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72.172.相遇

172.172.相遇

        “好吧,明日天气若是好,我就出门走走,或许,走着走着,我就碰到兰姐姐了。”

        她一直不出门,折腾自己,无非就是因为君无忧,她想让他回来看自己,可君无忧总是在外面折腾,她知道他其实是为了找兰姐姐逆。

        这次君无忧在都城要呆几日,她一定要抓紧时间,与他多呆在一起。

        万蔓蔓睡着了之后,君无忧与小童这才离开。

        小童还是问道:“公子,当年小姐身体烙下的病根,这一颗草,真的就能治愈了?”

        “不知道,大夫说是有希望,当年是我欠了她的。”

        “唉,公子,您要真是觉得亏欠了,不如就娶了小姐吧,您也看得出来,小姐这是等您呢?”

        君无忧又是一叹,不做声。

        小童提议:“公子,为何不找苏神医过来看看?”

        “他是萧何的人。茶”

        君无忧只回了这么几个字。

        小童很迷茫,丞相的人怎么了,公子不是还向丞相讨要了这根草吗?

        当年的事情,小童不知,君无忧也从未提及过。

        ——

        翌日,阳光普照。

        复始独自坐在苑内,拿着针线绣着手帕,手帕依旧是碧绿之色,之前她给萧何绣的那个帕子,上面金色绣的何字已有破损,她再多绣几个备用。

        恰是这时,芳华走来:“夫人,郡主来了。”

        复始停了手中动作,“她如何来了?”

        “说是上次来,您与相爷都不在家,皇上让她过来与您们道歉。”

        “这道哪门子的歉?”

        复始还是停下了手中动作,把手中的东西放在椅子上,走出暗祥苑。

        “夫人,您不想见她,不去就是了。”芳华跟在她身后,继续道:“相爷肯定也不想您见她。”

        复始与曹玄逸的事情,芳华也是知道的,这曹玄逸与郡主在一起时间又不短,其中的关系她想想也能猜出个明白,再者,复始又是以那样的方式送给的相爷,这与郡主的关系,定是不好的。

        “无事,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霓裳她既然敢进入相府,就一定会懂得收敛。”

        “夫人您还是要小心为好。”芳华还是担忧。

        复始点头,“放心,我吃过的亏,不会再有下一次。”

        也的确,复始出现在前院大堂时,本坐着的霓裳,赶紧乖巧站起,还行了十分标准的礼仪,是女子对长辈的礼仪,“丞相夫人。”

        这礼,复始自是承了,她走过去,坐在大堂正位,端着丞相夫人架势,笑问:“郡主来,是为何事?”

        霓裳赶紧上前一步,面对复始,微垂了头,“昨日本就想来道歉,结果夫人不在,裳儿便今日又过来了。”

        “道歉?”复始很是疑惑。

        “是的,那晚是裳儿不对,被曹玄逸给蒙蔽了,不该相信他的话,不该对夫人如此,也不该打小公子的主意,夫人,您原谅裳儿吧?”

        霓裳说的很诚恳,态度也很卑谦,与之前当着微生洲渚的面道歉相比,这次真的很像改过自新了。

        “我并没有放在心上,那晚若不是你说服了曹玄逸,不定我的孩子就真被她杀了,倒是要谢谢你。”

        霓裳赶紧截了她话:“当晚我其实也只是为了曹玄逸着想,才说了那番话,真的很对不起。”

        复始挑眉,这话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望向芳华,见芳华也是凝着眉,看来也是觉得其中有诈。

        “无事,我本就没放在心上,再说,曹玄逸我已经亲手杀了,你能忘记他,是你的福气。”

        她凝着霓裳的表情,未曾在她脸上看到任何表情变幻。

        难道,霓裳就真的因为曹玄逸是太监,而忘了他?

        不是一直很爱吗?不是一直爱了六七年吗?

        呵!

        “嗯,之前是裳儿执迷不悟,为了一个贪得无厌的人与皇兄做对,又常来麻烦丞相。”

        这语气,一次比一次诚恳。

        复始真是搞不灵清了。

        “丞相大人大量,不会与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的。”

        “那夫人呢?”霓裳紧追问道。

        “我?”

        复始站起来,走到霓裳身旁,她挑高了下颚,视线微垂地在霓裳身上环视一圈。

        审视的神色,带着犀利。

        霓裳瑟缩了身子,她低垂着头,状似有些害怕。

        琉璃眸子最后定在她微垂的头上,唇边划开笑意,带着微微的警告:“霓裳,你该庆幸,你的身份是郡主,更该庆幸,你的皇兄宠你疼你,舍不得你受半点委屈。那晚曹玄逸利用你的腰牌把许家谋反之人引入皇宫,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霓裳肩膀颤抖,不语。

        “若是许家真的得逞了,先不说皇上有未受伤,单说若是伤了九国中的一人,那么你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再说,若真是许家得逞,曹玄逸得势,你以为,没有了郡主身份,那时曹玄逸待你,不定就如左冷珍了,霓裳,不是我训你,你身为郡主,自己的随身之物万万不可离身的,哪怕是你身上常随身携带的玉佩,也要看好了,以防被小人捡取而威胁了身边人。”

        “夫人说的是,裳儿谨记在心。”

        复始点头,“嗯。”

        不过一个单音,真真显出了高于霓裳的身份,及辈分!

        果然,嫁于萧何的好处,真多。

        她转身,重新坐于大堂正位,审视霓裳几眼,瞧她在自己面前不得不敛去高傲,敛去过剩的自尊心,甚至垂下了这郡主的高傲尊严,心底不由解气。

        “好了,无事的话,郡主也回吧。”复始下了逐客令。

        霓裳聂喏了片刻,这才抬头,就好像突然容光焕发,人就兴奋了起来,“夫人,我可以喊你复姐姐吗?”

        复始心底讶异,却是平静点头,“当然可以。”

        以前贬低她,现在不还跟在自己身边,要一口一个姐姐的叫,她也不吃亏。

        “复姐姐,我们去逛街吧,今日天气这么好。”

        “逛街?”

        “恩,有复姐姐一起,皇兄一定很放心。”

        复始思量了一下,反正她也无事,萧何今日进宫,估计也不会很早回来,“芳华,一起去。”

        .

        到底不是与熊孩子一起逛街,复始的兴致并不是很大,不过在街上游荡,听着四处的贩卖声,交谈声,心情还是愉悦了不少。

        不与萧何一起出来,倒是还有个好处,不用覆面纱,感觉很好。

        只是芳华又操心了,“夫人,您还是覆了面纱吧,您看您这一身气质,还有这惑人的容颜,要是相爷知道您被这么多人看了去,不得憋屈的紧啊!”

        复始讶然望向芳华,“你这心,也偏向萧何了啊!”

        “哪里哪里,奴婢也是夫人好啊,您现在身份不同,被相爷培养出来的这一身气质更是不凡,您看这路上的人,哪个不是色眯眯地围着夫人转。”

        复始这才打量了四处,果真是见有几个人朝着自己望过来,“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在相爷眼里,就是这么严重。”芳华确定。

        “她现在又不在。”复始反驳。

        “好吧。”芳华妥协。

        “复姐姐,复姐姐,快过来看看这个。”那边霓裳冲这边吼道。

        “快过去吧。”复始向霓裳那里走过去。

        .

        而不远处,一女子徘徊在街道,观望着人群,对街上的东西也不好奇,不过是为了出来散步,她便是万蔓蔓,她说今日出来走走,晒晒太阳。

        昨日喝了君无忧送来的药,已经好了许多,小腹没有那么痛了。

        她是打算今日在街上走走,然后就去香香楼找君无忧。

        散步在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本就没一个认识的,她深居都城西边,极少出门,几乎一年也就出门一次,也不会走这么远的路,香香楼,也不过来过一两次而已。

        不出去,一是因为身体原因,二是因为君无忧。

        是以,她过了将近十年与世隔绝的生活。

        这十年,消磨的,她对周遭任何事物都不敢了兴趣。

        可是,刚刚……刚刚那人一声复姐姐。

        她无意望过去之时,那一道站在街道中间,一身红衣,那种如火的红,在炽烈的阳光下鲜活的跳动,不过是一个背影,已让她心惊肉跳。

        复姐姐?

        是了,刚刚那女子是这么喊了一声。

        她不由加快脚步,她要看看,那女子长何模样?

        只是,她向走的时候,那红衣女子也向前走动,一头青丝随着摆动,与记忆中的某道身影完全重叠。

        那女子,背对了自己。

        她亦随之停下。

        紧凝着那女子的背影,握紧了拳头。

        “小姐,您怎么了?”丫环担忧望着她,却是发现她脸色变的愈发苍白。

        万蔓蔓跟本就未听到丫环的担忧,她从上到下,把前面的红衣背影看了透彻,唯一令她错愕的,便是那一头挽起的长发。

        是个已成婚的妇人。

        成婚了?

        是吗?

        “小姐,若是不舒服,我们想回去吧,不然君公子该担忧了。”丫环继续着。

        许是这君公子三个字,刺激了万蔓蔓,她回神,“等一下。”

        她要看看那女子的容颜,不然,她不死心。

        但是,红衣女子身边的粉衣女子,时而拿起收拾在自己头上比划,希望让红衣女子给出意见,红衣女子似乎兴致并不高,侧眼看了一眼,点头。

        她只看清了粉衣女子的容颜,便知,这女子身家不错,一身贵气不是一朝一夕练成的。

        而那红衣女子,身边还跟着丫环,嫁的该也是很好的人家。

        过了许久,粉衣女子买了一个簪子,这才罢休。

        然后,万蔓蔓看到红衣女子慢慢转身。

        侧颜入她眼的刹那,呼吸瞬间停顿!

        继而,不给她任何思考的时间,红衣女子暮地向这边转了头,与丫环说着何话。

        瞳孔紧缩。

        她清晰地看到了女子的容颜,炽烈眼光下,容颜泛着光泽,那微微一笑的嫣然,真真是惹极了人的目光。

        伏孤兰!

        她竟然在都城!

        那为何无忧还说,未找到?

        莫不是,在骗她?

        “小姐,您没事吧?”丫环拿起帕子,为她擦拭额头的汗珠,脸色苍白如莹。

        她握紧拳头,摇头,“无事。”

        只是,双目依旧紧盯着前面的身影,把她的一举一动看进了眼底。

        十年了,不过就是长开了些,却依旧是以前的模样。

        但这满身的气质,却不是以前能比的了的。

        “小姐,要不我们去香香楼吧,您脸色太差了。”丫环十分担忧。

        恰在这时,红衣女子突然转身,向这边望了过来。

        .

        “夫人,这簪子比您上次买的那木簪漂亮多了。”芳华瞪着那摊贩,丢下一句这话。

        复始笑了笑,这才想起,上次也是这个摊贩,自己不过是停留的时间过长,态度就很恶劣,是以自己丢下了一句:被我摸过了,当然买!

        芳华手中的簪子,同样是个木簪,上面的花纹雕刻的极其精致,价格也自是贵了些,“喜欢就送你了。”

        “夫人,这怎么行?”

        “什么行不行的,给你就收下,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有人才更爱。”复始打趣道。

        “唉,夫人,您……”说的芳华连羞红了一片。

        “复姐姐说的是。”霓裳应和着。

        复始本***向霓裳,不巧视线转动之时,恰是感受到了前方一道浓烈的视线。

        她望过去,却又寻不到,只见街上都是行走的路人,并无异常。

        “复姐姐,我们去那边,好像有好吃的。”

        霓裳简直就如头一次出宫似得,看什么都稀奇。

        复始见她兴致高昂,但自己确实不想再转了,“霓裳……”

        话暮的顿住,她又感受到了那道视线。

        “复姐姐,怎么了?”霓裳停住脚步,回望身后的复始,问道。

        复始摇头,“我是说,你想买就买,买的这些,我都替你付了。”

        霓裳很是讶异,立刻小孩子般地抱住复始,“谢谢复姐姐。”

        倒是惹地复始鸡皮疙瘩落满地。

        芳华压根就看不懂,这夫人怎么突然转性了。

        “有人跟踪。”复始立即附耳,说道。

        芳华这便留了心眼。

        复始跟在霓裳身旁,看霓裳简直真如一个单纯的孩子般,她的心更加沉闷,霓裳越是这样,她越头疼。

        她对霓裳的了解,还算可以。

        但身后又有一道视线,揪着她不放,也不知是跟踪谁的,她便一直不耐其烦地跟着霓裳跑。

        是以,复始与霓裳这两人,在外人看来,完全是姐姐宠着妹妹,给妹妹买各种爱的东西,羡煞了旁人。

        .

        七拐八拐之后,霓裳渐渐发现,原本是她要引复始一起去香香楼的,但怎么自己最后就跟着她的步调走了?

        此时,三人站在拐角处。

        复始暗自给芳华使了眼色,芳华站在拐角边,向大街道望去,这便看到了跟踪他们的人,是个女子,暗暗记下了女子的容颜。

        这边霓裳被复始拽着,“走了这么累,也挺累,歇一会儿。”

        霓裳自是没注意到芳华,反而这么一听,便是觉得机会来了,“不如我们去香香楼吧,那里还能吃些东西。”

        说起香香楼,复始也想去了,瞬间抛开了萧何午时是否会回府的事情,“是挺不错。”

        “那我们现在就去。”

        霓裳这一着急,复始倒是想起了昨日萧何的话,这才猛然醒悟,霓裳这是借此,让她陪同一起去香香楼啊,目的是君无忧。

        正好,她也想看看,那个君无忧,到底有何好的,竟然让霓裳这么对望了一眼,就相中了,还挂记在了心上。

        更神奇的,竟然敛了傲娇的脾性,懂得装出乖乖女!

        跟曹玄逸在一起,可从未如此啊!

        “走吧。”复始道。

        霓裳欢快地朝着香香楼走去,复始稍稍落后了一步。

        芳华趁此走上前,附耳道:“奴婢已记得她模样。”

        复始点头,稍稍加快脚步,追上了霓裳。

        .

        而这边,万蔓蔓站在街头,四望行走的人,一阵错愕。

        明明一直在她视线里的人,如何就不见了。

        “小姐,您找什么?”丫环不解问道。

        从刚刚开始,她就看小姐一直跟着三个人,眼睛都不轻易眨一下,似乎还隐隐有些害怕。

        直到确认街道无人,这才松了口气,刚刚一直吊着的心,缓缓落了下来,却无法安心。

        刚刚,应该真的是……兰姐姐吧。

        “走吧,我们去香香楼。”

        ——

        午时的香香楼自是人满。

        未提前定厢房,厢房也是满了,没办法,只能在一楼加桌。

        一楼布置较为好,即便人满,也不会觉得拥挤,在旁边加桌,倒是稍稍显得拥堵,不过他们三人偏瘦,坐下刚刚好,复始发现,霓裳竟也不嫌弃。

        便是道:“这君老板本事真大,听说年纪不大,这香香楼是都十一年了。”

        霓裳立即附合:“我见过一面,很温谦的一个人,的确很不错。”

        “有机会我也倒想见见。”

        霓裳突然一喜:“你见了也会很喜欢的。”

        “呃……”

        “复姐姐,我说错话了,您已经有相爷了,我意思是,他人很不错,你见了也会觉得他不错的。”

        复始点头,等待饭菜上桌。

        .

        万蔓蔓是第一次这个时间来香香楼,看到香香楼的盛况,她惊愕地站在门口。

        “无忧这边的生意,竟如此好。”声音里,透着不可置信。

        丫环道:“是的呢,小姐您也爱吃这里的饭菜,也常说好吃。”

        可这盛况,还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一直以为,当年兰姐姐与无忧不过是为了糊口,才开了这香香楼,而这十年,君无忧又常常奔走各地,必是想壮大香香楼,而这基础是,香香楼发展并不好。

        可是……这太超出她的想象了……

        “小姐,我们进去吧。”

        .

        里座的芳华突然抬头,视线触及门口走入的万蔓蔓,瞬间紧眯了眼,立刻反应过来,覆于复始的耳旁:“夫人,就是这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28331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