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97.097.小孩子的哭声

97.097.小孩子的哭声

        那两名官位较大的妇人则是想起,当年这个‘十口心思,思君思国思社稷!’,是被朗子晋给对出来的。

        当年京都还有一条尤为骇闻的小道消息,说是这左岚倾被朗子晋玷污了,后来一直未出闺阁,甚至闹过自杀,而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夜之间,关于这类消息再也听不到任何风声,甚至,连这对联,更是从都城内彻底消失。

        却不想,现在,被人再度提起!

        气氛凝重。

        “发生了何事?魍”

        突兀地冷情之声响起,众人望去,竟是萧何。

        一身碧绿锦袍,上锈金色细线,腰间围了一条金色宽腰带,悬挂一枚翡翠玉佩,月光下,亦是流光溢彩,泛着月光的血色光芒。

        皆是行礼跪拜檎。

        “免了!”

        寡淡低沉。

        只见他从身后侍女手中,接过一抹红色,然后朝着前方走去。

        众人随着他移动视线,见他停留在复始身旁,这才惊愣地发现,复始身上那身大红的裙衫,样式竟和萧何的一模一样,金线绣法,亦是同样,不过是,一个红色,一个碧绿,站在一起,竟如此和谐。

        只见萧何抖开了手中红色,是一个接边白色貂毛的红色披风,那红,与复始身上的一样,甚至,那料子,仔细看,亦是同种。

        面色冷情的萧何,却兀地扬起一抹笑,亲自为身旁的人围了披风,又细心系好带子,视线在众人身上划过,柔声问道:“发生了何事?”

        这一声,与之前的问话,语调完全相反。

        复始从他回来如此早的惊愣中清醒,简单描述了下,道:“众人还等着左小姐的答案呢?”

        萧何视线转到左岚倾身上,赞道:“左小姐的确是第一才女。”

        众人因萧何的赞赏,甚是讶异。

        萧何很少赞赏一个人。

        左岚倾亦是惊讶望向他,见他凤眸望着自己,竟一时忘了恐惧,有些羞涩垂头,聂喏道:“相爷过奖了。”

        萧何别开了眼,眸光凝向覆着面纱的复始,兀地轻声一笑。

        左岚倾抬眸,恰好看到萧何目光凝向自己这边,轻轻开口:“目前,没有下联。”

        萧何见那侍女同一起马车离开,收回了目光,似是没有听到左岚倾的话,道:“为夫听你话,早些赶了回来,却还是晚了一步,望夫人见谅。”

        这话,复始反应有片刻迟钝,醒悟过来之时,话已出口:“相爷能赶回来,妾身已满足。”

        腰间被他环住,带上上座,那座位,两人紧贴着身子,恰好坐的下。

        复始视线定在左岚倾身上,见她又是黯然了神色,唇角微微勾起。

        “哇哇哇!”

        又是一声突响。

        众人不由一哆嗦,四处望去。

        这是……小孩子……的哭声?

        复始也是一惊,问道:“怎么回事?”

        萧何沉眸,坐直了身,命道:“去看看!”

        感觉到萧何的惊讶,复始疑惑望向他,却见他凤眸凝着下方,随之望过去,是左冷珍。

        立马意会,问道:“你们今天,可有带孩子过来?”

        众人摇头。

        却见左冷珍猛然抬了头,睨着自己,抿着唇。

        “可相府,怎会有这孩子的哭声?”视线若有若无瞥向萧何。

        下方有人观察着两人,心里不禁开始思索,难道,这丞相,早已有了孩子?

        也不是不无可能,这几年,每月都有官员为其献上妾室,就连身旁这个,都是曹大人献上的。视线幽幽转向左冷珍,见她发白了脸色,众人心中不免幸灾乐祸。

        曹大人现如今成了这样,约摸也是相爷在间接为这个身边的女子出气吧。

        都说冲冠一怒为红颜,这位红颜,果真是妖艳无比,俘获了萧何的心,得到了萧何的认同,与堪比帝王一般的奸相站在了同一高度。

        却在下一刻,众人惊掉了下巴。

        这高高在上,冷情无爱的萧丞相,竟然撅着薄唇,眼神幽怨地望着身旁女子,甚是委屈说:“夫人这什么眼神,为夫可还没有娶你过门,怎会有孩子?”

        一句话透漏很多信息。

        他的儿子,必须为此女子所生,绝不允许别人怀有他的子嗣。

        只这点,众人若再不知这女子在丞相心中的地位,那他们可真要撞墙了。

        却听她话语带刺:“相爷的风.流.债,妾身自是不敢多问。”

        “为夫给你权利。”

        她微微一笑:“妾身并没有说是相爷的啊!”

        众人暗自捏了把汗,这女子好大胆。

        恰见萧何突然抬手,五指伸张,手心摊在她面前,甚为委屈道:“那夫人为何这样幽怨地看着为夫,害的为夫吓了一身汗,手心都湿了。”

        她好笑地拿起手帕细细为其擦拭着。

        “夫人下次,可别如此吓为夫。”

        这……真的是萧何?

        话里含的温柔之色,连他们自己的夫君都没有如此温尔细语过。

        这样的萧何,可冷,可柔,可……溺死人。

        众人不由瑟缩了身子。

        这样的萧何,更加可怖!

        那上首坐着的女子,究竟是有多么强大的心理,承受着这种可以冷酷无情到骨子里,却还可以温柔的关心一人,让人肉麻地起鸡皮疙瘩。

        这时,一个侍卫跑来,手里拎着一只小猫,道:“禀相爷,夫人,刚刚是这只猫在叫,抓它的时候,这猫撞到了树上,晕了过去。”

        “以后,莫要让这种小畜生跑进府中,扰了夫人心神!”

        这话让人心头一震,瑟缩了脑袋。

        复始端起芳华刚倒上的热茶杯,捧在手心,隔着氤氲热气,望向凝着野猫陷入自己思绪的左冷珍,面纱之下的红唇勾起,“听说,曹夫人的孩子已经六岁了。”

        左冷珍猛然抬头,望向上座的复始,果然,她今日的目的是孩子,压下心中澎湃,恭敬回道:“是的。”

        “一直不在京都?”

        左冷珍有所准备,缓缓道:“是,那孩子自小身体不好,便养在了乡下。”

        复始急迫接了话:“也是可怜的孩子,小孩子身子不好,长大也是受罪,若是缺了什么,尽管开口。”

        却没放过左冷珍眸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只听左冷珍缓了语气:“多谢丞相夫人,臣妇打算,过几日就接了那孩子来都城,定会带他亲自拜谢夫人。”

        复始忙放下手中茶杯,略略挣脱开萧何,身子向前挪动一些,出口的话,竟隐隐有些激动:“曹夫人可记得自己这话了。”

        左冷珍行礼,不骄不躁:“臣妇定当记得。”

        众人也似察觉了不太对劲,正欲等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时,却听萧何笑道:“夫人喜欢孩子,为夫再努努力就是。”

        她斜睨他一眼,微垂头,娇嗔道:“相爷就爱打趣妾身。”

        他却是薄唇贴近了她耳旁,呵着热气,道:“夫人不就是喜欢为夫这样。”

        这话,惹的复始握了拳,轻捶他胸膛。

        萧何哈哈大笑。

        而下方的左岚倾,捏着帕子的手发白,死死瞪着上面的二人,见萧何突然侧目这边,立马敛了神色,乖巧垂头。

        其他人也皆是垂了头,如此放.荡不羁,还打情骂俏,似是已家常便饭。

        他们觉得,这萧何,怕是如那纣王,沦陷在了妲己身上。

        那人突然绷了神色,命道:“时间已不早,撤了吧。”

        众人行礼间,恰是看到上座的两人双双倒下,连忙垂了头退下。

        花园重归清净。

        复始挣脱萧何站起,问道:“相爷,那猫,你弄的?”

        他敛了神色,反问:“小复复摆宴,不就是想侧面打听曹大人儿子的事?”

        她点头,不做作,补充道:“还有左岚倾与朗子晋之事,我怀疑,朗子晋的死,与左岚倾有关。”

        “说来听听。”

        两人向暗祥苑走去。

        “相爷可否告诉我,那次为何去翠湖寒?”她不会认为,他是真的闲的无事才去的。

        下一秒,人已怔住。

        他,刚说了什么?

        “之前为夫可是和小复复说过,抓了宁贵,破坏了你的计划,是因为里面没有为夫?”

        她点头。

        “为夫那时因为小复复而生气,所以就想破坏了你的计划,你欲利用宁贵,为夫就抓了他。你要让寻芳楼撇开关系,为夫就给寻芳楼找点麻烦。”

        她略一思索,当时他还说曹玄逸是朝廷命官,不能被侮辱了,她利用宁贵找曹玄逸麻烦,他就抓宁贵,她替寻芳楼开脱,他就拉下水。

        不光简单拉下水,更是把翠湖寒弄的地动山摇,利用了炸药那声响把视线转到寻芳楼身上。

        却不想,闹出了人命,那朗凯凯又先他一步,为了给儿子报仇,传出乃寻芳楼所为。

        她突然觉得,这人思想……甚为扭曲。

        就因为他的嚣张狂傲,自大自恋,才惹出了这么多事情。

        眼底忽地狡黠,再次问道:“去翠湖寒之前,相爷当时为何生气?”

        萧何高傲别开头。

        她垂眸,恭谨道:“是我逾越了。”

        萧何凝眉,清了喉咙,思索着该如何答话,却是道:“你自己不是就道过谦,还解释过?!”

        “恕妾身愚钝。”

        这话,堵在了他心口上,凤眸不安转动,呐呐道:“你说你当初是因为曹玄逸告诉你,你孩子没有死,所以才做出了那让人误会的动作。”

        她的眉皱的更紧巴了,仰天思索,甚是不解,“动作?”

        他一口气没喘上来,再次咳了两声,哼哼道:“他都靠你怀里了。”

        她突然想起芳华那次说的话:奴婢还以为,相爷这次铁了心的与您做对呢?

        虽然后来她理解了芳华这话,便是那说的吃醋。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她,恍然大悟:“果然是在吃醋!”

        话出口瞬间,脸颊爆红。

        “本相是吃醋了。”

        复始目瞪口呆!

        这人……

        却被拦腰抱起,一个飞身,便落在了暗祥苑。

        “嘭!”

        门被踹开!

        “嘭!”

        门被关上!

        人已被他按在门上。

        月光隔着门窗照进,拉长了两人身影。

        她清晰地看到,那双凤眸里认真灼热的深邃,身体后缩,不禁想要后退,却是无路可逃!

        身前被他胸膛紧贴,清晰地感受到他胸膛的起伏,甚至他温热的肌肤。

        耳边一痒,覆在脸上的红纱被他揭掉,随手一扔,晃悠悠落在两人脚边。

        脸颊兀地温热,长睫毛不禁一颤,清晰地感知着他纤长的手轻柔摩挲自己的脸颊,带着丝丝凉意缓缓向下,脖颈兀地发痒,猛然瑟缩,他却是勾了邪肆妖颜,手继续下滑。

        “小复复,你接受了。”

        她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眼前出现被他食指挑起的红色环佩。

        “我……”竟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环佩环佩重又被他放下,那宽大的手,掌着自己的头,迫使自己迎上他逐渐放大的俊脸,直至两人额头相抵,视线只看得到他黑如漩涡,有种浓厚情.欲的凤眸。

        鼻尖相对,呼吸交缠。

        他说:“小复复,嫁给我,可好?”

        她睫毛轻颤,扫过他的长睫毛。

        这话太过温柔,包含了太多期待。

        她虽感受到了里面的真挚,却还是提醒着有些情.迷的萧何,“那次宫内,相爷可还记得自己的话?”

        他不假思索:“以我萧家世袭丞相之位的玉佩为凭,我萧何,愿娶复始为妻,一生一世一双人!”

        深吸了一口气,夹杂了他浓重的呼吸,“只是,相爷与我,不是这一生一世一双人。”

        “为何?”他急切问道。

        她怔忡,没想到他有此一问,却不禁嘲讽:“相爷心里,还有一个人。”

        瞧他凝眉,她敛下视线,“对不起。”

        他额头离开,挑起了她下巴,凤眸染了笑意:“你说……半梦?”

        不愿听见这名字,她欲挣脱他的手,却被他紧箍住,“小复复,她的事,我还需要段时间解决,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与她之间,绝无情爱!”

        绝无情爱。

        那为何,还要同床?

        见她不吭声,他再次开口:“小复复,身份,权利,你要,我都给了你,不要以为这是与你之间的交易,而让自己时刻防备着我,弄的自己也不自在。”

        她伸手推他,低声提醒:“我们,一开始就是交易。”

        他钳制住她的双手,身体又向前压,弄的门哐当响,哑声问道:“我可有让你履行过?”

        她不安地扭动身子,企图摆脱他的压制。

        “小复复,我所给你的,不过是想把你宠坏,宠的无法无天。”他叹气,无奈道:“可你,却从不肯接受。”

        “我一直记得与相爷的交易,谨遵自己的本分。”

        这话,也是在提醒着她自己。

        他苦涩一笑,“小复复,尽管去折腾,这天塌下来,还有为夫帮你顶着。”

        她忽然停了挣扎的动作,语笑嫣然:“相爷这是在告诉我,您喜欢我吗?”

        萧何正欲开口。

        她又道:“可是,相爷,我对您……没有这个心思。”

        她答的毫不犹豫,又开始挣脱他的钳制,身下被她摩挲着,火急火燎地就那么硬了,但耳边又传来她伤人的话:“相爷给我这枚环佩,我会收下,相爷给的那枚含蓝珠的玉佩,我也会收好,相爷真的非娶我不可,我也会答应,只要相爷有需要,我会尽自己所能帮您实现。”

        凤眸黑沉无底,脸上紧绷。

        她乖巧闭了嘴。

        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这是在压制住自己的欲.望,叹道:“你这张嘴,何时才不说些伤人的话。”

        她却是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他那处肿.胀,脸轰地一下红热起来,却是扭动的更加厉害了。

        萧何倒吸了口凉气,只觉的这女人是个磨人的小妖精,那处涨的厉害,几乎袭上了他脑袋,意图控制他的思想,有那么一瞬,他真想就地解决了她!

        耳边有她绝情地话:“相爷,现在的我,没有那么多心思。”

        “无妨,我等你。”

        等……她?

        恰是看到他凤眸里被情.欲.撩.拨的迷.乱之色,怪不得,自己明明在拒绝他,这人却都不明白,原来是精.虫上了脑,反应过来的同时,赶紧停了挣扎的动作。

        她不停还好,这一停,她那双.腿恰好站直,撞了他那处坚.硬,又涨了一个度。

        他咬牙,迷乱地凝着一脸无辜的人,真想张口咬上去。

        “啊!”

        复始立刻推他。

        萧何被她一声轻叫弄的心肝颤,才是发现自己竟舔.了她通红的脸颊,呼吸厚重,声音磁哑干涩,“为夫先收点利息。”

        一阵窒息的吻,相舔诋。

        背后紧贴门,前面紧贴他胸膛,嘴巴又被堵上,只觉无法呼吸。

        嘤咛一声。

        “鼻子吸气。”

        唇边,他命令道。

        她猛吸一口,却是吐不出来。

        他离开她的唇,望着她大口呼吸的情形,暮然想起上次梅花林,被她一声嘤咛惊醒,便不敢再继续下去,这次,才发现,原来他的小复复,连最基本的都不会。

        愉悦感瞬间腾升。

        在她反应不及之时,带她到床,覆身压下去。

        复始一惊,猛然伸手抵挡他胸膛,可这人,竟伸手握住她手,愉悦道:“小复复,为夫今晚教你这情趣之事。”

        “我不需要。”她哪能看不出来,这人都快没了理智。

        他却认真思索了一下,道:“也是,小复复是那女王攻,自是什么都明白。”

        她瞬间汗颜,立马转移话题:“相爷,我们出去走走。”

        身上的人仍兀自道:“若我们成婚了,夫人知道如何伺候好为夫吗?”

        那‘伺候’二字,咬的极其曖.昧。

        甚至她都感觉的到,那下面的东西,不时冲撞在她腿.间,羞地她脸颊又红了一番。

        “相爷,我觉得,如此良辰美景……”

        “恩,为夫也觉得,如此良辰美景,不应该浪费掉了。”

        胸前推搡着他的手被他一个反压,禁锢在头顶,呼吸再度被夺,只不过,这次他落下的吻,轻柔带着怜惜,心中酸涩又有种愉悦,不由闭上眼。

        ---题外话---周一万更~~么么哒,凌晨发布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19151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