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19.119.当初把她送与丞相的目的——曹玄逸的谋算

119.119.当初把她送与丞相的目的——曹玄逸的谋算

        她隐约知道是什么事情,昨夜萧何提过的。

        果然,萧何把信递给她的同时,小心翼翼道:“孩子今晚该有眉目。”

        他昨日亲自去找过郡主,那时看她神色,就已肯定今日会有动作。

        恰在此时,暗影风出现,“郡主已出宫,骑马出了城,速度极快,不过我们有人跟着。”

        -

        城外山路小道,路面平坦,四处望去,只见四周树木光秃,并无人烟,而因着这段时间天气晴朗,小道并无泥泞髹。

        突然有疾驰而来的马蹄声,只见一匹红棕色的马抬高了马蹄,落下之处便荡起尘土,马背之上,一道粉红色身影纤细,夹着马肚子手握长鞭不住地抽打马股,马一声长啸又提了速度,马蹄下,尘土又荡起了一个高度。

        霓裳神色焦急,不时望向身后,似是担心有人跟来,面色沉重。但看后面并无人,又是挥了长鞭,这鞭刚挥下,双眼立马现出不可置信!

        “你去哪里?”

        前面暮然停了一匹棕黄的马,那马从树林另一侧下来,横挡在她面前,而马上的人,是藏蓝色锦袍的曹玄逸。

        霓裳迅速拉停了马,那马惯性向前跑了些许,在离曹玄逸不到一步的距离处停住,马头高扬,表示不满。曹玄逸神色淡定,只是望着马背上的霓裳,等待她的回答。

        她看到了曹玄逸冷凝的神色,这样的神色在他身上从没有见过,以前曹玄逸对自己也是尊敬有加,即便两人做那种事,大多以她为主,哪有见过他这样让人心惊的神色,

        “救曹夫人出来。”她答。

        “怎么救?!”曹玄逸冷声问道。

        她被惊住。

        见她不答话,他径自说:“把我儿子接回来,然后交给丞相?”

        霓裳惊愣的说不出话来,“你怎么知道?”

        昨日萧何确实有和她说,只要把曹玄逸的儿子接进宫,左冷珍及左家,他都可以放过。

        而曹玄逸也曾对自己说,当初他找左冷珍,完全是看在左家的财富上,对他有利。而左家这首富之位,于曹玄逸而言,定是不可缺少的,即便到现在,还是被降到五品官职的时候。

        “你以为他真的会放了珍儿?萧何比皇上的话还管用,他有给你什么承诺,让你如此相信他?!”虽然具体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推测的出来,如今复始最关心的便是那个孩子。而霓裳如此顺利出宫,定是有萧何的帮助,能让霓裳亲自出来,定是以自己来做了什么事。

        “有!”霓裳立马接话,“若不然,我为何会如此顺利出宫。”连皇上都不知道。

        “什么承诺?”曹玄逸追问。

        “我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裳儿,回去,不管萧何说了什么,都不要听!”那孩子,绝对不能来到京城。

        “可这对你来说很重要!”霓裳提醒。

        “是重要,所以他不能回来!”

        她知道他的心思,但是,“你让开,或许结果不一样。”

        “你回去!”

        看着天色,霓裳皱了眉,若再不去,今晚怕是回不来了,咬着唇怒视曹玄逸,最后命令道:“曹给事,我是太初最尊贵的郡主,你不过是个正五品官员,你没有资格拦着本郡主的路!”

        曹玄逸为此一震,眯了双眼,“裳儿,你要用这身份压我?”

        霓裳心里一阵疼,吸气道:“曹大人,让开!”

        ——

        暗祥苑的小厨房。

        复始依旧站在萧何身后,看着他为自己煮面,却是与昨晚的心境完全不同,抛却他尊贵的身份以及荣华富贵,也没有哪个男子甘愿洗手作羹,眼泪不由泛滥。

        她以为自己以后就是一叶孤舟,哪曾想还可以被人拉上岸,而这个岸还是个四季如春的,唇角微微翘起,带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幸福,上天还没有抛弃她。

        “相爷,以前就当做我不懂事吧。”之前总是与他针锋相对,总是没有好脸色。

        捞起面的手微微一僵,眉目轻皱,不赞同道:“我愿意让你欺负。”

        这话,说的多委屈似得。

        却让她眼泪决堤。

        “以后接着欺负。”他唬着声音命令。

        她正欲说话,身体有一丝异样,每日熟悉的感觉排山倒海来袭,却见前面的人已经捞完面合上锅盖,她膝盖一弯,人不由跨前两步,撞上他后背,双手紧紧环住他结实的紧腰,侧脸贴在他背上,“相爷,我喜欢你对我的称呼。”

        他心思一动,本欲去端碗的手顿住,凤眸微敛,落在自己身前交叉的双手之上,那双手纤白细腻,本就被他一直保养的极好,手感也该是极好的,带着白色面点的纤长手指,缓缓贴上揽着自己腰的双手。

        却是,刹那间,白皙滑嫩的手瞬间被吸干了似得,皮肤干枯发皱,迭起褶皱,凤眸暗沉无边,双手覆上,享受她的依偎,轻声呢喃:“小复复。”

        -

        一处暗室,石门打开,里面点着两盏灯火照亮暗室情景,一张石床一张石桌,及石凳。

        石床之上,坐着一个发福的身影,他听到动静立刻立马跳下床,看到来人急忙迎过去:“怎么样?”

        曹玄逸走过来,冷着神色:“岳父大人,您养的好女儿!”

        左家被抄之后,曹玄逸就把左冷珍的父亲左宏达接到了这里,而左宏兴及左岚倾,则是另外安置。

        左宏达瞬间苦皱了神色,不争气骂道:“我哪里晓得她现在这么无法无天,她与岚儿从小关系就好,可哪里知道两人关系好到这样?!”

        话在曹玄逸的一个冷色中停住,低声问道:“现在该如何做?”

        曹玄逸坐在石凳上,沉思,久久不语。

        左宏达走到他身旁站着,也是着急了,“我女儿……”

        “左家就是因为她被抄的!”曹玄逸吼道。

        这一声怒吼出,便又被狭小的石壁弹回来,震的左宏达一个腿软,耳边只剩下了曹玄逸徘徊在暗室的怒吼声。

        左宏达紧张地擦拭额头,完全不像一个长辈,反而低声下气道:“银子方面没问题。”

        “你有?”

        左宏达连连点头。

        “在哪?”曹玄逸焦急问道。

        左宏达抖了抖身体,颤巍巍道:“我曾弄了个小金库,左府三分之一的家产都在里面,后来我当做嫁妆送给了珍儿,她手里有一把钥匙,只要拿到了那把钥匙,就可以打开金库。”

        曹玄逸却是有疑惑:“我从没有听珍儿说过。”

        左宏达知曹玄逸性格,不敢迟疑,“他说要留给孩子。”

        曹玄逸的目光极为阴沉,像把利剑要刺破他喉咙,原本就畏缩的左宏达头垂的更低了,急忙解释道:“之前左家的银子支撑我们回到东平国绰绰有余,所以我便为珍儿弄了一份嫁妆。”

        听到这个解释,曹玄逸才叹口气,“我不是不理解你,只是与珍儿三年,他却从没有与我说过这事。而她也该知道,我与郡主走的这么近,无非就是为了我们以后可以回到东平国可以得到太初的帮助,不至于以后的路太难走。”

        知道这是解释左冷珍常常与他没有好脸色,总是妇人之仁,左宏达直言道:“我也常劝珍儿,主子您也不容易,隐忍这么多年,无非就是要正大光明地回东平国,有足够实力镇.压住反抗您的,她也明白,但就是她那一颗心全记挂在主子身上,您只要有点情绪变化,她就当做件大事处的小心翼翼的。”

        眸光一闪,曹玄逸收了怒气,“岳父无需喊我主子,喊我玄逸即可。”

        左宏达连连点头,他们一直这样伪装的。

        曹玄逸这才道:“珍儿今晚就会出来了。”

        左宏达甚是激动:“真的?”

        又在曹玄逸一个眼神之下收敛住。

        曹玄逸想起今早霓裳突然而来的动作,如是道:“我昨日找了郡主,她愿意与萧何谈谈,萧何答应只要把孩子交出来,就会放过珍儿及左家。”

        “孩子?”左宏达僵直,他并不喜欢那个孩子啊。

        曹玄逸则是以为他不解,解释道:“复始一直以为那孩子就是她的,所以一直逼着珍儿把孩子交出来,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以一个孩子换回左家。”

        他说的不带感情,左宏达听的心惊肉跳。

        舍了孩子,去换左家,不,是左家的财富。

        垂着的双眼像个无底洞。

        感觉到左宏达的心情变化,曹玄逸安抚着:“岳父放心,不过就是官位而已,现在有郡主在宫内撑着,只要我还能入.宫,自是没有问题,所以我并不责怪珍儿,现在唯一有变的就是那孩子。”

        -

        这边两人吃过饭之后,便去补觉了。

        复始白日本就身体较虚弱,这一晚上又精神高度集中,美美吃过一顿饭之后,大脑瞬间放松下来,便再也抵挡不住困意,一头栽在床上便沉睡了过去。

        一同躺在外侧的萧何,见人睡着之后手支撑着头,另一手抚过散落的白发,发质很硬,扎的他心里酸涩,可看着白日里这样的复始,他现在又束手无策。

        耳听外侧动静,他轻巧起身,又轻轻为她覆好被子,这才轻巧地走出去,暗影风已经候在门外。

        “曹玄逸没拦住郡主,然后他便回了曹府,进入书房该是去暗室见了左宏达。”

        左府被抄那一日,萧何便命人跟着左宏达,竟是被曹玄逸悄悄接走,跟踪的人说进入书房之后再也没有出来,想必就是书房内有暗室。

        可令萧何不解的,左宏达并不是逃犯,如何要关进暗室,倒像是被变相的囚禁。

        “本相这三年对谁都了如指掌,唯独对他,本相一点都不清楚。”萧何说这话时声音暗沉,怒气重。

        暗影风则是清楚的知道,萧何位于丞相之位,若要坐的安稳,自是要费一番功夫,他们这些暗影分布在不同地方,清楚掌握着朝臣的动静,却是除了两家。

        一家则是许家,探不到风声,可越是这样,越让人不安,许家的兵权太重。

        另一家,则是曹府,不是他们探不到,而是萧何不准探,也从不放任何人在曹府,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可是现在,他们是明白了。

        自打复始进入相府,曹府便成为了重中之重的监视对象。

        “继续探,他制作假身牌一事是真,去查查这三年中多出来的人,一个个查细了,知根知底!”凤眸黑沉,像一团愁墨般磨不开。

        现在看来,曹玄逸定是在酝酿着什么,约摸还是与自己有关。

        不早不晚,现在告诉复始来怀疑自己的身份。

        薄唇勾起嗜血的笑意。

        这会阳光正是炽热,他站在阴暗中,好似走不向光明,天生活在暗夜中的。

        若是自己真的不是萧何,证据确凿之后对谁有益?

        自当是许家。

        -

        曹玄逸出了暗室之后,便看到一只白色的鸽子落在书房桌案上,他顺着光线望过去,书房的窗开着,鸽子该是直接从窗户飞进来的。

        走过去抓起鸽子,一只爪子上绑着东西,解下之后便放开了鸽子,那鸽子在书桌上走了两步又扇起翅膀朝着窗户飞去。

        是个纸条。

        纸条上不过只是两个字:慎重。

        剑眉下双眼紧眯。

        “咚咚!”有人敲书房门。

        “进!”

        进来之人,是曹府管家,“老爷,这会儿郡主到了平镇。”

        曹玄逸愕然:“平镇?”

        管家道:“是的,老爷的家乡。”

        曹玄逸靠在椅背之上,眉目深沉:“郡主的姑姑嫁入平镇,多年了也并未来回走动,郡主也真是够小心的。”

        那孩子他本就没有让人查找过,若不是他缺银子,他哪里会和左冷珍有瓜葛?

        “你说,这慎重二字,何解?”

        听自己老爷如此问,管家顺势望着桌案上一白色纸条,“许……那边来消息了,很久没有给爷过消息了。”

        “呵!”曹玄逸发了个单音。

        管家略是想了这两个字,谨慎开口:“老爷刚被降职,那边难保不会想着老爷有其它动作,担忧破坏了他们的事情吧。”

        曹玄逸凝着纸条上二字,渐渐凝眉,说出了自己的思虑:“自打许贵妃怀了龙种,许家便把保护我的人全暗中掉进了后宫,生怕许贵妃那肚子里的出问题。现在我被降职,他们难免不会以为我这被激怒的马蜂不反过来蛰他们一口。”

        管家听后,却是疑惑:“按照许家以往做法,该是会抛出利益方面的诱惑。”

        可这次,却只有慎重二字。

        是警告?

        曹玄逸也是想不通了,“当年朝中就数许家权利大,又是拥有兵权的,我要进入东平国亮了我的身份,兵权自是不能少。可却是在与一只老虎合作。”

        “那这慎重二字……”

        管家的话被曹玄逸截住:“该是怕我因为官职之事而发作,坏了他的事,更怕坏了许贵妃肚子里的龙种吧。”

        管家一惊,“老爷有找到萧何其实是萧家二公子的证据?”

        摇头,不知。

        “那是不是因为这个,许家那边着急了?”管家猜测着。

        曹玄逸觉得是有这个可能,当初他联系上许家,便是抛的这个诱饵,但是现在的这个不管是萧何还是何夜,终究有一个是已经死了的,很难查到。

        “我把她放到萧何身边,本就是想靠她的感觉去探测萧何究竟是不是何夜。”他略是侧头,凝眉思索,很是不解:“这么久了,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昨日我都说的那么直白了,她竟然矢口否认,以我对她的了解,她不该是说谎,难道……”

        不是?

        但是为何又处处宠着复始?

        想不通。

        萧何身边又都是密不透风的,他又查不到一丁点证据。

        想他成婚前去试探萧何,若他是何夜,该是会接受他送复始给他。

        萧何拒绝了,这么一拒绝,他更是无法去猜测。

        他顺利成婚,可成婚当日,至始至终都没有萧何的影子。

        谁知复始又在成婚之日那样,他便听了左冷珍建议,关入铁笼,可三年过去,萧何不闻不问,更甚至没有动作,连他都怀疑,萧何是不是那个何夜。

        按理说,他看到的何夜,若是见复始受丁点折磨,都该是坐不住的,但萧何却在这三年坐稳了相位,壮大了自己的实力,现在的萧何,更难扳倒。

        许家怕是也着急了。

        尤其,萧何逼着皇上与皇后圆了房,这就看,谁怀的是皇子。

        “老爷,可夫人这边,我们不管吗?”管家有些许疑虑,这已经几日了,不见曹玄逸有动作,而且这左宏达可一直被关在暗室里面,又听到最近打探的消息:“老爷,过几日东平国有使者前来,我们的时机到了。”

        -

        月色隔着稀疏的树影,还是那条山路之上,一匹健硕的马四蹄翻腾,迎着寒冷的夜色疾驰向城内方向。马匹上,一道纤瘦的粉色身影躬着身,怀里似乎护着什么,因为被披风遮住什么也看不到。

        忽而,前方出现一匹棕黄色的马,横档在前方,曹玄逸藏蓝色的衣服在月色下更是暗沉,覆着浓重血腥之气,他静坐在马上扯了马绳,马头掉转了方向,挡住疾驰而来的红棕马匹。

        那红棕马匹似是狠了心不愿停下,上面骑马的霓裳直勾勾盯着前面的人,腿下一夹,马依然是刚刚最快的速度向前冲去。

        棕黄色的马不安地跺脚,发出鸣叫。

        “裳儿!”马上的曹玄逸扯过马绳安抚着马,一边试图阻止疯狂的霓裳。

        午时他放了霓裳离开,便是考虑到这个孩子确实是个隐患,若不是因为他与复始说了孩子没死,她不会这么惦记着孩子,甚至以为自己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

        眼看着红棕色的马就要撞上自己,却不见有半点减速,就在最后那一点距离之时。

        曹玄逸率先扯住缰绳,马侧过去。

        再回头,已没有了霓裳的身影。

        剑眉下的双眼,怒视早已无人迹的幽黑山路,紧握马绳的指关节发白。

        六年前孩子一生下来,便身带残疾,但又因为当时他并没有求娶左冷珍,左冷珍又害怕被左宏达知道,他想带回孩子,但是。

        当年复始被玷.污也有怀孕,他本想把复始的孩子与这个调换,可还没有等他动手,霓裳便自作主张杀了故事的孩子,又被复始知道了孩子出生便死亡的事,他也就此打消了自己这个想法。

        可他哪里知道,霓裳不但打了复始孩子的主意,更是把这个残疾的孩子从左冷珍那里抱走,自己藏了起来。左冷珍却也对此三缄其口,他觉得莫名,不过他也隐约看的出来,左冷珍是知道这个孩子在哪里。

        果真是藏到了她姑姑的家里。

        “驾!”

        ---题外话---谢谢亲爱的荷包,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1984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