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92.092.太初诅咒有个传说

92.092.太初诅咒有个传说

        她却垂了眸,她以为自己会有恨意支撑渐渐强大,却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于他,这种感觉,让她不安。

        只是关于孩子,她却不能冒冒失失地再去询问曹玄逸。

        抬眸小心翼翼望着他,放低了声音:“霓裳还说,那孩子被皇宫后山的蟒蛇给吞了。”沉默片刻,继续道:“我现在也不知道谁说的真谁说的假,所以,我才不想曹玄逸就这么轻易死去。”

        萧何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日,她对蟒蛇的血,反应那么激烈。

        凤眸微闪,曹玄逸曾告诉他,说那孩子,是被她自己杀的魍。

        他知她不会如此残忍,只是,被人玷污所生的孩子,她自己也定是不喜,所以,这事……他也一直没有查过,小心翼翼问道:“你很在意那孩子?”

        她眨巴了眼睛,眼神瑟缩,他这是排斥那孩子的存在?

        萧何似是一瞬间恍然,赶紧改了口:“夫人想找那孩子,为夫定当帮你。檎”

        话里透着真诚。

        她小心翼翼问道:“你……不介意?”

        她本就已经这样了,再带个拖油瓶,让他情何以堪。

        他却道:“夫人喜欢的,为夫都喜欢。”

        这话说的,他的喜怒哀乐,都是围绕着自己转似得。

        “夫人还有别的事?”萧何的语气明显轻松了许多,

        复始大了胆子,问道:“相爷与我之间,可还有什么隔阂,我不想因为别的不开心,而影响到我与相爷之间。”

        薄唇终于勾起了笑意,摇头:“只要夫人别总是隐瞒为夫,为夫也是很大度的。”

        如此,复始松了一口气,不论自己对萧何有何感觉,她都是自己所要依附的人,有了隔阂,会影响做事。

        “听说,牢里抓了许多有嫌疑之人。”

        ————

        刑司房。

        一间较为大的牢房内,关押着许多人,皆是男的,年龄有大有小,现在夜深,都已蜷在一起睡着了。

        复始站在远处,挨着看了一眼,转头问牢头:“这两天,这些人可还正常。”

        见着萧何在旁的牢头,头也不敢抬,对着前面一头华发的老妪哈腰道:“很正常,就是嚷着要放了他们。”

        “相爷,我估摸着,这些人,明日傍晚前,定会放了。”复始转向萧何,开了口。

        萧何心情很好,问道:“为何如此确定?”

        复始笑而不语。

        两人走出刑司房。

        萧何望着陷入沉思的复始,除了那张枯老容颜,那琉璃眸子还是一样闪亮生辉,薄唇轻勾:“夫人,此事又与你无关,何必来趟此浑水?”

        复始抬头,收了琉璃眸子的算计,笑道:“相爷喜欢坐山观虎斗,看他们自由发挥,可我喜欢把事情闹大。”

        “不怕惹上麻烦?”萧何问道,没有一丝担忧。

        “反正,相爷会帮我摆平。”复始上了马车。

        萧何随着上去,问道:“哪来的自信?”

        “相爷给的。”

        复始自是不傻,从萧何种种迹象来看,他对自己的容忍度,出奇的高。

        而这种容忍度,已然让她……顺杆而爬了。

        “是为夫给的。”萧何强调。

        复始白了他一眼。

        心里却琢磨着,若是自己退让一步,或许,他们之间,就能保持这种状态。

        “相爷,为何留了两件衣服?”复始想起,上次他让自己穿红衣,就是因为有事情。

        凤眸在她身上的紫衣打量一番,染上了笑意:“是不喜欢红色?”

        复始摇头,皱眉:“只是觉得,这样的自己不适合红色。”

        “晚上穿红色可好?”

        却听萧何柔声问道。

        复始望着他期待的神色,点了头。

        “作为奖励,为夫带你去一个地方。”

        ————

        傍晚时分。

        萧何带着复始回了一趟相府,换了一身红衣,然后眉开眼笑的带着她在京都绕了一圈,又在香香楼点了一桌子菜,酒足饭饱,萧何终于回归到正题,带她去他所说的地方。

        两人站在屋顶上,凝着下方大院挂满白布,大堂里点着微弱的灯盏,气氛沉重。

        复始问道:“朗府?”

        萧何点头。

        但大堂里,不见棺材,也不见其他守灵之人,就像……人已经下葬之后,还没来得及拆掉白布一般,不禁问道:“没听说,朗子晋下葬的事。”

        回答她的,是风掠过耳畔的声音。

        萧何带她来到朗府后院,一间不起眼的房屋之上。

        只见萧何蹲下身,揭开了屋顶一片瓦,里面晕黄的光照射出来,复始好奇地在他身旁蹲下,向下望去,不禁惊呼:“冰棺?”

        空旷的屋内,只有一座冰棺,里面躺着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闭着双眼,眉眼间有几分朗凯凯的影子。

        “朗凯凯是不愿意下葬了自己儿子?”复始问道。

        纤长的手指又重新盖回瓦片,遮了光线。

        薄唇勾起,回眸,鼻尖恰好顶住她的鼻尖。

        复始只觉鼻尖冰凉,猛然后仰,却一个不稳,蹲着的脚一个下滑,身体趋趔侧歪,本能向前一抓,扯到了萧何被微风扬起的黑发!

        萧何刚伸手去拉复始,只听“叮”地一声脆响,头皮疼痛,身体随着趋趔,眼前被自己黑发遮盖。

        “啊!”

        随着耳边传来复始的惊叫,萧何忙反应过来,拉住从屋顶滑落的复始,带到自己怀里。

        同时,头皮的疼痛,得到解脱。

        萧何一个翻身,从屋顶飞身而下,稳稳落在了朗府外的地面上。

        右手伸开,恰好接住了从屋顶上掉落的翡翠簪。

        “夫人,为夫很高兴你学会了依赖为夫,不过,夫人可否也心疼些为夫?”

        刚刚缓过劲的复始,耳畔就传来萧何邪魅的笑语,身上不由起了层鸡皮疙瘩,忙从萧何怀里挣脱开来。

        仰头。

        瞳孔紧缩。

        眼前,长及腰的黑发散乱,披在碧绿锦帕之上,散乱地被风撩起。

        月光照在碧绿锦袍上,绣金线在月光下闪着冰冷的铜色,夹着月光独有的血绣之气,眼前静立的人,有种诡异的骇人之气。

        黑发映衬的那张冷魅俊美的脸,越发白皙,深邃的凤眸紧紧凝着自己。

        只是勾起的薄唇,带着柔和的笑意。

        “夫人,为夫可是好看?”

        薄唇张合,发着蛊惑人心的嗓音。

        复始不由点头,轻喃:“好看。”

        “那请夫人帮为夫簪上。”

        萧何伸出右手,掌心摊开,是一支翡翠玉簪。

        上次,是她做出决定之时,见他发髻松散,为他绾了发。

        复始伸出左手,从他掌心拾起。

        却见他手掌如刀,划过弧度,斩断被风吹起的一撮发。

        “既然夫人喜欢,为夫送与你。”

        这才反应过来,屋顶之上,自己抓了他的发,一直没有松开。

        又见萧何从袖中拿出一个绣着鸳鸯的荷包,上前一步,从她手中拿出自己的黑发,折叠好,塞进荷包内。抬起她的手,塞进她的掌心,不忘叮嘱:“夫人定要保管好。”

        复始嘴角一抽,走到他身后,手指细细梳理他的长发,确保不会松开,绾上,插上簪子。

        这才听萧何道:“他还有一口气在。”

        复始瞬间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朗子晋。

        “原来没有死。”

        “这个给你。”萧何转身,递给她一个十分精巧的小木盒,比手掌还小。

        复始疑惑打开,里面是个药丸。

        “有了这个东西,朗凯凯也是囊中之物。”

        复始问道:“可以救朗子晋?”

        萧何摇头,“可以吊着他一口气。”

        复始忽又想起,自己从菩提寺回来,朗凯凯说有事同萧何商谈,怕是为了这个。

        原来,他急匆匆的去菩提寺,是为了这药。

        那他去翠湖寒,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误打误撞?

        抬眸,却见凤眸紧凝着自己,又听他道:“这次,除非夫人亲自开口,否则,为夫绝不插手。”

        得了他这句承诺,复始亦是放心很多。

        不过,今夜的萧何。

        话特别的主动,还……多。

        萧何紧凝着闪着狡黠的琉璃眸子,唇角笑意渐重。

        ————

        翌日。

        城门之上。

        一个消瘦的年轻男子,站在城墙边缘,背对着城内,很是激动,挥动着手中的长剑,与对面的守城士兵僵持着。

        刀剑在日光照射下,闪过重重光影,晃过城门前围观百姓的眼。

        “你们不要逼我!”那人突然吼道。

        围观的百姓突然消了声音,紧盯着城门之上。

        “你们再靠近,我就从这跳下去!”

        守城士兵后退了一步。

        那人哈哈大笑,在城墙边缘转了一圈,神色凄凉绝望,疯狂。

        突然举长剑怒指天空,仰头大喝,“老天爷无眼,太初被诅咒百年,却无人可以破解,让我一生下来就无母亲,胞妹至今都不能嫁人生子!想我三十又五,却连个女人都没有碰过!哈哈哈!”

        众人唏嘘不已。

        “抓起来!”

        是李齐峰。

        那人歪歪斜斜站在城墙,手中的长剑垂下,涣散的双眼落在下面围观的百姓上,视线划到李齐峰带领的官兵,听从命令地官兵正欲上前。

        “你们要是敢动,我就从这跳下,就是你们把我逼死的!你们会日日不安宁,整夜被厉鬼缠身!”

        那人突然疯子般开口,制止了欲上前的官兵。

        太初人因为诅咒之事,大多都是比较信奉鬼神之说,但并不盲目崇拜。

        “妖言惑众!”

        李齐峰怒道,正欲飞身而起,却被一起而来的朗凯凯喊住:“且慢!”

        只听朗凯凯道:“不要冲动。”

        话刚落,那人又道:“既然太初男子不能随意碰女人,你们做什么开青楼?!”

        一个小个子突然窜出来,冲着城墙上那人吼道:“太初一直广纳外族人士,就是为了不让太初本族凋零,如今太初里面,有一半都是外族人,那外族女子亦是不反对嫁于你们本族之人,只求有个好归宿,你说你没有碰过女人,你怎么不从自己身上找毛病,做什么连我们找女人的事都要管?!”

        一话激起千层浪。

        众人附合:“就是就是,那寻芳楼的妈妈都说了,本族男子,可以陪.聊的。”

        “肯定你自己不中用,不然怎会没有女人贴?!”

        那人被这么一激,身体一个栽愣,手中摇摇欲坠的剑轻轻打在城墙上,发出“嘭”地声响。

        众人只见,剑落,城墙处掉了一块砖,落在城墙角处,荡起一片尘土,不由倒退几步。

        李齐峰身下的马不安地踢着前蹄,扯住马绳。

        朗凯凯亦是扯住马绳,道:“原来功夫不错。”

        李齐峰犀利地眸凝着上面癫狂的人,想到这又有许多百姓,提道:“看来得找个人安抚,不然,无妄之灾难免。”

        “李参领,不如,我来吧。”

        李齐峰与朗凯凯回头,恰好看到一抹紫色身影,那人带着宽大的唯帽,脸部陷在黑暗之中,但身前的一缕白发,瞬间让他们知道,此人是谁?

        “两位大人无需多礼,我不过是路过。”

        话落,复始向前走去,站在人群前的空地上,顶着刺眼的阳光,抬头望着那抹歪歪斜斜提着长剑的黑影,柔声喊道:“公子,我们并无恶意,只是人活一世不易,公子如此轻易求死,让你那胞妹如何独自面对?”

        那人身体僵住,哈哈大笑:“几日前,她就自杀了!”

        众人也是一惊。

        “胞妹性格竟如此刚烈。”复始不禁赞道。

        “还不是……”

        那人刚开了口,就被复始截了话:“不过,这么轻易求死,太对不起生你们的母亲了。”

        “她就不该让我们来到这个世上!”那人又开始激动,手中的剑乱砍道城墙之上。

        “公子,您先听我说完,令堂的对与错,暂且不评论,就说,您的胞妹水琴,年方三十又五,品貌端正,秀外慧中,二十又五时,曾有个读书人愿意上门求取,但你胞妹嫌贫爱富,拒了读书人。三十时,那读书人又来求取,你胞妹依旧嫌他家产不够宽厚,仍是拒了他,公子,我可有说错?”

        复始的话,铿锵有力,一字一句,都确保让城楼之上的人听到。

        “她不是嫌贫爱富,她是本族人,如何能嫁人?!”那人质问。

        复始疑惑:“难道我说错了?那人第一次上门求取,胞妹说:‘我自小穷怕了,不愿意跟着一个比我还穷的穷酸鬼。’”

        话顿住,城门上那人没有反驳。

        继续道:“第二次求取,那人拿着所有家当上门,足够吃喝一辈子,胞妹说:‘有钱又如何,无权无势,她一样不稀罕?!’”

        “够了!”城墙上的人突然开口阻止,“她从小就聪明乖巧,帮人做活计赚些银子,是我整天游手好闲。”忽而,语气一转,“有人提亲,我妹妹怎会不喜,但那人自称是外族人,我妹妹觉得他自当配的起更好的,而不是找她这种一出生就被太初诅咒,无法幸福一辈子的人!”

        复始呵地一笑:“是你妹妹太自私。”

        众人惊愕。

        只听这个带着唯帽,露着白发的女子继续道:“你妹妹只想到了自己,认为身负太初诅咒,就自私的以为自己不能给别人幸福,可有开口问过那读书人的想法?”

        楼上之人呆立不动,更是沉默不语。

        复始再次咄咄开口:“一个月前,那读书人又上门提亲,他已然有钱有势,结果你妹妹再次拒绝,毫不留情!”

        众人哗然。

        这读书人是谁,竟然十年不改初心。

        “所以,她为了让那人放弃她,才选择了自杀!我妹妹,从来都不是自私的!不是!”那人歇斯底里吼道。

        复始却是缓缓开口,“不,你的妹妹是见了读书人去了寻芳楼,所以才想不开的!”

        “你胡说,你又不是我妹妹,你怎么知道她想法?!”

        “女人还是了解女人的!”

        “不,你不了解!”

        “当她知道,这个等了自己这么久的人,突然有一天,上了青楼,找了别的女人,她肯定是无法接受的!”复始依旧缓慢说道。

        城墙上的人,忽地扬起长剑,再次怒指天空,仰天大吼:“太初人不该生来就背负诅咒,敢问上天,太初人究竟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这样的质问,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就连当今圣上都流着太初的血液,亦是挑着外族女子入宫。

        哪敢挑战太初的诅咒?!

        “所以,你就抓了一个刚入城的外族人,偷了他的腰牌,去了寻芳楼。”

        哗然声中,复始这话太具震撼力。

        李齐峰与朗凯凯惊住,紧盯着城楼上的人。

        城楼上,背对着太阳的身形,猛然朝着城楼栽下。

        ————

        太初诅咒本就是个祸害人又无法消除的存在,而它毒就毒在,太初女子无法成婚生子,即是不能圆了那洞房,否则,便中了诅咒,容颜枯老,渐渐死去。但几百年来,也有些太初女子成婚后怀孕的,也有生了孩子的,却是不能见到孩子最后一眼。

        但这诅咒,对太初男子是宽容的。他们可以娶妻子生,娶了外族女子,只要一心呵护,不去拈花惹草,便是白头偕老。若太初男子三心二意,背叛了外族妻子,那外族女子亦是会受太初诅咒。

        所以外族女子嫁于太初男子,就好比一场豪赌。

        押对了人,便是一辈子的幸福。

        嫁错了人,就是死路一条。

        关于这太初诅咒有个传说,相传太初建立之初,皇帝曾喜欢一个美人,那美人出身乡野,性子也傲,被皇帝接进宫之后,发现皇帝身边莺莺燕燕无一不是美貌如花的,便心生嫉恨。攻心算计,杀了皇子害了皇后乃至嫔妃,又魅惑皇上坐了皇后之位。

        不出两年时间,皇上去她那正宫的频率越来越少,狐疑之下,却是听说皇上又纳了一妃子,那妃子比她年轻,比她貌美,甚至更懂得讨皇上开心,更在进宫短短一月之余怀上了龙子,后来她便如以前一样意图谋害皇子,却被那妃子算计逮个正着,状告到了皇帝那里。

        ---题外话---明天继续八千更~~~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19151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