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37.137.六年前的毒——熊孩子帮奸相爹爹

137.137.六年前的毒——熊孩子帮奸相爹爹

        相府下人见相爷抱着华发的夫人进府,以为夫人又晕倒过去了,个个紧张的不行,却不敢上前一步。

        倒是管家见萧何面色愉悦,看着他怀里的复始睁着眼,面色虽然白了点,倒看着无大碍,催促着下人们该干嘛干嘛去。

        萧何虽不介意复始现在这模样,但复始在意啊!

        她这能当他奶奶的模样,还被他这样抱着,真是,真是……她都不敢见人了,脸又使劲朝他怀里闷蠹。

        听到他胸腔震动,随即是压制不住的笑意:“我就知道小复复喜欢我这样抱你。”

        她一手捶进他胸上,带着软绵的力道。

        挠的他心痒痒,真的不喜那比自己还敏锐的地方,憋的难受。

        髹.

        暗祥苑。

        芳华在萧何带着复始去买金线时,已让她先回来,这时等候在暗祥苑,刚见人回来,复始又被抱着,她心便咯噔了一下,以为夫人又出事了。

        “去把马车里的买的东西拿来。”

        芳华听令去了。

        屋内。

        复始从他怀里跳下,一拳头又软绵打过去,笑骂:“知不知羞?!”

        纤长手指直接包住她松握的拳头,有些凉意,拉着她走向桌旁坐下,不满反问:“我不过是抱一抱夫人,还需要遮遮掩掩?”

        屋内足够暖和,茶壶已换上了热茶,芳华做事很细心,萧何很满意。

        手心握着他倒的热茶,心里暖洋洋,附合:“丞相大人做事必须高调,必须的!”

        萧何满意点头,这才为自己倒杯茶,覆在她耳旁:“今晚我陪你睡。”

        耳边气息温热,带着丝丝情愫,喷洒在她耳边,不觉一颤:“我有儿子陪。”

        凤眸一眨,不做声。

        复始便立马意会过味来,定是马车上两人说了什么:“你竟然说动了知儿?”

        萧何得意:“不过是个小萝卜头。”

        这下更好奇了,那熊孩子也不会好糊弄的,“说了什么?”

        “想知道?”

        复始点头。

        萧何略是思索,缓缓开口:“有一个财主,向别人吹嘘他一把蒲扇摇了三十年还如新买的一样,你信不信?”

        摇头,当然不信。

        “可却是真的。”

        她略一思索,“不可能,三十年了,摇不坏,难道铁造的?”

        凤眸不禁白了她一眼,“小复复,你见过有人拿铁当扇子?”

        果断摇头。

        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傻了。

        “那为何?”

        “因为他用手拿着蒲扇不动,头在蒲扇前摇动。”

        复始惊愣,“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琉璃眸子一瞪:“你在说你是蒲扇,你儿子是就那个蠢蛋。”

        萧何摇头。

        复始哼了一声,“明明就是!”

        “小复复,真没有!”萧何保证着。

        而复始压根就不信。

        “唉,小复复,我真不是那蒲扇。”萧何委屈。

        复始翻了白眼,她算是看明白了,萧何自始至终都在算计着他儿子,而他儿子还屁颠屁颠去找睿王了。

        得,儿子果然算计不过老狐狸的。

        复始转头,“那你……”

        唇暮然被封,鼻尖他的气息再次缭绕,她睁圆了双眼,头猛然后仰,“你!”

        萧何无辜道:“你自己撞过来的。”

        复始收起脾气,朝他勾勾手指。

        果见萧何疑惑地向自己这靠了靠,一拳勾在他下巴。

        “啊!”萧何痛呼。

        恰在此时,门开。

        芳华惊愣地张大嘴巴。

        ——

        宫内。

        睿王应着熊孩子的要求,埋首作画。

        熊孩子在旁边看着,恰是画他几个哥哥,全画在了同一幅上。

        看着笔墨垂下,一勾一勒就画出了好看的哥哥,甚为不满意:“父王,把他们画丑点,点上麻子!”

        睿王下笔稳当,听了熊孩子的话不禁抬了抬笔,真怕一不小心就点上了麻子,“以后还遇上呢,你小子哪顶得住他们。”

        哼哼。

        熊孩子哼唧道:“那你把我娘亲和母妃画漂亮点。”

        “怎么不让你奸相爹爹画?”这丞相夫人,当然还是萧何来画比较好。

        “我与父王亲啊!”

        睿王觉得,孺子可教也。

        见自己父王没有反对,熊孩子视线在纸上徘徊,一幅古灵精怪。

        睿王哪里看不懂他,“有何话就说吧。”

        熊孩子呵呵笑:“父王,我们晚上去抓蛇吧?”

        睿王停笔,凝眉:“抓蛇?”

        熊孩子再三点头。

        “你不是最怕蛇?”想当初就是被蛇咬了一口,他就怕蛇怕的要命,见到蠕动的东西就嗷嗷大哭,这才竟然要亲自抓蛇?

        “所以我才要用这东西去吓坏人!”熊孩子义正言辞。

        “哪来的坏人?今天遇到的黑衣人?”睿王也已听闻了这事,好在他就常给这孩子些防身的东西。

        “不,是相府里的坏人!”

        “相府?”

        “恩,相府有个坏女人,她欺负我娘亲,我要吓死她!”

        熊孩子努着嘴,淡眉拧成毛毛虫。

        “不有你奸相爹爹在吗?”睿王觉得,这女人之间的事,他一个毛孩子凑什么热闹。

        然,熊孩子得意洋洋道:“我奸相爹爹让我帮他,他说那坏女人隐藏可深了,只有我才能让她露馅!”

        睿王黑了脸。

        “你昨晚哪里睡的?”

        “相府啊!”熊孩子理所应当回答,挠挠头,“父王不是知道吗?”

        睿王又问:“跟谁睡的?”

        “当然是娘亲啊。”熊孩子笑意连连,还扒着睿王耳朵道:“今晚娘亲还要我陪她.睡。”

        睿王心底再三感叹。

        这熊孩子,被奸相卖了还在替奸相数钱啊!

        果真是奸相啊!

        .

        夜晚疏影幢幢,熊孩子跟着睿王后面在树林里寻着小蛇,后面跟着几个侍卫。

        熊孩子有些害怕,这里黑灯瞎火,虽然身边有人陪,但他听说,这里有个巨大的蟒蛇,能一口吞了像他这么大的孩子,不禁哆嗦。

        “父王,我们会不会遇到大蟒蛇啊?”说出的话哆嗦不停,小手抓着睿王的衣服更紧了,一双惨白的小脸四处张望着。

        睿王哪知道这些,一旁有个侍卫听了开口:“不会的,那蟒蛇受了重伤,一直在医治。”

        熊孩子舒了口气。

        忽地。

        一阵悉悉索索地声音响起,众人一惊忙四处查看。

        熊孩子腿一软,立刻躲进睿王怀抱,牙齿打颤,“父王,不会……不会那蟒蛇伤……伤好了吧?”

        睿王眯起双眼,温和的神色忽地凌厉,双眼紧眯,盯着昏暗的树林警惕着。

        悉索之声愈发近也愈发大,熊孩子更是把脸埋在了睿王腿上。

        睿王轻拍着熊孩子肩膀,以示安慰,但连他自己都不自觉紧绷着,因为他对这树林完全不熟悉。

        有个侍卫也是吓了一身冷汗,却还是对睿王说着自己的怀疑:“那蟒蛇不咬人,而且,现在不可能出来山洞。”

        而这声音,到底是什么?!

        悉索之声接近,众人能听到在哪个方向,纷纷拔出剑,挡在睿王前面。

        侍卫紧盯前面,竖起耳朵欲从悉索声中分辨具体方位之时,悉索声突然消失。

        侍卫紧了紧手中的剑,暗自咽了口唾沫,个个睁圆了眼。

        有声音就说明有东西在动,他们可以找到。

        而没有声音,这树林又昏暗,他们如何找?

        “啊啊啊——!!!”

        熊孩子的尖叫响起。

        瞬间,睿王把孩子抱起来!

        只瞧见熊孩子肩膀上趴着一团红色,那红色高高昂着头,盯着睿王。

        睿王叹息:“火狐?”

        他好像是记得熊孩子和他说过,相府有个红色小狐狸,熊孩子喊他小崽子。

        熊孩子还在颤抖着,肩膀哆嗦个不停,眼泪跟珍珠似得串串掉下去,他只觉得肩膀好重,不会被蛇上身了吧!

        呜呜呜!

        显然没有听到父王的话。

        “嗷呜!”火狐突然叫了一声,还是在他耳朵旁,声音很大。

        断线的珍珠忽然停了。

        微狭长的小眼睛瞪圆,嘴还保持着张着,因为火狐的声音太大,而惯性的张着。

        呆愣地转头对上火狐伸过来的头,一眼对上那比自己还水汪汪的狐狸眼,顿时来气,一拳砸过去,火狐直接摔在地。

        仰躺着装死。

        熊孩子很生气,特别恼怒,不带这样吓他的!

        踢着腿,表示自己要下去。

        睿王放他下来。

        脚一挨地,就吼道:“小崽子,你敢吓本小公子!”

        火狐仰躺不动,睁着水汪汪的狐狸眼。

        熊孩子拤腰微抬下巴,俯视着小崽子:“拿刀把你剥了炖肉吃!”

        火狐“嗷呜”一叫,表示自己很冤枉。

        “叫什么叫!本小公子都被你吓哭了!”熊孩子丝毫不为此感到羞辱。

        “嗷呜!”火狐声音轻柔了,抬了抬小爪子。

        熊孩子更气了,弯腰直接掂起它脖子处的皮,拎在空中晃了几晃,“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吓本小公子,小崽子,你找死是不是!”

        显然,熊孩子刚刚被吓的余悸还没有缓过来,脸色还是惨白惨白。

        火狐似乎也知道错了,“嗷呜,嗷呜”不停叫着。

        但火狐一直望着一个方向,众人不由望过去。

        “啊啊,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啊?”苏岂好像是才知道这里有人似得,这才从树后缓缓走过来。

        却暗自瞪着火狐,这个小狐狸竟然敢出卖自己!

        火狐就像见到了救星,整个身体在熊孩子的爪牙下不断扑腾着。

        力气倒是挺大,直接摆脱跳在了地上,一个前冲就跳到了苏岂肩膀。

        这一下,所有人都明白了,这苏岂是故意的,故意用火狐来吓他们的。

        睿王却是扯开了笑容,对刚刚被惊吓的事浑然不在意,毕竟这是救他王妃的救命恩人,“苏神医也在?”

        苏岂笑道:“恩。”

        “听说苏神医出了都城。”睿王听说他去接自己妻儿了,说是过几日才回来,这不是昨日才走吗?

        “她们自个回来了,我这不是就来看看那成精的蟒蛇,它受了重伤,它动弹不得。”

        其实就是年龄太大了,又被人经常取血。

        “原来这样。”睿王点头。

        苏岂可是吓死了,他昨晚刚准备出门,就见一大一小乞丐站在门口。

        正想呵斥。

        大的乞丐突的扑在了自己身上,‘相公,我们被抢劫了!’

        原来,他妻儿怕自己来回折腾受累,准备自己悄悄回来,哪成想,半路遇到了强盗,好在是劫财。

        苏岂正庆幸之时,突听他媳妇说:‘呸,那强盗竟然说我丑!’

        他可是好生安抚,才把一大一小给安抚好了。

        熊孩子知道这是救他母妃的,直接开口:“谢谢苏神医。”

        上次圣始殿,他都没来得道谢。

        苏岂挑眉,这孩子,也懂得礼貌?!

        对他的讶异,熊孩子装作听不到,却是盯上了火狐,与火狐对视。

        苏岂凝着熊孩子哭过鼻子的可怜样,哄道:“我带你去看蟒蛇吧,那可是条成精的。”

        哪知自己的好心没有打动熊孩子,更是把熊孩子吓的哇哇叫,抱着睿王的腿直哆嗦。

        苏岂傻愣了。

        睿王解释:“孩子怕蛇。”

        苏岂一愣,哈哈大笑。

        熊孩子已在心底与苏岂结下了梁子。

        苏岂忽然觉得自己太嘚瑟了,摸摸鼻子道:“那你们不是抓蛇?”

        而后。

        苏岂说:“我有药粉,一撒,要多少有多少。”

        很快,抓了一大麻袋的蛇。

        熊孩子瞪大眼,盯着不断蠕动的布袋。

        忽然有些敬佩苏岂了。

        熊孩子说:“苏神医,不如你跟我一块去吧,我咬伤了你还能为我治伤呢。”

        苏岂觉得,熊孩子这么小就懂得分析利弊,太不可爱了。

        可是,自己就帮他们抓蛇的一会儿功夫,这熊孩子怎么又和小狐狸闹一块了,还玩的……那么热火朝天。

        嘻嘻哈哈笑闹不停,简直都忘记了自己身在黑漆漆的树林。

        果然是小孩子啊!

        .

        苏岂拎着一麻袋的蛇,带着一熊孩子一火狐,游走在大街,不可置信地抠抠耳朵,“你说去哪里?”

        “相府。”熊孩子再次答着。

        “弄这么多蛇?”

        “恩。”

        苏岂觉得,没白帮他逮蛇。

        去相府闹啊,哈哈!

        太合他意了!

        此时巳时末。

        正是作案最佳时间。

        苏岂觉得,是这样的。

        ——

        西苑。

        半梦似乎已经放下了白日的躁气,对那被收买的人没有成功似乎也已没有放在心上。

        映着月色,看着自己打理的花花朵朵更加绚烂,哪里像在过冬日。

        唇角勾起笑意。

        她十分期待,以后萧何与她一起赏花赏景。

        “翠竹,现在相爷在干什么?”一憧憬着未来,就未免又想知道萧何的行迹,哪怕细枝末节,她也要了若指掌。

        而对于翠竹来说,这西苑紧锁与否,都一样。

        她会按照自己的吩咐,去了解萧何的行踪。

        暗影没有阻拦过翠竹。

        似乎萧何有此默认,而对她认为的默认,半梦很开心。

        翠竹回:“晚饭之后,相爷与夫人一直呆在屋内。”

        手中一枝梅枝‘咔’地断裂,紧抿唇问:“做什么?!”

        翠竹看了她手中的梅枝一眼,低声回:“欢声笑语,似乎在做衣服,今日出去买了金线。”

        欢声笑语一词出,手中的梅枝再次断裂,伴随着漂亮指甲的崩裂,只见落血,滴在梅花之中。白日的躁气忽然腾升,这夜色的寒意也遮不住。

        “没几日寿命了,还做衣服?”垂眸看着自己的指甲,中间直接断裂,“呵,果真是,闲情雅兴逍遥快活啊!”

        翠竹不做声。

        被月色笼罩的更加冷情的半梦,周身覆盖了惨厉的气息。

        似乎,只要她一动,就有血气溢出。

        .

        而房屋背面。

        熊孩子垫着脚尖,站在一块石头上,缓缓推开没有被卡主的窗户,隔了一条缝,狭长的小眼睛在屋内瞟了一圈,亮着灯,不见人影。

        又压低声音对旁边蹲着的苏岂说:“我想把蛇放到被褥下。”

        苏岂讶异地张嘴瞪眼,最后给竖了大拇指,咬低声音:“绝!”

        该是一晚上都与蛇共枕了!

        熊孩子嘚瑟着,“苏神医,让她一晚上都不能发现,第二天让蛇爬她身上。”

        苏岂瞪圆了眼。

        这么小的孩子,如此毒,好吗?

        似乎明白的了苏岂的想法,小孩子直接在他耳边咬着:“奸相爹爹说了,这个很有可能是毒死我小叔的人,所以我要为小叔除害。”

        苏岂反应了一阵,才恍然明白这个小叔是谁?

        可不就是萧何的弟弟何夜。

        何夜被毒死,被半梦毒死?

        天哪,今天他不是被做坏事的兴奋冲昏头了吧。

        半梦当年可是何夜想要娶的女子啊!

        好吧,这是他听说的,那时候,还不认识萧何呢。

        “那我挑一些小的。”

        此时地上的麻袋里,蛇已经全部昏死过去,苏岂从里面挑了十几条细小的蛇,一只手正好抓住,在熊孩子眼前晃了晃。

        熊孩子一瞧那长短不一,又细小的蛇,被苏岂一晃那尾巴活蹦乱跳,一个哆嗦,白着脸从石头上软了下去,一屁股坐在地上,咧着嘴差点哭出声。

        肩膀上一直默不作声的小狐狸,一个晃荡掉下,却是轻巧的落在地,似也知道在做坏事,一声都没有叫过,只是睁着水汪汪的眼睛在两人身上徘徊。

        “小子,这有什么害怕的,你摸摸,只要掐住七寸,这蛇啊,你玩死它它也得受着!”

        说着,就从麻袋里又挑了个中大的,扔到熊孩子身上,自己一个闪身,从窗户而进。

        熊孩子本来很想叫的,但他谨记自己来的目的,不能打草惊蛇。

        可看着这条落在自己身上的蛇,他真的好怕怕!

        呜呜呜!

        可是,可是,他屁股刚刚摔的好痛,起不来!

        ---题外话---这一章转折一下,后面就是收拾半梦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23194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