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01.101.茶楼走水死了人

101.101.茶楼走水死了人

        “那时候翠湖寒也有一场对诗比赛,当时我也在场,突然出现崩塌,才导致了那场事故。但在之前,他就对我表妹做出了伤天害理之事,他当天去翠湖寒,定也是因为知道了我表妹会去,才跟着过去的,不过老天有眼,直接惩罚了他,却不想让我表妹还白白受了这伤害!”

        左冷珍这话,说的可是有理有据。

        不过,复始悄悄问向萧何:“这朗子晋,不也是本族人?”

        他母亲,便是死于诅咒。

        却听萧何在她耳边低声道:“这也是皇上要保朗凯凯的原因。髹”

        “我儿是本族人,怎会做出这种事!”

        朗凯凯直接点明身份。

        众人也是错愕,这本族人,就算娶了外族女子,因为男方死亡,女方也会受此诅咒,这也是太初诅咒的霸道之处蠹。

        左冷珍也是忽视了这点,强硬道:“或许他没有死呢?”

        话一出口,左冷珍自己也是惊了。

        身子打了晃荡。

        听说,因为朗凯凯儿子的死,可是放了他几天大假,所以,朗凯凯怎会拿自己儿子的死去欺骗皇上。

        “胡搅蛮缠,果然是妇人!”朗凯凯转了身,对着萧何方向道:“相爷,今日这事牵连太多,曹夫人一口咬定,犬儿假死,又一口咬定,左小姐之事是犬儿所为,臣一时也无法辩解,只求相爷能给点时间,还犬儿一个公道!”

        定在不吭声的曹玄逸身上,凤眸黑沉。

        然后幽幽转到身旁的人身上,瞧见她眯着眼,同样沉着脸定在左冷珍身上,怒气忽然就散了许多。

        再想起她让不让自己插手,吩咐道:“既然左小姐身体有恙,暂不关押!朗子晋已死,就等左小姐醒来,再做判决!”

        话刚落,众人已不见了碧绿身影,还有那红色身影。

        朗凯凯瞥了一眼曹玄逸,又看了一眼马车内的情况,眼中含了深色,上马离开。

        左冷珍见都散了,这才长舒一口气,跺了跺脚,担忧问道:“相公,这样做,好吗?”

        曹玄逸是没有想到,左冷珍会说出这一番话,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拼一拼了。”

        两人忙上了马车,命车夫赶紧去左家。

        站于屋顶之上的复始,看着远去的马车,不由勾起了笑意。

        萧何凝着她含笑的眼,不禁问道:“可好?”

        复始自是明白他说的刚刚的事情,点头道:“好!”

        只是没想到,曹玄逸与左冷珍的关系,比她想象的更紧密。

        耳畔突地有股热气瘙.痒着,她本能后仰头,却他一掌箍住,耳边热气不时从他嘴里喷出,“小复复,既然这么喜欢为夫送的礼物,我们是不是该继续之前没有做完的事?”

        她一拳头抡过去,随即拳头一阵发麻。

        “小复复,你谋害亲夫!”

        摆脱他手的头侧转,恰是看到他捂着鼻子眼含泪光瞅着自己。

        甚为心虚道:“那个……刚被小鬼附身了!”

        实在受不住一个大男人如此委屈模样,鸡皮疙瘩起了满身,蹋屋而行,转瞬没了身影。

        站在原地的萧何凝着人影消失的方向,松开了染满了血迹的手,鼻子还不时流着两管血。

        唇畔笑意不减。

        他以为她看到了自己那副模样,会嫌弃了自己,原来并没有。

        ————

        而不过一夜之间。

        左岚倾三年前被朗子晋玷.污之事,以及昨日流.产之事,已传遍大街小巷。

        翌日。

        复始坐在窗前,撑着下巴望着外面无一丝风的天,甚是晴朗,碧蓝的天空还挂着亮白的太阳,猛然起身,向门外走去,可走到了门口,忽然想起萧何进宫前的叮嘱:要等他回来一起吃饭。

        又仰头望天,凝眉,这个时间,早朝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了,可他还没有回来。

        “夫人,相爷传话过来,说一时半会回不来,让您先吃了。”芳华道。

        复始暗自白了一眼,自个吃了早饭。

        一路沿街走着,不时左看右看。

        恰被前面围在一起的大老爷们吸引了视线,似乎讨论着什么,说的人起劲,听的人津津有味,还不时观望,唏嘘。

        好奇之下,复始走到他们身旁的一小摊贩前,随手拿起一个木簪,视线凝在上面,余光却延到那群人身上。

        只听一个较为肥胖的男子道:“那晚深夜,我正好路过那片树林,那时树林正值茂盛,本想散散心,却不想听到阵阵娇.吟之声,那声音,叫到了人的骨子里,酥.酥.麻.麻。”

        那人一想到此,不禁颤了身子,双眼瞠亮:“我就好奇走过去,想着,这大半夜在外干这种事的,定是寡妇或是那不要脸的货色,悄悄走过去,声音越来越大,只见,一男的,把身前那女的压在树干上,从后面一顶一顶的,好不威猛,把那女人顶的直叫,可惜那女的趴在树上,头朝那边,看不清长相。”

        其他人一听,“切!”

        那人不愿意了,嚷嚷道:“不过,他们完事后,那男的,整理好直接走了,就剩那女的软着腿扶着树,可怜兮兮地整理着自己,我都想上前去帮帮她。”

        其余人给他一鄙视神色。

        那人继续感叹:“女的,收拾完之后,朝着我这边走来,这一看,妈呀,虽然头发凌乱,映着月色,双颊俏红,真可谓秀色可餐,我都一个脚迈过去了,结果硬生生定住!”

        这人说到这,突然停住了,把周围人的胃口高高吊起。

        “夫人,您买吗?您已经看了很久了。”小摊贩再次催促道。

        复始还没答话,听见芳华豪气道:“诺,银子给你,不用找!”

        耳边,又传来那人沉醉道:“我定住,是因为那女子太美了,美到人心坎去了。”

        复始噗地笑了出来。

        果然是不正经的人说不正经的话。

        瞥了眼小摊贩,开口道:“这簪虽不怎么样,不过,谁让我摸过了,走吧!”

        那小贩气的直瞪眼,但看着掂在手中的银子,也就吞了这口气。

        复始正欲跨步离开,听得周围人起哄道:“看到脸了,可有认出是谁?”

        “那么美,怎么能认不出?!”见周围人都盯着自己,探知欲甚为强烈,也不再卖关子,低声道:“虽然时隔三年,但那么美的美人,我怎会忘记,可不就是闹的满城风雨的第一才女。”

        这一下,众人诈呼了。

        今早一醒来,本就被才女流.产之事惊住。

        现在,又有人证了。

        忙问道:“真的是那个左……”

        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那是被迫的还是自愿的?”

        那人被问的哑口无言。

        “快说快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人看看他们,神秘兮兮道:“你们可别乱说,我也是无意中看到的,那左小姐,可不是我们随意敢编排的,她们左家,那么有钱,小心第二天就进牢!”

        “那你可看清那男人了,是谁?”

        那人摇头:“大晚上的,又是树林,离的又远,怎么看的清,不过……”

        “不过什么?!”一人催促问道。

        那人细想了下,才开口:“看身形,也是昂藏七尺,英英玉立。”

        其他人脑中开始搜索关于朗子晋的身形,“你们谁见过那个朗什么的?”

        一圈人,皆是一脸困惑摇头。

        复始睨了眼那肥胖之人,顺着前方走去。

        “萧夫人。”

        复始停住,前方是骑马而来的朗凯凯。

        “朗大人?”

        “臣有一事,可否相问?”朗凯凯恭敬道。

        见他欲言又止,复始道:“朗大人有话便说。”

        也许是复始太过胸有成竹,像极了萧何那种把控一切,所有事都不是问题,朗凯凯也敞开了话道:“今日宫内,相爷说要派人找苏神医回来。”

        “找苏神医?”复始确认道。

        朗凯凯点头,道:“臣猜想,许是昨晚之事,相爷要找苏神医治好犬儿。”

        最后一句,声音很轻,只有两人听的到。

        复始笑道:“朗大人多想了。”

        朗凯凯疑惑凝着她,甚为不解。

        明白朗凯凯的心思,不过是怕朗子晋真的醒过来,就坐实了左冷珍的话,安抚道:“朗大人无需多虑,相爷他,估摸着……也只是口头说说。”

        朗凯凯欲再次开口,但见复始神色肯定,眸光亦是真诚,便止了话。

        “朗大人不必多虑,至于苏神医何时回来,也不会这几日就回来的。”

        她这样说,是因为萧何的用语有问题。

        按照萧何与苏岂的关系,应该一直有联络才是,不可能是派人去找。

        然,萧何用了找,若真去找了,找到何时,也唯有他说了算。

        再者,若是这几日回来,也不会用寻找一词了。

        所以,萧何说出这话,也有另一种可能,利用苏岂死人也能医活的医术,为重活过来的朗子晋找到了借口。

        复始却是眉目紧皱。

        晌午时分。

        还在外晃荡的复始,走进一条较为偏僻的街道,忽而,听见前面一片吵闹,又有刺鼻的味道传来,望过去,街道尽头,一茶馆走水,众人都在提水泼火。

        “啊,里面还有人,我朋友还在里面。”

        “这么大的火,你进去也没用。”劝阻声响起。

        “可是……”

        “你也不能白白送死啊!”

        火确实很大,瞬间吞噬了整栋楼,连上面的一层也被席卷,只见火,不见房屋,隔壁一家酿酒的,也是匆匆让伙计搬东西,毕竟这酒,也是容易燃烧的。

        这火,复始看了一眼,向左侧移动,离远些,准备走过去。

        “夫人,我们这是去哪里,要不要回相府?”芳华只斜了一眼大火,问向复始。

        复始知道芳华话中的意思,萧何可能已经回了相府,可能等着自己回去。

        “先不回了,今天难得这么好的天气,出来走走。”

        这一段时间,总是腻在一起,好不容易摆脱了他,怎么能轻易回去了。

        芳华不再说话,默默跟在身后。

        复始继续向前走。

        “快去救人!”人群里,又有人喊道。

        “这么大的火,怎么救?!”

        “他娘的,都是左家那个小贱人惹的事,不然也不会来此借酒消愁,如今人醉烂在里面,难逃一劫了!”一人骂骂咧咧道。

        这火,复始本没有在意。

        但这话,却吸引了她的目光。

        左家小贱人?

        左家,难道是都城首富左家?

        若是,除了左冷珍,论小的,就属左岚倾了。

        昨日,流产。

        视线一瞥,在人群中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背影朝着大火观望,视线在人群中穿梭,又是垂头,然后仰头又看了一眼大火,像是肯定了某事,这才转身离开。

        而在看到侧脸的一刹那,复始认出,是左冷珍身旁的丫环,文巧。

        立刻道:“芳华,喊暗影出来,救人。”

        芳华立刻走到一处无人小巷,放出用来联系暗影的信号。

        下一秒,已有一个身着黑衣,蒙面的男子站在芳华面前。

        “去对面救人,只要男的都救,最好活的。”芳华命令。

        话落,人已消失。

        复始望着被熊熊大火包围的茶楼,原本还能看到的二楼窗口,也已被火侵吞,她不知道萧何的人有多少能耐,只希望救出来的人还有一口气在。

        “嘭!”

        一声炸响!

        有碎片从窗口.射.出。

        外面的人立马后退,离的近的,被震倒在地。

        复始只觉铺面而来的热气太过灼烫,忍不住后退,站在身后的墙根处。

        这一波过去,停了片刻,再也没有动静,众人又忙后退,看着茶楼轰然倒塌。

        隔了一条小道的酿酒馆亦是被波及了半个房屋,不过,看那外面摆放的酒罐子,应该损失也不算特别大。

        “夫人,救出了五个男子,有三个已经死亡,两个昏迷不醒,暗影已全部送去了医馆。”芳华这时恰好走来。

        复始凝眉,死了三个……

        略一思索,道:“通知朗凯凯,让他处理。”

        “萧夫人?”

        右侧不远处传来兰姑娘的声音。

        复始望过去,是一身绿衣的兰姑娘以及丫环春儿,不禁问道:“兰姑娘怎么来这儿了?”

        兰姑娘脸覆面纱,瞥了一眼被大火侵吞的茶楼,缓缓道:“昨日宁公子来寻芳楼,欲邀我今日相陪,不过随后跟来了一个客人,曾帮过小女子,小女子也无法,他们两个打了一架,结果另一个客人胜了,邀我今日来这茶楼,顺便安慰下他一个朋友,说是被一个女子给背叛了。”

        “兰姑娘。”

        人群中,有一人喊道,神情激动。

        复始眯了眸,这个声音,便是骂左家小贱人的那男子。

        是个十分粗狂的汉子,个头挺高,估摸是因为刚刚爆炸的原因,有些灰头土脸。

        这人一路跑来,十分愧疚道:“兰姑娘,真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今日会发生这事,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会约你来这。”

        兰姑娘笑道:“无事,幸好你约我的时间比较晚。”

        那人猛点头,这才看到复始,见着那一头白发,枯老容颜,问向兰姑娘:“这位夫人是?”

        “一个朋友,恰好遇到。”

        那人礼貌的点头后,又愧疚地对兰姑娘道:“今日,实在对不起,我一朋友被困在了茶楼,估摸着也出事了,我得去通知他家人,兰姑娘,您这边……”

        兰姑娘立马接了话:“无事,您先去。”

        “真不好意思,兰姑娘,下回我定当亲自赔罪。”话刚说完,人就跑了无影踪。

        “他是谁?”复始望着跑回去的背影,问道。

        “三年前来此地的一户外族,东平国人氏,姓王名承嗣,只有一个父亲。”兰姑娘答。

        复始点头,道:“我怀疑,这个人知道左岚倾的事。”

        兰姑娘立马意味过这话的意思,正欲开口。

        “兰姑娘,那人怎么把你一个人丢在这跑了?”

        是宁贵,一脸气呼呼的。

        而宁贵在看到复始的刹那,很是惊讶,视线在她与兰姑娘身上徘徊,眸色震惊。

        兰姑娘见此,回道:“他有些事处理。”

        宁贵立刻扬笑,震惊转为希冀,道:“那我陪兰姑娘去吃午饭吧,兰姑娘应该也没有吃吧?”

        兰姑娘点头,回头对复始道:“夫人,告辞。”

        “恩。”

        复始凝着兰姑娘与宁贵的离开的背影,忽而笑了。

        “什么事这么开心?”

        这声音,复始一惊,头皮猛然发麻,向声音来源处望去,只见萧何站在她头顶的屋檐之上,迎着阳光站立,一声碧绿,在阳光照射下,映衬着金线闪烁,似镀了一层金,低垂的头,凤眸陷在阴暗中,看不清神色,但那勾起的薄唇,笑意无边。

        凝眉,没好气道:“相爷,您来无影去无踪的,很容易吓到人的。”

        萧何从屋顶下来,落在她身边,“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小复复,难不成刚刚,你在骂为夫?”

        “没有。”复始保证道:“我在看兰姑娘与宁贵。”

        萧何望着两人背影,道:“牛粪也能滋养鲜花。”

        复始汗颜。

        人家兰姑娘好歹也是洁身自好的。

        碧绿马车恰好停在两人身旁,萧何揽着她上了马车,芳华亦是坐在老黄另一侧。

        马车内,萧何又是揽着自己,复始坐的不自在,意欲挣脱他的怀抱。

        萧何却是做对般的死命箍着。

        感觉不到被箍的疼痛,便认命地把手中的木簪扔在了矮桌之上。

        萧何看过去,是个桃木簪子,上面连个花纹都没有雕刻,极其质朴,不禁问道:“送为夫的?”

        瞥了他一眼,复始嘟囔道:“被我摸过,只能买下了。”

        “原来是小复复摸过的,那为夫不嫌弃收下了。”他一伸手,扫进了自己的衣袖之中。

        复始趁此挣脱了他的怀抱,坐在了他对面。

        萧何面色不悦,凤眸凝着她。

        她抬着眼皮子瞅着他,凤眸依旧黑亮。可是昨晚又是怎么回事,突然失控,双眸发红,就好像走火入魔。

        昨晚她没有开口,早上特意同他一起起的床,看着他离开,终是没有问出口。

        “相爷,昨晚您为何会变成……”

        ---题外话---目前保持凌晨更新,谢谢亲爱哒们的支持,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19151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