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66.166.曹玄逸的结局【万更】

166.166.曹玄逸的结局【万更】

        “本郡主是瞎了狗眼,竟然看上你这个太监!”

        “我不是太监!”曹玄逸反驳!

        “明明你就没了那玩意!你就是个太监!本郡主绝不会嫁给你一个太监,你就算是东平皇子又怎样,你这残躯,只会得到嘲笑,得到轻蔑,你什么也不配!”

        “呵呵!我不配?那你不还是如荡.妇一样在我手下承欢!”

        “曹玄逸,我杀了你!”

        霓裳气势汹汹,意图去夺侍卫的剑鼷。

        微生洲渚看着这一场闹剧,立即下令:“把郡主压回去!”

        侍卫得令,很快把郡主押走!

        可霓裳呢,她刚刚受了如此大辱,她不甘心!

        “曹玄逸,你最好死了,你若活着,我一定扒你皮喝你血!”

        美人早已目瞪口呆:这不前一秒还恩恩爱爱卿卿我我的嘛,下一秒竟然你死我活了!

        相爱相杀!

        两人诠释的太到位了!

        萧何哪管他们如何,紧绷了音色,“说,复始在哪里?!”

        “哈哈哈!”曹玄逸疯狂笑道:“你不敢杀我,我是东平皇子,我是东平皇子!”

        然后他在身上掏,掏出一枚玉佩。

        这枚玉佩,质地上乘!

        一看便知不是曹玄逸这种人所该拥有的。

        “睿王,带来了!”

        恰在此时,领命而去的人返回,身边多了一个人。

        众人惊呼!

        “两个曹玄逸?!”

        那人一把拽过身旁的人,站在众人前面。

        粗麻布衣,躬身站着,眼神闪躲,一看,就是个没见过大场面的人。

        甚至,身上还隐隐有恶臭。

        众人凝眉,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两人是亲兄弟!

        睿王开口:“本王已证实过,他只是一介草民,虽不是太初人,自小生在太初。”

        曹玄逸凝着畏畏缩缩地人,惊恐立现,却强自镇定:“不过是长的一样,我们怎可能是兄弟?!”

        “本王也刚刚请了苏神医前来,他是神医,自是会证明。”

        苏岂一身白衣从后方缓步走来,手中抱着火狐。

        其实,他不过刚在后山治疗过蟒蛇,然后陪着火狐遛弯,就遇到了这个侍卫押着曹玄逸。

        他是好奇,就跟着。

        却被这侍卫发现,然后他就从侍卫口中了解了事情。

        可未想过,这睿王也太会利用人了。

        不过,真真是太好玩了,有个贱民竟与曹玄逸是兄弟!

        哈哈!

        手中的火狐突地跳下,一个窜身,不见了踪影。

        苏岂摇头叹息,对着那侍卫道:“麻烦弄一碗水来。”

        自是滴血验亲!

        侍卫很粗暴,直接拽起那贱民,把其手划破,使劲一捏,大滴的血落在碗中。

        然后走向曹玄逸。

        睿王开口:“本王曾查过,当年只有一个皇子!”

        哪怕曹玄逸再洋装镇定,可现在,他依旧是害怕的,他决不能滴血验亲,决不能!

        他拼命摇头,不能!

        可是,萧何不给他机会!

        在他反应不及之时,萧何拽起他的手,一枚银针直接刺破!

        侍卫眼明手快,端碗直接上前,堪堪接住!

        侍卫把碗放在地上。

        众人伸长了头,望向白净的水碗。

        水碗中的两滴血,十分刺目!

        屏住了呼吸,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人呼了一口气。

        果真是毫无悬念。

        血相融了!

        “不可能!”曹玄逸立即反驳,“这水有问题!”

        “你这是质疑本神医!”苏岂脸色极为难看,他这神医之名,可来自百姓的认可!

        “那你找人也滴一滴血试一试!”

        “本神医为何听你的?”

        “你心虚!”

        苏岂提了一口气,好啊,这曹玄逸,他让他心服口服!

        众人只见,苏岂直接咬破手指,挤了一滴血入碗,那滴血飘飘荡荡,撞击着另两滴血,竟是……不容!

        “你……”曹玄逸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个兄弟?!

        “行了!已证实你不是我东平皇子,之后的事,与东平无关!”

        睿王话一出,结局已定!

        曹玄逸瞪圆了眼,“我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说,把丞相夫人藏哪里了?!”

        萧何抿紧了唇,眸色沉的不见底,这一切对他都不重要,只有复始,她的安全无虞才是最重要的。

        “哈哈哈!你永远都找不到她了,永远都找不到!哈哈哈!”曹玄逸疯狂地笑着。

        突然,他止住了笑意!

        是萧何手执一把剑架在他脖子之上!

        “恼羞成怒?丞相还不知吧,我可是找了几个大汉,个个魁梧英俊,虽然比不得丞相,但也是个中高手。”

        曹玄逸说话带着笑意,脸上狰狞升起褶皱,甚至连嘴都合不拢!

        “本相杀了你!”

        萧何剑抬!

        “还不赶紧出来!”

        曹玄逸趁此,立即吼道。

        萧何的剑还来不及落下,耳边已听到众多吵杂之音。

        “哈哈哈!你以为我就这样败落了,错了!我就算死,也要拉你们下去陪葬!”

        萧何的剑,直接撇向了外,砍了一个杀过来的人!

        是个黑衣蒙面人!

        瞬间,这守卫森严的皇宫,竟然围满了众多黑衣人!

        “来人!”微生洲渚吼道。

        宫内侍卫瞬间与黑衣人对抗!

        “哈哈哈!还是多亏了郡主,若不是有郡主的腰牌在身,我也不会得逞!”曹玄逸就算死,也要拉下霓裳!

        她竟然出卖自己,嫌弃自己!

        今晚,他以送郡主礼物的名义拉了几箱东西进宫,有郡主的腰牌,又有郡主的坏脾气,那些侍卫哪敢非要打开箱子检查,是以,他就通过这些箱子,把所有这些人都送进了宫。

        微生洲渚愤怒:“守宫侍卫何在?!”

        立刻有两个侍卫跪下,“皇上恕罪!”

        “哈哈!皇上被自己宠爱的郡主害到如此地步,可是很欣慰?”

        其实,本来今晚,他弄这些黑衣人进宫,为的是怕睿王对他的事置之不理,却是未曾想过,竟然是成了护自己的命!

        “许家的人!”萧何突然道。

        “对!你们微生一族不配当皇帝!”一黑衣人蒙面而出。

        “许宇达!”

        “对,你囚禁了我儿,杀了我一生戎马战场的父亲,他们一生为国,驻边关,你却残忍地杀害他们!”

        “朕已说过,是你们许家造反,来人,杀无赦!”

        “杀!杀了这狗皇帝!”

        九国使者纷纷退开,而这黑衣人,也是把握分寸,他们逼宫,万万不可得罪使臣的。

        若是一不小心杀了一个,他国的很有可能马上就攻打过来,他们这逼宫,就是把自己逼死,所以,他们不蠢!

        而这次进宫,其实主要是为了帮助曹玄逸演一出戏,一出让睿王明日离开时,带走曹玄逸的戏,可没想到,这曹玄逸如此蠢笨,最后竟把自己逼成了一个贱民!

        这深宫高墙,如果没有别人帮助,定是出不去的,所以,当曹玄逸喊出那一声之时,他们也只有出来,或许能杀出一条血路!

        只是,他们带的人,并不多。

        本就是来帮助曹玄逸的,不是真正的来逼宫,这人……的确不多。

        刀剑拼杀,银光刺眼,血腥刺鼻。

        美人站的十分远,还是很不满意,他凝看与许宇达拼杀的萧何,笑的开怀:“这假山上风光大好,你们觉得如何?”

        是以,使者皆是远离战场,站在假山之上远观。

        坐看右看,不其然的,有一人忽地发现,假山那边,树下站立着一红衣女子,红衣女子手中,似乎还抱着……火狐。

        对了,他们刚刚有看到,是那个苏神医抱过来的,似乎,这个火狐与这个女子尤为熟悉。

        “今晚,丞相夫人穿了何种颜色的衣服?”这人问向旁边之人。

        那人想了想,“黄色?”

        “错了!是红色,上面有绣金线,与丞相的衣服样式相同!”另一人说明。

        “那你们看那人……”

        众人随之望过去,恰是看到那女子抱起火狐望向杀场,眉目紧锁。

        “呦,丞相夫人一直躲在这里啊,看来也没受任何委屈啊,太不好玩了!”

        “……”

        熊孩子刚要有动作,就被睿王抱住,制止!

        不过,看到自己娘亲无碍,熊孩子终于有了笑容。

        而下方,不过是三十个左右的黑衣人,又没有许老爷子的睿智,很快,已被当场射杀,而许老爷子的儿子许宇达,已被伏法!

        曹玄逸看着这场面,双目圆瞪!

        完了!

        一切都完了!

        不不不!

        他必须反抗!

        “萧何,你不得好死,你这一生,只能在坎坷煎熬中度过,你会过的不幸福,过的多灾多难!哈哈!”

        哪怕他死,也要诅咒萧何一生不安!

        他得不到的幸福,萧何也不能得到!不会得到的!

        哈哈哈!

        “你以为你是谁,以为自己说了两句话,老天就应了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这堪比萧何嚣张的话,让人精神一震。

        漫过血腥之气,凝望过去,一身红衣的女子款款而来,怀中抱着比衣服颜色稍深的火狐,火狐乖巧伏卧,让人瞬间觉得,此女好似不食人间烟火,又带着空灵的婉转之音。

        “小复复!”萧何瞬间扔掉手中血剑!

        “我没事。”她出声安抚。

        如此,萧何才宽了心。

        “哈哈!不信你就等着!”曹玄逸这是死拼到底。

        走到了这一步,没了皇子身份,没有霓裳守护,他便什么都不是!

        所以,他若是死,别人也别想安心!

        复始挺直了腰,微抬下颚,姿态端的华贵雍容,遑论皇后一身凤袍而言,她周身无畏之气,甚至那份华贵,无不彰显着她独有的尊贵,让人不由仰望。

        众人似乎这才明白,为何萧何独独看中了此女子。

        她的存在,让人无法忽视。

        不是数只灯盏照耀,亦不是光与暗的交叠,此女子,她站于此,她若想放大自己的存在,那么,无论她站在光明之内,还是隐藏在黑暗之中,她都是永远凝人视线的一笔存在。

        “好,我等着。”

        描的精致的眉,精致的妆容,乃至端庄的笑,她未曾有任何的胆怯。

        琉璃双眸中,那透亮的眼珠子,缓缓移到地上。

        已被血污。

        众人看见,她的脚旁,唯有一把染血的剑。

        便见,她双臂忽展,广袖轻舞。

        怀中的火狐猝不及防,摔向地面,然后又轻盈地落地,竟是连叫一声都无,似乎,早已习惯了主人如此的对待。

        曹玄逸心叫不好!

        却见她唇畔再度扬起一个弧度,笑道:“你这是被我阉的,阉的很彻底。”

        众人惊呼!

        怪不得,也只有萧何,才配的上这胆大简直让人恐慌的女人!

        这个笑容,露着嗜血,她继续道:“曹玄逸,你我之间,纠缠这么多年,原本想留你一条命,也是看在你当初救我的份上。哪知,我们之间,纠缠了这么多年,想要结束,必有一死。”

        必有一死。

        “所以,我选择……你死。”

        死字一出,鬼魅而来!

        她轻轻折腰,身后的青丝滑落,红裙叠地。

        手触上剑,在众人看不到之时,唇畔划过苦涩。

        依旧记得,当年睁眼见到的那人,让她在孤独绝望之极,有了依靠。

        十年,匆匆而过。

        十年前,可有想过这一天,可有想过,自己会做出这个决定。

        又可曾想过,自己做此决定之时,竟毫无慈悲之心?

        十年,时间早已改变了所有人。

        十年后,走走停停的人,终究还要面临时间给出的所有抉择!

        紧握剑把,关节分明。

        她提剑而起,染血的剑,向下淌着血迹。

        “曹玄逸,可还有何话说?”最后一次,问他。

        曹玄逸凝视她手中的剑,依旧不置信,“你不敢!”

        “当初我阉你之时,你也说过,我不敢。”

        “可这次不一样。”

        “哪里?”

        “这枚玉佩。”曹玄逸捻着玉佩,是代表着他身为东平皇子的证据。

        “如何?”

        “是我从你脖子上拿掉的东西。”

        此话一出!

        众人皆惊!

        竟是连复始,都是呼吸一紧!

        她笑:“那又如何?”

        以笑掩饰,她其实根本就不知道这枚玉佩的存在。

        “我努力这么久,伪装这么久,就是为了让你能回到东平,当回公主!”

        “呵!曹玄逸,虽然我不知道我父母是谁,可你也别说的这么好听,我不知自己有没有那个公主的命,但我知,人要有自知之明,而不是,贪图权势!”

        “我不过是帮你啊,你看,若不是我帮你,你能成为人人敬仰的丞相夫人?现在,我帮你,你就能成为比霓裳身份还要高贵的公主,不仅是太初被封的,还能成为东平真正的公主,复始,你看,我明明就一直在帮你啊!”

        “一枚偷来的玉佩,偏偏来这糊弄人心,曹玄逸,做人时,可以有违良心,做鬼了,记得把这颗黑心护好!”

        她的剑,刺出!

        曹玄逸笑着,他看向剑尖,看着它朝自己袭来,他……不能死!

        可背后一痛,他竟无法动弹!

        瞳孔中的剑尖逐渐放大,瞳孔扩张,满是银色的光亮。

        他暮然想起,三年前成婚那日,他坐在高头大马之上,去迎她入门,路上,恭喜声不断。

        门口迎到新娘,他握着她手,听见她说:‘玄逸,我们成婚,不在于多风光,只要我们真心相待,就会很幸福。’

        他的眼前,再次浮现被自己抽打,无力还手,中了诅咒的复始。

        那时的复始,虚弱极致,连说话的力气都无,他还是听取了左冷珍的建议,锁在了铁笼。

        胸口嘭地炸开!

        痛!

        蚀骨地痛!

        当初,她是否就如此痛?

        所以,才对自己死了心?

        所以,她才转而进了萧何的怀?

        可明明,他们一起七年。

        七年的时光,为何抵不过三年的消殆?!

        身体渐渐被抽空,无力跪地!

        他忍着满口血腥之气,吐出最后一丝力气,“复始……我待你,从不曾亏待。”

        这一刻,复始眼眶发酸,竟是在灯盏照亮下,泛着光泽,“也许吧。”

        她欠他一条命,三年里,还完了。

        理应,是不亏欠的。

        眼前跪地的男人,渐渐闭上了眼。

        她不明白,为何他却是甘愿闭上了眼,她以为,他会选择……死不瞑目。

        可就在他闭眼的刹那,眼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夺眶而出,温热的让人无措。

        身体陷入温暖的怀抱,耳边熟悉的声音,“想哭就哭吧。”

        是萧何。

        也是他,在刚刚,隔空击了曹玄逸的后背,使得他无法动弹。

        而这,是他从复始眼神中看出的。

        她出手,曹玄逸能躲过,但有萧何的帮助,她刺出的剑,就一定可以正中心脏。

        紧紧环住他腰际,眼泪肆意横流。

        曾爱过的,耗费了她七年时光。

        现在爱着的,她在享受着。

        “萧何,我很怕。”

        “不怕,有我在。”

        “可若哪一天你不在我身边怎么办?”

        “只要你想找我,我就一直在。”

        这一刻的担忧,两人从未想过,终有一日,当她想找时,他真的都在,可……她却不能去见。

        ——

        那枚玉佩,睿王收走了。

        关于复始是否是东平公主,复始都拒绝了。

        她把自己为熊孩子亲自做的衣服交给睿王,是怕见到熊孩子,真的舍不得。

        而睿王这边,他辛苦寻找了多少年,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只是,当年打探的消息,该是不会错,说是个男孩。

        莫不是,故意有人隐瞒?

        可也未曾收到过任何……

        这时,马车突停,熊孩子一个栽愣,差点滚出去。

        睿王赶紧抱起他,熊孩子睡的依旧舒坦。

        “睿王,是太初大臣朗大人送来的书信。”

        “拿来。”

        这一封信,他已感觉的到,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朗凯凯,他搜索着这个人,是一名武将。

        他抖开信纸,双目紧凝。

        突地,双眼睁大。

        “太好了,太好了!”

        “王爷,发生了何事?”

        “赶紧回东平,快!”

        这一封信,是有关东平皇子的信。

        .

        皇宫内。

        白玉高阶之上,微生洲渚眺望远方,眉目细凝。

        身后,朗凯凯道:“皇上,虽犬儿是臣养大,但臣终究不是他生父,他虽没有义务去认亲父,但他身份不同,国之大事,兹事体大,他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放弃自己的责任,这也不是臣从小教给他的。”

        ——

        萧何知道朗凯凯儿子朗子晋身份之时,万分讶然。

        “怪不得,当初左冷珍污蔑朗子晋与左岚倾有染之时,他的反映那么肯定。”复始叹息,果然,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我说呢,这微生,总是护着朗凯凯,原来是有这么一层身份在里面。”

        复始挑眉,“你这莫不是吃醋了,觉得这皇上连你也瞒了。”

        萧何揽她入怀,临窗而立,“这是哪门子醋,他以后都能这样才好,我更轻松了,什么都不用做。”

        “啧啧,你们两个,腻不腻啊!”

        两人一惊,院墙之上,竟是美人。

        “你不是走了?”

        “妹妹什么话,哥哥都还没有与你们告别,怎么能走?”美人跳下院墙,缓步走来。

        “再见!”复始关窗。

        “这可不行!”美人再开窗。

        “看在你昨晚救了我的份上,我相公会对你的所求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昨晚,在霓裳准备去找男子之时,美人恰好而来,用了他的摄心术,帮了她的同时,竟然让霓裳与曹玄逸两人坐了那么激.情的事情。

        “唉,那我想要睿王的药。”

        “那你可以走了!”萧何赶人。

        “可惜啊可惜,那么好玩有趣的药。”

        那药,是昨日睿王命人带回的另一个曹玄逸。

        曹玄逸并无任何亲兄弟,更遑论一个长相相同的男子!

        不过是睿王要舍弃掉曹玄逸,故意命人随意找了一个男子,为他服用了药物,然后变成了一模一样的脸。

        “我后来还看了看,天哪,那个男人原来长了一脸的疮,太恶心了!那药竟然能让人变成那么……额……还算好看的男子。”

        萧何直接关窗,“你可以找苏岂!”

        美人再次开窗:“唉,神人真多,你说这苏岂,这一刻能让人的血液融合,下一刻就能再同一碗水中,让人的血液不融合,太神奇了!不过,我去找他们两人之前,相爷先还了救命之恩吧。”

        “说!”萧何不耐,这人,真婆婆妈妈。

        “兰芝。”

        “谁?”复始竟是没有听明白。

        “寻芳楼原先的兰姑娘。”美人说的十分明白。

        凤眸中闪过讶异,瞬间消逝,“已与她的弟弟离开京都。”

        美人惊住:“什么?!”

        他寻了很久,才寻到她一直在萧何这里,然后,他来了。

        结果呢,寻芳楼没了,听说里面的人都死了。

        他又让人寻,可是寻不到一点踪迹。

        能隐瞒这么好的,一定是萧何!

        现在,走了?

        离开太初了?

        复始眼前一闪,美人已没了踪影。

        “他……”复始的话出了一半,憋了回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一段过往,兰姑娘那么聪慧的人,自是会做出最好的打算。

        ——

        “小童,你说,兰姑娘死了?”

        “公子,我很早就给您送信了,可您居无定所,这信一直辗转……”

        小童的话未完,对面的人颓然坐在椅子上。

        他是君无忧,香香楼的老板。

        他原本离开都城两个月,可是,这还不到两个月,他一直寻的人,就这么没了!

        “公子,您不要气馁,说不定,那个兰姑娘不是呢?”

        “不是?”

        君无忧呢喃,不是,那还会是谁?

        “而且啊,公子,您可千万别再打听兰姑娘的事了,她可是许家的人,许家都是被通缉的人,虽然现在许家人已被抓获,可是还有许家同党,您可千万别被误抓了,不然可解释不清楚了!”

        小童的担忧不无道理。

        只是,君无忧寻了十年的人,又怎能轻易放弃?

        “小童,你去找那个宁公子,他不是一直与兰姑娘相处吗,你去请他画一张兰姑娘的画像。”君无忧吩咐。

        小童再次露出苦涩的脸:“公子,那宁公子天天就跟傻了一样,在大街上找兰姑娘,连吃喝,都是被后面跟着的美人逼着伺候吃的,这样的人,哪还能画画啊?”

        小童看公子失魂落魄,也是没有任何办法了,“公子,您就出去透透气,转转,说不定多转转,就能遇到了。”

        “我转的还不多吗,这十年,我哪里没有去过?”

        就是为了找兰儿,他奔波了整整十年,十年,他从未放弃过。

        小童叹,他也没有好办法。

        转到窗前,打开,“公子,今天天气还不错,怪不得九国都挑今日离开呢,真是好兆……”忽地尖叫:“公子公子,宁公子又出来发疯了!”

        只瞧楼下,穿着打扮干净整洁的宁贵,眼睛痴痴望向前方,嘴里喃喃着什么,身后不远处,跟着一个漂亮的姑娘,不住抹泪。

        突听她喊道:“宁贵,我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前面的宁贵,依旧向前走着,似是什么都听不到。

        漂亮的姑娘突然停住了,眼泪大滴大滴落着,似是拼劲了全力喊道:“宁贵,我走了。”

        前面人,未停。

        她抹掉眼泪,喃喃自语:“宁贵,我真的走了。”

        前面的人,突然感觉心脏一痛。

        停住。

        漂亮姑娘忽然充满了期待。

        却听:“兰姑娘,你是不是遇到危险了,是不是受伤了?!”

        漂亮姑娘自嘲一笑。

        转身。

        这是她第一次做出这个动作,却也是最后一次。

        她不能回头,不能回头!

        否则,她会心软。

        她累了,她不想再默默守着他了!

        宁贵,再见!

        但愿,我能忘了你。

        她跨开一步,不再犹豫,带着决绝。

        宁贵忽然转头,望着无怨无悔跟在自己身后的女子,第一次背离了自己,朝着相反的方向而去。

        他忽然哈哈笑起来。

        楼上,君无忧凝着女子背影,“小童,你说,兰儿会不会是太累了,所以,再也不愿回来了?”

        回答他的,不过是他自己的一声叹息。

        ——

        入夜时分,夜朗星稀。

        苏乞儿子今日竟万分乖巧,睡下了。

        许是还没从之前被抓之中缓过神来,最近经常睡的很早,今日尤为早。

        苏岂很是高兴,早早吃了饭,便逮着自家娘子进了屋,门关的尤为严实。

        “做什么啊,这刚吃饱饭?”

        苏岂娘子瞧他偷偷摸摸的模样,不住翻着白眼。

        苏岂对此不以为意,立刻摆地委屈十足,拽着自家娘子衣袖直摸眼泪,“娘子,今日人家就从了你。”

        苏岂娘子睁圆了眼,笑嘻嘻点头,心想这孩子终于开窍了,“好啊好啊!”

        “那我们快点!”苏岂直接上手扒自家娘子的衣服。

        苏岂娘子目瞪口呆:“做什么还脱衣服?”

        “不脱衣服怎么做?”

        苏岂娘子凝眉,要脱衣服?

        “好吧。”

        然后,苏岂娘子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等待自家相公的按摩。

        “啊!你个色狼,做什么?!”

        赤身的苏岂被一阵猛打,嗷嗷叫:“这脱衣服能干嘛啊!”

        “你不是给我按摩?”

        “按摩需要脱衣服?”

        “苏岂——!”

        苏岂娘子的尖叫刺耳,苏岂很无奈:“娘子,我们是夫妻,不能老不干这事,若是我憋坏了,你以后要也要不了了。”

        “真的?”

        其实,有时候,苏岂娘子很好骗。

        苏岂慎重点头,“是啊,我是神医,这方面最清楚不过。”

        “那……那好吧。”苏岂娘子很娇羞地对着手指,这才刚刚入夜。

        是以,苏岂与自家娘子正耳鬓厮磨,正如火如荼,预备奋战一夜之时。

        “嘭嘭嘭!”

        门被用力敲打。

        澎湃中喘着粗重之气的苏岂猛地停了身形,那奋力冲刺的地方,突然就蔫了下来。

        苏岂满脸黑色!

        再看苏岂娘子,正享受的欲仙欲死之时,突然中断,简直……简直要死了!

        “哪个不知死活的?!”苏岂娘子率先吼道。

        “苏岂,出来!”

        外面人一声命令。

        能在苏府如此大摇大摆的,无非就是萧何!

        苏岂娘子一听,直接把身上的人踹下床,“今晚你睡药房!”

        苏岂委屈啊!

        急吼吼穿上衣服,开门就是一掌劈过去,他苏岂不是好欺负的!

        “苏岂,本相没空跟你墨迹,快跟我去相府。”

        萧何一脸着急模样,苏岂立即收了掌势,整理着衣服,“怎么回事?”

        如此,苏岂被他这凝重的模样吓着了,不再多话,跟在萧何后面追赶着,心里不住琢磨着,莫不是诅咒的事又出问题了?

        要不萧何能着急成这样?

        他跟在身后,都感觉的到,这稳如泰山的萧何,连气息都不稳了。

        哪知,苏岂到时,瞧见正主在品茶。

        十分悠哉。

        萧何又来一句:“你快看看。”

        这脸色红润,甚至有圆润的迹象,明显健康的紧嘛,脸色发苦,“我的丞相大人啊,我天天为你卖命就算了,可我正与我娘子卿卿爱爱之时,您老人家能不能饶过小的啊!”

        唉,说多了都是泪。

        复始缓缓放下茶杯,也是好奇,“请苏神医来做什么?”

        萧何立即催促:“快看看,这小日子过去了没?”

        得!

        萧何这是为自己的幸福着想,所以才一路气息不稳。

        也只有他苏岂好骗啊!

        苏岂也是没了脾气,“去了去了,丞相大人想怎么折腾都行,丞相夫人身体健朗,您三个月不下床都无碍。”

        苏岂动作十分利落,话刚落人就没了踪影。

        复始羞红了脸。

        这萧何,也太没脸没皮了,“这事你还请他来?”

        “这不是不懂吗?”

        “我懂啊!”

        萧何看着她,十分怀疑。

        复始垂头,解释着:“昨日就没了,今日可不就是没事了。”

        萧何呼吸突然一沉,身体紧绷。

        复始赶紧后退,却是迟了一步,被萧何一把抱进怀里,走向内屋。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27437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