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35.135.暖——套熊孩子话(八千)

135.135.暖——套熊孩子话(八千)

        “可是,姑娘,您若冲动,以相爷对夫人的宠,吃亏的是您。”翠竹理智提醒。

        半梦深呼吸,可手中咯着她疼的珠花,时刻提醒着,萧何原本就是属于她的,若不是当年老夫人那样逼自己,自己怎么会走?!

        若没有当初,她现在早就是丞相夫人,高高在上,任人仰望的丞相夫人蠹!

        然而,事实是。

        没有如果。

        就如翠竹再次开口的话:“姑娘觉得相爷以前宠您爱您,您当年也是迫不得已,但是相爷是高高在上的丞相,他也有脾气,也要发泄。”

        翠竹的话说的隐晦,半梦是听懂了。

        男人是要适当发泄,所以也可能是当年复始一不小心怀孕了,所以才这样护着她。

        “但复始认识何夜!他们肯定很早就认识了!”半梦肯定道髹。

        “姑娘,您也知道,男女之间的事,最容易一时冲动,不定是当年相爷思您伤心,夫人那时又因何夜郁郁寡欢。”

        “好,我等!”

        ——

        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打破了沉寂的黑暗,微亮了黑幕,泛着昏沉的暗色。

        软榻被窗户隔的阳光划乱,光线落在褶皱叠落上,再次被割碎,所映地方,早已没有了碧绿身影。

        细微是声音响起,是床上的被褥一动。

        被子里的熊孩子踢了踢腿,这才迷瞪地醒过来,双眼眨巴不停,对略显昏暗的床顶感觉陌生,他记得昨晚睡觉的时候,床顶好像不是这样的,怎么不一样他也记不清,就是感觉不对,眼珠子左右瞟动,猛然一个右转身,竟然看到自己娘亲了。

        他想起娘亲昨日醒过来了,后来那个奸相爹爹使眼色让他出去,其实他不想出去的,但看娘亲似乎脸色不好,好像奸相爹爹要安抚娘亲,他觉得自己还是躲着为妙,因为奸相爹爹是奸相,他心里其实还怕怕的。

        “娘亲。”嘟着小嘴轻声喊着。

        见身旁人没有醒来,又伸出短短的食指戳了戳复始的肩膀。

        这一戳,觉得他娘亲真瘦,嘟囔:“我一定要把我小媳妇养胖!”

        这话,恰被醒过来的复始听见,忆起昨日萧何对她说的话,扭头望着小小的人儿。

        虽然这不是第一次有熊孩子陪她醒来,但醒来就见到这孩子的感觉,心里冒着莫名的幸福泡泡。

        难道这感觉,就是母爱?

        她扬起笑,伸手就捏向胖嘟嘟地脸蛋,滑嫩柔软,手感极好。

        熊孩子淡眉拧成毛毛虫,有了新的认知:他娘亲与爹爹都喜欢捏他脸。

        “你小媳妇很瘦?”凝着熊孩子亮晶晶地双眼,她率先开口。

        熊孩子一听,觉得找到了共同语言,狠狠点头:“太瘦了,咯的我痛死了。”

        复始瞬间睁大双眼,“你怎么她了?”

        这孩子不会打人了吧?

        “我就拉她上床。”熊孩子理直气壮,又糯糯道:“就是粗暴了点。”

        复始微张了唇,这熊孩子,脾气真够大!

        “她都一夜没睡了,我让她去我床上睡,她就是不去!”熊孩子挠头,他小媳妇是世界第一难搞的女人!

        复始笑了笑,揉着他柔软的发顶,睡了一夜,头发乱蓬蓬的,现在这一幅纠结的神色,嘟着唇,甚是可爱,“那你有没有问过她要不要睡?”

        “她一夜没睡,肯定是要睡的。”熊孩子理所当然。

        “那你有问过她的意思?”

        熊孩子想了想,摇头:“他得听我的!”

        复始一阵无语,这性格,到底是遗传了萧何,“你得学会站在她的角度考虑。”

        “她又傻又笨,哪有我聪明。”熊孩子十分嫌弃。

        复始方醒悟,这孩子的追妻之路,漫漫无期。

        但是,“小媳妇哪来的?”

        熊孩子嘟起唇,很是为难。

        复始忙解释:“娘亲没别的意思。”

        熊孩子想了想,捂唇轻声道:“娘亲我告诉你,你别告诉奸相爹爹,他肯定会搞事!”

        复始惊讶于他口中蹦出的词,用在萧何身上,真是……无比精准到位。

        若真破坏了熊孩子的姻缘,可不就是搞事!

        所以这一刻复始郑重点头,“我们一起守着秘密。”

        熊孩子眼睛猛然亮了,一种盟友的感情油然而生,爽快说:“是我从众位哥哥魔爪中抢回来的!”

        “抢?”

        这好像与她想象的娃娃亲有了偏差。

        “恩,我那几个哥哥都是好色成.性的,天天换着女人玩,都不带重复的。”

        好色成.性一词,其实他是从长辈教育哥哥时说出的话中学到的,他那时是瞬间明白了这个词,觉得用在他众位哥哥身上太贴切了!便暗中记下了这词。

        复始可算明白了他生长的环境,怪不得有时说话……让人无语。

        熊孩子激动道:“都说哥哥们玩.女人玩的跟疯子似得,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有一次可被我看到了,他们竟然拦着比我还小的小女孩,那小女孩被他们说的都快哭了,我直接冲上前就把小女孩拽到身后,对他们说:这是我的女人!”

        复始听的一愣一愣。

        “他们就再也不敢欺负我小媳妇了!”熊孩子得意道。

        他哪里知晓,他那些哥哥见这个小不点终于被他们给同化感染了,也知道找女人了,巴不得他长大也与他们一个德性,省地总是见着他那一幅天使般假纯真的面孔,总让他们觉得,自己多肮脏似得!

        反应了一会儿,复始诺诺地给了他回应:“干的漂亮!”

        熊孩子可开心了,双眼炯亮炯亮,“肯定是那些哥哥们在街上抢的小媳妇,多可怜,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熊孩子的豪言壮志,很好!

        但是啊,“你没有问问她有没有家人?”

        “她说,没了。”

        复始不发表任何意见了,她对那孩子不了解,有空是该问问睿王。

        ——

        在许子安被擒,许家逃亡之后,萧何就一直没有上早朝,听说一直陪着丞相夫人。

        而今日萧何突然上早朝,曹玄逸便立刻回味过来:复始醒了。

        早朝萧何一如以往,沉默不作声,依旧在最靠前的位置坐下,但众人都发现了不同。

        是微生洲渚。

        不同于以往他对萧何的不耐,似乎是完全忽略了萧何的存在,甚至有时候故意找萧何茬的问话也没有。

        之前留下的朝臣,心里安慰了。

        最起码,现在看到皇上与丞相开始和平相处了。

        新晋的朝臣,只觉压力大。

        丞相虽然救了皇上,但还是觉得萧何正大光明坐在那里,气场太过强大,想忽略都忽略不了。

        微生洲渚观察着下面的人,虽都个个面色淡然,但新晋的朝臣,大多还是紧张的。

        视线不由瞥向萧何,他斜卧而坐,一手支着头,已然神游太虚。

        虽然脸上并无表情,但他知道,萧何这已经收敛了以往在朝中的气势,但或许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他的气场不是他收敛了,别人就直接可以忽视掉他的。

        萧何的存在,六年中太过深入人心。

        他突然做了拯救太初的好事,众人到底是回不过味来。

        就好比高傲的他,突然放下身份说要与你做朋友,这样突然而来的好意,你受的起吗?

        不,不仅受不起,还受不住!

        终于熬过了早朝。

        众人纷纷告退,远离那样太过强大的气场。

        曹玄逸刻意慢了一步,因为萧何总是在最后一个才离开位置,最后一个离开皇宫,他在等萧何。

        等到萧何走到自己身旁时,他才开口:“相爷。”

        萧何停住脚步,转头望向他,“曹大人还没走?”

        直接表达出了自己根本就没看到你这个人,也不想看到。

        曹玄逸怎会不懂,只装作不知,笑问:“相爷,可否告知微臣,郡主在哪里?”

        萧何面色淡然,心里却已唾弃他千遍万遍,真的真的很想掐断他的脖颈。

        然,复始虽不在意了,可又来了个睿王。

        曹玄逸敏锐感到了杀意,双腿不由后退两步,恭敬道:“相爷该是不知。”

        “也不是不知。”萧何凝着天色,今日天气不错,突然就这么想复始了,抬步就走下高阶。

        曹玄逸立刻跟上。

        “曹大人,您找郡主做甚?”

        曹玄逸眉目微凝,萧何明明知道,却还要这样挑明,心里被堵,面色不变:“既然相爷不愿说,是微臣多问了。”

        萧何点头,提醒:“郡主是被赐过婚的,曹大人身为下臣,还是避着点好。”

        如此,曹玄逸若还执迷于求助萧何,那他真是在犯贱。

        “臣谨记相爷嘱咐,告退!”

        甩袖,加快步伐离开。

        完全没有尊敬。

        萧何却是噙笑,终于搬回了一次!

        简直比吃了糖还要甜,连脚步都不由轻巧起来。

        -

        今日天气尤为暖和,天空都蓝的异常漂亮,熊孩子在院子里跑了几圈,没有火狐陪他玩闹,觉得甚为没有意思,连个同龄的孩子都没有。

        坐在太阳下晒着暖阳,不一会儿就脱掉了厚实的披风,觉得热的不行。

        抱着披风进屋,瞧见他娘亲把碧绿的布料平铺在桌上,比划来比划去,,不禁好奇问道:“娘亲,这是做什么?”

        “做衣服。”这碧绿的布料,还是上次画棋陪她买的,所以一直没用放在那里。

        熊孩子撅撅嘴,“给奸相爹爹做的啊,那娘亲可累了,奸相爹爹的衣服上都有好多金线啊。”

        这布料纯碧绿的。

        这点复始早就想好,只问:“你喜欢这颜色吗?”

        熊孩子哪听不出意思,猛点头:“喜欢。”

        复始也开心:“先给你做。”

        熊孩子一听,双眼亮晶晶,“我也要金线!”

        不然太不公平了。

        “行!”她儿子喜欢,能不做吗?!

        “娘亲,那我们出去买金线,我来挑!”熊孩子终于找到与娘亲出去的理由了。

        熊孩子的兴奋已在小脸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双眼蹭亮蹭亮,复始自是不会扫他兴。

        两人出门时,停在门口的,是碧绿马车,复始讶然:“丞相怎么上早朝的?”

        赶车的车夫道:“相爷说夫人醒来,可能呆不住,就留了这马车再府内。”

        熊孩子看着马车,特别想上去,这可是奸相爹爹的马车,他可是听说,这是奸相爹爹逼皇上赏赐的,皇上赏赐的东西,那肯定都是最好的,他当然要蹭一蹭。

        哪知,就听娘亲说:“这太招摇了,逛街不方便,换个。”

        熊孩子可不觉得,“娘亲,就得这样,他们才不会小看人!”

        看来熊孩子也是遭过别人白眼的,弯腰点着他小鼻子,笑问:“这么招人眼球,若是别人看你有钱,使劲宰你怎么办?”

        “本小公子砸了他!”

        小脚一跺,气吞山河!

        “而且啊,你又不知道底价,人家到底有没有宰你,谁晓得?”

        “哼!”脸别开,嘴一嘟,下巴抬的老高!

        “而且啊,你又不知道底价,人家到底有没有宰你,谁晓得?”

        “哼!”脸别开,嘴一嘟,下巴抬的老高!

        车夫这时换了个低调的马车而来,复始哪里管他愿不愿意,小小孩子就只懂得死要面子,那还得了!

        熊孩子坐在车上郁郁不乐,小嘴撅的简直了。

        “呦呦呦,你再撅,就亲上天了。”复始打趣。

        熊孩子立刻收了嘴,不时地撅起,却不敢太过嚣张。

        他是小公子,不能幼稚,这是哥哥们告诉自己的。

        而现在在自己娘亲面前,若是自己显的幼稚,岂不是被奸相爹爹看不起?!

        可他就是不舒心,要是在东平,他那些哥哥们哪个不是招摇大摆,恨不得让所有都来看他崇拜他!

        想起那次哥哥们带着他出去,拿着一箱的银子,一路走下去,身后全是拥挤捡银子的人!

        而且,捡银子人骂骂咧咧不停,就说他们一群败家玩意,哥哥们说:‘一股穷劲,我就挥一挥手,他们再不甘心也得朝我们膜拜!’

        对的,那时候熊孩子到底还是认同的。

        没钱哪成,没钱自尊都是屁玩意!

        熊孩子到底是谨记了这话,来太初也是深有认知了。

        刚想到这里,就听他娘亲问:“你自己来太初,都住哪里?”

        熊孩子恼怒极了:“刚开始还有父王派给我护着我的人,后来走丢了,我跟乞丐住!”

        一说到这里委屈的紧,“娘亲,你都不知道,那乞丐有多臭,不仅臭哄哄的,人家给我的吃的,他还要和我抢!我这么可爱,他们也好意思!”

        复始听着还为他心疼,觉得这睿王派来的人太不走心了。

        可看着这小家伙一脸不甘的怒色,水润润的脸蛋,是挺可爱,可没看出被饿瘦。

        这后面的转折语气,真让人想揍人!

        自大!狂傲!

        生生就是与萧何一个性格啊!

        不禁略是嫌弃:“可爱不能当饭吃。”

        熊孩子立刻反对:“娘亲,我告诉你哦,绝对能当饭吃的。”

        复始挑眉。

        “就因为我长的可爱,他们就会给我好吃的,我都没有饿过肚子!”

        ……

        坐在马车外的芳华,笑意连连。

        不愧是萧家的小公子。

        到了繁华之地,熊孩子直接冲下了车:“娘亲娘亲,好热闹啊!”

        他虽在都城很久,自己一个人跑出来,到底只是在人群里穿梭,买东西了都觉得他是个小萝卜头,要不砸银子,还真是没有卖他!

        现在好了,有娘亲陪着,他可以买很多东西。

        复始下马车的时候,熊孩子已跑向了离的最热闹的人群。

        胖嘟嘟的小身板直向里钻,钻不进去,就推左边人推推右边人,甚是不客气。

        “小公子精力就是好。”芳华笑道。

        复始点头,却还是说:“可真是跟萧何一个样啊,目中无人。”

        芳华说:“这样挺好的,不吃亏!”

        这点复始赞同,她的孩子肯定不能吃亏的!

        “娘亲娘亲!”

        熊孩子的叫声传来,复始只看到了他衣服的影子,连忙上前,生怕挤丢了,刚刚马车内还说丢过呢。

        她刚走上前,熊孩子就又自己退了出来,弯腰双手撑着膝盖,“累死本小公子了,都被挤瘦了!”

        复始给他擦擦额头的细汗,又给他整了整被挤歪的衣服,“怎么出来了?”

        “一个瘦子和一个胖子在打架,那胖子是个傻大个,被瘦子耍的团团转,可好玩了,我来拉娘亲一起看。”话落,一看身后,又多了一圈人。

        他纠结了,在他娘亲身上转几圈,他娘亲若是挤进去,不被挤出事来。

        复始正想开口不让他看,毕竟人多容易出事。

        熊孩子就心有灵犀开口:“娘亲我们去看别的,打架我看多了,这没意思。”

        母爱瞬间膨胀,孩子都知道为自己考虑,复始真是有一瞬间觉得,该是她陪着孩子的。

        芳华恰似开口:“夫人,这人多,一个不小心,磕伤了就麻烦。”

        便瞬间斩了复始的念头,“我们去前面。”

        熊孩子撒泼了似得跑过一个摊又一个摊,摸摸这摸摸那,愣是不买。

        小贩很着急,这孩子看着也不是穷人家的孩子,怎么就这么小气,看了这么久也不买一个,正准备说话。

        熊孩子已开口:“本小公子摸过的,本小公子全买!”

        走过来的芳华汗颜。

        她想起那次与复始一起逛街,也是说了一句,被我摸过了,当然买!

        果真,母子啊!

        小贩着急了,但毕竟是一个小孩子买的,若是到时候家人不愿意,来退货就不好说了,这样的人他可是见多了,问:“小公子,您有钱吗?”

        看看!果真没钱就被鄙视了!

        回头,看到芳华,直接喊道:“给小爷付银子,一文都能多给!”

        复始憋笑。

        这性格,可别以后长歪了。

        芳华领命:“好嘞,小公子!”

        小贩见此,觉得能宰到人了,立刻把刚刚熊孩子摸过的,都打包起来,还特地找了个上档次的布料给包着。

        “等等!”熊孩子喊道。

        小贩止住动作。

        熊孩子踮起脚尖,伸手从小贩面前堆起来的东西里,挑出了四件,甚是生气道:“本小公子刚刚没碰过,你别以为我是孩子就可以欺负!”

        这话都如此说了,不过是四件东西,小贩也不计较,仍是笑脸相迎:“小公子记性真好,是我记错了记错了。”

        正准备包起来,那四件东西又扔了进去。

        小贩不解。

        复始与芳华,亦是不解。

        “现在被本小公子摸过了,是本小公子的了!”

        壕!

        也好!

        不愧是她儿子!

        “你不准坑我!”熊孩子在小贩报价前先声明。

        小贩呵呵笑:“小公子哪里的话,我们都是做诚信买卖,小本生意,都不赚钱,哪能骗你啊!”

        “你最好别骗我!”

        眼见芳华上前付银子,隔壁摊位的小贩坐不住了,看着一下子卖出去了将近一半的首饰,可把他看的眼红,自己娘们一直在身边念个不停,羡慕别人。

        现在见又一下子多卖了四件,他坐这一天,也不一定能卖出四件,而且还是被讨价还价的。

        可这小孩子也有点傻气,以为你说不坑你,别人就不吭了,看那丫环也定是分不清的,这么大方就上前付银子,立马喊道:“他最喜欢坑人了,这些定会要你们十银。”

        被说中心思的小贩不愿意了,立刻笑道:“小公子,你别听他瞎说,这么些怎么可能要十银。”

        “那要多少?”

        小贩立刻道:“九银。”

        熊孩子还没有发话,隔壁小贩又道:“你以为你开在那墨轩阁啊,九银,你怎么不去抢劫!”

        小贩不愿意,操着怒气,吼道:“我卖个东西你吼吼什么,小公子就相中我家东西了,那自是无价宝!跟你家似得,都是些烂木头!”

        这烂木头一出,熊孩子就好奇了隔壁的玩意,之前并没有注意到。

        他个头本就矮,隔壁的的摊有些高,有些被东西遮住了,看不太清。

        小贩一瞧熊孩子竟然对隔壁的感兴趣,得抓紧机会把自己手中的卖掉,“小公子,要不,五银,给您半价!”

        这话可好,熊孩子呆了!

        “什么!五银?!”

        一声惊呼从熊孩子口中吐出!

        小贩以为熊孩子觉得太低了,才这么惊讶,赔.笑道:“对对,五银,很便宜了!”

        “兔崽子,敢坑本小公子!”

        熊孩子怒了!

        小贩睁圆了眼,天地良心保证:“小公子,没有,绝对没有!”恨不得把自己的祖宗都搬出来发誓!

        “刚他说你会卖我十银,结果你说卖九银。他说九银贵,你就给我五银,说是半价!九银的半折是五银?!你别欺负我小就不识数!”

        他最讨厌这种骗小孩的了!

        “四银!”小贩最后憋出一句。

        肉疼的紧,“小公子,真的不能低了,我也要养老婆孩子的。”

        “行!”

        小公子话一落,芳华上前付银子。

        然后屁颠屁颠挪到了隔壁小贩。

        隔壁小贩一喜,这阔绰的小公子,可不能跑了,立刻把旁边乱七八糟的工具收起来,木头刻制的东西立刻现在眼前,“哇!”

        竟然全是一个个木头雕刻的人物,栩栩如生。

        “娘亲娘亲,好漂亮哇!”熊孩子激动了,双眼不离木雕就喊着。

        复始从芳华手中的一包东西收回视线,突然很赞同熊孩子的话,银子果然是个好东西。

        “相中哪个了?”

        熊孩子视线再次瞟了一圈,委屈的摇摇头。

        这下好了,木雕小贩黑脸了!

        首饰小贩,笑了!

        复始是看出了门道:“你要给小媳妇做一个?”

        熊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娘亲这么了解自己,猛点头。

        小贩一听乐了,“有画像现在我就能做!”

        熊孩子淡眉拧成毛毛虫,“我不会画画。”

        复始自是不愿自己孩子委屈,建议:“不如让睿王画?”

        “好好好!”熊孩子一脸兴奋,这么简单的事情他都想不起来,立刻大爷似得道:“你明日去丞相府,画像给你,你给我做个好看的,我给你一百银!”

        两个小贩,突然达成共识,同时张大了嘴!

        还是木雕小贩的娘子立刻反应过来,从身旁拿出一个比较另类的木雕,“小公子,不如给你做两个,一个与真人接近的,一个,做成这样的,特别可爱!”

        复始一瞅,这不是大头版的人吗,没成想这小摊贩挺会琢磨的。

        熊孩子更是喜了,真是太可爱了,“要!”

        木雕小贩的娘子喜了,又多了一百银!足够好吃好喝一年了!

        熊孩子搬着手指头,说:“我小媳妇的两个,两个爹爹的各一个,两个娘亲的各一个,我的一个,我的几个哥哥的一人一个!”

        最后,手指数不过来了!

        数不过来无所谓,他在笑,笑如果他几个哥哥看到这种大头娃娃样的自己模样,不晓得有多想杀了自己。

        想想,真的好想亲自交给他们,但是,他真的没有胆子!

        复始便直接开口:“这样吧,明天去丞相府取吧,多少个再告诉你们,一个一百两!”

        说一百两的时候,她都觉得肉疼,还没有这么花过银子。

        这孩子。

        好在,相府真的,不缺钱!

        一听相府,小贩不免有些打颤,这么多银子,真的不敢要啊,早说是丞相府的,银子不要都给做!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22457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