人,我已经如实交代了,您怎么还带我走?”

        直至官兵走远,妈妈瞥了一眼摊在地上的两位妇人,怒道:“去买些烟花,把寻芳楼门前全部摆满,今夜去去晦气,也让有些不长眼的看看,寻芳楼可不是好欺负的!”

        站在角落里的复始忽听芳华笑了出声,疑惑看向她。

        芳华又是噗嗤一笑,道:“姑娘,爷对你可真是好呢。”

        复始看着散开的人群,“你也学会打趣我了。”

        “奴婢说的可是事实。”芳华止住了笑,才道:“姑娘您之前要保寻芳楼,昨日相爷带您去翠湖寒,命暗影风告知了奴婢,让奴婢在城内留意风声,刚人群里第一个响应的,就是奴婢找的人。”

        复始惊愕。

        “所以,姑娘,相爷还真没有与您做对呢。”芳华打趣。

        *

        皇宫御书房内。

        除了大总管在一侧等候差遣,就再无他人侍侧。

        气氛冷凝,寂静无声,偶尔有棋子落下的嘭响,可见落子之人,十分用力。

        微生洲渚落了一子,眼皮上翻,瞧了眼面无表情的萧何,道:“相爷休要打李参领的主意。”

        靠在椅背之上的萧何挑眉,望着微生洲渚落的那子,懒懒开口:“担心皇后?”

        手肘支着桌子的微生洲渚似被说中心事,恼羞成怒:“管好你自己的事!”

        薄唇轻挑,“皇上,要扳倒本相,还需三思而行。”

        “嘭!”

        是萧何落子的声音,只见棋盘生生被棋子压地凹了下去,其他棋子却稳稳当当地落在原地,动也没动。

        微生洲渚额头青筋直跳,瞪着那被压下的凹痕,还荡着灰烟,开口就问:“朗子晋的死,是你干的?”

        棋盘上,萧何纤长的手捏着棋子,落在对方一子之上,吃!

        “你已经准备动许家了?”微生洲渚再次问道。

        他虽在宫中,却也知道,翠湖寒的动静,闹的太大,且不论那翠湖寒的冰是不是被火药所炸,单就那么大动静,也会被人认为是寻芳楼的炸药所为。

        再者,朗凯凯就这么一个独子,万分疼爱,更是赋予了朗子晋最大的期望,平时与他聊起朗子晋,朗凯凯就是精神饱满,可这才几天,人就如老了二十来岁,连鬓角都华白了。

        “你不是准备坐山观虎斗?”萧何不答反问。

        他是知道,在微生洲渚心中,寻芳楼已经贴上了许家名字。

        “朕本是想看丞相与许家斗个你死我活,可是,丞相不这么想。”

        嘭!

        微生洲渚吃了他一子!

        萧何淡淡一瞥,“或许,你的爱臣,今晚就会有动作……”

        七天,若不是他儿子,也许还可以忍。

        微生洲渚手一颤,手中的棋子掉落在棋盘,打散了才下一半的棋局。

        *

        翌日,午时。

        香香楼高朋满座,好像是一瞬间,人都拥挤了进来,喧哗吵闹不断。

        复始刚跨进香香楼大门,就感觉一道火热的视线,随之望过去,是身着米色碎花裙衫的左冷珍,双眸紧紧盯着她,含了怒气,唇瓣许是因为抿的太紧,有些发白。

        而她身旁站立的左岚倾,气色很差,人也很颓废,在与左冷珍说着什么,又拉开椅子,示意左冷珍坐下,见左冷珍没有反应,亦是回了头。

        复始见她眯了眸,脸上覆了困惑,眉头微蹙,然后别开头,望向大堂内,视线飞速转动,却又眸光畏惧。

        “我们上楼。”复始与身后的芳华道。

        复始昨日已命芳华订好了厢房,是复始之前尾随曹玄逸过来时定下的那间,推门进去,忽然响起,上次走的时候,那被自己开的洞并没有补上,忙走过去查看,还在。

        离墙近了,就隐约听见隔壁传来很熟悉软糯的声音,忙隔着食指大的洞口望过去。

        是那个绑架她的五六岁小男孩,一身白色小衣衫,料子十分好,衬得贵气十足,不过,显然与那张黝黑的脸太过冲突。

        只见他端正坐在桌旁,身高太矮,只露了一双黑亮的眼睛在外面。

        复始这个角度,恰好看到他左侧,那小脸上沉着冷静,隐隐有一抹担忧,视线右移,听他开了口:“爹爹伤还没有好?已经很久了。”

        随着小男孩的视线,这才看见,小男孩的右侧跪着一个人,那人一身灰袍,头垂着,看不清脸,声音很小,听不清说了什么,隐约听见,最熟悉的红花红三个字。

        复始视线锁在小男孩脸上,疑惑渐上心头。

        单就论肤色而言,这小男孩如此黝黑,倒不像曹玄逸的孩子,曹玄逸偏白,而左冷珍又是白嫩如霜的,倒也不可能生出个皮肤黑如包公的儿子。

        不禁问道:“可以弄到曹玄逸儿子的画像吗?”

        她十分想确认,这个孩子,究竟是不是曹玄逸的。

        “听说,曹玄逸的儿子一直呆在乡下,从没有来过京都,不知为何,曹玄逸对自己的儿子的事情特别保密。不过,奴婢尽量。”芳华道。

        外面吵杂声渐重,就见小男孩原本沉着的脸瞬间转成好奇不解,猛然跳下了凳子,快速跑向门外。

        “来了。”复始肯定道。

        转身走向门外。

        站在走廊上,恰好把一楼的景象揽在眼底。

        满座的人皆是齐刷刷望向门口方向,双眼瞠亮。

        复始望过去,是披着绿色披风的兰姑娘,蒙着绿色的面纱,跨进门槛后,解了身上的披风,递给随身的丫环春儿。露出翠绿烟纱散花群,腰间围了五指宽的翠绿腰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身,柔软无骨地手微抬,轻扶发髻斜插的翡翠簪,唇角抹开了娇笑,“宁公子,听闻昨日香香楼新出了一道菜,不如,今日就请了小女子吧。”

        “昨日我也没赶得及,就卖完了,今日本就是请兰姑娘一起品尝。”跟在身侧的宁贵狗腿道,但视线转向大堂之人时,甚为得意,可以说的上,满面春风。

        “咦,宁贵,你不是被相爷抓了吗?”一人开口问道。

        宁贵哼哼道:“相爷查明了真相,与我宁家无关,自是会放我!”

        “那我昨晚怎么见到,宁老爷亲自守在宁府外抓人呢,不会是在演戏的吧?”那人继续道。

        大堂瞬间寂静。

        却很意外的,宁贵瞥了他一眼,嫌弃道:“也只有你那天天不回家的老爹,才不用整天想着演戏。”

        那人脸色青白。

        宁贵这话,直接道出这人他爹的失德行为,有意有所指,上梁不正下梁歪。

        大堂轰然爆笑。

        宁贵身边有兰姑娘,他们若是嘲笑,岂不是连带着嘲笑了兰姑娘,得罪宁贵倒无事,得罪了兰姑娘,他们以后还怎么去寻芳楼混?!

        那人气急,又无处发泄,捶桌站起,愤然离开。

        宁贵瞥了眼离去的身影,眸中闪过得意之色,再次开了口:“相爷已抓住了小贼,你们可别再瞎添乱,到时被抓可叫天天不灵。”

        但一想到侧院被炸,还有那股火药味,他就来气,心里就觉得,肯定是那曹玄逸干的,就是为了和他争兰姑娘。

        忙又敛下思绪,柔声问道:“兰姑娘,今日我们不坐厢房,就坐大堂的雅间,如何?”

        兰姑娘望着屏风相隔开的位置,位于里侧,点头道:“也好。”

        两人刚坐下,已有伙计端菜托过来,哈腰道:“兰姑娘,当家的知您今天要来,特意吩咐提前给您做了昨日推出的新菜色,具有祛寒发汗的功效,名为石锅汤。”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19151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