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69.169.蛊

169.169.蛊

        都城繁华景象,暮色中更显繁华。

        只消一看,人头攒动,行人不断。街道两侧,茶楼、酒馆、当铺、作坊,还有许多自摆的小摊贩,从视线中延伸至远方,无不是和谐景象,耳边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呼喊声。

        “好热闹。”萧何不禁叹道。

        复始不忍打击他,可不说心里又憋的慌,“你是多久没出门了。”

        其实都城的景象与以往相同,但人的心境不同,待物待事自是也不同。

        萧何便是如此茶。

        以前自己孤身一人之时,即便自己出去,心思也从不在这上面停留,更遑论去在意着喧嚣的场景。

        “这不是和小复复一起出来嘛?”

        “你嘴可真甜。”复始瞪他一眼。

        他回以笑,手紧握上她的手,柔软的手指冰凉,紧紧裹进自己的手中,狠狠捂着。

        走过拥挤的人潮,走过喧嚣的街道,踏过水上石桥,遥看船家摆渡,耳听船家惬意肆唱,复始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重,“忙碌也有忙碌的幸福。”

        萧何举起两人紧握的手,不知何时,已是十指交握。

        “小复复,难道我们不幸福吗?”

        路人的笑声传来。

        复始赶紧娇嗔道:“这大街上,快松开。”

        “不松。”

        “萧何!”

        “那你说我们幸福不幸福?”

        “幸福幸福!”复始的脸都红了。

        “既然幸福,还管他们作甚,走,我们继续。”

        复始羞的脸都抬不起来了,人被拽着走向前。

        耳畔传来路人的笑声……

        ——

        君无忧虽然放弃了去东平寻人,但还是派了信任的人前去。

        而他正欲去相府之时,却发现相府的马车还停留在香香楼前,也是明白,萧何定是还没有回相府。

        便是第二日,挑了时间,去的相府。

        只可惜,萧何与复始皆是不在。

        却是,遇见了……

        君无忧转身,见到面容苍白的女子,女子容颜姣好,眉目之间带有厉色。

        他长年从商,各色人都有见过,而女子,一看就知是大家闺秀,周身的气质无法被忽视,尤其,这一身粉衣。

        “参见郡主。”

        霓裳进入相府的脚步顿住,侧目凝着他,“你是谁?”

        “在下香香楼老板君无忧。”

        君无忧白衣相称,又透着商人具有的精明,一幅翩翩君子模样,而且行为举止又谦谦有礼。

        竟是教霓裳看迷了眼。

        “郡主?”

        霓裳反应过来,立刻扬起笑:“你是来找丞相?”

        “恩,不过相爷不在府内,我先回去了,郡主,告辞。”

        霓裳凝着他翩翩的背影,竟会教人心怦怦跳。

        不自觉地扬笑,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

        “参见郡主。”

        管家出门,恰是看到笑的灿烂的霓裳,顿时觉得心头凉飕飕地,“郡主有何事?”

        霓裳瞬间收了笑,冷声:“相爷呢?”

        “相爷昨晚出去,便一直没有回府。”管家回。

        “没回来……”

        ——

        一片朦胧的烟霭之处,有黯黯的水波晃动,继而逗起缕缕的涟漪,放眼望去,是一条悬挂火色红纱的船舫,红纱摇曳,带着湖中的水汽,曳起朦胧的暧色。

        船舫在湖中心飘荡,分外悠哉,似是这船舫的主人,一时半刻并无离开的念头。

        这里,是翠湖寒支流的一处,并无太过危险的风浪,亦是十分宁静。

        忽地,一声娇.吟而出。

        紧接着,一声娇喝:“萧何,给我滚开!”

        船舫内,一间暖账,红纱荡曳,暖意流淌,香炉内,熏香燃烧出淡烟,清香之气弥漫暖账。

        “萧……何……”

        床榻上,香肩衤果露,青丝散被,复始娇丽的容颜红润,红唇为张,一双迷蒙的眼,侧瞪着身边笑的开朗的人。

        “我要起来。”

        从昨晚半夜跑到这里,萧何也不知道哪里弄了这艘船舫。

        晚上游湖确实挺浪漫,复始也乐在其中。

        最后萧何便是不回去了,突发奇想……也或许早有预谋地,一直到自己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他才提议留宿在这里。

        复始想着,来回路程远,自己又困的不行,也是走不动了,便同意了。

        睡觉前,萧何倒是没有***.扰她,她睡了一夜美觉。

        却又被***扰醒。

        咬牙道:“昨晚不做,一定是不行了。”

        极其不老实的手忽地停住,侧躺在一侧的萧何,凤眸一瞪,忽地翻身而起,一头青丝散落,遮挡了两人暧.昧的贴合。

        “啊!萧何!”

        浮浮沉沉,又是一场醉生梦死。

        暖账惹人怜,青丝叠千情。

        一种持续发酵的情,滋生蔓延,带给两人渴望,燃烧两人心中最无言表达的深处情怀,满足地叹谓,永不停歇的情调,在这无人烟的湖中央,伴着船舫荡起的涟漪,蔓延着暧色。

        唯有酣畅淋漓之后,才算餍足。

        .

        却是此时,苏岂亦是去了一趟相府。

        也是扑了一个空。

        只是,他进去的容易,出去就……

        “苏神医,等等。”这声尤为耳熟的声音,苏岂一震。

        然后转身,笑嘻嘻道:“郡主也在啊!”

        霓裳走上前,对上苏岂尴尬的笑意,“苏神医似乎很不喜欢本郡主。”

        “哪敢哪……哪里哪里,郡主长的漂亮性格又好,万人瞩目的郡主,自是人人都喜欢的。”苏岂吹捧着,心里却直犯恶心。

        霓裳睨他一眼,“得了,我还不知道,你最讨厌我,那几年我没少给你脸色,你能喜欢我,天塌下来我都不信。”

        苏岂腰杆突然挺直了!

        “呦,郡主知道我不喜欢你,那还喊住我?”

        “本郡主是郡主,喊住你怎么了?”

        “是,郡主大人,小的也遵从您的吩咐,停了脚步。”苏岂假声假气拖着长音回着。

        十足地没有诚意!

        霓裳道:“既然知道自己是小的,你说,萧何在哪里?”

        苏岂瞪大了眼睛,这霓裳,够拽!

        “小的不知!”

        “你别以为本郡主不知道你们关系好!”

        “我要是知道,能来相府扑个空,还遇上你这个倒霉催的!”

        “你!”

        霓裳捋起衣袖,势要一决高下!

        苏岂立刻后退,“好男不跟女斗!”

        “我就没把你当做男的!”霓裳冲上前!

        “好,我也不把你当做女的!”

        手一翻,一个拇指粗的竹筒出现在他手中。

        霓裳不明真相,猛然刹住脚步,紧盯着他手问,“什么东西!”

        “蛊。”

        霓裳后退,“你竟然还会这玩意!”

        “当然,我这个蛊,是一对,可是能让人谷欠情似火,恩爱到白头的东西。郡主可要小心,可千万别让母蛊进入你体内,您可是太初女子啊!”苏岂把玩手中玩意,一幅胜券在握!

        霓裳一听便明白,但还是问道:“你意思是,只要这对蛊虫进入体内,男女双方只能同房才可舒缓不适?”

        “当然?”

        “那要是不能同房呢?”

        “这东西,可比药物来的毒,一旦身体出现不适,若是不能恩恩爱爱,可是筋脉全断啊!”

        “你真毒!”霓裳道。

        “我好歹是神医,身上怎能不带点好玩的!”苏岂洋洋得意。

        “哼!本郡主回去了!”

        霓裳不再纠缠他,走向门口。

        苏岂以为她是怕了,毕竟她是太初女子,自己这威胁,到底是让她胆战心惊的。

        是以,苏岂站在门口,靠着门边,卸下了防备。

        霓裳目视前方,对苏岂表现的极为不屑,却是在走到门边之时,唇边漾起笑。

        脚步未停,她不够是手一抬。

        掌握着极快的速度,在瞬间,她提了身体力量,一把夺了苏岂手中的竹筒!

        又是在眨眼间,轻功出,人已逃跑。

        苏岂反应过来之时,手中早已空了,抬眼望过去,霓裳已出了相府,逃的极快!

        而苏岂,依旧靠着门边,甚为不在意。

        毕竟,霓裳拿这个又没什么用,反正不是她自己用的。

        可至于她会用在谁身上,都无所谓。

        反正是让人寻.欢,又让人一心一意的东西。

        ——

        曹玄逸死去,对霓裳来说,无疑是一种解脱。

        那种太监,配不上她。

        这几日被微生洲渚罚跪,她都想删自己几巴掌,竟然为了一个太监,跟自己的皇兄怄气!

        还去找萧何,让他保住自己的郡主身份。

        简直……她都觉得,自己真是欠教训!

        怪她眼瞎,识人不清!

        幸亏曹玄逸被发现的早,要不然她若真走到与皇兄抗衡,与萧何对峙的局面,不定她死的最惨!

        尤其,曹玄逸竟然敢利用她,把许家悄悄送进宫,差点害了她的皇兄,她都恨不得把曹玄逸的尸体拖出来,狠狠鞭笞!

        奈何皇兄心软,还给他裹了一草席,扔进了死人堆!

        也幸得皇兄心软,不过是让她面壁思过,又没削了其郡主之位,并让自己今日来相府,向萧何道歉。

        这才有机会遇到了那个君无忧。

        所以,她一直在等萧何,既然君无忧来相府,那萧何与君无忧,就一定有交情。

        只是,没成想,苏岂竟然带来了这么好玩的东西。

        角落处,她打开竹筒,只见里面有两条白色蠕动的虫子。

        一阵恶心,她赶紧盖住。

        “郡主,您怎么就跑了?!”大总管追过来,却是毫无喘息之感,气息平稳。

        “本郡主就是看讨厌看到你们!哼!”

        “郡主,您这是又去哪儿?”

        大总管赶紧追过去,身后跟着的几个太监也是急急忙忙,可到底没有大总管体力好。

        皇上虽然不削她郡主之位,也不禁止她出宫,但以后出行,定是少不了有人跟着。

        只是,霓裳却是没想到!

        皇兄竟然派了他最信任的大总管!

        竹筒塞进怀里,她心情极好,斜视了一眼身后跟着的人,恶作剧袭上心头。

        七拐八拐,人在都城乱窜。

        反正,她的体力极好。

        却是累惨了身后跟着的太监。

        “跟紧了,郡主丢了,小心你们的脑袋!”大总管气息如初,喝出的话,强劲有力。

        霓裳一听,跺脚!

        这次速度,更是快了!

        .

        可大总管却是精明地发现,霓裳虽然带着他们在都城绕来绕去,虽然路线皆是不同,但无一不例外的,每条路线,都有香香楼。

        便是,跟在霓裳身后,他细微地观察着她的神色,这才确认,路过香香楼,霓裳虽然脚步未停,但视线,却是黏在香香楼。

        心里暗暗记下。

        霓裳是在郁闷,她是否要进去。

        进去的话,若是君无忧不在,该怎么办?

        突听下面有人说:“我请你来这里吃东西,绝对不会让你白来都城一趟。”

        霓裳忽地就找到了借口:吃饭。

        她忽然停下,对着稳当站在身后大总管道:“本郡主跑累了,去吃点东西。”

        “郡主请。”

        这个时辰,还不到午时,香香楼的食客并不多。

        一楼的位置绰绰有余。

        伙计看霓裳贵气十足,便知是个有身份的,“小姐,要楼上厢房?”

        霓裳正欲答,却忽地想到这厢房又看不到人,“坐这就行。”

        她便就近坐了下来。

        “几位……”

        “不用。”大总管阻止了伙计,带着身后气喘吁吁地几个太监走到郡主旁边,站着。

        他们出宫皆是着了便服,但是声音却是不会变。

        香香楼的伙计又一个个是精明的,再瞧这派头,便知了霓裳身份。

        是以,不敢怠慢,立即上茶,递菜单。

        又命人通知了老板君无忧,郡主在楼下大堂吃饭。

        .

        此时的君无忧,依旧垂眸凝着两幅画。

        他在对比,对比画中的女子,是否过的好。

        其中一幅是他自己所画,那时,画中女子还在他身边,虽然还未长开,却已是一张倾国的颜。

        她爱穿红色裙衫,尤为火红之色,小小年纪,却被她端的飒爽英姿。

        他还常常笑她,巾帼不让须眉,可以当女将军了。

        她最喜欢回应的,便是脸颊绽开笑意。

        其实,还算幸福的。

        可另一幅画,浓重的萧瑟基调,让人看一眼便觉得痛心。

        若不是有着相同的颜,他都不会觉得,这是一个人。

        明明是年轻的模样,却充满了悲伤,染了绝望。

        君无忧细看每一个细节,感受画里的女子情绪,却是找不出,一丁点当年的洒脱之气。

        消失了,便意味着:

        她有了牵挂的人。

        却不是他。

        手指勾勒她绝望的面容。

        白发,老妪。

        曾几何时,记忆中,女子还曾问过自己,‘嫁于太初的人,真的会被诅咒吗?’

        那时,他说:‘若是他爱你,便不会。’

        女子有着美好的憧憬。

        他知,她心底有了喜欢的人,是太初人。

        莫不是,她消失的这几年,嫁给了那个人?

        “嘭!”

        心底的怒气压制不住,“小童,到底如何才能找到?”

        小童走上前,从袖中掏出被卷起来的纸,“公子,我仔细回忆了那老妪的面容,给画下来了。”

        君无忧立即捻开,画像缓缓展开。

        满头白发!

        满脸褶皱!

        一身紫衣!

        “紫衣?”君无忧问。

        “是的,公子,当时她穿了紫衣。”

        君无忧凝眉,脑海中搜寻着曾经的记忆,‘我不喜欢紫色,我就喜欢红色,我这一辈子,都要穿红色!’

        ‘为什么?’

        ‘你笨啊,穿红色衣衫的人是最幸福的女子!’

        紫色,莫不是,她真的不幸福了?

        他凝着小童绘的画像,从轮廓中,隐隐可以看到年轻时的影子,但也只是隐隐。

        其实看不出什么。

        不过,他的视线定在那双眼睛上。

        长躯一震!

        “小童,你再画一遍她的双眼。”

        同一张纸上,旁边的空白之处,小童提笔勾着轮廓,下笔尤为缓慢。

        君无忧让他勾勒眼睛,那他就要仔仔细细地回想,尽量最接近。

        是以,线条勾勒完成之时,小童连眼部周围的褶皱,也细致地勾勒了出来。

        桌上,君无忧早已为他放好了颜料,小童调配着颜色。

        那双瞳孔,琉璃之色,却又有些让人心惊地感觉,小童有些把握不住。

        是以,久久没有调出来。

        君无忧似也看出他的紧张,“小童,接近就可以了。”

        其实,从小童调配的这颜色,他都能知道,上色后的这双眼,究竟是何种模样。

        但是他不死心,他一定要等到小童按照他所见到的画出来!

        或许,他内心在排斥。

        排斥这个中了诅咒的女子,真的就是自己所找之人。

        更排斥,自己找了十年的人,过的不幸福。

        甚至……可能随时因为诅咒而死去!

        却在他担忧忐忑中,小童手下的动作停住,眼睛描绘完成。

        君无忧突然屏了呼吸,已不知所措!

        琉璃双眸!

        对的,是这双眸!

        “小童,把这画像,贴在香香楼门口,我一定要找到!”

        “好!”

        香香楼进进出出的人最为多,是寻人的最好之处。

        此时,外面有人敲门。

        君无忧立即收了桌上两幅画像,藏进了暗格之后,这才开口:“进来。”

        小童很是疑惑,公子似乎……很怕被人看到这画像。

        而且,既然公子有画像,为何不早早把画像拿出来,这样也许不会是,一寻十年。

        伙计走来,禀道:“公子,郡主来用饭,在一楼大堂。”

        “恩,你先出去。”

        “听闻郡主脾气向来火爆,又不好与人相处,今日竟然选择大堂……”君无忧瞬间剖析出来问题所在。

        小童问:“公子,难道有何不对?”

        “你先去张贴画像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27786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