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98.098.那凤眸,好像……狼见了食物【一万】

98.098.那凤眸,好像……狼见了食物【一万】

        察觉到她的默许,萧何松开了她的手腕,转而与之十指紧握,手心相贴。轻轻.舔.袛她的唇瓣,柔软嬌嫩,转而不时用舌温柔觸碰她的唇,试探地去打开她的双.唇。

        感受到他独有的味道,她不由微张唇,只感觉他的吻更加急迫,引带着自己的呼吸更加急促。无力承受着他急不可耐的舔袛,口腔内,满是他的味道。唇紧密相压,房间内满是粗重的喘.息之声。

        “嗒!”

        她忙捂嘴,眼眶立马沁了泪花,含糊不清道:“痛。”

        身上的猛然放开了她唇,歉疚望着身下的人,而自己那处,已疲.軟了下去魍。

        可他明明都是按照书上所说的,这亲.吻之法,怎么就咯到牙齿了?!

        慌乱用袖子擦拭她眼角的眼泪,“小复复,对不起。”

        “我没事,你先出去了。”她又推着他檎。

        萧何满脑子都是懊恼歉疚,以及……自己怎么就错过了这么大好的机会,可看身下的人怒瞪着自己,立刻下了床。

        又瞧她转身背对着自己,落荒而逃!

        而床上的人听着外屋门被轻声关掉的声音,脸上亦是懊恼之色,扯过被子蒙住头,不禁气自己,怎么又和他这个了?!

        ——

        “姑娘,相爷一会儿过来陪您吃饭。”

        复始站在窗前,望着外面阴沉的天气,竟然不是去陪半梦,那半梦缠人的功夫,可真是厉害,不过,与她没多大关系。

        却又听芳华疑惑道:“姑娘,昨日相爷怎么睡书房了?”

        睡书房?

        昨晚自己让他出去,他竟然没有去找半梦,白日不还带着半梦去见了老夫人,怎么一转身就把人凉在了一旁?

        “不过听说,昨夜书房的灯亮了一夜。”芳华补充道。

        “估摸有事吧。”

        洗漱打扮之后,穿了紫衣,刚走出内屋,就见萧何坐在圆桌前,纤长手指捏着书,看的极为认真,不时皱眉思索,另一手捏着书中一纸张,正欲翻页。

        “相爷。”她上前喊道,在他身旁坐下。

        却瞧他迅速合上了书,背面淡黃色无字的朝上,快而迅速地塞进怀中,动作十分麻溜,随即一本正经地坐在原位,凤眸望着自己。

        她只隐隐看到了被翻开的书里面,有字有图,图好像是两个人,挨得极为近,还没来得细看得清楚就被他迅速收了起来,但好像有一个女子,因为那拿着团扇半遮面,有些羞涩之感,好奇问道:“相爷在看什么?”昨晚在书房呆了一晚,现在还如此精神研磨着书。

        他却是咳了一声,正气凛然道:“刚得了一本失传已久的武功秘籍。”

        她点头,不再追问。

        “那个……”萧何指着嘴巴,支吾道:“还……还痛吗?”

        脸颊泛起红晕,轻摇头,却是不敢再直视他。

        摆放饭菜的芳华,见两人有些尴尬的氛围,但又不像有过争执,亦是摸不着头脑,等所有菜上齐,乖巧退出了屋子。

        两人吃饭太过尴尬,萧何不时侧目吃饭的复始,最终忍不住咳了一声。

        也是察觉太过尴尬的复始忙关怀道:“相爷不舒服?”

        萧何更觉尴尬,白皙俊美的脸颊上,竟泛起丝丝红晕,又是一咳,清了喉咙,一本正经道:“昨晚帮皇上处理了些要事,估摸没睡的缘故吧。”

        复始挑眉,可刚刚那书被翻了一大半,该是看了许久,这话……

        “相爷,那您多吃些,一会儿再睡会。”

        萧何摇头:“今日皇上处置霓裳,我带你进宫去看。”

        手暗自.摸了摸怀中的那本书,不动声色地舒了口气,又是小心翼翼侧目吃饭的她。

        心里却是想着,该是没有被她瞧见书中的内容。

        却又见她疑惑望着自己这边,眼神忙闪躲开,立马夹了一根蔬菜塞进嘴里。

        这书他研磨了许久,昨晚又研磨了一夜,怎么就磕到牙了呢?!

        他眉目微凝,饭吃的心不在焉。

        ——

        皇宫。

        御书房。

        复始随萧何进来之时,皇上一身明黄坐在上首,皇后一身金凤衣坐在右下首,脸色如上次见面,苍白的紧,唇发干,却是端坐的正,皇后之礼端的极好。一个垂眸凝着桌案沉思,一个不时捂着嘴巴轻咳,两人并无交流。

        而伺候的人,只有小安子,没见大总管。

        气氛很是凝重。

        她与萧何坐在了左下首。

        微生洲渚淡淡看了她一眼,视线又在萧何身上顿了片刻,开了口:“请郡主。”

        不过片刻,霓裳已走了进来,怒视着自己。

        她望过去,除了对自己的满身怒气,其它的,都挺好,看来并没有受到惩罚。

        “参见皇兄。”霓裳行礼,却被他看的不自在,跺了跺脚,心中渐渐升起不安。

        许久,微生洲渚缓缓开口,节奏十分缓慢:“裳儿,可认错?”

        霓裳心中紧绷的玄猛然被扯断,果真是因为京兆衙门之事而责罚自己,心里不禁骂着复始,若不是她多了一嘴,又何须要皇兄给百姓交代?!

        微生洲渚见她不说话,沉了声音,“自从皇叔皇婶去世,朕把你接进宫,不过是想亲自教导你,不至于你独自在王府长大,孤零一人。原本朕想教你宫规,可看你生性活泼,也不愿拘束了你,哪知,朕的放纵,竟让你现在成了这副模样。”

        霓裳乖巧听着。

        “如今你长大了,学会了倚仗自己的身份,在外随意打杀他人。”

        “我没有!”她立马辩解,这话说的太重。

        微生洲渚眯了狭长的眸,冷了语气:“难道要朕一个个说,你才认?”

        垂在身侧的手拳紧,紧抿唇,不服气地凝着上座的微生洲渚。

        微生洲渚见此,道:“身为郡主,不知洁身自好,常出入下臣家中;又仗此身份,在公堂上藐视律法,仅此二罪,就有辱你郡主身份。”

        “皇兄……”霓裳轻喃,却无法辩驳。

        “去,给丞相与丞相夫人道歉。”微生洲渚命令。

        霓裳心里万分震惊,原来……他早已知道,自己曾杀了那个婢女画棋。

        复始瞥向微生洲渚,却见他紧盯着自己,心中发颤。视线幽幽转到萧何身上,恰是对上他微眯地凤眸,发颤的心只觉害怕的怦怦跳!头皮发麻的紧。

        立刻开口:“对不起。”

        是霓裳轻声隐忍的道歉。

        复始淡淡瞥了她一眼,错开视线。

        “裳儿,走上前,诚心点。”微生洲渚再次命令。

        霓裳肩头一颤,却是望向萧何,见他视线不在自己身上,这才暗自舒口气,怒意又腾然而起,定在复始身上。

        然后忍住怒意不甘,一点点挪向萧何与复始方向,距离一步之遥停住,目光黏在复始华发之上,距离近了,便看清了那苍老容颜,想到她此生都只能以这个容颜,在白日里面对人,心里的不甘一点点被压下,弯腰鞠躬,话语真诚:“丞相,丞相夫人,对不起,是裳儿一时莽撞。”

        复始咀嚼着这词,鲁莽?

        说的好像是自己小题大做了似得。

        她忙接话,说的毫不在乎:“这事,我早已忘了。”

        霓裳一口气没缓过来,一个‘你’字,卡在喉咙之中。

        “丞相夫人大度,裳儿,该感谢丞相夫人才是。”微生洲渚立马发话。

        霓裳又是一脸诚恳:“谢丞相夫人原谅裳儿。”

        霓裳退回原位,等待微生洲渚的发话。

        微生洲渚见她乖巧,也是满意点头,劝慰道:“裳儿,你已经长大,以后,莫要总出入下臣家中。”

        一句话,堵了霓裳的盼头。

        她却是站的笔直,头一直微垂着,保持认错的态度,对这句话不做任何反应。

        却是没有想到,他的下一句话,定了她终身!

        “朕已下旨,明年立夏,将你下嫁于国舅李元驹。”

        霓裳只觉五雷轰顶!

        太初赐婚诏书一下,就意味着,今生都不得和离,甚至休弃!

        “不……”

        “现在,大总管应该已经到了李府,宣了圣旨。”

        “咳咳!”皇后捂住嘴,不住轻咳。

        微生洲渚斜睨皇后一眼,视线又落到惊呆的霓裳身上,“这几个月,你就呆在宫中,待嫁吧。”

        霓裳不住地摇头,神色绝望:“皇兄,不,我不喜欢他!”

        “啪!”

        微生洲渚一掌拍在桌上。

        “皇家之人,没有喜欢不喜欢,更不谈,情!”

        霓裳辩驳:“可你已经娶了皇后,给了她一国之母头衔,李府,不需要再锦上添花!”

        微生洲渚愤怒而起,“霓裳,说话要经过大脑!”

        从来,微生洲渚都没有如此气怒地喊过她的这个郡主封号,霓裳。

        而自从入宫,封了她霓裳郡主封号,突然之间,所有人都忘了,她还有微生宛白这个名字。

        只是,李元驹什么货色,谁不知,上次因为调戏了复始,还被萧何砍了手与那命.根子。

        敛了怒气,不甘道:“皇兄,可我就是不喜欢!”

        她喜欢的是曹玄逸,也只有曹玄逸可以配的上她!

        “朕说了,喜不喜欢,不是由你说了算的,下去吧。”

        可见微生洲渚甚是不耐烦,霓裳知趣地行礼,离开前瞥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皇后,视线又在复始白发上短暂停留,哼了一声,走出御书房。

        微生洲渚揉.捏太阳穴,疲惫道:“你们也都下去吧。”

        两人一同走出御书房。

        “皇上这是何意?”复始不禁问向身旁的萧何。

        不得不说,皇上这次的决定,太过出人意料,她原本以为,不过是象征性教育一顿霓裳,最多给些惩罚,却是没有想到,会把霓裳嫁于人,还是嫁于李元驹。

        但霓裳有句话说的对,李府,不需要再锦上添花。

        萧何继续前行,只是道:“眼睛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的。”

        复始琢磨着这话,没注意到脚下的台阶,一个趋趔,身体前倾。

        被身旁的萧何接住。

        她撞进他怀里,耳朵贴着他胸口,清楚地听到那强而有力的心跳,不禁想起昨日,承受着他的重量,与他呼吸交.缠,甚至连唇上,都还留有他的温热柔软……

        “见过相爷。”

        是许贵妃。

        复始忙不自在地从萧何怀抱中挣脱,奈何这人双臂太过有力。

        “许贵妃来见皇上,估计他心情不太好,怕是与皇后还有一番争论,还是回吧。”

        萧何这话一出,连复始都停了挣脱的动作。

        已走到台阶半中间的许贵妃,也是一愣,这是萧何第一次主动与她说话,不禁看向他怀中的复始,一身紫衣,白发枯容,靠在如此年轻俊美的萧何身上,是有些碍眼,别开了头。

        萧何揽着她,径自朝台阶下走去。

        上了停在下方的碧绿马车。

        许贵妃回头望着远去的马车,再看了一眼御书房方向,依然转身重又下了台阶。

        ——

        碧绿马车之上。

        复始刚坐下,去了身上的披风,一阵天旋地转,人已被萧何压倒。

        甚是不解地被迫迎上他瞠亮的凤眸,好像……狼见了食物。

        不待她想下去,就听他魅惑道:“小复复,昨晚的事情,为夫再教教你。”

        一阵恶寒,“不用麻烦相爷。”

        他厚脸皮道:“为夫不觉得麻烦,能为小复复服务,为夫很荣幸。”

        扯扯嘴角,僵硬提醒:“可这是白日。”

        “无碍,我们在马车内。”

        “外面有人。”

        “我们在马车内,看不到。”

        “您身为丞相,要为天下做表率,白日不可宣.淫。”

        “小复复是为夫的夫人,再者,我们的确在马车内。”

        她暗自苦恼,这萧何,怎么也有如此无赖蛮横之时,真真让人伤透脑筋。

        尤其,自己白日还是这种模样,他要真亲下去,不会觉得反胃吗?

        心思刚落,唇上兀地温热。

        她瞪圆了眸!

        他,竟真的不在意白日里的自己。

        “相爷,臣有事求见。”马车外,传来朗凯凯的声音。

        萧何凝眉表示不满,很不愿意动身,复始推搡着他,他却直接沉声道:“有何事?”

        朗凯凯自是听出不耐烦之色,忙道:“臣有些事找丞相夫人,不知丞相可方便?”

        复始一听,是来找自己的,又使劲推着身上的人,挤眉弄眼一番,示意他起身。

        萧何哼了一声,不甘不愿地起了身,却是与她一同下来马车。

        望眼看去,高高的宫墙,还有被侍卫把守的拱门,原来是刚出了宫,随即明白朗凯凯这一举动,一是避男女之嫌,二是避这身份之嫌。

        “朗大人有事快说,这天热,站着乏力。”萧何催促道,但这话,明明没有太阳,明明冻的冷飕飕的,复始暗自瞪了他一眼,这意思明显就是,他脑袋里的精.虫在乱窜!

        朗凯凯也是个精明的,有一秒的迟疑,立刻道:“是这样,如今城内已恢复如初,撤了官兵,牢内的那个假太监,臣已宣判死刑。方文一,臣命人打了他五十大板,已送来回去。至于那个王从安,吕万科曾来找过臣,臣认为,可以放,不过要等一段时间。”

        视线不由瞥了复始一眼,这是除了被曹玄逸献给萧何的那次,第一次见她这个容颜,那时的她,狼狈又好强。现在的她,虽还是那副容颜,却似换了一个人,雍容大方,柔情中沉稳有之。

        却听她道:“朗大人,寻芳楼死了人,要的定是一命偿一命。”

        瞳孔一缩,他意会:“臣明白。”

        她却转而望向萧何,笑问:“相爷,替死鬼这个词,可好听?”

        萧何望着阴沉的天,只觉眼前的朗凯凯尤为烦人,“奸诈小人所做之事,不过,合本相胃口。”

        朗凯凯立刻领悟,“臣明白。”犹豫片刻,又道:“今日听闻,左小姐染了很严重的风寒。”

        复始挑眉,难道来昨日之事刺激到她了?重复问道:“染了风寒?”

        他有听说,丞相夫人昨日宴请了许多才子才女,还有一些侯门子弟,听说是,有人说了三年前左岚倾出的上联,也是明白复始这意思,“丞相夫人可以查下。”

        “奴才参见相爷。”

        大总管恰在此时走来,兰凯凯咽下了将要开口的话。

        萧何问道:“可顺利?”

        大总管回:“很顺利,李夫人也是一脸笑意。”

        萧何点头。

        随即自己又被揽着回了马车内。

        心中不由腹诽,果真是爷。

        拽到不行!

        “不要总是念叨为夫。”萧何用那似能看头她内心的凤眸盯着她,口出提醒。

        她乖乖闭嘴,一字不说,连内心的思绪,都卡壳了。

        他却是:“可小复复,刚刚我们的事情还没有做完。”

        耳畔被他吹着热气,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警告道:“你再压我,我就从这跳下去!”

        他连忙保证:“为夫不压你,那我们就坐着……”

        “坐着也不行!”她立马拒绝。

        萧何凝眉,委屈看着低矮的马车顶,“难道要为夫站着?”

        “不行!”复始强硬拒绝。

        “跪着?”

        复始再次摇头拒绝。

        “那你说,要为夫如何,才能和为夫聊天?”萧何异常无奈。

        “聊天?”复始疑惑问道。

        “对啊,聊天,小复复以为要干什么?”萧何无辜问道。

        话被噎住,狠狠瞪他!

        萧何无辜耸肩,意为,是你自己多想了。

        靠!

        被耍了!

        片刻,画风一转。

        她低垂头,不时斜眼瞅他,面色沉重,枯皱干巴的唇动了动,终是忍不住细声问道:“相爷,您真的不嫌弃我这副样子吗?”

        这模样,甚为小心谨慎,又楚楚可怜。

        萧何看的沉了脸色,不由低声怒斥道:“小复复记住为夫的话,无论你何样,,为夫都喜欢,以后,莫要问这多余的话了。”

        她却凝着他,再次小心翼翼确认:“真的吗?”

        他一叹,无奈道:“为夫骗你,对为夫有何好处?”

        她却真的凝神思索,片刻摇头。

        他被气的好笑,忍不住勾起食指敲她脑袋,“这还用想?”

        她却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了完整一句话:“那相爷如何说的聊天,而不是继续刚才那事?”

        凤眸瞬间闪亮,话脱口而出:“小复复愿意?”

        只瞧琉璃眸子快速斜睨他一眼,又快速垂下,这羞涩之状,真真是勾魂的紧,再也控制不出,如豺狼虎豹,飞速把她压在身下。

        复始是没想到,这人竟是忘了平日里的矜持,一个转身就扑了过来压向自己,放在腿上的手不由上扬,却是一下子打在了身上之人那处。

        只听萧何一声闷.哼,趴在她身上没了动静,头窝在她脖颈间,能感觉到他额头的立即冒出的汗珠。

        她是没想到,自己手劲使重了,不过,也不能怪她。

        便听埋在她脖颈的人咬牙切齿,嘴巴一张一合摩挲着她脖颈肌肤,“你这是想废了为夫!”

        她极为无辜,手轻轻拍着他肩膀,“没有没有,相爷现在可有好些?”

        萧何不答话,一遍忍着疼痛,一边享受着她温柔的轻拍。

        突然,他只觉脸颊瞬间的温热,不可思议抬头望着身下的她。

        她刚刚……真的有亲自己脸颊?

        却见她羞涩的躲避他的目光。

        而刚刚缓过劲的那处,因着她突如其来的亲吻与羞涩,猛然涨起,又疼了几疼,不禁在她耳边咬牙切齿,“小妖精!”

        俊脸缓缓朝着身下之人落去……

        “相爷,夫人,相府到了!”车夫老黄喊道。

        俊脸兀地黑沉。

        也不知道复始哪里来的力道,竟一下子把身上的人推开,笑颜如花:“相爷,您慢慢来,我先回府。”

        一个闪身,紫色人影已消失在马车内。

        萧何望着空荡的位置,唇边不由散开笑意。

        竟也知道算计自己了。

        “嘶!”

        忍不住倒吸了口气,那处,真痛!

        复始刚走入暗祥苑,就听芳华道:“姑娘,听说,曹大人醒了。”

        “这么快就醒了?”她还以为,还要等几天。

        “郡主昨夜为她请了御医,听说连城外回春堂的于老大夫,也被请了过去,当晚又给送走了。”

        “那个回春堂的老大夫,医术貌似很好。”复始疑惑,这么好的一个大夫,怎么就非要呆在城外,那里又人烟稀少的?

        “姑娘,您不知道?”芳华很是惊讶。

        复始疑惑看向芳华,“知道什么?”

        芳华略一思索,道:“那于老大夫,六年前,曾是宫中御医。”

        “这样啊。”复始点头,表示知道了。

        芳华见她开门进了屋内,正欲开口,余光瞥道萧何胳膊挽着紫色披风从后面走了过来,“相爷。”

        “夫人进屋了?”

        芳华点头。

        萧何向前走一步,似是想起什么,回头轻声道:“芳华,本相允你出偏院,是夫人开口要了你,所以,不要有任何的心思,忘记以前的事,也不要去探究,对你,没有好处。”

        芳华后退一步,才聂喏开口:“奴婢谨遵相爷提醒。”

        “还有,以后改口喊夫人。”

        “嘭!”

        芳华正欲答话,碧绿身影已消失在眼前。

        门被关住!

        而方才,萧何的提醒,却让她不由一惊,怕是,六年前,真是发生了不为人知的事。

        复始刚抱起蜷在软榻的火狐,就听门“哐当”一声响,猛然回头,只见萧何一脸怒色,怯生生问道:“相爷,谁惹您了?”

        萧何瞧她甚是无辜的模样,再凝着她怀中的火狐,一脸的舒适自在,咬牙道:“现在还疼呢。”

        火狐似是感到他的怒气,不安地在她怀中缩了缩身子。

        复始呵呵笑,狗腿道:“相爷,您快来坐,这小东西占了软榻,我先一步抱它给您腾位。”

        这狗腿的态度,萧何很受用,紫色披风向前一扔落在了凳子上,缓步走向软榻,忍着还痛的地方缓慢坐下,找了个舒适的姿势斜卧在软榻,瞅眼瞧她。

        复始被他看的心虚,蹲下.身,问道:“相爷,这红颜伤口也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再回皇宫一趟?”

        萧何明白她的意思,这是还惦记着那狮子呢。

        懒懒搭腔:“小复复的心,能撑好几艘大船了。”

        原来是吃醋啊,忙笑颜如花道:“这小东西自己无聊,给他找个伴,就不会总想着霸占相爷的位置了。”

        凤眸瞬间眯起,盯着舒适打瞌睡的火狐,见它复始胸前舒服磨蹭,警告之色浮现眼底,却是不由点头赞同:“是总霸着为夫的位置。”

        复始瞧他色.眯.眯地目光,随着看去,抱起火狐挡在自己胸前。

        凤眸再次眯起,留了一道缝,“把他扔出去,过两天为夫就带你进宫。”

        复始连忙起身,把火狐从窗口扔了出去。

        “嗷呜!”

        “嘭!”

        窗户被紧闭,挡了火狐的叫声。

        萧何看她麻溜利索的动作,唇畔含了笑意。

        “曹玄逸醒了,那衙差,使力也没我想的大。”复始走回他旁边,蹲下。

        萧何唇角僵硬,眸色讶异。

        他没想到,她在自己面前,已经可以如此毫不在意的说起曹玄逸的事,这样,是不是意味着,她已决定开始与自己坦诚相待了?

        如此想来,昨夜自己回来的决定,是对的。

        “你若不解气,为夫先找人揍他一顿。”萧何豪气道。

        复始噗地笑了。

        “相爷,您是丞相。”可不是地.痞.流.氓啊!

        纤长手指抬起,轻柔她发顶,手下华发发硬,不若晚上的黑发柔软,似扎到了心里,眼眶有些湿.润,不由问道:“夫人觉得如何才能解气?”

        复始呵地一笑:“原来相爷也有笨的时候。”

        被她这么一说,萧何略是思索,很快想起,她与朗凯凯说的话,说是要降曹玄逸三..级,心思一冲动,不禁问道:“要不要为夫推一把?”

        她凝了脸色,只道:“相爷说了,不插手。”

        萧何乖乖闭了嘴。

        她又道:“相爷,您去里屋睡吧,昨夜一晚没有休息。”

        这样一说,萧何倒是觉得眼皮子酸涩,问道:“要不要陪为夫?”

        摇头,“我精神着呢,想在院子里走走。”

        萧何点头,伸懒腰走向里屋。

        复始望着他的背影,心头十分复杂。

        打开门,一阵冷空气袭来,不由哆嗦,返身,拿起被萧何扔在凳子上的紫色披风,重又走出去。

        “夫人。”芳华恰好走来。

        对于她的称呼,复始微怔。

        “相爷吩咐的。”芳华解释。

        复始点头,火狐一个窜过来,跳到她怀中,十分安分。

        走到梅树下,想起昨日.他为自己簪了梅花,却又丢在地上,“芳华,你说,相爷以前,是什么样的人?”

        芳华凝眉,轻声道:“奴婢原以为相爷只是性子淡漠,没想到,是,残酷,无情。”

        回眸讶异望向芳华。

        芳华回忆道:“当年相爷跟随老丞相学习,曾有一次,一个官宦人家贪赃枉法,老丞相便让相爷自个儿看着办,那时相爷早出晚归,一直忙着查理此事,深夜回来,就会和老丞相关在书房,有时则是彻夜未眠。听说,那件案子不好办,一直拖了一年。”

        “不过,那时相爷约摸十五年华吧,却喜欢上了那官宦人家的小姐,说是已与那位外族小姐私定终生,因为这件事,与老丞相吵了很久一段时间,最后老丞相亲自接手了此案,查得了那人贪赃枉法的罪证,直接甩到了相爷面前,相爷便把自己关在屋内三天,最后还是老夫人把他喊了出来。”

        芳华记得,那时候她跟在老夫人身边,听着老夫人整日忧心忡忡地念叨着萧何,似乎也有意向,用萧家的权利,保了那家性命,但是,老丞相不同意。

        “相爷打开门,出来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亲自去抄伏家。”

        复始只觉脑袋一痛,问道:“伏家?”

        芳华点头,“当年在都城内也算个大官,外族人,听说那伏家小姐,有着倾城的容颜,若不然,也不会令一向眼高于顶的相爷私定终身了。”

        “后来呢?”

        “只听说,当晚就被满门抄斩了,连那小姐,也被斩了,当年判决死刑的,亦是相爷。”

        复始感叹:“原来,他的情来得快,去的也快。”

        “之后,相爷还是如以前一样,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就好似没有发生过,再后来,遇到了半梦,不知为何,就莫名地喜欢上了。所以,奴婢才觉得,相爷太过残酷,不仅对自己,也对他人。”

        “现在呢?”复始摘了一朵梅花,捻在手指尖,再次问道。

        “也许相爷在这个位置坐久了,比以前心思更深了,而奴婢,已经六年不曾与之相处过,所以,也不知。”但是,她看得出来,萧何对复始,是真的很喜欢,也许,是情,真情。

        手中染了梅花香,复始放在鼻尖轻嗅,缓缓道:“也是,在这种高位坐久了,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在演戏,还是真的就是如此。”

        捻搓手指,甩掉指尖捏烂的梅花,那火狐,竟然伸了舌头,舔.着她指尖。

        复始不由觉得好笑,轻笑了起来。

        眼角竟是沁了泪。

        “夫人,为何不试着接受相爷?”芳华轻声问道。

        眉目微皱:“我这两日,有试过。”

        芳华‘咦’了一声。

        复始扯了唇,却是笑不出来。

        不知是否真的是因为曹玄逸的事情,还是半梦的关系,心里总是无法真正去接受他,虽然,自己也总会奢望,得到他的宠。

        原来,自己也是如此的……贪心。

        ————

        傍晚时分。

        萧何睡的精神了,非拉着她去香香楼吃饭,又要她换了红色衣裙,她选来选去,选了个低调的红群,又让芳华为她绾了妇人髻。

        一直站在身后的萧何这才点头满意,揽着她纤腰向外走去。

        刚走出暗祥苑,就见翠竹站在那里,听到动静忙看过来,在看到萧何时,不紧不慢走上前,恭敬喊道:“相爷。”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凤眸睨了一眼翠竹,漫不经心问道:“有何事?”

        萧何声音虽同以往一样冷情,但今日,多了一份不耐。翠竹一惊,已知是昨日之事而惹怒了他,刚刚咽下的话,更是犹豫要如何开口。

        却听见了他冷情音色:“若再闹,直接绑了。”

        复始怔然,可萧何这会儿心情似乎还是挺好,完全没有在意到半梦,揽着自己向前院走去,还得意道:“菜已经点好,到了就可以吃。”

        只是……绑半梦?

        今日下午,听说西苑那边的半梦一直在闹,说是要离开相府。可具体发生了何事,没有人清楚,只知道,昨日有与萧何一同回来,被萧何亲自送去了西苑,然后西苑大门被紧锁。

        马车之上,他心情甚好地环着自己不松手,她便顺势倚在他肩膀。

        正值她昏昏欲睡之际,头顶传来萧何低沉地问话:“你不好奇,昨日我与半梦出去发生了何事?”

        ---题外话---明日更八千!囤稿的亲们可以来看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1915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