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34.134.苏醒——萧何的谎言【一万一】

134.134.苏醒——萧何的谎言【一万一】

        昏睡的复始觉得耳边很吵,这种吵闹把她拉离了她安稳的美梦之外。

        这是个让人沉沦的美梦,因为它,无忧无虑。

        这是她唯一仅存的感觉。

        随着吵闹声的扩散,美梦被打碎,梦里的场景已然记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也记不得,还在沉迷之中的她,努力去寻找一丝蛛丝马迹,努力让自己再去享受那段无忧无虑。

        可耳旁原本越来越吵闹的声音,渐渐清晰地传进大脑,惊醒了沉睡的安稳,她脑袋忽地一疼,是后脑位置。

        这一股疼,倒让她彻底忘了想要抓住却抓不住梦髹。

        熊孩子一声声软糯清晰地传进耳里,清晰刺激着她的记忆。

        伴随着疼痛的脑袋,记忆渐渐回笼。

        自己原本想去抱孩子的,结果被那个太监撞倒,那个太监是故意的!

        “娘亲,娘亲,你醒了吗?”

        熊孩子焦急呼唤的声音再次传来,身上又多了一股柔软的力道,推搡着自己,是她的孩子。

        可是她想去看看自己的孩子,去抱一下,但无边的黑暗撕扯着自己,似要把她坠入无底的深渊。

        芳华见熊孩子一直推着复始,急忙跑过来,“小公子,夫人身体很虚的,不能这样。”

        熊孩子赶忙停住动作,懊恼的挠头,“娘亲,对不起。”

        听着熊孩子的懊恼,复始很想起来安慰他自己不生气,可她无法从黑暗中出去,谁能帮自己一把?

        这时芳华突然发现,昏迷的复始眉目凝的更深,额头出了密密麻麻的汗,一惊,忙道:“小公子,你陪着夫人,奴婢去找苏神医。”

        相爷一不在,夫人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可别出什么问题。

        芳华刚出门,就遇到了进门的萧何,立刻与他说了情况,萧何转身不见了踪影,只余一句:“照顾好夫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复始停止了挣扎,黑暗中的她抱膝坐着,头深埋在双.腿。

        其实这种黑暗不压抑,不可怕,甚至有种熟悉的感觉。

        就好像自己心底深处的黑暗,蜷缩的身体一僵,她要如何面对这处黑暗,如何让自己走出去?

        “如何?”

        是萧何,声音十分焦急,含着浓重的担忧。

        “怎会一直出汗?”

        还是萧何。

        这时僵硬的身体渐渐舒缓,心头的抑郁一扫而空,好似看见了光明。

        她猛然抬头,暗无止境的一角,破碎了,光线进入。

        这时的她好似看到了暖阳,照遍全身。

        暖阳渐渐消融黑暗,如融化的冰雪,一点点在她眼前消融,阳光普照。

        “好了!”苏岂抽回复始身上最后一枚银针,道。

        同时,昏迷的人眼皮子一动。

        萧何为她擦脸的动作一僵,焦急的脸上顿时浮现担忧,凤眸紧紧凝着她。

        “很快就醒了。”苏岂这样说。

        然后他觉得,这该是小别胜新婚,所以不能继续打扰下去,就走到熊孩子身旁,直接说:“你娘亲醒来有话与你爹爹说。”

        熊孩子眉毛都拧成了毛毛虫,口气强硬:“娘亲醒来只想见我。”

        怎么每个人都觉得是他抢了娘亲,而不是奸相。

        苏岂笑容越来越大,他太高兴了,萧何弄了个克星儿子,哈哈哈!

        “留下吧。”萧何开口。

        苏岂听着乐的自在,他要去接自家娘子了,复始本来就是棘手的事,如今醒来也没什么大问题,他就可以离开几天,把自己娘子接回来了,那时候,正好萧何大婚,时间赶的正巧。

        然后熊孩子就瞧着苏岂乐颠乐颠地走了,冲着他吐了鬼脸。

        萧何正好看过来,见到了他这孩子气一面,忍不住绽了笑容:“还不过来?”

        熊孩子立刻跑上前。

        这时,复始的眼皮子一动,缓缓睁开,似是受不了突然而来的亮度,又紧紧闭上,缓了一会儿再次睁开,慢慢适应着外界的亮度。

        而映入眼帘的,是个模糊的五官,看不清。

        又眨着眼睛,适应片刻,模糊的五官渐渐清晰,是熊孩子。

        他睁大了双眼凝着自己,似乎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个,小嘴微张,忽地开口:“娘亲,爹爹欺负我。”

        去端茶水的萧何,手中的茶杯差些没翻,这熊孩子。

        复始伸了手,试图去摸摸孩子的脸颊,却被熊孩子紧紧握住,“娘亲,你别再睡了。”

        她扯开一丝笑意,想开口回答,却是沙哑干疼。

        “坐起喝口水。”萧何适时过来,扶她坐起。

        她讶然望向他,他似乎并没有生气。

        萧何见她这神色,已是看出她的小心翼翼,笑道:“对不起。”

        这对不起,包含了之前过重的话。

        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闷头喝着他贴心递过来的水。

        “娘亲娘亲,你使劲欺负爹爹,他不敢还手的。”熊孩子这一套,可是从另一个哥哥那里学来的,他那个哥哥每次惹了嫂子生气,都会说:你打我,我绝不还手。

        复始噗地笑了,“咳咳!”

        萧何暗自瞪了熊孩子一眼。

        熊孩子白他一眼,“你敢欺负我娘亲,我让父王把娘亲带走!哼!”

        复始忽然心头发酸,有这么个好儿子,从小到大没有陪过他,他竟然还会认自己做娘,不讨厌自己。

        她真的很感谢睿王,把他教养的很好。

        熊孩子一下子无措了,他娘亲怎么哭了,“娘亲,你不喜欢爹爹,我养你!”

        豪言壮志,不亚于说养自己小媳妇的坚定。

        萧何哭笑不得,“谁说的?”

        “我说的!”熊孩子立刻答。

        “所以不是你娘亲不喜欢我,你不能做决定。”萧何纠正。

        熊孩子的淡眉再次扭成了毛毛虫,愤怒地盯着他,果真是奸相,一句话都能把自己绕进去,紧握拳头,朝他挥动。

        复始见两人如此,心里暖洋洋的,最起码,不管她自己有什么想法,这样的相处,很温暖。

        他把茶杯递给萧何,清了喉咙,声音沙哑,“我渴。”

        凤眸讶异,他以为,她会生自己气,接过茶杯,竟一时不知言语,“我……我给你倒。”

        “娘亲,今晚我陪你睡好不好?”熊孩子立刻插缝先抢了娘亲。

        “好……”

        话还没说完,她声音一颤,顿住。

        琉璃眸子不可置信地在屋内打量一翻,视线再次回到自己手上,又触碰到华发。

        她才意识到:这是黑夜,而自己却还是这个样子。

        这意味着什么,她突然好像明白了,这个诅咒似乎要开始吞噬自己了,而自己,无力反抗。

        双手忽然被包住,是他纤长的白皙的手,有些凉意,“小复复,你这个可以好的。”

        熊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不在了,只剩两个人。

        她垂眸,这话,他不是第一次说了。

        察觉到她的态度,他凝眉。

        这几日他有考虑过如何来告诉她这件事,便开口:“记得我和你说过,我小时候误吃的药。”

        她垂着的头微点。

        “那药是压制太初诅咒的失败品。”

        她又是点头,这话他也说过。

        “我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对不起。”

        她一怔,依旧没有抬头,其实她心里早已认定这个事实。

        他顿了一会儿,似鼓起了更大的勇气,“那个失败品,我给苏岂研究过,他也不太懂,总之会让女人中诅咒,可你三年前才中诅咒,我想……可能是因为你那日嫁给了曹玄逸,你也知道,诅咒这个东西,很可怕。”

        他说的极其缓慢,但因为复始一直垂着头,没有察觉到他闪躲的目光。

        是的,他决定在这一件事上撒谎,衡量再三,他已认定,只有说谎,才是最好的。

        这个想法更坚定的时候,他又补充一句:“小复复,当年的事,我不后悔。而这几年,我已找到方法,再过九天,我们成婚,成婚之日,便是破你诅咒之日。”

        垂眸的复始消化着这几句话。

        目前她一直是相信他的,因为知道他宁愿不说也不愿说谎,她该信他的。

        “九天?”这么快?

        “对,九天,九天后,我给你一个盛大成婚之礼。”

        他给予的,不止是一个仪式,更是把自己的爱都传达给她。

        而她,听在耳里,想起曹玄逸给的风光大娶,得来的是什么后果,她已不憧憬任何成婚,“哦。”

        他脸色露出苦涩,心里却是明白,该是曹玄逸给她留了阴影,心里暗暗发誓要给予最大的宠。

        宠掉她心里的阴霾!

        .

        晕黄的暖光细细流窜屋内,寂静无声,两人相视无语,气氛格外尴尬。

        复始垂眸凝着自己的手,思绪纷乱。

        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的人。

        萧何的视线恰好落在她垂着的头顶,眼前满是华发,视线下移,落在她不知所措的双手上。

        他忽然意识到,这种情况下,该是自己多说话打破寂静的时候,思绪旋转,“我给你讲讲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吧。”

        她闷着的头一点。

        萧何想着,好歹是有回应他的,这就足够说明她不排斥自己现在,松了一口气。

        更是巨细无遗的说给她听。

        他的声音很轻,就像在陈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很平淡的陈述,听着却不会乏味。

        反而神奇般抚平了她昏迷之时恐慌。

        甚至说到与苏岂在城外奋战一夜,血流成河的景象,也不过简单一笔带过,似乎那夜于他真的不算什么。

        但听到她耳里,她明白,那夜是生死攸关的一夜。

        她的心,跟着他平淡的语气起起伏伏,说到寻芳楼,说到兰姑娘,说兰姑娘其实来到他身边,为的只是义沙。

        萧何没多说,她亦没问。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得聚精会神之时,他停了声音,为这几日的事情画上句点。

        细数这几日所发生的事情,复始只觉人生真是变幻莫测。

        她昏睡的这不算长的几日,一个被人人崇拜寄予厚重拥有太初三分之二兵权的许家,就这样……凋零了。

        还真是,听着都觉得是个玩笑话。

        “那个许子安有这么蠢?”她真的无法想象,许家百年,能屹立不倒且比萧何权位还大,怎么也不能就这么……这么……

        唉,不可置信。

        瞧她一脸愁容,萧何莫名发醋,“你很惋惜?”

        “有些,毕竟许家一直都是在边疆守卫太初的。”她实话实说。

        萧何倒是不气,竟笑问:“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奸相才该有那个下场?”

        对于他的自嘲,她低声认同,“整个太初,估计整个大陆都这么觉得。”

        “哈哈,这说明我这个丞相做的尽责。”

        原本低压的气氛,因着萧何这一笑,似乎暖了起来,她苍白的脸上渐渐沁出了笑意,“你就不怕有人以你之前做的狠绝的事情做文章?”

        听她竟是担忧起自己,心里更是开心极了,大言不惭道:“我这丞相的权利还在,谁能奈我何?”

        她不禁白了他一眼,“自大,狂傲。”

        一听这,萧何竟然乐了,他觉着侧坐床边不舒服,直接脱了鞋坐在床侧,面对着她,“这你就说对了,我要是不自大,怎么在百官面前撑场面,我要是不狂傲,怎么在百官面前显摆我的权利。”

        “我说真的。”她再次强调。

        他点头,豪气云天,“我萧何,哪有做过十恶不赦的事情?”

        这话,复始在心里转了一圈,开始细数自己所知道的萧何。

        外面都传他狠辣无情,嗜血成性,可真具体到每一件事情上,除了他自保所做的杀戮,好像真没有无缘无故的狠辣。

        这样隐忍的萧何,她突然为他觉得酸痛。

        “可许家毕竟不是逃了吗?许家能做到这个位置,能力自是不在你之下。”这话并没有贬低他的意思。

        “小复复是在为我担忧?”

        这话,直戳中她的心思。

        “没有。”她回答的飞快。

        凤眸亮了,瞧着她低垂躲避心虚不已的神色,他心里是万分兴奋的。

        原来她说试着爱自己,怕是早已放在了心上而不自知。

        他重新握住她放在被子上的双手,语气又软了三分:“小复复,我以后再也不与你说重话了,你别气。”

        这低语缱绻的语调,软的温柔,撩拨着她本就不再生他气的情愫。

        虽说自己这模样是因为他当年的冲动,间接导致了这么多年的伤害,却让她有了这么讨人喜的孩子。

        而且,这一段时间相处下来,若说他对自己如何?

        真的是连想都不用想的事情,他对自己的宠,高调的整个太初都知。

        而她,喜欢。

        喜欢他对自己的温柔,而非他的厉色。

        这几日昏沉之中,她总梦到对自己毫不留情伤害她的萧何,那样的萧何让她无措,甚至让她犹如置身冰窖一般,心口发疼发痛。

        她怀念对自己温柔对自己疼爱,甚至委身为自己亲手洗手做羹的萧何。

        昏沉之中,这种怀念紧紧抓着她,她好似又弄丢了那个‘何夜’,弄丢了这世上唯一对她毫无条件疼宠的人。

        其实有些事情她可以不必深究的。

        反正现在他的爱对她来说,是幸福的。

        只要这样,不是便可以吗?

        “我不生气,我也有不对。”

        那日睿王说要离开,带走孩子,定是因为有什么事情在谋划。

        其实在那太监撞到自己那刹那,她就醒悟了。

        那日,她不该冲动,不该不信萧何对她的宠,是舍不得她受丁点委屈的。

        所以啊,他怎么可能会送走孩子。

        现在,孩子还喊自己娘亲,而他不也享受着孩子对他的称呼。

        复始这话,虽然低沉,但不得不说,萧何为此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她一根筋拗不过来,那他真就得天天想着祈求她原谅了。

        随即保证道:“以后有事我都跟你说清楚。”

        误会这东西真的是……误人啊!

        她笑着点头,“我相信你。”

        “遵命,我保证不辜负小复复的信任。”坐直身子,一本正经。

        “哈哈!”复始不由笑了。

        萧何属于懒散随意型的,现在突然如兵将般直挺坐着,脸上从未有过的军令如山的神色,倒让人视觉错乱。

        能逗她一笑,目的达到。

        可他该不该提曹玄逸的事情,他又纠结了,毕竟刚刚说过要把事情都给她说清楚的,可现在她心情刚刚好,他怎么就想起了曹玄逸的事情,作死啊作死!

        这会的萧何可没在她面前有任何防备,一脸纠结地映入她的瞳孔,“有什么为难的事情?”

        他摇头,“也不是。”

        “你若想说,就在你觉得是时候了再说,不要为难自己,若不想说,就不要多想。”复始这话轻轻柔柔,倒是安抚了他心里的忐忑。

        “是曹玄逸的事。”萧何直接说。

        其实复始已猜了出来,除了曹玄逸的事情,他这个自大狂傲的萧何,还会顾忌谁?

        “睿王?”

        凤眸一亮,“聪明。”

        不是她聪明,而是曹玄逸有什么事能让他特意挂在心上的,无非就是最近突然来了睿王。

        难道那次睿王离开也与曹玄逸有关?

        两人想到了一块,萧何正准备给她解释那日的事情,“是因为曹玄逸。”

        “他们怎么会牵扯到了一起?”一个太初人,一个东平人,一个北,一个南。

        “东平国皇帝向来子嗣薄弱,尤其男子较少,如今这个东平国皇帝膝下无子,公主倒是有十多个。东平皇帝又年衰体弱,他自是不会把皇位让给姐妹家的儿子,所以便想起了以前撵出宫的一位宫女。”

        萧何这话,复始已猜出了始末。

        “可曹玄逸是太初人,他有太初身牌。”话一出,她暮然想起上次那太监说曹玄逸假造身牌之事,瞳孔瞬间变大,难道是真的?

        若是如此,曹玄逸一直在酝酿着什么事?

        萧何知她已想到更深层次的认知,便从头与她说起。

        东平皇帝曾无意间临幸了一位妃子的贴身宫女,既能作为贴身的,长的定是水灵,虽比不过后宫三千佳丽,倒也是清尘绝俗。第二日皇帝也是发现酒后乱.性,本想提了这宫女分位,但那位妃子不依,谁让皇帝宠爱那妃子,想着不过是个宫女,就没在意。

        其实那妃子倒是无所谓,倒是那宫女是个硬脾气,她在宫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如今成了这样,一直寻死。那妃子觉得晦气,便把宫女赶出了自己的宫苑,其实事情到这里的话,那妃子也省心了。

        哪曾想过了两个月,那宫女又来找着妃子,说是她与在外的相好怀了孩子,请这位妃子放她出宫。

        出宫的事哪是这位妃子说了算的,但宫女每天都要来,她也是被吵的心烦,就命其他宫女出宫时悄悄带上宫女,这才放宫女出宫。

        按理说这么多年过去,早就忘了这个宫女。

        有一次东平皇帝忽然昏倒,病来如山倒,这一倒,倒是让他开始自责,虽说东平国皇帝在子嗣方面想来不好,尤其生男的几率微乎其微,但终究都延续到了他这里,难道就真的要从姐妹中间的儿子里挑选一位?

        终究是皇帝,不甘心。

        郁郁寡欢,这病半年没好。

        当年的那位妃子已成了四宫之一,见皇帝如此也恨自己肚子不争气,生了两个都是个公主。

        却不知怎么的,想起了当年那宫女。

        这一细想,她倒是觉得当年的事不太对。

        那宫女说她与宫外的相好怀了孩子,孩子才一个月。

        若是她真的出的去皇宫,又怎会苦苦哀求自己帮她出宫,如此一想,就更是肯定了那肚子里的孩子是皇上的。

        可是男是女,还真不好说,但总归是一个希望。

        她兴匆匆地与皇上说了此时,皇上一听也升起了希望,立刻召见了睿王,同样说了此事。

        睿王便立刻着手秘密调查。

        这边,皇上因着这一丝希望,病也渐渐好了。

        睿王也送来了好消息,说是那宫女一路去了太初,已经命人去了太初寻找。

        至于是如何找到了曹玄逸,萧何不知,睿王也没有与他说起。

        但看曹玄逸现在这情形,他该是早就知道自己身份,只是没有一个恰当的时机,让他能正大光明,且不被任何人阻挠的亮明身份的机会。

        曹玄逸在等。

        而睿王在考验这个太子的能力。

        东平皇帝也说,毕竟生长于乡野,教养与知识跟不上,若是不行,他便从几个适龄的孩子中找一个担负大任的。

        江山与血缘,还是江山更重。

        而六年前,睿王找到的人,是曹玄逸。

        一切都表明,那位宫女当初嫁了太初男子,生了一个孩子,是个男孩。

        而宫女因为生完孩子,没有被好生照养,适应不了太初的冬日不说,她丈夫也是个酒鬼,觉得这样的女人就是累赘,以前还能为他洗衣做饭,现在生了个野种,什么都干不了,打骂不断,后来听说是被丈夫一个酒罐子砸死了。

        而后,丈夫跑了,还是邻居听到孩子哭声才发现的,便自己照养了孩子,其实也巧合,那邻居也姓曹。

        后来,后来的事,复始知道。

        她遇到曹玄逸的时候,他还穿着白布鞋,素衣。

        他说他娘去世了,只剩他一个人了。

        而他爹,更早之前也已去世。

        所以,曹玄逸其实并无亲人,因着穷,也没交什么朋友。

        “所以我觉得,曹玄逸会攀上左家,该是因为左家的财。”萧何直说了自己的心思。

        “财?要那么多财有何用?”

        左冷珍说用财为他坐稳了官位,该不是单单如此,若是曹玄逸早知道自己的身份,他一直密谋的,该是。

        “蓄积兵力?”

        “蓄积兵力。”

        两人同时出声。

        一个疑问。

        一个陈述。

        两人又是同时一怔,相对而笑。

        默契就这样生成。

        “你没发现?”

        复始问的这话,萧何摸摸鼻子,也是坦白从宽了:“那一夜之后,我就撤了所有监视你们的人,以后也没有派过人。”

        好吧,她觉得,自己要败给萧何了。

        他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地……唉。

        “都城没有动作?”

        萧何摇头,哼哼道:“他若敢在我眼皮底下搞,我不废了他!”

        她哈哈大笑,附和一句:“丞相大人,您威武,小的佩服!”

        萧何脸上有片刻僵硬。

        今日复始醒来不生他气,他就觉得是天大的喜事了,自己能逗她笑一笑,今晚也就算圆满了。

        可从没有想过,她还能与自己主动打趣,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发现。

        竟然还这么自然。

        笑容越裂越大,从心底升起的愉悦遍及全身,说话都满是笑意:“丞相夫人更威武,小的给您端茶倒水。”

        一个刺溜就下了床,再回来已端了一杯茶,放在她手心。

        凝着手中茶杯中的涟漪,映着床顶的米色,她忽地抬头,“谢谢你,萧何。”

        她记得第一次进这屋的时候,床上的帷幔还是个比较暗沉的颜色,具体什么颜色,她已忘记了,那时候自己并没有去注意这东西,现在才忽然发现,不知何时已经换了浅淡,令人舒心的色调。

        萧何的重点不在谢谢上,而在,她喊了自己……萧何。

        而非相爷。

        两人关系在今晚,显然有了很大的进步。

        复始视线滑到他纤长手指上,到底是生在富贵人家的,特别漂亮,看着就跟块白玉似得,想上前摸一摸。

        好吧,升起这种想法的时候,她枯皱如老妪的手已经覆上。

        手感……极好。

        可也恰似发现了自己的大胆,扯着唇角呵呵笑道:“手感很好。”

        大实话。

        萧何黑线。

        可她明知道不好意思,还不放开他的手,真是……小妖精,挠他心肺。

        想扑倒了她!

        凤眸太过闪亮,她能看出里面是什么样的情愫。

        能有一人,不嫌弃自己容颜,不在意别人眼光,全身心呵护自己,甚至爱的小心翼翼。

        若是以前,她不信。

        世上哪有如此的男人,若有,怕也只能是路边的乞丐,讨不到女人。

        他位高权重,他不缺女人,单这两样,就足以让他寻个门当户对又有才气的女子。

        可他突然就来到了自己身边,如神祗。

        照亮她未来的路。

        萧何。

        他就是慢性毒药,一点点侵入到她心脏,腐蚀着她的旧感情。

        也许,在这被腐蚀的过程中,新的枝牙已经冒了头。

        心里,是有一点点喜欢。

        不然,自己怎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好吧,他的手,真的很滑嫩。

        萧何咬牙,身体紧绷,“摸够了没?!”

        她悻悻收回手,咳,毕竟她是女人,虽然现在模样的自己足够当他奶奶。

        但男人的脑袋,都是长在下面的。

        萧何想法相同,他觉得,那玩意比自己都敏.睿的多,瞧瞧,不过碰一下,自己都还没有胡思乱想,它就高高翘起。

        他真是控制不住啊!

        今晚的复始,不仅美,还美到了他心坎。

        复始看他咬牙忍耐的模样,把手中还没有喝的茶杯递给他,“要不,这个给你喝。”

        她的模样真诚心,萧何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这是热水!”

        分明是给他添火!

        “那你等等,我帮你吹凉吧。”复始好心提议。

        见她还真端起吹,脸又黑了一层,她这是逗自己逗上了瘾!

        赶紧转移话题:“我去把那熊孩子抱过来陪你睡。”

        吹着的动作僵住。

        “曹玄逸的事只要不了,睿王就不会回去。”

        萧何说这意思是,熊孩子现在还不会做选择,至于如何选择,他们这对从没抚养过他的父母,没有资格要求。

        复始脸上扬起笑:“好。”

        能再与儿子相处,已经是老天对她莫大的眷顾了。

        见他朝外走,她忽然喊住他:“萧何。”

        虽是第二次直呼他名字,但出口的语气,就好像已在心底念过数千遍。

        碧绿锦帕上的金线随着烛光晃动,每动一下,就好似了春华,暖了一室。

        他忽然转身顿住,春华猛然洒落一片,“怎么了?”

        “偏院的人,都放了吧。”

        薄唇笑意,“好。”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吃醋了似得,忙解释:“我是觉得,他们不干活总是浪费相府粮食不好。”

        笑声从薄唇沁出,“整个相府都是夫人的,夫人.权利最大。”

        额……

        她醒悟。

        自己果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直到萧何走出去,她一拍脑门,想到了比浪费粮食更好的理由。

        她觉得,得告诉他。

        手中的茶喝完,萧何已抱着熟睡的孩子走来,熊孩子被被子裹着,萧何刚把他放下,他就自动地从被子里滚出去,挤到了自己腿边,使劲偎着自己,寻着温暖。

        “是挺肥的。”这是萧何抱他过来,再次的认证。

        “这是福气。”复始辩驳,明显护犊子。

        萧何看着孩子沉沉睡去,压低了声音,“这孩子有小媳妇了,他准备把他小媳妇养的跟他一样肥。”

        复始讶然,也是压低了音色:“睿王找的娃娃亲?”

        萧何这倒是摇头了,“他不肯说,明天你套套他话,其实他还挺好骗的。”

        他说的得意,复始听的汗颜。

        这是亲儿子啊!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老爹的想法,肯定从被窝醒来干一架不可。

        不禁反驳:“好骗,你还没问出?”

        萧何摸摸鼻子,“你快睡吧。”

        “那你呢?”

        “我去睡书房。”

        复始想起那书房,若要点碳烧热屋内,怕是要很久,不由建议,“要不你去弄个软榻,睡旁边吧。”

        似是奸计得逞,他夸赞:“还是小复复更聪明。”

        萧何的动作小心翼翼,很快弄了一个软榻,放在了床边,从柜子里拿了两套被子,铺的整齐,动作也熟练。

        又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茶杯,催促道:“赶紧睡吧,我熄灯。”

        她点头,挨着熊孩子躺下,触到熊孩子,手在他胳膊上一握,几乎摸不到骨头,“是挺肥。”

        萧何暮然笑了。

        熊孩子也不知道听见没有,撅撅嘴。

        盏灯息。

        兀然陷入一片漆黑,复始还有些不适应,眼前什么都看不到,然后便听见软榻上被子掀动的悉索声。

        “小复复,睡吧。”萧何柔声道。

        如此一说,虽是昏迷了几日,她还是有些困了,脑袋有些不清醒之际,突然想起了那个比浪费粮食更好的理由,迷迷糊糊道:“我是觉得许家谋反的罪名已成事实,你这个奸相的名头也已无大用,偏院的女人放了也无碍。”

        黑暗中,薄唇勾起暖意。

        这一夜,卸下了朝政上让人提心吊胆、步步惊心的紧张感,窝在一方天地里,两人畅谈交心。

        这种陌生的平淡,他不曾体会到。

        现在他体会到了。

        感官以及身心的血液,全部告诉着自己,他喜欢。

        喜欢这种暖意。

        ——

        西苑。

        老远就能听到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响,一声叠一声,摔东西的人,似乎特别上瘾!

        门板上,不时晃动着泼妇的影子。

        是的,这是相府暗卫一致的想法。

        抬头望望夜空,洗洗他们看了一个时辰的眼睛,突然觉得,夜幕的天空,真的好美啊!

        “砰!”

        又是一声。

        敏锐的他们,已感觉到了薄弱门板的反抗颤栗,真真是不幸啊!

        却也唏嘘不已:他们一致想同主子反映,相府虽然不缺银子,但缺脸面。

        且,对泼妇来说,更缺!

        “都不止有孩子了!还五六岁了!”

        泼妇尖锐的声音传来,他们自动屏蔽耳朵,什么都听不见。

        真的!

        很真!

        “砰!”

        门板又是一晃。

        糟糕!

        他们无法屏蔽对周遭的敏锐反应!

        内心哀嚎,煎熬!

        此时,屋内。

        白花花满地碎渣渣,几乎覆盖了整个屋子,连个下脚的地儿都没,全是花瓶被砸在地,带着半梦的蛮劲,花瓶粉碎的稀巴烂。

        她拤腰而立,脸颊已因长时间摔东西而发红,双眼直射怒气,对着恭敬站在一旁的翠竹喝问:“你是不是六年前瞒了我事儿?!”

        翠竹毕竟跟在萧何身边六年,还曾是贴身服侍过的,遇到半梦这种状况,也依然淡定:“姑娘,相爷没有女人。”

        “没有?!”

        “砰!”

        最后一个花瓶壮烈牺牲!

        翠竹镇定回:“是的,相爷要么在宫内要么在相府,若是出了差错,该是在外面。”

        而在外面,她又怎会知道?

        半梦一急,又想摔东西,见不到花瓶,便逮到什么摔什么,整个人都随着力道颤抖,发顶摇摇欲坠的珠花掉落,正好被她一个抬脚踩到。

        本以为是踩到了碎瓦片,哪知一抬脚,竟然是白色的珠花,这可是萧何以前送给她的,她一直没有舍得带,今天刚带上就被自己一脚踩坏!

        心里委屈腾升,弯腰捡起抓在手里,对着翠竹吼道:“现在那孩子都进相府大门了!”

        实在受不了,半梦尖叫:“啊!!!”

        翠竹蹙眉,低声提醒:“姑娘,您不是说要等她死吗?”

        半梦咬牙,“等?我现在就恨不得亲手杀了她!”

        她真是一刻也不想等了!

        “可是,姑娘,您若冲动,以相爷对夫人的宠,吃亏的是您。”翠竹理智提醒。

        ---题外话---哎呦嘿~~好累,有亲爱哒们的支持,继续码字,看情况就加更~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22340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