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夫人,宠吾可好 > 173.173.相见(八千)

173.173.相见(八千)

        里座的芳华突然抬头,视线触及门口走入的万蔓蔓,瞬间紧眯了眼,立刻反应过来,覆于复始的耳旁:“夫人,就是这人。”

        复始抬头,顺着芳华的视线望过去,此时门口并无他人走入,已跨入门的,是一位姑娘逆。

        素白的衣裙着身,十分纤瘦,脸色有些苍白,像极了病美人。

        倒不像什么坏人。

        只见这病美人缓步朝里走,身旁跟随的丫环说了什么,便丢下她一人朝二楼走去。

        复始闲的无聊,便是观察这位病美人。

        只见她在一楼四处观望,似乎也不像是找人。

        却是,视线在接触到自己之时,隐隐有些激动压制,竟是脚步一转,朝自己这边走来。

        霓裳这时才发现复始的目光一直盯着一处,随之望去,看到向这边走来的万蔓蔓,也发现了万蔓蔓的激动,“复姐姐,你的朋友?”

        复始摇头,“不认识。茶”

        “可我怎么觉得,她就是向我们走来呢?”霓裳嘟囔。

        这点,复始同样如此认为。

        只是,有道身影却是比女子动作快了一步,大步沉稳走来,毫不客气地坐在复始对面。

        “我也没吃呢。”

        是萧何。

        “你动作挺迅速嘛。”复始自当知道,这萧何出了皇宫,怕是听说了她没在府,就直接来了这里。

        “饿了。”

        复始视线错开萧何,又落在万蔓蔓身上。

        却是见她惊愕地望着萧何,眼里满是恐惧,惊恐地后退。

        撞到了刚吃完饭要离开的人,“怎么走路的,不长眼啊!”

        万蔓蔓猛然瑟缩,低垂着头,泫然欲泣。

        那人一瞅,嘟囔了一句:“败兴!”

        便走了。

        “小姐,您怎么了?快上楼吧,君公子在楼上等您呢。”

        这丫环声音不大,但万蔓蔓走过来的距离,离他们比较近,是以听的比较清楚。

        君公子三个字,到底是吸引了霓裳的注意。

        “君公子?”霓裳思索着这三个字,似乎比君老板这个称谓更显得熟稔。

        萧何也是望过去,不过,只看到了万蔓蔓转身的背影。

        他似乎不嫌事大地道:“君老板向我寻药,莫不是为了这女子?”

        这话刚落,霓裳蹭地起身。

        “你们先吃。”

        这时,菜正好端来,霓裳毫不留恋,朝二楼走去。

        复始担忧着:“不会出事吧?”

        萧何便坐到了霓裳刚刚的位置,是复始的左侧,“管她呢。”

        芳华怎能看不明白,这相爷自是想与夫人独处,才故意说了这话,激了霓裳离开。

        作为得心的奴婢,芳华很是乖巧,“相爷,夫人,奴婢去看看郡主。”

        复始瞥着萧何,“郡主若是闹事,你管吗?”

        萧何脸色沉,“她只要敢闹事,我就能让她永远出不了宫,现在还知道利用你来了,胆子倒挺肥!”

        .

        万蔓蔓与丫环一同上了二楼,她早先来过一次,已是很多年前了,记忆中,最里间那处,还是兰姐姐选的,后来兰姐姐消失,这间厢房该是一直未曾动过。

        她推门而入,一眼便看见了坐在桌前,为旁边那位置放了一杯茶的君无忧,缓步走过去,她坐在那位置,端起茶浅尝辄止。

        “路上发生了何事?”君无忧刚已听说了丫环的担忧。

        丫环走出厢房,门关,

        万蔓蔓这才觉得身体稍稍暖和些,放下茶杯,显得手足无措。

        君无忧拉过她的手,这才发现她手极为冰凉,柔声道:“若真不舒服,就不要出来了,别为难自己。”

        万蔓蔓摇头,只是未说话。

        “无事,可能是你极少出门,不太适应人多,我们慢慢来。”

        这柔声的暖意,万蔓蔓瞬间掉了眼泪。

        这一刻,她纠结了。

        她要不要跟无忧说,她刚刚看到了兰姐姐,看到了他辛苦苦找了十年的兰姐姐?

        可是,若是兰姐姐出现,那她在无忧心里,定是再也没有了位置。

        她好纠结。

        “无忧……”她不知如何开口。

        眼泪簌簌落下,她觉得,自己不争气极了。

        兰姐姐对她这么好,她怎么能这样?

        她该告诉无忧的,只是……

        她真的开不了口。

        君无忧叹气,起身走过去抱她入怀,“蔓蔓,忘掉以前,不要想了。”

        对万蔓蔓来说,以前的事情,伤疤太大,创伤无法治愈。

        万蔓蔓摇头,不是的不是的。

        却是,“嘭!”地一声。

        门被踹开!

        霓裳跟着万蔓蔓,见她进入了二楼最里间的一厢房,她也打听过,这是君无忧自己的房间,可这病美人竟然可以不敲门就进入了。

        再想起萧何的话,心头压着的火气蹭蹭地窜起来,压制不住。

        贴着门听着。

        这女人,竟然直接喊君无忧名字!

        而且,君无忧对这女人说话那么温柔,一种她都难以想象的温柔之色。

        这种嫉妒,让她发疯。

        是以,从未考虑过后果的霓裳,直接踹了门!

        这声惊吓,震的万蔓蔓直接站起,躲进了君无忧怀中,君无忧也是顺势揽紧了被惊吓的万蔓蔓,以保护的姿态对着站在门口一脸怒气的霓裳。

        君无忧在看清来人是谁之后,褪去了防备,压制了怒气,先是对着怀中瑟缩的万蔓蔓道:“无事,是郡主。”

        万蔓蔓一怔,这才推开君无忧的怀抱,依旧害怕地靠近君无忧,意图减小自己的存在。

        “不知郡主,有何事?”语气里,自是带着怒气。

        这明显与刚刚听到的温柔不同,霓裳拧紧了眉,她很生气,为何她喜欢的人,都一个个有了喜欢的人,对自己,都是显的如此讨厌?!

        “她是谁?!”

        霓裳质问。

        君无忧凝紧眉头,只问:“郡主这样闯进君某的房间,似乎并不好。”

        他的话,想让郡主知道自己的行为,然后赶紧离开。

        霓裳接收不到这种信号,她只知道,这个女人再次抢了她喜欢的人,“你一个男子,私会一个姑娘,又好到哪里去?”

        具有侮辱之味的话,万蔓蔓极为讨厌,她扯了扯君无忧的衣袖,君无忧轻拍她手背以示安慰。

        这种安慰,在霓裳看来着实刺眼,盯着两人的手,恨不得盯出一个窟窿来。

        君无忧笑道:“我们已成婚,又何来不好之说?”

        霓裳瞳孔瞬间扩张!

        成婚了!

        她又晚了一步!

        君无忧继续道:“郡主,无事的话,请您移步。”

        万蔓蔓知道君无忧这是不想坏了她名声,却又暗自感激着君无忧。

        可作为女人,她自是感受到了霓裳对自己疯狂的敌意,那双眼睛,恨不得要杀了自己,她害怕地躲在君无忧身后,垂了头。

        却更是刺激了霓裳!

        她喜欢曹玄逸的时候,曹玄逸有了复始!

        她喜欢君无忧的时候,君无忧有了这女人!

        凭什么,凭什么她霓裳喜欢的人,都不喜欢她!

        她不好过,别人也不能好过!

        哈!

        她一步步走,走向君无忧。

        她在皇后那里学习宫中礼仪,对于自小长在宫中的她,更是提升了身为郡主的贵气,此时的她彰显了自己的怒气,膨胀了贵气的同时,一股子来自皇家的威严散尽,整个厢房中,冷气十足。

        即便万蔓蔓不去看,她依旧有感官,感受的到这股……让她想起十一年前,如同面临血杀之时,坐在上首之位,那小小年纪之人,禀着狭长的凤眸,毫无任何感情,如同冰封的万里之境!

        牙关不住打颤,“无忧……”

        她已经尽可能的不去想起那一年的血杀场景,也已经很久没有想到了。

        君无忧已是感受到她的恐惧害怕,他紧紧拥住她,发现她身体一片冰寒,“别怕,无事。”

        君无忧咬牙,这一刻,他发现自己的语言如此苍白无力,根本无法平复她的害怕,对着还在朝着这边走近的霓裳,他呵斥:“滚开!”

        霓裳缓缓噙着笑意,瞬时顿了步伐,倒是没成想,这女子竟然如此脆弱,“本郡主什么都没有做,本郡主只是来告诉你,你找的人,回都城了。”

        果然,君无忧愕了神色。

        这话,亦是成功地让万蔓蔓平复了下来。

        对了,这个人,无忧称她为郡主,她还喊兰姐姐为复姐姐,她说……无忧找的人回都城了,所以她是要告诉无忧,兰姐姐在下面?

        不行!

        绝对不行!

        若是无忧见到了兰姐姐,一定一定不会如现在这般对她好的!

        “无忧,我难受。”

        她是真的难受了,身体还冒虚汗。

        君无忧见她脸色苍白如莹,毫无血色,到底是担忧,但对霓裳,还是缓了语气道:“郡主,烦请你出去等我一下。”

        霓裳看她身体是真虚,又见君无忧的态度的确是因着这句话不一样了。

        便是点头,转身向外走。

        亦是好心替他们关了门。

        恰是看到芳华站在走廊,听她道:“郡主还是不要惹事,相爷知道了,怕是真的没有好果子吃。”

        脸色瞬间拉了下来,“我知道。”

        却是回味着君无忧的态度。

        若真是欠了他东西,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地找人?

        君无忧掌管香香楼这么多年,心思自是缜密,何况又不是蠢笨之人,借给陌生人东西,既然是贵重的,能不留下自己姓名,或者记下对方姓名?

        况且,复始根本就不认识君无忧。

        但是看那病美人,该是认识复始的!

        只有一种可能,霓裳绷紧了神色,希望不是她所想的。

        君无忧很早就认识复始,有有着如同曹玄逸般的心……

        ——

        厢房内。

        万蔓蔓苍白着脸色,刚刚的恐惧,又让她腹如绞痛,不住冒着大滴的汗。

        “我去给你找大夫。”君无忧抱她走向旁边的软榻。

        万蔓蔓摇头,“不用,忍忍就好了。”

        “这怎么行,你先躺着,我这就过去。”君无忧坚持。

        她立即拽着君无忧的衣袖,颤抖地拽着,摇头。

        “蔓蔓,听话。”

        她继续摇头!

        他不能出这厢房。

        只要出去了,就一定能看到兰姐姐!

        多么恼恨昨晚说的话:或许,走着走着,我就碰到兰姐姐了。

        命运真会开玩笑。

        “你多陪着我,就好了。”

        这是第一次,她说出了挽留他的话。

        而她也知道,君无忧对她如此关心,无非就是因为,她是因为兰姐姐而落了这病根,寒气侵体,伤了子宫,极难受孕!

        这也是她能挽留君无忧的指望。

        可是一直以来,她都不愿用这种方法约束他,不愿用这种方法让他总是呆在自己身边。

        现在,她没有办法了。

        一直不知道兰姐姐的消息,她还有念想,念想君无忧对自己,哪怕是看在她身体弱的份上,也能可怜可怜她,能与她在一起。

        但兰姐姐的出现,彻底打破了她的念想。

        她怕极了!

        恒在她与君无忧之间的,从来都是兰姐姐,自小便是的。

        多少年了,她一直在等着。

        她等着君无忧的回答。

        .

        等着君无忧的霓裳,渐渐没了耐心。

        她朝楼下望去,正好也能看到萧何与复始的位置,看到两人有说有笑的,似乎也没着急着离开,心里略是踏实点,又更坚信了自己的想法。

        她一定要让告诉君无忧,他找的就是复始!

        即便君无忧有什么想法,萧何都不会让他存在什么想法。

        但这,能打击到那个被称作蔓蔓的女人,那她就成功了!

        她是霓裳郡主,栽在一个男人身上一次,决不能栽第二次。

        转身,敲门。

        “君老板,你找的人,还在楼下吃饭。”她随意地丢出一个重磅炸弹。

        万蔓蔓紧抓着君无忧的手颤栗。

        君无忧叹道:“我一直在找兰儿,或许,这个真的是。”

        就是这种坚持,让万蔓蔓觉得心惊,她忍着痛,忍着心头不住的叫嚣,紧声道:“无忧,放弃吧,这么多年了,即便过的好与不好,也都与我们无关了。”

        不曾想,君无忧猛地站起,摆脱了她的拽曳,怒道:“当年我们三个人能活下来,发誓过一起同甘苦共患难的,可你也知道,兰儿她无缘无故地就没了踪影,你难道,就不担心吗?!”

        “我担忧过!”万蔓蔓喝怒!

        她捂紧了小腹,缓解疼痛,“可我们担忧有何用,你也找了多少年了,找不到了!真的找不到了!无忧!放弃吧,或许,她过的很好,或许,她想忘掉以前的痛苦,她想活的潇洒些。”

        “若你就这么突然闯进她的世界,若是打破了她的生活,惊扰了她平静,你所谓的担忧,便是给她的沉重负担!”

        君无忧心发沉:“可若她现在过的并不快乐呢!”

        “那若她过的幸福呢!”

        万蔓蔓反驳!

        她反驳的掷地有声。

        君无忧起了怀疑,“你是不是知道?”

        万蔓蔓在君无忧面前,从未撒谎过,此时她躲避着君无忧,害怕极了。

        君无忧脸色沉了,“所以,你一直知道,对不对?!”

        “我累了,你在旁边陪我吧。”

        她第一次,以平述地语气,去要求君无忧,她欲躺下。

        却是被君无忧抓住了手臂,“你明明一直知道,我在找她的!”

        “无忧,忘了她吧,即便她不在,这么多年,你依然过的很好。”万蔓蔓手臂发疼,却是咬紧发干的唇,试图去说服他。

        “不!我过的不好!我能支撑到现在,是因为当初这是兰儿的构想,她要开香香楼,她说有了香香楼,我们才有能力赚钱,才有能力保命!这几年,是因为兰儿,我才坚持到现在!”

        她看着君无忧在自己面前失了往日仪态,她看着他眼里渐渐染上了怒气,甚至对自己的不满。

        心痛,渐渐代替了腹痛。

        干涩地咽下一口唾液,她缓缓开口:“无忧,自小你就喜欢兰姐姐,我知道,我知道,她在你心里的地位别人无法取代。”

        她不敢奢望了。

        自小,她就胆小,总是随在兰姐姐身后,有她为自己遮风挡雨。

        即便喜欢君无忧,她亦是懦弱胆怯。

        从不像兰姐姐那样,一举一动,皆是吸引着人的瞩目。

        甚至,不如兰姐姐那样,总是有着惊人的想法,以及独有的主见,让人忽视不得,让人喜爱的紧。

        “无忧,我也是,刚刚在街上看到的。”

        “那你为何不说?”君无忧喝问,“你明知道,我找她找了这么久!”

        “你知道,我也有我自己的自私。”

        “所以,你还是不准备亲自告诉我。”君无忧肯定道。

        万蔓蔓哭笑不得。

        这便是君无忧,他了解她,了解的很彻底,也明明知道她的想法,却视而不见。

        她很累。

        疲惫地缓缓躺下,感受着身后的灼痛是视线。

        还是忍不住说:“郡主,与兰姐姐的关系,很近。”

        ——

        霓裳欲敲门的手顿住。

        眼前的门忽地被打开,君无忧焦急地神色现在眼前。

        她立刻收回了举着的手,哼道:“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找人了!”

        君无忧收敛了在屋内的怒气,顺手关了门。

        他客气道:“她身体一直不好,受不来刺激,所以耽搁了些。”

        霓裳点头,只道:“君老板找的这人,似乎对君老板来说很重要。”

        “不知郡主说的,她在哪里?”君无忧不答反问。

        霓裳便是瞬间悟了,看来她想的没错啊,这复始……对很多人来说,很不同啊!

        不过她还是解释道:“君老板上次画的画像,您贴了也找不到她,她不是那个模样。”

        “不是?可我听小童说,上次你们曾在香香楼一同答题过。”

        “是的,那时她确实是画像上的模样,画的也很像。”霓裳极其大方地说道,丝毫没有隐瞒。

        这点,君无忧也感受到了。

        “可是……”如何不一样了?

        话被霓裳截去:“你见到了就知道。”

        “还劳烦郡主带路。”君无忧伸手,摆了请的姿势。

        霓裳面带笑容,她竟然很是期待,期待君无忧见到复始之后,看到她已嫁做人妇,嫁的还是当朝的丞相,甚至想想,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他会如何?

        向楼梯口走去的时候,霓裳还在设想,君无忧会不会就此放下复始,而那个叫做蔓蔓的女人,不过也是个病秧子。

        芳华上前跟过去:“郡主,夫人好像吃好了,您不吃吗?”

        她是有听到霓裳的话,也不太明白霓裳与君无忧之间的意思,不过她总觉得,霓裳不怀好意。

        “君老板,就是那位了。”

        芳华便看见,霓裳伸手,指向了复始坐的那位置。

        她不解地望向君无忧,却是见……

        .

        三人走向楼梯口,君无忧以为,霓裳这是要下楼。

        然而,她却是站在楼梯口,停住了脚步,面对着楼下,然后指向了楼下某一位置。

        他顺着望过去,那是另加的桌子位置。

        那里,有一红衣女子,有一碧绿锦袍的男子。

        男子他自是认得,是萧何,昨日才见过面。

        女子,他站在楼上观望,那女子恰似笑地捂住了嘴巴,还不待他去看,便是低下了头。

        然后,似是与他做对般,女子手撑着脸颊左侧,背对了他,只看到一头黑发。

        “君老板,就是这个穿红衣的。”霓裳如此说。

        背影,像!

        像极了!

        可看不到脸,他不敢确认!

        双眼睁圆,他着急的神色,彻底暴露字霓裳眼前。

        霓裳噙着笑意,道:“君老板是该下楼看清楚。”

        不自觉的,君无忧便顺着了霓裳的话,视线紧盯着那红色身影,急匆匆地向楼下跑去。

        “郡主这是何意?”

        芳华凝着君无忧慌张带着害怕,又隐隐激动的情绪,心里泛起不安。

        “你看着就行了。”霓裳缓缓走下楼。

        .

        此时的复始,不见霓裳回来,便道:“算了,我们先走吧。”

        萧何自是认同,这里人多吵杂,挺心烦。

        复始这便站起身,与萧何一同向外走,还是忍不住问:“霓裳这么久还没下来,真的没事?”

        萧何宠溺地揉她发顶,“管她呢。”

        “你这话都第二次了。”复始提醒。

        “她爱怎么着随她,你也管不了,若是管的了,皇上也不发愁了,再说,别她叫你一声复姐姐,你就心软了,想想当初她怎么对你的,只论以前,你也得狠下心肠。就好比今日,她若再这样利用你,你就得摆出丞相夫人的威严,拿出我的架势来,她还是怕的。”

        “说来说去,你比皇上还了解她。”

        “不是我了解她,是她怕我。”

        “她怕你也就带着怕我了?”复始笑问。

        “当然,因为你是我的夫人啊!”

        “得了,挺自恋……啊!”

        刚要跨出香香楼的复始,突然被后面的力道拽住,人一个后仰,另一只手立刻抓住萧何。

        也就在这转瞬间!

        萧何另一手直接袭向抓住复始手臂的手!

        君无忧手背一痛,反射性地手松开,前面的人,已经被萧何抱到了门外的地方。

        “原来是君老板。”萧何抱着复始站在门口,口气温和。

        君无忧自动忽视了萧何,他站在门内,凝着萧何怀中的人。

        瞧着她伸手揉着发痛的手臂,因手臂发痛凝着眉目,然后这才瞧见她缓缓抬头,红唇微张:“君老板是何意?”

        这抬头的一瞬!

        君无忧惊愣了双眸。

        眉目,脸庞,这如凝脂的肌肤,尤其这双琉璃眸子,无不与自己日思夜想的人,重叠在一起。

        “兰儿!”

        君无忧这声呢喃。

        就如一颗炸弹,瞬间引爆了神经,轰然一片。

        只是,点燃谁的神经?

        两人都未曾注意到,那道碧绿的身影,赫然僵直。

        犀利的凤眸,渐渐褪去冰封,褪去光彩,染上了疑惑,渐渐转成恍悟,却是刹那间,这种恍悟让他分崩离析,几乎支离破碎!

        复始的眉兀地紧凝:“萧何。”

        他弄痛她了!

        萧何立即反应过来,瞬间敛起慌乱,伪装自己,声音依旧发紧:“君老板,请问有何事?”

        君无忧似这才注意到身边还有萧何,望过去瞬间,视线定在了萧何环抱复始的手上,讶然问道:“她是……”

        “她是本相的夫人。”

        夫人?

        萧何的夫人?

        他浑身一震,“你的夫人?!”

        “对,君老板是有何问题?”萧何把复始又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复始凝眉,已然觉得萧何不太对劲。

        只听君无忧道:“不可能。”

        萧何噙笑,透着把玩意味,“君老板为何如此说?”

        君无忧凝紧了眉目。

        他盯着复始,显然,对方根本就不认得他。

        不!

        一定是萧何的威胁!

        他再次去拽复始,“跟我走!”

        萧何反应极为迅速,直接抱着复始躲过,“君老板,如若你再如此,休怪本相不客气!”

        “萧何,你若真的爱她,就放了她!”君无忧喝道。

        “本相不懂君老板何意?”转头对复始说,“我们走。”

        复始很是疑惑,这个君老板……她细看了一眼,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http://www.biqugex.com/book_27439/128464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