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21.121.那个孩子——逼迫(八千)

121.121.那个孩子——逼迫(八千)

        复始在进来之时,便把孩子的抱姿换了个角度,能轻易让左冷珍看到那双长短不一的腿。现在见左冷珍强装镇定,便知道她还想狡辩,“曹夫人说,养的六年的孩子是这个吗?”

        左冷珍抬起被铁链绑住的双手,缓缓拨开脸前散发,露出一张甚为脏污的脸,那嘴唇已经发干起皮,不过几天时间,她便消瘦了厉害,眼窝子甚深,一双略是浑浊的双眸盯着自己,发出粗噶的声音:“是!蠹”

        “哦?那曹夫人还有何话要说?”不是说这是自己的孩子吗?

        左冷珍动了动双腿,铁链碰撞再次发出响声,复始怀中的孩子一个瑟缩,扭头害怕地再次埋进复始脖颈间,一双小手紧紧抱着她脖子。

        复始便看到了左冷珍眼底一闪而逝的恐慌,她笑着拍着怀中孩子,轻声安抚:“这是你娘亲,若是连你都害怕她,她会很伤心的。”

        左冷珍立刻尖了嗓子叫道:“他不是!”

        这孩子被突兀地声音吓到,整个身体不由地颤动,复始慢慢安抚着,对于左冷珍的反映,她想着约摸是因为孩子身有残疾而并不喜欢,所以才如此淡定。

        “乖,没事没事,你娘亲只是见到你太高兴了。”她便把蹲下,把孩子放在地上。

        站在地上的孩子很不安,小手抓着复始的衣服不松开,她轻轻整理着小孩子被抱乱的衣服,笑道:“你刚刚也见过爹爹了,现在是不是也该见见娘亲喊一声娘亲,不然你娘亲会哭鼻子的。”

        说着,她还捏了下孩子的翘鼻子,却是惹来了身旁萧何无声的笑意髹。

        这孩子有些敏.感,她话一出,他就扭头望向左冷珍那里,再回头看看自己,似是思量着,她便给予了他眼神鼓励,这孩子便动了腿转了身,以极其不自然的姿势站立,甚至有些扭曲。

        左冷珍又是一晃,铁链跟着响,瞬间归于平寂。

        复始不再吭声,这孩子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左冷珍,许久回头看了眼复始,见她对着自己扬着笑容,便转头动了步伐。

        也是这个时候,她才真正注意到这孩子的走姿。

        因为双腿长度不一,每走一步都似乎要摔倒,每一步都极为吃力,而胯关节因此特别扭曲,几乎扭到了极致,让人不由别开脸,不忍看下去。

        复始视线转到左冷珍身上,她有瞬间讶异。

        左冷珍视线紧盯着缓缓走向她的小孩子,双眸很是激动。

        自孩子出生她只抱过不到一个月时间,后来他看到曹玄逸对这孩子也不喜欢,便有些心灰意冷。可后来霓裳突然前来,说是只要自己把孩子交给她,由她照养,她便承诺会让自己多见见曹玄逸,那时相信她是因为她知道曹玄逸与霓裳关系不一般,不一般到比曹玄逸与复始关系还亲密。又想着曹玄逸也不怎么待见这个天生残疾的孩子,她便答应了,但要知道孩子被寄养在哪里。

        可是现在这个孩子被接回来了,不是自己是霓裳,连曹玄逸都不知道的地方,肯定是霓裳亲自去的,忽然尖叫道:“不要过来!”

        走路本就不稳定的孩子被她一吓,整个人栽倒在地。

        左冷珍本能跑上前,却被较短的铁链扯住,她挣扎着想去扶起自己的孩子,可孩子似乎被摔痛了腿而吃力地想要起来却无法站起。她猩红了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自己面前,吃力地做着一个简单起身动作,但对他来说,太过困难。

        那双水汪汪大眼睛委屈地望着左冷珍,想要被搀扶一下,可是没有人来帮他。他便回头去看他喜欢的娘亲,可他喜欢的娘亲却没有看自己,他便用小小的胳膊撑起身子,不过一个站立动作,竟然折腾不起来,最后还是委屈地回头望着复始,哽咽:“娘亲……”

        复始被这一声惊醒,才发现他还趴在地上,本能想上前,膝盖打了个弯,她又僵住。

        她一直在观察左冷珍,她该是很爱自己的孩子的,可是她为何要一直否认?菩提寺时还要说这是她的孩子?而且这孩子稍微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是曹玄逸的儿子。

        可下一刻,趴在地上的孩子被捞起!

        “你不要伤他!”左冷珍的叫声瞬间响起。

        复始亦是惊讶萧何的动作,此时孩子被萧何以僵硬地动作抱在怀里,那孩子竟也不怕他似得把小脸埋进他怀里。

        恰在这时身后多了一道浓重的呼吸,复始侧望过去,是一身寒气的曹玄逸,他恰在这时开口:“相爷,请把孩子还给我。”

        她这便明白了萧何的动作,怕是刚刚曹玄逸已到,正准备出手,萧何便提前他一步抢了孩子。

        萧何不答话,视线淡然地凝在这孩子身上。

        复始便替他答话:“刚刚曹夫人说了,这不是她的孩子。”

        曹玄逸瞪了左冷珍一眼,似是这时候才看清左冷珍的狼狈模样,瞳孔有瞬间的收缩。他因被连降而得到一些人的排挤,所以现在朝中消息并不够活络,自是关于左冷珍究竟如何也只是隐约知道被关在了这种囚室里,到底是不知道竟然把人用铁链拴了四肢。

        铁链?

        他猛然望向复始,这与自己把她关在铁笼里是何其的想象。

        “还烦请相爷把孩子还给我,这的确是微臣的孩子。”他再次开口,心中还荡着刚刚的那声软糯爹爹。

        萧何无任何动作,只是眸色渐冷。

        曹玄逸却是思量着该如何做,他可以直接得罪萧何一次,却不能在这个关头得罪他第二次。

        复始的视线再次转到左冷珍身上,“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告诉我那孩子的下落,我便放了你。”

        左冷珍还沉浸在曹玄逸的话中,他刚刚……刚刚竟然亲口承认了这个孩子!哈哈!这六年来她一直不敢在他面前提起这个孩子,就怕他会嫌弃了自己,嫌弃自己生了这么一个孩子出来。可是多么可笑,他现在还在维护这个孩子!

        她若是早知道他会如此亲近如此喜欢这个孩子,知道他会想要保护这个孩子,她哪里还需要撒谎说这个孩子是复始的,希望得到复始的保护。这么一个一眼便能拆穿的谎言,自己竟然还在垂死挣扎,粗噶的话出:“我不知道。”

        复始冷凝了眼,她不知道?!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牢房内,几人寂静无声,无人说话。

        而这种寂静,让原本就被关在牢笼内压抑难受的左冷珍神经紧绷,原本视线自然下垂的她,实在受不了这种沉寂,心里总感觉有何事发生,不禁缓慢抬眸凝望曹玄逸,他的视线停留在孩子身上,带着淡淡的柔色,这让她紧绷的神经有稍稍缓解。

        顺着视线停留在孩子身上,这孩子脸依旧埋在萧何怀里,不敢乱动一下。

        这才转动眼珠子望着复始,对方也在望着自己,可她却是面脸笑意,似乎……紧绷的神经‘腾’地断裂,她猛然尖叫:“我不知道!”

        成功打破沉寂,那孩子依旧被吓的再向萧何怀里缩去。

        伴随着这声尖叫落下,牢房内有怪异的声音响起,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人的直觉告诉着自己,这声音不是人所能发出来的。

        左冷珍瞬间觉得,这牢房的冷度又降一层,因为她看到,复始脸上那原本的笑意渐渐加深,甚至带了让人恐惧的嗜血之色,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的孩子,可抱着孩子的萧何依旧面无神色。

        下一刻,复始身形微侧。

        她这一几乎不可察觉的动作,却是让曹玄逸惊住,他还来不及反应便已经做出了下意识动作:回头!

        瞳孔睁大!

        “啊!”

        三个人的惊叫声同时响起,牢头,左冷珍,以及孩子。

        那牢头靠着牢房滑落,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脸上充满恐怖之色,他伸手指着前方,发白的唇说不出任何话来,那双眼,紧紧盯着前面,暴突!黑色眼珠子里面映着一条巨大的蟒蛇,足足有三米之长,那蟒蛇逶迤过来,吐着蛇信子。

        众人瞬间明白,刚刚寂静声中摩擦的怪异声响,来自蟒蛇!

        “你来做什么?!”

        曹玄逸率先开口,问的是蟒蛇前面站着的霓裳。

        霓裳听他口气冷硬,错开视线对上萧何:“带来了。”

        曹玄逸眸色更深,他望向萧何,难道他知道蟒蛇的秘密了?

        萧何淡然一瞥,又被怀中瑟缩害怕的孩子引了视线。

        那蟒蛇似有灵性般从霓裳后面滑进牢房,在曹玄逸面前稍作停留,便又停在复始身边,那蟒蛇蜷缩在地上,直到头与复始的身高相平,伸出蛇信子,想要去添复始的脸颊。

        就在这是,萧何一个闪身挡在蟒蛇与复始之间,蟒蛇瞪圆了眼珠子悻悻缩回了头,超大的尾巴在半空摇晃,复始觉得自己出现了错觉,竟然感觉这蟒蛇在向萧何耀武扬威。

        他怀中的孩子极为害怕,小身子一直抖个不停。

        曹玄逸看在眼里,直觉告诉他有危险,低声质问霓裳:“裳儿,你做什么?”

        霓裳侧了他一眼便开口:“相爷,您说的把这孩子带来就放了曹夫人。”

        左冷珍听着惊讶,这霓裳怎么会为自己着想,可是视线对上曹玄逸便是瞬间了然,曹玄逸需要左家首富这个靠山,心里却是第一次为自己身为左家小姐而感到悲哀。

        “本相说的话自是算数。”

        萧何又一次承诺,可霓裳却是看出了端倪,但是既然放,她不便多说什么。随即扯了扯曹玄逸的袖子,以无声的口型告诉他:不要插手。

        曹玄逸自是看的懂,但是……他望向那个瑟缩着异常恐慌的小孩子,带有自己血脉的骨肉,又有些放不开。而身旁一直满含志在必得的笑意的复始,他知道她今天问不出个所以然定是不会罢休,只是,当年是左冷珍处理的孩子,那孩子……

        “我真的不知道!”左冷珍再次尖叫。

        她看着那蟒蛇一直盯着自己的孩子,是真的害怕了。她有听过皇宫后山有条蟒蛇,是皇上的宠物,可她没想到竟是这么的庞然大物,甚至那蛇信子不时呲向孩子脸颊。

        “郡主曾说过,我那孩子被她扔给了这蟒蛇,被吞进了它腹中。”她说的异常缓慢清晰,清晰地打进左冷珍的心窝,又缓慢到左冷珍可以想到接下来她的动作。

        而正如左冷珍所想的,她继续侧了身,这次不再是几不可察觉的动作,而是一个利索的右转,面对萧何,望着他怀中瑟瑟发抖的孩子。

        她抬了手臂,十分缓慢。

        这种缓慢让再次绷紧神经地左冷珍睁圆了双眼,她直摇头,可是仍是死咬着不开口。

        “给我。”复始对萧何道。

        萧何还没来得及动作,怀中的小孩子已经侧过去伸手让复始抱抱,复始有些讶异,却顺其自然的抱住。萧何退了一步,让出蟒蛇的位置,他这一个麻利动作,左冷珍瞬间叫道:“你那孩子我交给了一户农家!”

        复始本欲向蟒蛇靠拢的步伐顿住,斜睨向她。

        左冷珍见她看过来,缓了一口气,却被她看的不自在,继续干巴道:“当年你那孩子生下来,我求郡主把他交给我。”

        这话有维护霓裳的味道,复始察觉了出来,瞬间了然她这是间接地迎合霓裳那句:放了曹夫人。

        “后来我本想杀了他的,可是我当时也快生产,所以才动了恻隐之心,最后把他交给了文巧,让她送了出去。”左冷珍说完双眼直盯复始。

        却见她勾起红唇,牙关蹦出三个字:“你说谎!”

        左冷珍忙摇头:“我没有!”

        她相信左冷珍说的霓裳那点,但不相信后面的话,“曹夫人若能动恻隐之人,你这孩子就不会离开你身边六年。”

        一个连自己孩子都可以抛弃的女人,何来对别人的孩子动怜悯之人。

        左冷珍面色显露恐慌,内心极具恐惧,她没想到复始会看的如此透彻,可看她跨出一步,又忙叫道:“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

        复始却是没听见似得,一个跨步就站在蟒蛇身边。

        那边站立的曹玄逸也是恐慌不安,见复始如此下意识便有了动作,却被萧何截住。

        “不要欺人太甚!”曹玄逸这话是对萧何所说。

        萧何斜睨他,“以前本相欺负你时,怎么是个缩头乌龟?”

        这话不仅表明了两人身份差异,更是质疑曹玄逸以前的怯懦表现。

        曹玄逸怎能容忍被他如此当面欺辱,袖下的手握成拳,指关节在甚为寂静的牢房内咯嗒响,却是没有止住怒气,拳头渐渐舒展青筋暴突,他猛然上前,挥向萧何。

        萧何无视他的怒气,回过眸望向还在注视左冷珍的复始。而下一刻他扬手一挥,那还没有接近他的掌风就被他挥开,他则是继续凝着复始,沉浸在欣赏她一举一动的世界里。

        偷袭的曹玄逸则是被莫名一个冲力弹开,他竟然使不上任何反抗的力量,就被生生逼的后退。霓裳率先做了反应从后面拦住,使了巧劲抵挡那股力量,两人便直接被推到了身后墙上,霓裳被当做肉垫直接吐了血,反而身前的曹玄逸并无大碍,不过是被萧何的掌风刮了轻伤,“这是我与她之间的事,还望丞相莫要插手。”

        霓裳微躬靠在墙上,缓解吐血的不适,在曹玄逸说出这句话时看了他一眼,便敛了神色。

        萧何被叨扰到很不开心,眉目微蹙之后凤眸凝了过去,丢了一句:“本相哪里有插手?”

        “丞相刚刚便插手了。”

        萧何甚是不解,思虑片刻,恍然大悟:“本相以为曹给事要大逆不道杀了本相,本能便还了手。”

        曹玄逸剑眉下阴影加重,一双眼睛回瞪萧何,“这里并无丞相之事,希望丞相远离。”

        凤眸里如蛰伏了一只蝎子,蓄势待发,任谁都看得出,那稍稍抬了下巴微眯的凤眸含着浓重的杀意,“本相的夫人在这,如何就无本相的事了,曹给事是还在肖想着什么?”

        肖想二字咬的极重,霓裳便是听了出来意思,对象是复始。

        “丞相心思重了。”曹玄逸缓慢向前走去,他越看越觉得此人就是何夜,这种霸道的维护像极了何夜。

        霓裳第一反应就是拉住他,不能让他再与萧何硬碰硬,但还没来得及伸出的手就被曹玄逸一个眼神瞪开,她了解曹玄逸,他最讨厌有女人插手他的事,霓裳便捂着胸口靠着墙不再管,但是恨恨地瞪着牢房内不说话的左冷珍。

        曹玄逸刚向前一步。

        复始就有了动作,她抬手招呼蟒蛇的头向下垂,那蟒蛇乖巧的把头下了一个高度,蟒蛇的口恰是对着她怀里的孩子,她的手变去触摸蟒蛇头。

        左冷珍望着她这一动作惊住,本想等曹玄逸再次的动作,却更是担心复始耐性不够,急忙开口:“我都说了那孩子在外面被养着,为什么你不信,是不是只有我说了那孩子死了你才信?!”

        这话一出口,整个牢房都似乎被降了一个温度,似乎夜色下湿冷的冰寒气息穿透厚重的铁墙直穿进牢房,冻的人木讷僵直。

        “那你……说!”复始摸着蟒蛇头的手一僵,语速甚为缓慢。

        蟒蛇似是感到她情绪不稳,自己动了头磨蹭着她手掌。

        左冷珍不开口。

        可正是她的不开口,复始更加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抱着孩子的手不由使了力道,这孩子本就瑟缩害怕的身子猛然一颤,瞬间明白这个自己喜欢的娘亲不喜欢自己。

        “哈哈哈!”她忽然大笑,怀中带孩子便搂紧了她的脖颈,脸不敢抬一下。

        “左冷珍,说,你是怎么杀了我孩子的?!”她凄厉地问着。

        左冷珍退缩了,铁链哗哗响,可是一看到自己的孩子还在她手中,便又鼓足勇气上前一步,“我没有杀他!”

        “哈哈,郡主说我的孩子是被它吞下去了。”复始原本阴沉的脸含着笑,有种令全身发颤甚至于整个毛细孔都在抖动的畏惧感,“如今我只知道这么一个死法,那便以命抵命!”

        以命抵命!

        或许在她抱着孩子出现的刹那,左冷珍便已预料到。

        可是看着她无情地扒开了孩子圈她脖颈的手臂,她便真正地面对了她的残忍,嘶吼着阻止:“你不可以!”

        但复始却是没有听到般,用力举起原本抱在怀中的孩子,六岁大的孩子,她竟然觉得一点都不吃力,那蟒蛇恰在此时吐了蛇信子碰触到孩子脸颊。

        “呜呜呜!”孩子的恐惧爆发到极致,撕心裂肺地哭着。

        复始眼底却是坚持,她向前送了送孩子,蟒蛇恰是张大了血盆大口!

        “复始!你不可以!她只是个孩子!”

        左冷珍向前冲,却被铁链绊住,颓然无力地挣扎着企图扯断铁链,却是一动不动呆在原地徒劳挣扎,脏污的脸上被泪水冲刷,黑发更是因她的动作散乱,哪里还有早前身为尚书夫人的体面。

        曹玄逸身形一动,欲截下孩子,却被萧何挡在身后!

        “我的孩子当初不过刚刚来到世上,你可有想过他也不过是个孩子?!”复始吼道,怒气散发,“我当初又做错了什么,你们个个算计我甚至算计我的孩子?!”

        “你不要来着驳无辜同情,你不过也是个三心二意的女人,你凭什么得到幸福?凭什么?!”左冷珍哭嚷着,她看见那蟒蛇就够吓人了,那她的孩子又该承受着多大的恐惧,她不敢想。

        “我如何,也不是你可以来评论的?!”她最讨厌她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

        看着她如今依然理直气壮,她不甘:“你就是这么自私,你天天向外跑,整日与那个何夜在一起,你可有想过曹玄逸,你没有,你只是觉得自己能把两个男人耍的团团转而开心高兴,你甚至帮不了曹玄逸任何忙!”

        现在知晓萧何就是何夜,也知道他对自己的一片心意,以往如何她不愿再追究,只是呵地一笑:“那感情曹夫人伟大,为了除掉我这讨人嫌的,怕是背后做了不少的事?!”

        “我是做了很多,我用左府的一切帮助他,帮助他坐稳了官位,但那样的曹玄逸不应该是你的,不是你的!”到了最后,她竟是呜咽出了声音,当初她为曹玄逸做了多少事,她知道曹玄逸看中的不过是左府的财力,但她心甘情愿被他利用,乃至她还没有被休弃之时,她便愿意舍了自己身给他,只为他那时不愿平白用了左府的财。

        “曹夫人痴情,可有想过曹大人当时如何做了那官位?”

        左冷珍越是发狂越是崩溃,她就越是清醒,这样亲自逼迫一个人比看着直接杀掉更好玩更有趣。

        “那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左冷珍自以为是道。

        对于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这话,她并不感觉到意外,像她这样的女人以男人为天,自是把他想象的伟大,可她觉得有必要说明白,“那是何夜送与他的。”

        ‘送与’这两字以前她或许不会如此说,可在知道何夜的身份之后,她其实有想过,但并没有深入思虑过。今日在怀疑了萧何身份之后,书房里,她有重新回忆了与何夜见面直至最后何夜消失,这三年的时光。

        何夜对自己如何她自是明白,他包容自己体谅自己,甚至屡次提出他可以让朋友帮助曹玄逸谋得官位,她屡屡拒绝。可曹玄逸竟像是被霉运上了身,考试失败,无人认同,连她自己都觉得怪异,一个人怎么可能运气差到了极致。后来便是他最为颓废的时期,而她整个人的状态也是极为恶劣的,她为曹玄逸不得志而忧虑,为太初高官不识人而愤怒,直到最后,她还是请求了何夜,为曹玄逸谋了官位。

        那时虽只是京都一小官,曹玄逸也是极为兴奋的,她为此也兴奋了许久,却是那时,何夜突然就消失了。她却在之后怀孕生产,孩子死亡,这些事情中渐渐淡忘了曾经有个何夜。但是曹玄逸却是开始步步高升,一年之内便已做到了尚书之位。

        现在萧何也承认,他在暗中帮助曹玄逸,助他步步高升。

        复始这样直白的话,当场打了曹玄逸一耳光。

        霓裳却是突然来了一句:“不是!”

        牢房内的复始望过去,脸色苍白脆弱站着的霓裳,“哦,我倒是忘了中间还有郡主的功劳。”

        这句话惹的霓裳立马查看曹玄逸脸色,他阴郁着脸怒瞪着复始,“可若没有人阻止,我又怎会如此不顺?!”

        他不否认何夜,却又挑明当年的不顺。

        “自作孽!”复始只回了这三个字。

        一旁的萧何眼底含了笑意,他这是第一次看到复始对曹玄逸真是没有了任何情愫,她可以直接面对曹玄逸而不失了理智,甚至可以如此毫不客气直接反击,这让他看到了复始承诺试着去爱自己的决心,更是觉得自己乖乖呆在一边是明智的选择。

        左冷珍无法反驳她的话,只要知道何夜便是萧何的弟弟,就真的不能反驳任何话。甚至现在她已看出,只要有萧何在,曹玄逸就无可奈何,更别说去救自己的孩子。

        铁链哗啦响,左冷珍忽然跪下,哭嚷着软了语气:“我求求你,饶了我的孩子吧!”

        她这一动作,曹玄逸本还想回的口,咽了下去,眸中闪出了放弃她的神色,又恰在这时霓裳拽了他衣袖,对着她摇头,不让他再插手。

        “那你就告诉我。”

        左冷珍跪在地上呆呆望着被吓坏了的孩子,可是,她不能!

        复始对她不再有耐心,她直接一挥,手松!

        “啊——!”

        左冷珍惨叫震耳欲聋!

        下一刻,孩子被蟒蛇缠住,“呜呜呜呜!”小孩子的哭声响彻整个牢房!

        左冷珍恐惧地看着自己孩子最后被蟒蛇接住,提着的心松了一口气,可是……蟒蛇!

        那蟒蛇吐着蛇信子不时舔着孩子脸颊。

        而这动作却让左冷珍误以为蟒蛇要吃了自己孩子,舌头直打结:“我……我说……我说!”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20350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