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64.164.宴会——曹的恨意

164.164.宴会——曹的恨意

        萧何是骑马而来的。

        其实,他并不爱骑马上朝,也许是,面对太多的人,不如坐在马车内,来的舒坦。

        也许,是自己内心的原因,太过孤僻。

        也或许,是他要乘那辆马车,昭示自己的野心,昭告自己这个奸相是有多称职。

        他自己也不清楚鼷。

        只知现在他自己的感受,便是急迫地想要回家,想要陪在复始身边。

        这个折磨了他多年的女人,让他一度绝望,一度燃起希望,又一度……想要从心中剔除逆。

        马不由加速,急迫的心情传遍整个神经。

        想起今早走时,睡的异常安详的人儿,胸腔满满的暖意。

        作为他的男人,即便是睡觉,能让自己的女人睡的舒坦,睡的安稳,他都心满意足。

        这些……都是他曾渴求,却都不属于他的。

        太阳高照,暖阳一片。

        这时,早饭时间。

        萧何进入暗祥苑,竟是看到芳华还守在门口,“夫人呢?”

        “还没醒。”

        眉细凝,“还没醒?”

        “刚刚喊了夫人,夫人说等相爷回来再起。”

        门开,他抬轻脚步走入。

        红账依旧合着,隔着红账,朦胧间,百子千孙锦缎拱起微小的弧度。

        凤眸渐渐染上不满,这样看着,他的小复复更瘦了!

        红账挑开,纤长手指翻转,已被钩挂在两侧,清晰露出里面睡容安详的人。

        面容静好,呼吸均匀,睡的万分香甜。

        本想叫醒她的动作止住,轻轻坐在床边,看着她埋头大睡。

        复始的睡相极好,翻身的动作都极少,在萧何看来,又是极美的。

        太阳透过窗照射进来,折进屋内。

        光线渐渐偏移,带着影子,落在床上,耀红了百子千孙图,如火焰般燃烧着,好似……浓情似火。

        浓情似火。

        萧何突然想到了这四个字。

        不其然的,浮想联翩,他想到了洞房花烛夜。

        太过美好,太过美妙……

        那处兀的一紧!

        萧何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下一刻,他便脱鞋上床,钻进被窝,环抱着她,感受着她身上的体温,呼吸着她身上的香甜。

        尽管,那还是紧绷的难受。

        却是无比满足。

        痛……并快乐着。

        他沉迷于这种感觉。

        沉睡的复始,其实有些意识,她感觉到床边沉下,该是萧何来了,不过是念头瞬间起,觉得安心,便很快睡过去。

        约摸过了许久,身体被人抱住,靠在熟悉的胸膛,感觉异常温暖欢喜。

        又迷迷糊糊间,脖颈处热热麻麻,她不舒服地瑟缩了身体,躲避着。

        人陷入沉睡之际,最怕被打扰,复始迷瞪中伸手打了一巴掌,只知道打到了东西,却不知道打到了什么,但是感觉安稳了,翻身继续睡。

        萧何呲牙咧嘴,脸上实实在在落了一巴掌,可真痛。

        凝着背对着自己依旧睡的昏沉的人,萧何很不甘,身体向前挪动,直接把她纳进自己怀里。

        可双手却还是没有闲着,不老实的放在...前揉.捏着。

        力道时软时重。

        沉睡的人,渐渐感觉身体有道火,又十分难受,不由娇.吟出声。

        萧何更是再接再厉。

        见她又向自己怀里紧紧靠拢,便觉得,有戏。

        瞬间,怀里的人转了身,竟是紧紧抱住了自己,脸埋在他胸膛。

        “小复复?”他声音带着沙哑的情愫。

        怀中的又没了动静。

        他叹:“真是要把以前的觉都补回啊。”

        隔着衣服,能感受到她温热的呼吸,他又紧紧抱住了她,恰是她也又向他怀里紧紧靠着。

        相互依偎。

        复始是本能的,有种莫名的火燃烧着,很熟悉,她就想要靠在身后的那个怀抱,好似给了她所有坚强的怀抱,便是,转身,紧紧靠过去。

        可是,她不满足,不满足于这个怀抱,她想要更靠近点。

        恰在这时,身上的力道加重,她离怀抱更紧了,紧的,她希望更紧一些。

        睡梦中的这个怀抱,满是温暖,满是安心。

        满是传达至心底的激情。

        她爱上了这个怀抱,爱上了这个怀抱的人。

        萧何。

        她的相公。

        “相公……”

        萧何一怔,脸上涨满笑意,盛满幸福。

        “小复复。”他回应她的。

        “相公,我爱你。”

        睡梦中的人,或许永远不知道,这无意中说出的话,是有多温暖,又是有多呢喃,呢喃着某人渴望的情愫。

        情愫直击心灵,激荡的灵魂乱窜,震在当场!

        不,震在床上!

        罪魁祸首,却是甜滋滋的睡了过去,只余清醒的人呐呐开口:“娘子,我也爱你。”

        说的,却是机械无比。

        已是日上三竿。

        复始觉得浑身发热,脑袋逐渐清醒过来。

        睁睁眼皮子,刺眼的光线照射过来,她忙伸手挡住,缓过不适,这才看了看床侧。

        一张熟睡的脸,带着温暖的笑意。

        薄唇褪去了冷情,线条柔和,似乎,连闭着的凤眸,都含着笑意。

        长睫毛忽地一动,惯常凌厉的凤眸忽睁,带着常年提高的警惕,迸射出寒意。

        复始心神一动,竟是感觉心疼,扑入他的怀里。

        萧何这才清醒,瞬间敛去神色,不自觉的温柔沁出暖意,“对不起小复复,吓到你了。”

        与她同床,他一直醒的都比较早,而醒来瞬间,他根本无法短时间内改掉这种本能,长达六年的警惕,即便是睡梦中。

        却是没想到,自己竟然又睡着了,连她何时醒来都不知道。

        “萧何,是我对不起。”

        “傻瓜,你哪有错?”

        对,在萧何的眼里,他的小复复都是对的,即便不要他。

        她回应的,紧紧抱着他的腰,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

        相遇太早,便是错过。

        可现在,六年过去,依旧不晚,他们还能相遇。

        甚至相知,乃至相守。

        她暗自庆幸着,现在的生活太美好,竟有些不真实。

        她好……好喜欢现在的萧何,或许,已经爱上了。

        但甜蜜的人,却是想着,不能说出口,不然,这人一定要得瑟上天了。

        哪知,睡到日上三竿的人,早已泄露了心口的秘密。

        ——

        注定,这顿饭,吃的是午饭。

        复始沐浴在阳光下,再次伸了懒腰,“睡多了,脑袋不太灵光。”

        站在旁边跟着他做同样动作的萧何,“睡多了,脑袋不太灵光。”

        “你做什么学我?”

        阳光下,琉璃眸子闪耀光辉,神采飞扬,看的萧何一阵激荡,这几日,太过空闲,养精蓄锐过头了,总是胡思乱想。

        凤眸眯眯笑,“心情好。”

        “那我原谅你。”

        “谢谢女王大人!”

        “得瑟!”

        “我有资本。”

        他的资本,便是身边这个,能抚平他内心不安,能带给他莫名愉悦,又能让他不按自己规矩行动的女人。

        他的……娘子。

        复始再次撇撇嘴,问:“睿王要离开?”

        “恩,关于知儿,睿王说是知儿晚上会告诉你。”萧何立即说完整,自己的娘子,可不能着急了。

        可她听着这句话,隐隐觉得,这儿子,是要抛弃她这个做娘的啊!

        萧何原本也有这种感觉的,安慰道:“你要不放心,我去这让风把知儿偷回来。”

        “……”

        怪只怪,前几日萧何为了新婚燕尔能与自己娘子独处,可是惹怒了熊孩子,熊孩子一气之下,再也不来相府了。

        ——

        暮色降临,皇宫高墙之内,灯火流彩,喧嚣哗然。

        十国相聚,好不热闹。

        以目前的大局相看,无一国愿意打破十国鼎力的格局,都是尽力地维持着关系。

        微生洲渚作为东道主,整个晚宴无不彰显着身为太初帝王的雍容大度,连身旁的皇后,一颦一笑,都把握得当,拿捏地让人无不赞叹。

        晚宴和乐融融,酒自是少不了。

        几轮下去,有些人已有些熏熏然,便不在与酒上下功夫,笑谈一片。

        熊孩子本有些拘束,之前谈论的话题太过沉重,根本不是他这小孩子能理解的了的。

        小小眼睛不时望向自己娘亲那处,想找机会过去,终于等到这会都热闹开了,可以随意走动了,他立即跑过去,俨然已经忘了和身旁的睿王打招呼。

        “娘亲娘亲,可想死我了!”

        这话,简直说了进了复始的心坎,笑眯眯回:“娘亲也想你了。”

        身旁的萧何被无视,很是不爽,直接问:“明日要走要留,给个痛快!”

        熊孩子撅撅嘴,爬上复始的腿,直接无视萧何:“娘亲,这个给你。”

        是之前做的木偶,而这个木偶的样子,明显是熊孩子。

        雕刻的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这一百银,算是没白花。

        而重点,不在银子上。

        在于熊孩子这时送的这东西。

        两人同时了悟,双双看向熊孩子。

        “娘亲,奸相爹爹,不是我不留在这里,只是我在东平长这么大,还不能一下子就这么离开……”

        话,说的别别扭扭,却合情合理。

        只是难受极了,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自己的娘亲,看着娘亲眼含泪,静静垂下了头,满是恼色。

        这个答案……

        其实复始是有心里准备的。

        睿王待孩子不错,六年间,孩子一直把东平当做家,一直无忧无虑的。

        想想,心头发凉。

        却不否认,自己的孩子被教育的如此好,还能与自己如此亲近,她是该满足的。

        即便作为亲生母亲,她都无权替孩子做决定。

        尤其,她的孩子还是如此聪明。

        所以,她不能为难了孩子,扬笑,捏着熊孩子脸颊:“那等长大了,记得来看娘亲。”

        熊孩子重重点头,一种即将离别的思绪涌上,他还从未有过这种难别的感情,即便与他的小媳妇,他都没有这么难受,熊孩子突然想哭了,“娘亲,今晚我陪你睡好不好?”

        自当是好的。

        可于萧何而言,他除了要接受这孩子离开的事实,还要考虑,萧家世袭相位一事。

        .

        可在外人眼里,尤其,在某个人的眼里。

        这一温馨又感伤的一幕,简直如同一块经年累月的疮,挑一下,便刺痛的人吼叫不停。

        注视的双眼,充满了怒怨,粗粝地如同刀子,恨不得刮杀了这三人。

        一家人?

        呵!

        可不就是一家人!

        欢声笑语不断,瞬间都吸引了别人的注意,尤其那孩子,与萧何,太像了!

        若那是自己的孩子,他们之间,还能如此欢乐吗?!

        曹玄逸发疯地想着,若是这孩子是他与复始的,那该多好啊,永远都是萧何的痛!

        眼前,他清晰地看到复始恢复容颜的脸上,泛着迷人的光泽,漾着多变的表情:有矫情,有兴奋,有微微的恼怒。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的表情可以如此丰富,她的情绪,可以如此诱.人。

        可是,为何?

        唯独不见悲伤。

        现在的她,离开了自己之后,就能过的如此幸福?

        手中的酒杯紧握,凭什么,凭什么她可以幸福?!

        而自己,就要被她折磨成这样!

        她是个毒蝎,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明明该是自己的妻子,却攀上了荣华富贵,转而就来报复自己!

        就因为她攀上了萧何!

        不知羞耻地与他上了床,用身体换了这丞相之位!

        哈哈哈!

        等他有了权势,有了至高无上的地位,别说是复始,就是萧何,都是他的囊中物!

        那边的笑声不断,突然传来。

        心中压制的怒火瞬间爆发,他要杀了他们!

        复始!复始!复始!

        他心里狂肆叫嚣着,这个女人,竟敢阉了他!

        双眼猩红可怖,他愤恨地灌进一杯酒,脑袋反而更加迷糊,他,决不能放过他们!

        决不能!

        “玄逸。”霓裳怕极了他这个模样。

        她随着他的视线望过去,那是幸福的一家人!

        今日曹玄逸能来,是她亲自带过来的,其实身份挺尴尬的。

        对面的萧何被皇上请了过去,只余复始与熊孩子,而熊孩子又闹着肚子痛,复始便带着熊孩子去茅厕。

        曹玄逸的心中升起了希望。

        他对霓裳道:“我去茅厕。”

        这个理由,霓裳哪敢跟过去,可她也看到了复始带着熊孩子去的方向,与曹玄逸一样。

        .

        复始没有让芳华陪同,她站在不远处等着熊孩子。

        想起刚刚熊孩子说的话,竟是让自己别对萧何太好,容易蹬鼻子上脸,也不知道跟谁学的,真是人小鬼大。

        唇畔挂笑。

        一阵若有似无的香气飘来,她回头,并无女子,不是胭脂香味。

        再想嗅之时,已没有了任何气味。

        曹玄逸扔了手中东西,凝着红衣慵懒闲散的复始,一步步悄悄走近。

        这里是皇宫,萧何的暗影不能进!

        而这茅厕又是偏僻位置,复始又不好站的与男茅厕太近,便是向偏僻的位置走了走,不至于太尴尬。

        反而全了曹玄逸的计划。

        双眼如狼,他紧盯着猎物,在阴影之内悄悄走近。

        等待着熊孩子的复始,突觉浑身乏力,她已感觉到危险的逼近,想要开口,却发现发不了声音,再做思考之际,人已软在地。

        她撑着身子意图站起,眼前突然黑影遮罩,“复始,你逃不了!”

        曹玄逸!

        她虽看不清他的脸,但怎会认不得?!

        警惕他,视线在四处转动!

        “想找人救你?!做梦!”

        下一刻,他脚步向前一跨,直接抱起她,走向一旁假山后。

        这里,十分隐蔽。

        复始身体发软,无法反抗,喉间似被堵了东西般,她一直尝试发出声音,都不管用。

        然后,她被放在假山下,曹玄逸蹲在她面前,噙着嗜血的笑意。

        “不要这样瞪着我,复始,我们也曾相爱过,你难道忘了,我们也曾同床共枕过的,虽然没成夫妻,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做妻子的。”

        复始真想吐他一口唾沫,她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复始,你不该恨我的,我何曾有错,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是你心眼太小。”

        复始腹诽:他奶奶的!就怪她心眼太大,才会瞎了眼!

        “你看看,当初我把你送给萧何是对的,现在你这容颜,可真漂亮极了,跟六年前一模一样,时间在你身上,简直都没有变化。”

        他说着,手便抚上她的脸。

        却被复始侧头躲过!

        他的手僵在脸侧,力气集中在手上,指尖强硬地弯曲,想抓在她的脸颊,便是忍住,撤了回去。

        唇角抿着怒,手改为捏着她下巴,强迫她面对自己!

        “嫌弃我?!”

        脸色凶狠,狰狞渗人!

        她被迫仰望他,承受着几欲湮没她的怒火。

        “你是觉得我不敢怎样你是不是?!”

        可复始,她说不出话来,无法给他答案,就是她这平静地琉璃双眸,让对方误以为,自己不过是她眼里的跳梁小丑!

        他忽地发出低沉涩笑,从喉间而出!

        她因此有些瑟缩,被自己逼急的曹玄逸,真的是什么都干得出来,就好比三年前的成婚,自己中了诅咒,竟是被他残忍对待。

        终是看到她的畏惧,他竟是哑笑,笑的脸庞可怖!

        另一只手顺着她滑腻的脸庞抚过,手下的触感十分美好,美好到,哪怕他没了男人拥有的东西,他依旧感受的到那种感觉。

        他是男人,他知道那种快乐。

        却从未想过,哪怕只是抚摸她的脸颊,都能让他想象到美好的感觉。

        他有些沉迷。

        复始被他捏着下巴,捏的极为痛,又躲避不开另一只手,感知到的触感,让她心头犯恶心。

        便是下一刻,她干呕!

        “你!”

        这着实侮辱了曹玄逸,奇耻大辱!

        “嫌我恶心?好啊,不是让我吃过用洗脚水做的饭,那我也让你尝尝什么味道?!陪我一起受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27132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