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60.160.新婚燕尔——命案(八千)

160.160.新婚燕尔——命案(八千)

        “担忧球啊!都忍了二十多年,不照样不近女色,对了,也不近男色。”

        无辜的萧何,俨然成了被调侃的对象。

        “苏岂,你腿不想要了是不是?!”

        所以,苏岂跑的十分快,生怕一个不小心,被他偷袭了逆。

        而复始,今日与萧何达成的话,再次作废!

        又是各种补血养气的汤不断。

        暮色已浓重,相府点的灯火通明,复始揉着发撑的肚子,徘徊于暗祥苑。

        凝着自己依旧如此的模样,心渐渐放宽鼷。

        苏岂也说,不要太过担忧,她该是对苏岂这个大神医给予信任。

        “呦,妹妹,这是怀了?”

        安静的暗祥苑,兀地一声响,自是美人。

        复始洋装未听到。

        美人脸皮厚实,继续:“祝丞相与丞相夫人百年好合,早生贵女。”

        “你若是来说这话的,可以走了。”

        “妹妹这样,多伤哥哥的心啊!”美人叹。

        “谁是你妹妹!”

        终于正视了美人。

        美人坐在院墙上,干净剔透的眸盯着一处。

        那处有一暗影。

        “哎呦呦,妹妹这是嫌弃哥哥长的比你漂亮了。”

        复始的这模样,确实是真如他所看到的那般,够美!

        却美不过自己。

        身体轻盈翩翩而落,旋转间,带着飞舞地红色花瓣,点地间落在复始身旁。

        花瓣还带着清香之气。

        美人言:“这可是妹妹成婚时洒的,哥哥记挂妹妹就这么跟了别人,尤为舍不得,便掬捧了一把,好生照顾,如何,还是很香吧。”

        洋洋得意的嘴脸,复始撇嘴:“变.态,人.妖。”

        美人拍落身上的花瓣,围着复始转悠。

        对此评价回道:“哥哥我听不懂。”

        “所以我怎么可能认识一个连我话都不懂的人。”

        美人眉头一拧,鼻子使劲嗅着。

        是复始身上。

        “你流.产了?!”

        美人惊呼!

        “你才流了呢!”有这么诅咒人的嘛!

        “那你身上何来如此浓重的血腥之气?”

        复始尴尬,不做声。

        美人嘟囔:“虽是新婚燕尔,也不能如此暴力不懂节制,伤身伤神,唉。”

        下一刻!

        大吼:“来人哪!夫人流.产了!”

        不过眨眼间,复始已被人抱着率先远离美人。

        是萧何。

        他脸色极其难看。

        嘭!

        家丁奴婢涌入,目瞪口呆地凝着眼前的景象,又乖乖退出去关了门。

        美人似乎是才意识到,哈哈大笑:“原来是来葵水了啊!”

        突地,尖叫:“来葵水!天哪,丞相大人好可怜,新婚燕尔,竟是独守空房啊!”

        刚退出去的下人,个个汗颜!

        凤眸划过暗沉!

        他已决定,要与美人大战三百回合。

        念头起瞬间,已被美人精明地看穿,惨叫:“这新婚燕尔的,丞相大人可别与我黏在一起,我受不住啊!”

        隔着大门偷听的下人,已然石化!

        剑拔弩张之际,管家禀:“相爷,夫人,皇上来了。”

        萧何瞬间收了视线,与复始对望。

        两人心如明镜:皇上终究是心软,为了霓裳。

        却又齐齐望了一眼美人:这两人来的可真巧。

        复始的眼神別有深味。

        美人被瞧的笑嘻嘻,装傻!

        -

        不过微生洲渚也算是有诚意,知道不能空手而来。

        这礼,送的尤为重。

        以至于礼带来之时,把相府众人,吓的尖叫四窜。

        复始却是亮了双眼,“多些皇上。”

        可终于把这狮子送给自己了。

        相对那时而言,这狮子如今威风凛凛,体格更是雄健威猛。

        狮子被养狮人栓着脖子,未有铁笼困住的狮子,见到复始之时,轻易挣脱了养狮人,如王者般高仰头走向复始。

        狮子,万兽之王。

        它的凶猛自是被人认同。

        充满尊贵睿智的眼紧紧凝着复始,鼻子在她身上有所徘徊。

        似在认人。

        不过瞬间,狮子已蹲下了前爪,俯首的姿态,这是认主。

        复始认为,或许是当时自己没有杀了它。

        也或许,是当时自己还救了他。

        也许,动物最知人心,知道她并无杀害之意。

        美人倒是玩味:“丞相养了一只狐狸,听闻狡诈的紧,现在丞相夫人又养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倒是哪个更厉害些?”

        复始瞬间就想起那次,萧何竟让受伤的火狐与这狮子打了一架。

        那结果,她想在都不愿想起。

        萧何更是不愿被提起,狠狠瞪了美人一眼,转而问:“皇上的心意臣领了。”

        明显,有赶人的意味。

        美人在想狮子与火狐估计有过一段之时,又听萧何如此,更是提了兴致。

        微生洲渚也知理,人家新婚燕尔的,总不能来找茬。

        他示意大总管。

        大总管顶着压力,脸皱成了一团,他要如何开口啊!

        奴才不好做啊!

        若是惹了相爷,挨苦的,可就是自己了。

        “咳咳!”微生洲渚提醒。

        大总管硬着头皮,走上前,躬身道:“相爷,近两日可好?”

        “新婚燕尔,自当好。”

        大总管感受到皇上的火热视线,再次打了腹稿,道:“可有何人扰了相爷?”

        萧何缓慢点头,“有。”

        微生洲渚一听,有戏!

        大总管立刻来了精神,继续问:“是何人?”

        “你们啊!”

        “啊!”大总管垂了头,不敢追问了。

        美人哈哈大笑不停。

        微生洲渚脸黑,也不好开口,生怕惹怒了他的爱臣。但看复始眼睛直在狮子上打转,又兴奋的神色,又觉得,这礼送对了,该是可以问了吧。

        美人忍受不住微生的婆婆妈妈,爽快开口:“他是问,曹玄逸可有在府上?”

        一句话,彻底泄露了他来的目的。

        笑嘻嘻直面众人的瞪视。

        萧何也是直言:“本相对他又没兴趣,私藏他作甚。”

        微生洲渚心里直翻滚:你是对他没兴趣,可你讨厌他啊!

        却是笑道:“朕只是好奇。”

        “皇上好奇他作甚,不过是个五品大臣,皇上的心思自该在家国大事上。”

        “今早他未上朝,又未请假,曹府又无人,朕不过是关心自己的大臣。”

        这理由,倒是提醒了萧何:“也是,皇上以前就尤为喜爱这位臣子,时不时关心。”

        再如何尴尬以前的事,微生洲渚也得顺着这个台阶:“是啊,朕知他最后出现在相府,所以顺便问问。”

        “看来皇上也是肯定了曹大人在相府,为了证明臣的清白,皇上大可搜查相府。”

        复始接道:“还有相府的暗室,皇上可别放过。”

        ——

        霓裳自回去自己的寝宫,焦灼万分。

        一日没有曹玄逸的消息,就越是担忧,萧何这人,可是不讲情面,很难说他不会做了些什么。

        丫环已告知她:皇上出宫了,还带了狮子。

        她便知道,去了相府。

        对狮子圈养欲.望的,只有复始。

        焦灼,焦躁。

        心情难定。

        “公主,皇上回来了!”

        喜上眉梢也不为过,果然还是皇后的面子大。

        所以,她现在首先要找的,是皇后,有皇后陪同她前去面见皇兄,皇兄定是不会忽视她的。

        只是她未想到。

        微生洲渚没有无视她的存在,甚至在她出现的那一刹那。

        如刀的眸直接刺向她,“给我跪下!”

        霓裳腿发软,却是攀着皇后,堪堪站直。

        皇后握着她手,问:“皇上,这是怎么回事?”

        按理说,萧何不会为难皇上才是。

        的确,萧何还很大方的,让他派人搜查相府。

        “丞相怎会为了一个蠢笨的人,浪费时间!”

        微生洲渚这话在理,萧何如此大方,那肯定的,人不在相府,这点,多年的君臣,他还是知道的。

        霓裳不服:“他不蠢不笨,他很聪明的!”

        “是比你聪明,比你看的准,要不怎会把你耍的团团转!”

        霓裳含着泪花,对此很不认同,异常委屈。

        “他没有!”

        “没有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

        “那你呢,就因为皇后救了你一命,你才对她如此好?!”

        霓裳这一反问之后,痛哭着跑了。

        皇后尴尬道:“皇上,我先去看看。”

        独留微生洲渚千言万语哽在心头,不是滋味……

        ——

        苏岂扛着大麻袋大摇大摆走在……山林中。

        一路向上而行。

        却是嘟囔了一路:“这破东西,这么重,搞的老子大晚上不能抱娘子!”

        许是不解气,手中一枚银针直接扎进麻袋,又一抽,银针沾了血。

        啧啧着:“萧何他小娘子可真是折磨人,到底还是折腾到老子了,弄那么多蚂蚁,老子还得一点点给洗干净了伤口,折腾了老子一夜,连娘子的手都没牵到!”

        越想越气,咬牙,不走了!

        一个过肩摔,大麻袋被摔在地上。

        “敢折腾老子,老子让你在这陪孤魂野鬼睡觉!”

        走人!

        两步之后,不解气。

        返回,使劲一踹!

        “还皇子,简直就是个幌子,长这德行,做见不得人的事,我要是你,早就一头撞粪了!啊!呸呸呸!老子比你帅比你聪明比你会做人会疼女人!”

        衣服被拽,“干嘛?!”

        “爹爹,你早就撞过粪了!”苏岂家的儿子好心提醒。

        “哪有?!”

        “上次你爬我娘亲的窗,掉进去了!”小小年纪,记得万分清楚。

        “你梦游吧?!”

        “你再不承认,我就告诉娘亲去,说你臭臭!”

        苏岂立刻抱起乖儿子,哄道:“那,这个给你,任你玩。”

        是银针,苏岂儿子一直喜欢银针,但是儿子他娘害怕这东西扎到自己儿子,所以明令禁止。

        这次,苏岂算是抓住了孩子的要害。

        “行!你别告诉娘亲!”苏岂儿子十分爽快!

        然而,苏岂忘了,他是从没有教过自家儿子使用银针,可自家儿子常见他使用银针。

        便是见了这恐怖一幕:

        自家儿子,小胖手紧紧捏着细小的银针,在麻袋上,胡扎一通!

        还兴奋地笑道:“爹爹,好好玩!”

        苏岂抚额。

        他又有的忙了,这么被扎,还不去掉半条命啊!

        ——

        其他八国都住在驿站,是以睿王为表亲和,也在复始成婚前一晚,与熊孩子一起,住进了驿站。

        熊孩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就好比赤国来了一漂亮姐姐,总是阴沉着脸特别吓人,熊孩子起先是好奇的,又是无聊的,便常走到她身边,扮可爱道:“漂亮姐姐,你好美。”

        漂亮姐姐不做声,无视他的存在。

        “漂亮姐姐,你比我小媳妇还美。”熊孩子出卖了自家媳妇。

        漂亮姐姐终于回应他了,“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熊孩子不愿意了,“你说,哪个臭男人欺负你了,我帮漂亮姐姐欺负回去!”

        如此,当那个男人出现时,人高马大,熊孩子害怕,却是神秘兮兮地与之谈条件,然后一大一小做戏,小的使劲欺负大的!

        漂亮姐姐终于笑了。

        然后熊孩子不乐意了:“漂亮姐姐,你不可以嘲笑我,他虽是让着我,可我知道,他是喜欢你才配合我,倒是显得我无知了!”

        是以,才不过两天,其它八国,已然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连睿王都称奇,可没发现这屁大的孩子还有这种交际能力!

        美人自是看不得别人好,尤其是这孩子得意之色,简直刺瞎了他双眼。

        他便找了睿王,如此道:“你知不知,曹玄逸失踪了?”

        睿王依旧淡定,为他沏茶,“到底是个大人了,有自己的想法。”

        “你就不担心?”美人意思是,好歹也是你们唯一的皇子。

        “您对他挺上心的,莫不是你爱好这口?”睿王温和地说着与表象不符的话语。

        美人着实没有想到,如此靠谱的人,竟说出如此不靠谱的话,真让人刮目相看啊!

        “我对谁都特别上心。”美人好不自夸。

        “包括都城曾经红极一时的兰姑娘?”

        美人瞬间垮下了脸。

        “哼!”

        转身就走!

        熊孩子恰是听到这么一句,小小脑袋里转呀转,想不出所以然,便是记在心头了。

        ——

        美人很生气,又无处发泄!

        想来想去,便一个个去敲门,美其名搞好各国关系,却是大嘴巴的巴拉巴拉不停。

        一时间,所有人都知,刚刚成婚的丞相……的夫人,来葵水了!

        无不是同情着丞相。

        新婚燕尔,白白浪费了。

        又得熊孩子所赐,在相府的复始,也得知了,所有人都知道,她来葵水了!

        这叫什么?

        好事出门,坏事传千里。

        是以,复始书信一封,命人传给美人。

        美人一瞧,是丞相夫人相约,喜滋滋地打扮妥当,准备赴约。

        临出门之际,才想起,望了看赴约的地方,这又从袖中掏出书信,竟然是梅林?!

        他还以为,是相府。

        如此,不得不做些提防。

        刚成婚的女子,竟然约自己这个一个漂亮的男子,单独约会,莫不是……

        心里更是美滋滋的!

        莫不是这个妹妹是发现丞相大人不好,转而投入哥哥的怀抱了?

        “你牙都要笑掉了!”熊孩子提醒。

        美人立刻收敛,“你来我这院做甚?”

        熊孩子唉声叹气:“他们都出去了,不愿带我,要不你带我去吧。”

        都是聪明人,带个小屁孩出去,谁愿意啊!

        尤其他可是赴的这熊孩子的娘的约,更是不能带啊,带了不就说明正大光明了?!

        哪有偷偷摸摸有噱头啊!

        可美人还是点头:“走吧!”

        熊孩子屁颠屁颠跟着。

        可是拐角之处,跟丢人了!

        气的直跺脚!

        美人已经是第九个这样耍他玩的人了!

        他要跟他们势不两立!

        美人终于摆脱了熊孩子,喜滋滋朝着梅林而去。

        .

        此时,梅林热闹非凡。

        美人未到时,本想着如何来个偷偷摸摸,吓一吓这个漂亮的妹妹。

        美人到时,喜滋滋的脸上瞬间错愕!

        这……这是什么情形?!

        不是让他赴约吗?!

        复始走过来,美滋滋道:“美人,速度真快啊!”

        然后,一国使者道:“快快,你输了,掏银子!”

        输的那国使者,很鄙夷道:“没成想他这么笨!”

        心甘情愿地掏出了一锭银子,很大个的,扔给了其他各国!

        美人懵懂之时。

        突听!

        “娘亲娘亲,我跟着美人走过的,我厉害吧!”

        美人转身,还真是熊孩子!

        熊孩子朝他做鬼脸:“笨死了,竟然都不知道我跟在你五步远的地方!”

        复始见着熊孩子,高兴地抱起他!

        美人干净剔透地双眸很是懵懂,在九国身上转悠完,又在复始与熊孩子的身上转个不停。

        还是他的丫环从人群中走来,不屑道:“还不带我,哼,我要告诉女王,与他国交流的这么好时机,你竟然不带我,还给别国嘲笑了!”

        丫环还是不解气,怒气冲冲地,“你知不知道,他们打赌,看你能不能甩掉这个熊孩子,没成想,大人啊大人,你是如此笨啊!枉费女王天天说你顶着聪明的脑袋啊!”

        美人从疑惑中走出,后知后觉发现,被复始耍啊!

        复始很是无辜,“我没有说要单独约你啊!”

        美人再次掏出书信,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果真,没有单独二字。

        有一国使者笑道:“呦,还是美人会做人,丞相夫人的书信都随身揣在袖中。”

        美人一词,还是源于熊孩子,都是跟着他喊的。

        美人听闻,甚为嘚瑟:“当然,能得丞相夫人亲自书信,唉,丞相都没有这个待遇。”

        说者有心,听者……自是也听了进去。

        萧何琢磨了一下,好像确实如此。

        众人一看萧何这表情,纷纷道:“对对对,可得珍藏好了。”

        最后。

        复始发现,原本她是想算计美人一回。

        没成想,最后反把自己给算进去了!

        是以。

        等她回去之后,萧何便强行把熊孩子送走,给予地承诺:给他生个乖巧的小妹妹。

        继而,复始被他拉入书房,又得他亲自研墨。

        “做什么?”复始不解。

        “写。”萧何把蘸着墨汁的毛笔递给她。

        “……”

        “快写,写完我们睡觉。”萧何好心道。

        复始眼角一抽,这醋吃的!

        “你可别忘了,你答应十五天就给我写一封情书的!”复始提醒。

        萧何言:“还没到。”

        如此,表示自己会兑现。

        复始接过笔,认命地在铺好的纸上写道:每隔十五日一封情书,请尊敬地丞相大人加挂在心,并及时兑现承诺,您的夫人至上!

        然后快速起身,离开书房!

        .

        熊孩子回到驿站之时,美人已候在门口。

        “笨美人,赏月亮也不会变聪明!”

        美人笑:“我还以为你能今晚睡在相府呢,也是笨的可以。”

        熊孩子反驳:“奸相爹爹答应给我生个妹妹的!”

        美人睁大嘴巴,继而哈哈大笑:“果真是个傻的!”

        熊孩子精明,里面定是有什么猫腻!

        又想起昨日美人说的……葵什么来着,赶紧找着漂亮姐姐问:“漂亮姐姐,有个什么词是叫什么来着,葵什么?”

        漂亮姐姐哪里知道他问什么,猜测道:“傀儡?葵花?魁伟……”

        哪知都不对。

        熊孩子着急了:“跟女人有关的!”

        漂亮姐姐瞬间回味过来,这是问他娘葵水问题来了。

        想着熊孩子还挺关心自己的娘亲,便耐心为他解惑。

        哪知熊孩子从凳子上跳下,气势汹汹道:“奸相爹爹果然是奸的!”

        竟敢骗自己亲生儿子!

        他一定要讨回来,不讨回来,他就不是萧何亲生的!

        .

        这几日,相府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熊孩子得了空赶紧缠着他娘亲,就是不给萧何一点空间。

        萧何说:“我和你娘要给你生妹妹的。”

        熊孩子怒瞪他:“别装了,我娘亲现在生不来!”

        谎言揭穿,萧何欲找罪魁祸首。

        哪知,都城出了一桩命案,打乱了萧何的想法。

        也让萧何十分闹心!

        这命案其实不算什么,就是山上坟墓的地方,找到了一句尸体,是被装在麻袋里的。

        奈何有人想把事情闹大,因着又有九国都在。

        不得已,这件事便委派给了朗凯凯。

        朗凯凯调查了一番,却在尸体周围发现了一枚玉佩。

        然后,顺着这枚玉佩查下去,查到了苏岂的儿子!

        朗凯凯带人前去苏府之时,苏岂与他娘子都不在家,而苏府,又没下人。

        是以,苏岂他儿子在自家大院中玩毒物之时,大门被“嘭”地推开。

        不禁吓的直接拽起毒蜘蛛就扔向大门口。

        朗凯凯反应快,挥刀就把毒蜘蛛砍了两半,又快速退开,躲避喷溅出来的毒蜘蛛!

        身后跟着的侍卫有两个躲避不过,被溅在了皮肤上。

        瞬间,两人倒地。

        中毒而亡!

        “如此年纪,竟如此歹毒!”朗凯凯怒道。

        苏岂他儿子是本能反应,不过是随手扔了一只,现在一瞧!

        糟了!

        这是他爹爹好不容易在昨晚逮的一只!

        “你坏大事了!”

        朗凯凯被小屁孩一吼,可是想起了自己的目的,“你是谁?”

        “我是我爹爹的儿子!”理直气壮!

        “苏岂的儿子?”朗凯凯确认。

        “你认识我爹爹?”

        小屁孩看都是官兵,莫不是有人病了,要找爹爹看病?

        眼睛瞬间冒金星,又有钱赚了,他娘亲可该高兴了!

        “不知你爹爹现在在哪里?”朗凯凯有礼问道。

        苏岂他儿子摇头,“不知道他去哪里野了。”

        这回答。

        不由让人憋笑。

        “何时回来?”朗凯凯看着那一大锅毒物,而这孩子又面色不改的用棍子玩弄着。

        胆子可真是大啊!

        “不知道啊,他和我娘亲出去野,就不爱带我。”孩子玩的不亦乐乎。

        “这个玉佩可是你的?”

        朗凯凯拿出一枚白玉,上面花纹繁琐,雕刻的十分精致。

        苏岂他儿子抬眼瞧了一下,立即跑过去,“你怎么偷我东西?!”

        可惜个子低,够不到,使劲瞪着朗凯凯,表示很生气。

        “委屈你了。”

        一把抱住小孩,欲走。

        哪知,小孩子威胁:“你不放开我小心我拿毒蛇咬你!”

        “你爹爹犯了事,若是不想死,就乖乖的!”

        朗凯凯看人挺准,对这样的孩子,只能硬碰硬,看谁恐吓地过谁!

        .

        街道人群中,一人静立,一身藏青色锦袍,十分显眼。

        他双眸含怒火,瞪着被抓走的孩子,唇边溢出嗜血的笑意。

        双手背在身后,却是拳握的太紧!

        复始!

        敢给我如此伤害,就要承受的住!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26699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